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从埃及蝎子王看西方学界对学术态度 -- 夏商楚歌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9 阅 9386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3-31 00:58:24
3354618 复 3354616
夏商楚歌
夏商楚歌`71044`http://i65.servimg.com/u/f65/15/55/02/53/aza10.jpg`70`146`2725`34154`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1-03-28 23:58:16`
续;埃及蝎子王 69

(5)纳尔迈=美尼斯

(6)蝎子王=美尼斯

(7)卡、蝎子王、纳尔迈=美尼斯

其中第5种是【主流意见】。

看来指坟头认祖宗确实是埃及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的传统,只不过“蝎子王”连坟头都没混上

回到双重标准问题上,我感觉西方历史学家顽固秉持西方中心论是问题核心。我们对夏的研究完全没有理由唯西洋马首是瞻。此外,西方的历史学家功利色彩严重,如果不经常搞一些标新立异的东西,其个人就很难受到学术关注。

研究中国,最好的出名方法就是减缩中国历史,因为他要拉长中国历史中国自己的考古成果就够了,他没法再表现自己;研究埃及或者其他什么死文明,那就自由多了,因为他可以随意解释、无限推理,反正断门绝户的木乃伊不会跳出来反对。

古代埃及人并不自称埃及,他们自称“黑色的土地”或“泛滥之国”,所谓埃及是古希腊人对孟斐斯城的误称。“埃及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悲夫

从现有考古发现看,古埃及的历史无疑是最古老的。由罗塞达石碑,以及大量存世的古埃及纸莎草文字入手,法国埃及学家商博良破解了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古埃及的历史因此逐渐变得清晰,但古埃及人及其文明已经消亡,如今的埃及与5000年前的古文明基本不沾边了。

抛开中国部分不谈(这一块都是汉字,大家可以自己找资料寻求自己的答案),主要涉及一个文献记载与史实之间取信程度的问题。

毋庸置疑,埃及文献无论是从年代和篇幅上都远远早于中国长于中国,其发现的成熟文字埃及圣书体以及其雏形符号都来的比中国早得多。

但是所谓蝎子王时代即使考发掘出来的文字资料也仅仅限于一些符号,以及所谓的壁画或者调色板绘图,那么其所存在的种种情况更多地呈现出脑补的状态,而无法用文献记载准确定位。

我思考的问题在于,既然研究埃及的学者可以通过大量脑补来构建完整的埃及上古史画面(我们知道外国人编故事的能力是一等一的,而且还能让你找不出瑕疵),那么中国考古学者如此谨慎地对待中国的早期历史(地方旅游宣传可以忽略不计),又为何求之过苛?


  • 本帖 3 回复
2011-03-31 00:58:2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