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张厂长的故事 -- wqnsihs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666 阅 137537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12-18 03:10:45
3210010 复 3208998
wqnsihs
wqnsihs`30087`/bbsIMG/face/0007.gif`70`2780`165453`2039790`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08-12-07 01:22:48`
【原创】张厂长的故事续2 1082

4、一家人

元旦过后的一天早上,老张来到我的办公室,坐卧不宁,欲言又止。

老张,有话就说。

他扭捏一阵,非常小声的嗫嚅着问:忙总,听说你们要招几个搞稽核的人?

是呀,你有想法?

我妹妹是省财校毕业的,学会计,以前在百货站做主办会计,现在百货站黄摊了,下岗在家。妹夫以前在运输公司当调度,也下岗了。还有一孩子要上学,实在有点揭不开锅了,你看。。。。。。

这样吧,明天上午叫她来我这里,我谈谈看再说。

谢谢,谢谢忙总。

先不要谢,成不成还不知道呢。

第二天一上班,老张妹妹就来了。一个眼睛非常明亮,全身都透着精明干练的三十多岁中年妇女。非常小心的进来:我是张某某,我哥说。。。。。。

知道,知道,请坐。学什么的?喔,工业会计。在百货站工作几年了?8年多。会计科目熟悉吗?知道如何处理库存盘点盈亏吗?知道利息资本化吗?知道寅吃卯粮吗?说说看。。。。。。

这样吧,干脆你到我这里来做报表会计,做稽核你不熟悉企业,也不够泼辣大胆,我抽一个老会计去稽核。

谢谢忙总,我什么时候来。。。。。。

明天吧。下午我们开办公会议一下。你明天到人事处报道,手续他们会告诉你。你来后先跟原来的会计做学徒,慢慢适应。

谢谢忙总。她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一个玻璃瓶:这是我家自己做的酸辣椒,你喜欢吃,以后就给你做。

谢谢,太谢谢了,真麻烦你。记得明天把你的资料带齐。

下午下班时候,老张兴冲冲的来了:谢谢,谢谢老弟。你可帮我解决大问题了。我妈为这件事情都愁坏了。走,今晚请你吃饭。

算了,我们不兴这个。再说你的工厂都揭不开锅了,你还请我吃饭,工人看见不好。你们破产进行得怎么样了?

唉,麻烦大了,每天都有一般老娘们到市政府门口示威,上访,我现在只能在市政府传达室上班了,每天都挨打。

破产方案下来吗?

没有,主要是遣散费没着落。省里正在争取银行支持呢。其实我真的不甘心,这个企业多好的基础,多好的品牌呀。省里就是要完成破产指标,拿我们当祭旗的了,真他妈的不是玩意。

算了,算了,等等看吧,说不定有转机呢。这么大的企业破产对社会稳定的冲击太恐怖了,不知市领导怎么想的,也许哪天想明白就终止呢。其他省大企业破产出人命的例子太多了。

唉。。。。。。你的日子好过不?

现在已经基本理顺了,就等进入上市准备程序,我就可以撤了。这活真不是人干的。唉,熬日子吧。

到春节前2天,我带来的弟兄们开始准备回家过年,只有我准备留守,把夫人接来过年。

这天正在安排大家准备交接班程序,秘书小宋匆忙跑进来:忙总,出事情了,张会计去财政送报表,车撞到树上,人已经进医院了。

啊?严不严重?在那个医院?

