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稗读史记之释题 -- 无心之云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6 阅 7297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1-31 04:34:10
3267387 复 3235663
无心之云
无心之云`20256`/bbsIMG/face/0009.gif`70`10341`5591`152050`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7-10-27 10:06:34`
【原创】猜想:子楚的密码(三) 19

我认为“至大期时生子政”是一个被篡改了的记录。证明这一点,首先得证明子楚是知道子政的真实来历的。

秦昭王五十年,秦兵围攻邯郸,邯郸岌岌可危,赵王决定要杀子楚。子楚和吕不韦商量,以六百斤黄金贿赂守城门的赵国官吏,逃出了邯郸城,丢下赵姬和嬴政。这时的嬴政只有两岁,他和母亲赵姬一样,上了赵国的黑名单。

子楚逃走为什么不将儿子带走?是因为太匆忙来不及带走,是因为逃亡的路途太遥远太凶险所以不如留下,还是他有意不将儿子带上?

首先来看看这次邯郸的围城之战。

这场围城战发起于秦昭王四十八年十月,嬴政当时降临人间十个月。秦军挟长平的战胜之威攻到了赵国的都城之下,赵国被迫坚壁清野全线退守邯郸。秦昭王四十九年正月,秦国增兵邯郸城下,五大夫王陵仍没取得重大战果,他的主帅之位被王龁取代,攻城愈急,诸侯救援未至,赵国坚持到了秦昭王五十年,秦军仍在邯郸城下,在最凶险的时候,有些气馁的赵国君臣决定杀人质。

在这近两年的攻城战中,赵国险象环生,质子子楚也一样。他和吕不韦不是不知道他们是赵国留作最后的对秦一击的对象,他们会在赵国失败之前被杀死。这一点,他们是不需要人来告诉他们的。他们也不会等到最后有人告诉他们赵王要杀他们时才仓促逃亡。在整个围城期间,他们都在寻找机会,逃出邯郸城。

好在子楚不是普通的质子,他具有的未来秦国国王的名分使得赵国很难下杀死他的最终决心。不到赵国彻底绝望,悬在他头上的利剑不会落下来。但他肯定受到严密的看管,这种级别的看管后来有所松动,他才得以有机会用六百斤黄金去贿赂守门官吏。

我猜想,这个机会是在晋鄙帅十万魏兵赶到的时候,赵国君臣松了一口气,才稍稍放松了看管。在邯郸君民看到援军之前,子楚肯定感受到了死亡最迫切的逼近。

而这时,我猜想,赵国君臣杀人质的愿望又降了下来,已不是很强烈了。毕竟,假如解围存国成功,他们还要和强秦打交道。他们甚至从这时起,会对子楚释放某种善意,比如,他又有了在邯郸城走动的自由。

子楚不会感觉不到这种变化,但他不想再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叵测的战场形势,要是万一魏军也救不了赵国呢?因此他和吕不韦利用这个比较宽松的自由的机会,找到邯郸的一个守门官吏,用六百斤黄金贿赂他,得到一个逃亡的时机。

六百斤黄金,在没有钞票的时代,是一个很庞大的实体。子楚不可能将六百斤黄金带在自己身上,临时贿赂,这是无法做到的事情。他也不可能在不探测到守门吏的意向之前就带上六百斤黄金直接通关,目标太大,哪个守门吏有胆当场收下,立马放行?

所以,贿赂和逃亡不是同时发生的。守门吏在接纳了他的贿赂后,会给他一个约定,在哪一天,什么时候,能放他出城。

也就是说,子楚在等待出城的时候,有足够的时间带上妻子和儿子。但他只带上吕不韦就走了,将妻子和儿子留在险地邯郸。秦军就在邯郸城外,他们逃亡的路途非常短,只有质子府到城门之间。出了城门,他们就安全了。这么短的路途,又和守门吏有约定,可一蹴而就,他根本没有必要将妻子和儿子留下来,制造他还在府上的假象以掩护自己——就像也是在这一时期发生在秦国的楚太子完逃亡事件,黄歇主动留下以掩护熊完跑路。不过,从咸阳到寿春,距离可不近。

但子楚就是不带上赵姬娘俩,这举动,颇堪寻味。

在吕不韦看来,子楚的这个举动无疑是在试探自己,在将赵姬送给子楚之时,知不知道赵姬有身?如果他这时提出要带上娘俩一起走,那就是知道,他的提议是父亲在救儿子。而这样一来,吕不韦知道,不仅他毁家押注将全盘尽输,再得不到子楚的信任,她们娘俩还是带不出来。

