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读一点诗经 国风 邶风 柏舟 -- 重耳

2011-02-28 07:10:33重耳
【原创】读一点诗经 国风 邶风 匏有苦叶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深则厉,浅则揭。

有瀰济盈,有鷕雉鸣。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

雍雍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须我友。

有人说这首诗是说一个女子盼望心上人快来家里提亲,是一首歌颂美好爱情的诗。这个说法不那么高明,因为整首诗里前前后后到处是说不通的怪话,看起来确实是首酸言冷语的讽刺诗,如《毛诗序》所说,“刺卫宣公也。公与夫人并为淫乱。”郑玄说:“夫人,谓夷姜。”

卫宣公如何不好,其实《春秋》里没说。孔子削笔作《春秋》,是经过字斟句酌的。很多话他不爱说,是希望给后世立一个标杆,不说的事儿,希望后世的人不要去深究,更希望后世根本就不要再出这样的事儿最好。子不语怪力乱神,就是这个意思。可是后来的人好奇啊,孔子在经书里不说的话,后来的人拼着命写各种各样的《传》,都给补上了。

卫宣公的那点儿事儿,见于《左转》,桓公十六年。宣公是犯了怪力乱神中的“乱”字了。

宣公前后有三位夫人,邢夫人、夷姜、宣姜。邢夫人没啥故事,宣姜的故事就多了去了,后头专门有说她的诗。这首诗说的夷姜,本来是宣公的父亲卫庄公的妾。姓姜,说明她是炎帝神农氏的后人。“夷”字不知道是东夷这样一个泛指,还是当时确有一个诸侯国叫做夷国。诗里暗示不请冰泮、不按时婚礼、雉鸣其牡,大概是说夷姜主动地嫁给了宣公。父死娶庶母,好多地方有这样的习俗,不是啥十恶不赦的大罪。但好像中国很早就已经是以同辈婚娶为礼,娶庶母虽然不犯法,但也早就不是啥光荣的事儿了。更何况国君不请大媒,偷偷摸摸地,被百姓讽刺一下也应该吧。

这首诗里的警句是“深则厉、浅则揭”,说人应该坚持原则,该干什么干什么,不可以该做的事情不做。坚持原则要到什么程度呢?《韩诗外传》里举这样一个例子:楚惠王时,白公胜发动政变,杀死令尹子西和司马子期,劫持了惠王。政变过程中,有一名臣子,名叫庄之善,向母亲告别,欲上朝赴死。他母亲问:“弃母死君可乎?”庄之善答:“事君者内其禄而外其身,今所以养母者,君之禄也,请往死之。”在去宫中的路上,庄之善两腿打战,在车上都站不住,不停地跌倒。帮他赶车的仆人劝他,都吓成这样了,就别去了吧。庄之善说:“惧,吾私也,死君,吾公也。吾闻君子不以私害公。”到了朝堂,白公胜果然把庄之善给杀了。诗云:“深则厉,浅则揭。”此之谓也。

关键词(Tags): #读一点诗经#读万卷书
帖:3302325 复 328981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