主题:【原创】关于断代工程的部分解释 -- 纤纤淑语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6 阅 2348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10-21 22:13:09
3130305 复 3129448
纤纤淑语纤纤淑语`42305`http://i25.servimg.com/u/f25/15/55/02/53/http_112.jpg`70`167`2358`30378`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9-09-14 21:19:34`
大胆猜测,小心求证 15

泉先生;

真正爱好历史的人,都清楚八个字;大胆猜测,小心求证。这里我详细说下自己对这八个字的理解。大胆的去猜测和质疑一切权威和结果。很正常,但是,请一定做到;猜测这个问题之前你自己必须要懂。不懂就先去学习,从常识入手,彻底的了解后才有可能提出有根据而又靠谱的疑点。

提出疑点后,不是就完全把问题甩给别人自己不管了,而是继续求证,如果自己得出的结果仍然和当初质疑的一样,那么你可再次提出。反之,你该接受事实,承认错误,这样才是真正的治学者态度。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学到知识,否则不要说进步,很可能走火入魔。

很多人就是因为喜欢怀疑不愿意自己去求证,所以被业内人士看不起,为什么看不起?因为他太懒,懒的把自己所有的怀疑都强加到他人身上,让别人为自己解决一切疑问。这公平吗?学术讨论必须建议在对等的基础上,你不能让一位专业的天文学大师和一个连天文基础知识都不了解的人去讨论学术吧?那不是讨论,而是科普了。

事实上现在学界已经做的够多了,很包容这些疑问家,不但解决问题,还负责讲解,可遗憾的是,疑问者仍然质疑,不管你怎样解释,怎样证明,他一慨不理,永远质疑。也就是说;我的怀疑就是正确,你的解释坚决不接受,只有按我的思路解释才是正确的。

可学术问题是怀疑能左右的吗?因为你的怀疑我必须昧着良心说话?对不起,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解释范围。对这样的情况没办法解决,我只能道声抱歉,因为我再多的语言,您永远是怀疑,不信任的,而且永远不去自己求证,我甚至怀疑那些回复你没认真看,如果认真看了,不可能连常识都不去了解就对上古史的一切表示怀疑。

这样的怀疑太大胆了,这样的思维不是跳跃,是胡折腾。没有任何根据,没有任何常识就敢怀疑一切,这样的风气我不提倡,更不欣赏,甚至讨厌,因为这样的风气越多越容易搞乱学界。让真正态度严谨在研究历史的人受不该受的影响。

你说我拉不住你,那么好,从今天开始我不在努力拉你,这就算最后一次回复,听不听是你的事情,说不说是我的责任。跑偏是你自己的选择,我除了可惜只能无语,当一个人强焊到连错误都不能承认,那么,学问和他还有关系吗?学问的真意是什么?异想天开?没有根据的随便质疑?当有人解释并告之出处,不去查证仍然凭空质疑,请问这是什么学问?

连历法计算都不懂竟然就敢说年代错误?我真不知道咋这么逗,这还搞三代?李学勤真的很差吗?不值得信任吗?或者你认为自己的水平与之相比强出百倍?如果是,请拿证据,让我见到你有说服力的东西,超越最完美的表现不是质疑,是拿出硬通货。

这就象丈夫怀疑妻子一样,拿证据才能让她承认,没有任何东西,只是怀疑,我不说学术上提不提倡,就是生活中这样行吗?思维可以跳跃,但如果您的思维已经跳跃到自己都把握不住时,是否该反思问题到底出在哪里?难道所有人水平都不够?所有人都错了吗?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完美的人,李学勤有错的地方,可这不代表他所有的研究全是错的,如果你怀疑,就必须拿东西,这东西还必须靠谱。难道一个不识字也能评价谁的字写的对错?

实话实说是很不给面子的,但我坚持这样说,因为面子和学术比,根本不算什么。一个人如果沉迷在怀疑一切的思维中,受害的不止是自己,更是很多无辜的人,比如河里不懂上古史的朋友,他们甚至是你的粉丝,因为不懂而被你误导,受你影响也成了不了解就敢怀疑一切的人。

今天我的话就是想让这些朋友看看,请你们在怀疑时,一定先了解清楚,别什么都不懂,靠感觉就怀疑一切,靠感觉就信任一切,那是爱情,不是学问。如果您如此浪漫,我建议请不要学习历史,研究浪费文学可能更合适诸位。至于泉先生怎样理解这最后的回复,无所谓,我尽到自己的责任,多少年后再把这段话刨出来看看,你应该有不一样的体会。最后我再尽一次责任解释你的问题;

清华简的年代在战国后期,尚书看得出来,判断书的真假,可以根据语句分析,信史文物更可靠 。确定史料真实是需要鉴别的,别以为学界就是一言堂,那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谁敢那样折腾,我首先就不答应,所以清华简的可靠性是没问题的。如果泉先生坚持主观色彩太浓,什么都怀疑那就什么都不要信。搞得杞人忧天一样的精神过敏 也不大合适。只有客观汲取才是治学,那个不能信这个不能信,准备信什么?放炮需要准头,一出来就来评假论伪,可有根据?没瞄就把炮放出去,我看这是浪费。

怀疑的前提是必须先把常识搞清楚。虞喜比较了古代观测后提出岁差,冬至点在斗十七度左右 ,按尚书冬至在昴,按这记载从昴运行到斗十七是一百三十五古度 。算出来就到九千五百四十二年前。你都没算清楚就放炮,那尧都前一万年 ,按四分历战国也只在牛附近 啊。五十度来算,也才三千多年,请问你是怎么推到五千的?用什么算的?

我的结论;由此尚书昴说是很原始的信息,可能是流传的观测数据,与尧年代还是有很远距离。

其他的就不解释了,我想你也不会认真看,所以,多余的介绍纯粹是浪费时间。而且你也不会相信,何必解释呢。

如果您连常识都不愿意去学习,而继续怀疑一切的话,请您去和学问更高的人讨论,我的水平根本理解不了这么高深的学问。抱歉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一无所之,
最后于2010-10-21 23:02:30改,共2次;
2010-10-21 22:13:0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