所以,吕不韦也没有提出要带走赵姬和嬴政。

以此看来,子楚是明白子政的来历的,他知道自己被赵姬欺骗了。

然则子楚又如何会在宣布子政诞生之后立赵姬为夫人?我猜想这是因为考虑到吕不韦的原因。

在子楚从质子晋升为嗣子的整个过程,完全是吕不韦一个人在咸阳进行操作。安国君听安阳夫人的,安阳夫人听姐姐的,而安阳夫人的姐姐则是听从吕不韦的。整个事件的发起与推动都是吕不韦一个人在操作,安阳夫人和子楚订立的母子契约是由吕不韦来作保证的。子楚当时是在邯郸,所以,在安阳夫人那里,是由吕不韦来为子楚作保证,而在子楚这里,又是由吕不韦来为安阳夫人作保证。吕不韦是他和安阳夫人之间的桥梁,安国君后来任命吕不韦为子楚的傅,更是加强了这一信息。

再者,赵姬是子楚在吕不韦家中见而悦之再进而请之的,并不是吕不韦主动送上门的。夺人所爱本已有愧,夺而弃之,没有一个说法,如何过得去?而这个说法又如何跟吕不韦说?说了,君臣之间必然会有嫌隙。将有身的姬妾送给未来的君主,事先知道那是大逆,事先不知道,现在赵姬已经把子产下,从产期一算就会知道。这个子如何处理?杀之?与吕不韦有了杀子之仇,君臣将难以相处,而子楚此时是丢不开吕不韦的。将吕不韦丢开,他和安阳夫人的母子结构将松动甚至垮塌。

为维持与吕不韦的关系,子楚只有将赵姬的产期延迟,不是实际上的延迟,而是在对外宣布以及宗籍登录上做些手脚。他为赵姬安排了一个至大期方才产子的情况,并在宣布赵姬产子之后,立赵姬为夫人。这就等于子楚为赵姬开了张离开吕不韦时未有身孕的证明,以杜绝任何人在他和吕不韦之间制造蜚语流言的空间。有人或许会问,前面的假设——质子府有管理内宫的阉人,他们负有对王室子嗣的血统监察责任,他们会配合子楚作假吗?我想一方面在邯郸的质子府,阉人忠实责任所受到的保护没有像在咸阳那么强,这里基本就是子楚说了算。另一方面,忠实于责任对阉人来说是必死,顺从主意或许还能苟活。他们的使命感没有史家那么大,不会像董狐那样要求自己。

于是,整个事件或许可以这样还原:赵姬进了质子府后,在阉人对他们房事的各次记录下早产生子。子楚心知这个儿子是赵姬从吕不韦那里带来的,为维持和吕不韦的关系,他封锁了赵姬的实际产期,对外谎报大期生子的消息。立赵姬为夫人,为儿子取名为政。但为了留下证明自己并不糊涂的证据,他捡拾起已基本和姓混同了的氏称,为儿子定了个赵氏,并将之记录在案。

这个可以有非常多的解读的“姓赵氏”在我看来,是子楚对赵姬的一个表白,像是在对她说:哈尼,孩子是上天赐予的礼物,我很喜欢。子政这孩子是上天和吕老师一起送给我的礼物,我更是喜欢。我可以做他的父亲,但是,我也必须做些什么,你懂的……

除了为维持和吕不韦的关系之外,对赵姬的爱恋也是子楚立赵姬为夫人的一大原因。这个潦倒大半生的秦王孽孙,赵姬或许是他所遇到的最大的可人儿。即便在她对他撒了弥天大谎,在从邯郸城逃亡之后,子楚对赵姬的爱恋最终还是强过因被她欺骗而产生的憎恨。加上逃亡时证实了吕不韦对赵姬的自匿有身并不知情,因此,子楚对自己将赵姬母子丢在危险的邯郸心存愧疚。所以,当六年之后,赵国将赵姬母子送还给他,她的太子之嗣子的夫人的身份顺势升为太子夫人就毫不奇怪了。她的儿子,子楚既然确认吕不韦不知道是他的儿子,也就没有什么让他做太子嗣子的障碍了。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铁手,
2011-01-31 04:34:1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