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读《易经》心得】蛊卦:如何拨乱反正,拯弊治乱 -- wqnsihs

2011-04-15 05:12:27渔樵山人
换了几千年汤了,药还是老一套

所以我说不晓时事,又高举道义旗号,义正词严,自以为万人皆醉,唯我独醒的书生才是国家利益的公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晚清的清流派领袖张佩纶可能是个典型了,平时高呼道义,高呼普世,可是真的到自己上了战场,平时自以为才高八斗的他,才发现面对现实是猫吃团鱼下不了爪,马江一役全军覆灭,才知道现实的锅是铁铸的,不是口水做的,什么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都是浮云了

大约是从宋以来,中国文人就以道德卫士为己任。举道德当刺刀,杀向一切他们认为挡了他们路的人。过去是圣人文字,后来是反圣人文字,然后是马列毛,现在又是各种普世。一言以蔽之:别人都不如他就对了。想想看,西方的文人还是比较简单。一个文艺复兴就把当时相当于孔孟之道的教会力量从刺刀上拿了下来,变成一部分人的自律。而中国文人千把年过来了,一个一个朝代的换,一批批人的换,从来就不能把高调从刺刀上拿下来。这也真是一个悲剧。

帖:3378816 复 337136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