我们一行人赶到医院,正在手术室急救,只能在门口苦等。一会老张和他妈妈匆匆赶来,一看见我,他妈妈就哭了:完了,完了,这一大家子都指望她的工资呢。

大妈,大妈,不要急,不要急,小张没生命危险,我们会尽力抢救,花多少钱都要救。工资我们一分都不会少的。

忙总啊,你是好人啊,你不知道,她不但要养活自己一家三口,她小叔家三口,公公婆婆都靠她养活呀。

这时她的丈夫也慌慌张张跑来了,眼睛直勾勾的,一言不发,只看着手术室,全身发抖。

我鼻子一酸,差点流泪了:老张,这里你看着点,我去看看司机。你跟医生讲,我们是公费治疗,要最好的治疗。我已经让公司会计送支票过来了。一会办公室会来人安排陪护。

司机情况好一些,没有伤着头,只是两条大腿骨折断。也在手术,他的的老婆,父亲等等一大堆人在门口,看我过来,都不说话,用期望的眼睛看着我。

大家放心,这是工伤,公司会尽最大努力救治,不会吝惜钱。而且刚才大夫告诉我没有内伤,就是腿断了,问题不大,100天后又是活蹦乱跳的。

他父亲战战巍巍的说了一句话:还是共产党好啊。

到晚上12点钟,手术都结束了,会计是脑震荡和轻微出血,没有大碍。

长出一口气,真是万幸。

大年三十下午,我和办公室主任去医院看他们。会计头上绑着绷带,已经苏醒了。

我说:小张,今年你的奖金大家都同意给最高。等身体好了,就来继续上班吧。

这时那对曾经明亮但现在极为憔悴的眼睛慢慢流出了泪水。我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

好好养伤,不要担心,我去看看司机。

司机这里显然气氛活跃,一帮弟兄们正在病房打扑克,我一进去,就轰然一声,纷纷起立。

大家不要走,我带来一瓶洋酒,我们就在这里提前过一下年吧。

结果司机一口洋酒下去,立即昏厥。紧急按铃,医生一进来,就厉声大喝:你们疯了,让一个重伤病人喝酒?快滚出去。

我们悻悻的出了病房,这时漫天大雪已经铺天盖地而来,这时天色微明,远处隐隐传来鞭炮的声响,空气异常湿润。

啊,今年总算过去了。

5、破产

3月份我到北京开完表彰大会,回到公司,办公室主任一见面就说:忙总,隔壁的破产方案批下来了。

怎么说?

补偿计划是工龄买断,每年1600元,欠薪补发60%,医药费报销50%。是用纺织厂那块地抵押贷款的,政府财政担保。也不少呢,16、7亿贷款。

这个方案要出问题。哪里有克扣人家活命钱的道理。做方案的这帮家伙不厚道。

正在说话,我的手机响了,颤抖的哭音:忙总,我是牛市长秘书小孟,你快点带人来纺织厂大门救救牛市长,他快被这帮老娘们撕成碎片了。

孟秘书,你一定要坚持住,我马上过来。

小宋,快去把储运处的人叫到纺织厂大门口集合。

当我赶到纺织厂门口时,人山人海,有好几千人,而且主要是三四十岁的女工,正在叽叽喳喳乱叫,一团乱麻,就像进入一个点燃的鞭炮厂。

储运处长身强力壮,带领几个小伙强行推开人群,给我开路,一直走到核心圈里,只见一般女工正在撕扯牛市长,有的还在拍他的脸:吃得这么胖,都是贪污来的吧。。。。。。

牛市长一言不发,头发散乱,脸色象猪肝一样,在人群中东倒西歪,跌跌撞撞。

一看到我进来,立即就像落水的人见到救命稻草,努力挣扎着靠过来。

我的人一下子就把他围在中间。这时骚动更严重了。

有人开始试图撕我的衣服。这时我的办公室主任给我一个电喇叭,我很费力的举起来:大家听我劝一句,超不多就行了。

今天就算把我煮来吃了,也不会解决问题。如果大家认为把我煮来来吃了,就能好受点,那就请你们动手。

这时大家大概觉得这事情与我无关,松手了。

当我们努力挣扎挤出了人群,所有人的腿都在发抖。

牛市长一言不发,惊魂未定,坐上秘书叫来的汽车,扬长而去。

我一会办公室,立即召开办公会:各分厂赶快跟自己的员工打招呼,不要去惹隔壁的,保卫处立即把边门封了,大门加强警卫。

这时保卫处长说了句:刚才一帮老娘们已经来闹过了,把食堂的午饭已经抢了。

正在商量对策,我的手机响了,牛市长打来的:小忙,今天亏你了,谢谢,谢谢。

第二天一早,动力分厂厂长就来了:坏了,坏了,隔壁老娘们卧轨了,我们今天要来的煤车进不来。

有多少车?

30个车皮。

我们库存还能坚持几天?

至多一个星期吧。

其实煤进不来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而是产品发货。限制口的车皮计划是很艰难才获得的,一耽误就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排上了,耽误交货,客户索赔还是小事情,丢掉市场就是致命问题了。

唉,这帮官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只好再次开紧急办公会:大家想想办法,这个铁路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开通的,我们用汽车运行不行?或者汽车运到外面火车站,再装火车行不行?如果行,立即与铁路分局联系,不能影响生产。。。。。。没问题?好,开始分工。。。。。。。

这时,牛市长的电话又来了:小忙,赶快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大家一听,大叫:坏了,坏了,又要我们出血了。

赶到市政府,秘书小孟在门口迎接,牛市长满脸灰色,愁云密布:小忙,这件事情要你帮忙。

请说?

