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吃鹅 -- 履虎尾

2010-12-02 19:03:26履虎尾
【原创】吃鹅

七十年代后期,自打俺最小的四弟参加了工作,俺家的经济状况有所好转,于是乎,每年春天,俺老妈都要买上十几块钱的鹅蛋,腌上一坛子咸鹅蛋。

为什么买鹅蛋呢?鹅蛋的性价比高,便宜呗!在俺老家东北,庄稼院的经济学里规定:一个鸭蛋兑换两个鸡蛋,一个鹅蛋兑换两个鸭蛋,这么换算下来,一个鹅蛋正好抵得四个鸡蛋。现在到了河南,河南当地人不爱吃鹅蛋,偏爱鸡蛋,鸡蛋鹅蛋兑换的关系属于另一种经济学。在河南的自由市场上,一个鸡蛋要卖一毛二、三的,而鹅蛋却相对便宜得多,三个鹅蛋才卖一块钱。换算下来,合着三个鹅蛋才兑换八个鸡蛋,这鹅蛋跟东北比可也太便宜了。于是俺老母亲作出决定:买!年年买!

俺家有个腌咸菜的坛子,正好用来腌鹅蛋。先烧上一大锅的咸开水晾在一边,把鹅蛋一个一个地洗干净,再一个一个地在坛子里码好喽。洗鹅蛋摆鹅蛋的功夫,咸开水已经晾得凉透了,端起水锅把咸开水轻轻倒进坛子里,刚好淹没鹅蛋,盖上那个“陶碗”,把坛子口密封住就得了。不到一个月的功夫,鹅蛋就腌透了,捞出来就能煮了。煮熟的鹅蛋用菜刀切开,嘿,清是清,黄是黄,金黄色的蛋黄油,顺着菜刀往出流。正好用来下稀饭。

鹅蛋腌好了,老妈舍不得自个儿吃,都给我们兄弟几个留着。大二那年暑假俺回家,每一餐都有咸鹅蛋吃。暑假结束俺要回校了,老妈把剩到最后没吃完的三个鹅蛋都煮了出来,叫俺带着路上吃。

俺在火车上吃了一个,三个鹅蛋还剩两个。所以,在饭堂吃午饭时候,一个鹅蛋由俺们几个男生分着吃;另一个鹅蛋,俺随手递给了同桌的一个女生。

呵呵,在这里要简单地说说学校食堂环境。俺们学校有几个食堂,俺们常去的那间唤作“北饭厅”。当时,北饭厅除了供俺们吃饭,最里边有个舞台,晚上或者下午,还能经常举办个活动啥的。俺们十几个同学,五六个男生,七八个女生,把最靠近舞台的一张桌子选作根据地,每天早午晚三餐,总是团团围定了在这里吃饭,在那旮一吃,就吃了四年……

俺把鹅蛋递给了女生,端着碗去“窗口”排队打饭。等俺打饭回来,发现同桌的几个女生,圆圆地瞪大着眼睛,都在盯着俺。

没等俺发话,那个女同学开了腔:“春生,这个鹅蛋是不是送给我的?”

她问得突如其来,俺正在不知所措,另一个女同学接了茬:“不对!不是送给你一个人的,是通过你,送给我们大伙儿的!”

还带这么玩儿的?俺当时支支吾吾,畏首畏尾,不知如何回答。可是,身边的女同学不依不饶,一定要刨根问底:“春生你说,是送给我的不?”

她们互不相让,俺搪塞不过,只好含混地回答说:“是的是的,是送给你的,不过,你也请大伙儿一起吃嘛——”

女同学一摆头,一撇嘴,其他几个女同学则用鼻子对俺表示不满。

糟糕,拍马屁拍到马蹄儿上了。俺宿舍几个同学,每周要背一首古诗,从昨天回校,就听他们“力能排南山,文能绝地纪”的念叨着。俺知道错出在自家身上,只好埋怨自己曰:“怪俺怪俺都怪俺,早知道你们这么爱吃鹅蛋,俺就该多带几个回来了。等明年暑假回来,俺送你们一人一个大鹅蛋。”

俺这么一说,气氛稍有缓和,一个同学问道:“老虎尾巴,你们那里还有鹅蛋卖呀?多少钱一个?”

俺曰:“哪里呀?怎么是买的呀?告诉你们,这鹅蛋不是买的,这鹅,是俺自个儿家养的鹅;这蛋,是俺自个儿的鹅下的蛋!”

“什么?你们家还养鹅?”“不信!吹牛!”同学们七张八嘴的。

俺振振有辞:“当然啦!俺家养了一公一母,刚好一对大白鹅啊!”

“不信!”“就是不信!”……

呵呵,讲故事忽悠人,那可是俺的强项啊。于是乎,俺就把在农村时养鹅的经历,改头换面说成是俺家里的事,滔滔不绝地了起来……

资深推荐:月色溶溶, 通宝推:大眼,容易,一无所之,
主题:318976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