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所经历的国企改革 -- blessing

2010-12-29 17:30:17temptemple
改革的前十年是个人变动最剧烈的十年

之后肯定上升空间缩小,这种趋势,是改革本身所决定的,世界就是世界,不会因你我改变。

当教育成为种投资后,我们就不得不发现,资本在里面必将要发生作用。因此,富裕地方的教育能走得更远,这些投资即使刨掉父母的非理性期待,也必将体现有投资就有回报的原则。资本该在教育中走多远,特别是我们的教育尤其是初高中的教育该提供些什么,这才是改变地方差距的根本。我看到过县城教育像搞集团军冲锋一样,军事化的管理,冲杀过去的少数大多茫然,但也没有歇息,在大学必须迅速摆正自身,但也基本沿着自身的惯性冲下去,不管前面是成功还是失败。教育,不管过去还是现在,还只是天纵之才改变自身的阶梯。

至于农民阶层,成为工人(或叫民工)的机会也比改革前大很多,只不过如今工人阶层已经不是中产阶级,但你要是说这个不是上升空间,就很偏激了。我在四川的农村调查报告和我这边乡村的情况来看,在外面打工的要比不打工的要富裕得多。对于更之前的一些情况来说,一群人的快乐是建立在另一群人的痛苦中的,那是政治不是道德。

对于以后,我们的后代肯定将比我们更好。作为婴儿潮最后一代,我们建设、挣扎,享受与痛苦,可能到我们老的时候我们的后代支撑不了我们的养老金,那有怎样,我们的时代的痛苦更多的是源于你我自身。当再过二三十年,共和国同龄人逝去后,我们的房子肯定会空出一些,之后到我过身的时候,城市少子化肯定带来巨大的空缺,那时子孙阶层上升的机会肯定比这时大很多。

帖:3225785 复 322409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