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读一点诗经 国风 召南 鹊巢 -- 重耳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0 阅 1619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1-11 12:36:12
3243675 复 3233829
重耳重耳`52280`/bbsIMG/face/0000.gif`70`3419`960`40124`正九品上:儒林郎|仁勇校尉`2010-01-26 07:37:58`
【原创】读一点诗经 国风 召南 殷其雷 8

殷其雷,在南山之阳。何斯违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殷其雷,在南山之侧。何斯违斯,莫敢遑息?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殷其雷,在南山之下。何斯违斯,莫或遑处?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有时候,朱熹一派的理学,调门唱得实在太高,学习的人如果功力不到,一不小心就可能变成伪君子。可是话说回来,什么事儿也不能一概而论,一棍子打死。例如这一首《殷其雷》,朱熹的《诗经集注》,我看就比《毛传、郑注、孔疏》那一串,说得还更实在些。

先看《诗经正义》里,这事儿说得挺细。《毛诗序》说:“劝以义也。召南之大夫远行从政,不遑宁处。其室家能闵其勤劳,劝以义也。”这话说得有点模棱两可,劝什么义?碰到这样的话,郑玄开心,孔颖达也开心。这一通考据、注解。首先,召南大夫,召南为什么有大夫?召公是公爵,公爵的直接下级,头衔是大夫。那大夫为什么会出境远行,还没个回来的准时候?一般公爵手下的大夫出境,不是谈判,就是求亲,自然有个回来的日期。但召公不一样啊,召公是六卿里头排行第二,他派人出境,那是代表周天子宣政去啦,雷声轰轰响,爱走多远走多远,爱走多久走多久,谁也管不了。大夫跟着召公出国了,没个回来的准时候,他老婆自然会想念。想啥呢?孔颖达的说法剧可爱,他说,这老婆想的是,老公为国操劳辛苦啦,不要老想着回家啊。劝的是这个“义”。我说这位老婆,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

人家朱熹在这里就不这么绕,《诗经集注》老老实实直接说,“妇人以其君子从役在外、而思念之。故作此诗。。。于是又美其德。且冀其早毕事而还归也。”想老公早点做好公事,早点回来,这才正常嘛。

我们现代人有福气。想看程朱看程朱,想看阳明看阳明,打开电脑自己慢慢看就是了。而且不用为了辩说自己高明,师父徒弟地结成伙捋胳膊挽袖子去打人。那就慢慢看,仔细想吧,多好!


关键词(Tags): #读一点诗经#读万卷书
2011-01-11 12:36:1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