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天真时代笔记之杰克伦敦的东亚考察(一) -- 酥油茶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0 阅 1641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酥油茶
天真时代笔记之杰克伦敦的东亚考察(三)勤劳的中国人 37

在第二部分里,杰克伦敦谈到了他最初见到中国人的时候,对他们的第一印象。这种印象如果用两个字概括的话,就是勤劳。

(来自客舍www.chenyingke.com,583)

从朝鲜这片麻木的,被遗忘的土地离开,我策马行在鸭绿江畔的沙洲。几个星期以来,这些岛屿一直是两个战斗的军队之间的拉锯带。头上的天空一度充斥着弹丸的呼啸。最后一战的回响似乎还缭绕在四周。满载着日本伤员和死者的列车在不断的经过。

在四分之一英里远的一座锥形山,俄罗斯死者被安葬在俄国人的战壕和日本人挖出的猫耳洞里。而就在这里,在这一切的中间,一名男子正在耕地,绿色的作物正在生长 – 小洋葱,该名正在耕作的男子暂时停下他的农活,以便卖给我一把。附近是被从河边撤退时的俄国人发射的炮火熏黑的房屋废墟。两名男子正在清理杂物,处理混乱,筹备重建。他们身着蓝色。辫子垂背。我在中国 。

与韩国人竖壁清野的状态不同,中国人的生活和劳作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

我骑马到岸边,进入开城的村庄。这里目前还没有休息着的男性吸长烟斗和聊天。前一天,俄国人还在这里打一场血战,今天日本人在这里 – 但是这有什么好谈的?大家都很忙。男人们在街道上兜售鸡蛋和鸡和水果,以及,我以性命担保,小圆形状的面包(馒头,花卷或者包子)。我骑着马进入乡下。处处可见大批劳动着的人民。房屋和墙壁坚固而强壮,这里用的是砖石墙而非韩国住房的土墙。暮色降临,夜色渐深,但是田野里依然处处有人在犁地,后面跟着撒种的。一列列满载着的手推车吱吱呀呀的经过,以及由四至六头牛、马、骡子、或者 驴骡拉的中国式马车—— 母牛甚至领着它们新出生的小牛,用幼小的腿在车轴印外面蹒跚行走。每个人都在工作。一切都很自如。我看到一个人在修补道路。我在中国。

我来到了安东市,并与一名商人住在一起。他是一个粮商。他有数百蒲式耳的玉米,保存在编织结实的大箱子里;袋子里装着大量的豆子,并有一块大磨盘在他的后院里不停地团团转,磨出来食物。此外,在他家后院,还有很大的地窖,下面有皮匠在不停地工作,制造皮革。我从我的房东那里为我的马买了一些粮食,他多收了我三十美分。我在中国。安东挤满了日军。战争正在最激烈的时刻。但是,这并不重要。安东的工作和以前一样。商店都敞开着大门;街上两边排列着小贩。任何人在这里可以买到任何东西,或者做到任何事情。本人在一家中餐馆吃饭,在公共澡堂的一间单人浴室洗了澡,由一个小男孩在旁边帮着搓背。我买了炼乳,黄油,罐头蔬菜,面包和蛋糕。我再说一遍,蛋糕 – 上好的蛋糕。我买了刀,叉,勺子,花岗石花纹的陶器盘子和杯子。这有马蹄铁和负责上马蹄的人。铁匠替我实现了我对我的帐篷杆的新设计。我的鞋子送出去被修理。理发师洗了我的头发。一个仆人替我带回来玉米牛肉罐头,一罐猪肉,上等白兰地,啤酒,老天保佑——啤酒,能从我的喉咙里洗出一支军队的灰尘。这是迦南地【1】。我在中国。

制造业,商业和服务业的繁荣,是中国城市千百年来的典型特征,华人的勤劳肯干,也是千百年来塑造成的品格,杰克伦敦在一百年前看到的,和我们今天在中国城镇街头看到的勤劳肯干,并无不同。

韩国人是低效率的典型 – 完全无用。中国人是典型的勤劳。对于纯粹的劳作,世界上没有一个工人可以与中国工人相比。工作是他的呼吸。这是他对于生存目的的解答。工作对于中国人就如到远方游历奋斗和精神上的探险对于其他国家的人民那样重要。自由对于中国人来说,就意味着能够找到辛苦劳作的机会。耕耘土地并且无止境地用粗糙的工具和方式劳作就是他对人生和所有存在的势力的要求。工作就是他的高于一切的欲望,他会为任何人做任何事情。

