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所经历的国企改革 -- blessing

2010-12-30 23:20:36temptemple
我说的可能有点离经叛道

我说的是一群人的快乐时建立在另一群人的痛苦,说的恰恰是农民阶级,他们的上升同时带来的是另一批的上山下乡,从城市阶层下到农村阶层,必然会带来痛苦。按照“猴子经济学”,失去的痛苦比得到的快乐要大,那么对于社会整个系统来说,这个提升带来的并不仅仅是快乐,所以说他不是道德的,或是没有正循环的,没有正循环就难长久;把农民和其他的人比较起来,他们并不占优势,但当时有较大机会升到很高,不得不说因为当时认为农民阶级是共产党的基石,所以说他是政治的,当现在基石的范围扩大,农民阶层的政治利益收缩,也是不可避免的。

上升空间降低我认为是必然趋势,至于当时受高等教育的数量之少,即使按照现在人口的比率,他们基本都是名校的学生,对比这些学生,他们的空间估计是缩小的,但缩小的应该不多。

至于我们的教育,包括从小学到大学,我一直认为存在很大的问题,一是教的用不上,二是培养做事的能力太差,这个矛盾必将逼着个人进行投资,而且这么大的空缺肯定会导致巨额的利润,最后导致投资能力弱的农民阶级受害最深。

帖:3228095 复 322610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