现在纺织厂闹事已经上报中央了,公安部已经要派人来。实际上就是那帮王八蛋克扣工人应发工资,激起民变,现在一个个当缩头乌龟,一推二五六,让我们自己解决。我们市的财政状况你清楚,吃饭都有困难,昨晚常委们开一通宵会,只能凑出6000万,还缺6000万才能解决克扣问题。你们企业情况是最好的了,能不能救救急?

我没问题,我们账面还有2亿多存款。可是牛市长,你知道我没有自由调度钱的权力,受分行监管。没有总行批准,不能动。

这样好不好,我们一起去北京,向总行领导解释,争取支持?

嗯,这个,好吧。我先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领导,这边出现民变,如果不能尽快平息,我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什么什么?你整出民变来了?不要耸人听闻。马上回来汇报。

牛市长准备一起来解释,好不好?

好吧,好吧,快点来,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时牛市长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你小子利害。

牛市长后来成了牛书记,再后来成了牛副省长。快退休了吧。

6、人散

五一节过后,老张来到我的办公室,全身疲惫不堪的往我面前一坐:总算结束了。

员工都安顿下来了?

基本算是搞定了。老廖留下来参与政府的善后工作班子。

哪你呢?

我想出去闯闯。我在浙江联系了几家纺织印染企业,想过几天去看看。

啊?以你老兄一流大企业厂长的资历,找个高职高薪工作没问题。其实正规军的军长去游击队干连长,那是看得起他们,给他们长脸。

唉,没想到五十岁的人还得背井离乡去讨生活。这是什么事情。

你也不要想太多,重新开始吧。其实南方的生活条件比这里好多了。明天我给你践行。

老张走后,我寂寞了很多,更急于迅速脱手。

又一年春节要来的时候,我从北京开完计划会议回来。从机场往市区走时,司机突然说:忙总,那不是张厂长吗?

果然,老张穿一件大棉袄,满面沧桑,在路边慢行。

停车,停车。老张,快上来,外面太冷了。你这大半年都在干什么,也不来个电话。

老张迟疑一下,吃力的慢慢说:在给大宝袜业卖袜子。

收入好吗?

800元底薪,其他按销售提成。过完年不想干了,这个活不是我这个年龄干得了的了。

明年干什么?

我们厂有个工程师到潍坊一个印染厂去,说效益还不错,过完年我想去看看。

喔,去做厂长?

哪里,哪里也不缺厂长。还是干老本行,机修。

初二在家吧,我来给你母亲拜年。

谢谢谢谢,我初二一早就要去山东。我已经拜不起年了。

一股凄凉从我鼻尖升起,我忍住。没说话。

停停,我在这里下。啊,老弟,我看你脸色不好,要自己保重啊。

老张慢慢消失在车窗外的雪花中。走吧,再见,老哥。

又一年冬天到了,也不知道老兄怎么样了。安好吧?

(完)


  • 本帖 37 回复
版面翰林推:小糊, 通宝推:strain2,空瓶子,喝咖啡就煎饼,风暴,dashanji,阿笨,江山北望,发了胖的罗密欧,二十年后,流云天下,一个历史,ashok,乱翻书nn,初小文化,一池秋水,五谷不分,兰州人,蓦然回首2,镭射,化石,蓝色帝国,十八子,zen,转专业,大井故事,盐城闲人,逐水而行,禾影,海底鼠拨土,stpearl,拔剑,善斌,异域西行,懒得起名,隔路山贼,胡嘻嘻,天湖,天堂,不会飞的鱼儿,镐梓,muiaao,imres,maomao,做外贸的,罗阿宝,仲明,捷克,北极星光,好知明言,坚持到底,KilyMoco,dragan,东方射日,田雨,满纸荒唐言,王雄,Chaoshk,dongdream,为什么不可以,角甲基,漠北以北,kmy1810,价值为零,山龙,花世爵,加楠,照山白,坚持的阿甘,程不悔,山有木兮,一苇而立,风的笑容,回旋镖,123何方,廖石,双鱼双鱼,国境之南,神仙驴,大水,franky9,林夕sx,蚂蚁不爱搬家,Soen,iwgl,大黄,澹泊敬诚,rynax,史文恭,老树,四方城,农民家的狗,柯镇恶,不感冒,方恨少,GWA,大脚丫,大眼,
最后于2010-12-18 06:16:57改,共1次;
2010-12-18 03:10:4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