杰克伦敦在享受了,赞扬了中国繁荣的商品物资和服务之后,话锋一转,开始对他所看到的中国人的形象进行论断,他认为,中国人活着的唯一目的,似乎就是无休止的工作,这固然有偏见的嫌疑,我们不妨看下去,看他怎么说。

在(俄国人)攻占大沽炮台的时候他在强攻的纵队前列为他们扛着云梯,固定之并靠在城墙上【2】。他这样做,不是因为爱国意识,而是因为入侵的洋鬼子付给他五十美分的日工资。他不害怕战争。他接受它就像他接受雨水和阳光,季节的变化,和其它自然现象那样。他准备战争,忍受战争,并在其中生存下来,而当战争席卷过大地,隆隆炮声依然在遥远的峡谷回荡,他仍然会继续冷静地完成他的工作。不仅如此,战争本身还可以为他带来可以摘采的果实。在死者的尸体僵冷或埋葬队抵达之前,他已经出现在战场上,剥掉损毁的尸体上的衣服,收集弹片,并在猫耳洞里搜索银子和铁片。

战争与中国的平民似乎很有关系,又似乎没有关系,旧中国的平民在政治上和战争无关,在经济上和战争有关。

国人不是懦夫。他没有带走他的门和窗户逃到山区,而是在外国士兵占据小镇时留下来保护自己的财产。他没有把他的鸡和他的蛋,或者任何其他他拥有的物品藏起来。他会很快开始出售它们牟利。他也不是好欺负的,可以在威胁前面降低自己的价格。如果买方是一个因为胜利而趾高气扬,因为背后无可抵挡的势力而不可一世的外国士兵呢?他有两个从去年攒下的大梨,准备以五分钱出售,或以同样的价格买到三个小梨。如果一名士兵坚持要拿走三个大梨呢?如果有其他二十名同伴挤在他身边笑闹呢?他转身就把他的一袋水果交到另一个中国人手里,回头就沿着马路去追逐他的大梨和拿了他梨的那个士兵,直到他把一个大梨从那个士兵的手里抢回来,才会回头。

中国人并不懦弱——尤其是在利润前面,他是精明,灵巧,坚韧而且无惧的,这样富于生活气息的描述,无法让人不想起小镇上的市集。

中国人也不是像人们常常认为的那样一成不变。他并不像他过去的历史所暗示的那样,对新思路,新方法持有敌意的态度。的确,他的外貌,习俗和生活方式在这些多少世纪以来一直没有改变,但这是由于他的政府在一帮读书人的手里,而这些统治阶级的学者们发现他们的唯一依靠就是镇压一切进步的思想。义和团背后的主张,以及由于铁路和其他洋鬼子的机器引发的暴动都出自于文人的思想,并通过小册子和宣传者得到传播。

我们不知道杰克伦敦是从哪些渠道的消息里,得到了这些判断,但旧知识阶级对思想进步的阻碍,应该是不争的事实。

原创性与商业精神在几十代中国人的身上被压制。只有他的勤劳一直保持到今天,在勤劳工作身上,他发现了他的存在的最高表现和全部意义。另一方面,中国人的易于接受新事物的特征已经被充分证明,只要他能够摆脱政府对其的限制。到目前为止,作为商人来说,中国人在掌握西方的商业规则,商业道德方面,其了解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日本。他了解到,并将保持信用作为理所当然的事。到目前为止,日本商人不明白这一点。当他签署了一份合同,而时局的变化将使他赔钱的时候,日本商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继续遵守他的合同。这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并与他的常识相斥。他坚定地认为,时局的改变使他不再需要遵守合同。到目前为止,虽然日本人已经证明了自己在其他方面强大的适应性,他却 无法掌握这样一种全新的理念,而中国人成功了。 (来自客舍www.chenyingke.com,820)

总体来看,杰克伦敦在东亚人种里,对中国人最有好感,甚至认为中国人并不是当时西方所宣传的墨守成规和缺乏商业精神,而是具有很高的适应性,学习能力和商业精神,只是被控制了政府的文人统治阶级所压制了,这个想法,被二十世纪席卷整个中国大地的农民革命所证实,而新中国工业建设的成功,后三十年出口产业的辉煌,归根到底,无不是因为我们华人,确确实实是西方人转地球一周后发现的,最擅于劳作和忍耐的民族。虽然,百年前的他们还只能麻木地在战争中勉力求生存,但一个变化的时代即将展开,也将把所有的中国人,都卷进去。


关键词(Tags): #读书笔记
2011-01-29 22:5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