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究竟一个什么样的女性更能让人接受? -- 芷蘅
共:💬96 🌺669 🌵10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先说共识吧

这样的类比多少有些牵强

从讨论的角度来看,使用类比只是为了让观点形象一些,但是再贴切的类比都很难保证显得不那么牵强。

就这一点而言,我和你应该是有共识的。

meokey的帖子里使用类比论证。

而你在讨论的时候,实际上也使用了一个类比论证。你同样假设了一个情境,那么就是你遇到这个情况会怎么做。这里有两点,一是你可能没遇到这样的情况,而面对这样情况的处理,是假设后的假设。二是你确实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但是你应该论证这两者之间几乎完全相同。

否则,你和meokey都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对当事人内心的揣测。

你认不认识当事人?我不知道。

meokey认不认识当事人?我也不知道。

这里,我假设你们都不认识他,假设错了话,我可以纠正。

那么,在这个假设的基础上,我自然会说,

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别人永远不会知道.

对内心的推测,无论是为了谴责还是为了辩护,都没什么意义.

那么作为网友,我们讨论的出发点,只有一个那就是事实。

而事实很明确,就是:

蜀生在知道自己的贴图是黄图的情况下,当他可以删除黄图,而他却没有删除。

他为什么不删,谁知道呢?

而基于这个基本事实,河友对他的批评很容易理解。

不知道,这么说,你理解了吗?

但是,还是要指出一点,同一件事在不同的人看来必然存在不同的感受,如果有人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关系,同时觉得对蜀生的指责太过分了,他们自然有权利为蜀生辩护。

最后,从我个人的立场,这场风波中,从管理层的角度是有责任的,而且目前也看不到管理层的反思,而维稳的言论却很多。但是还应该就事论事。过多的揣度管理方的内心,这可以是别人的自由,但是我很难认同。

最后说下权利的限度,你的言论是:

一件错事发生了,当事人和旁人当然都有权做出他们认为合理的反应,甚至过激的言行在一定情况下也是他们的权利。但这样的权利终究是有个限度。

言论是否过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你觉得过激,发言者并不觉得过激。这里的权利只要在河规,或者说在管理方容忍的范围内,都是自己的权利,我没法教别人应该充满激情还是学会温良恭俭让。但是这里确实存在限度,这个限度不是超越河友的一个客观的限度。而是存在你我之中,你觉得不满意,你就去反对,你的反对力量就是限度。

帖:3167321 复 316713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