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关于道德的随想 -- wqnsihs
共:💬1160 🌺8347 🌵218新:
家园博客 个人选择与社会道德

媚如春MM的故事与其说是社会道德问题,不如说是个人选择的问题。上升到社会道德的高度似乎有些过了。

对媚如春MM的个人选择,我可以理解。但也仅仅是理解而已。这是她个人的选择,旁观者没有多少权利对她大加讨伐。但反过来,媚如春MM的故事也仅仅是一个“个人选择”,一部分旁观者又有多少权利强迫另一部分旁观者全心全意接受别人的选择呢?难道对媚如春MM的选择稍有保留就只能被贬斥为“杞人忧天”或是“伪君子”么?难道只有大声赞扬喝彩才被看作一个“正常人”么?

在个人选择之外,才是社会道德问题。媚如春MM的故事与社会道德无关。

但是不是社会就完全不需要道德,是不是社会道德就一定没有底线,这是另一个问题。

西西河里面有不少人对耀邦有好感,就算是这些年出现的民族等问题也不能让一些人改变对耀邦的看法。与其说这些人在怀念耀邦,在我看来只怕是在怀念那个年代的纯真与理想。

道德确实是与时俱进的。这三十年来社会的变化很大,社会道德的标准对现实主义与功利主义多了更多的宽容。然而八十年代的时候社会上尚且存在一些纯真,到了现在却只剩下麻木,我不能相信这样的变化正在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

下面一段是2000年的时候曾经看到过的一篇文章,

文化危机中的知识分子职业(节选)

首先是文化生产的危机,但又不限于此,还有整个文化精神的危机,文明水准的危机。我并不是要谴责人欲横流,我认为人欲是人生与社会进步的基本动力;我所恐惧的是人欲的实现丧失了良性的途径,人欲完全摆脱了远虑,完全以眼前的暂时满足为目标,因而它变成了一种恶性的破坏力量,它甚至毁坏了它自己得以实现的可能性。

季红真说我们民族是一个丧失了主体性的民族,值得深思。作为一个整体,我们没有一种更高远的文化诉求,来自上个世纪求富求强的生物性目标没有得到应有的文化提升,它反而在屡屡受挫中变成了一种仅仅以物质欲望为内容的虚无主义。这种虚无主义深深地影响了个体的行为。一个鲁迅所说的虚无党,他丧失了精神而仅仅剩下欲望,他只追求欲望随机的、即时的满足,他的行为准则是物质主义加机会主义。杀鸡取卵,竭泽而渔,卖祖宗田,毁子孙林,劫亲,杀熟,连刑事犯罪的情节也越来越恶性化。我恐怕顾炎武所深忧的仁义丧失、率兽食人的“亡天下”并非虚言。这种虚无主义的物欲又从现代生活本有的世俗化、即时性特征中获得了某些基于误解的支持,使它看起来竟获得了某些合法性并因此更加深了它的严重性。

我前几天看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中报道山东枣庄的一个做豆粉的专业镇,居然长年往豆粉中掺滑石粉;偷拍下的镜头中记者正与挥锹掺滑石粉的女工对话,记者问这么掺滑石粉豆粉还怎么能吃,女工手也不停地答曰:“反正我是不吃”。最使人印象深刻的是此事被揭露后记者重访此镇,一位曾被曝光的女老板出镜时竟一脸笑容,了无任何愧色,坦然得很,仅说了一句“以后要听党的话”这样的套话。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竟没有一点羞愧之心,人们丧德无耻的程度于斯为甚,令人不知其可。由文化精神的丧失到内心道德约束的崩溃,显示了文化的整体性衰落。

我们常谴责官员腐败,而真实的状况是官腐与民败共存。在历史上民间一直是文化的最后堡垒,所谓的“礼失求诸野”。《水浒》中写朝廷腐败了,高俅当政,倒行逆施,而民间还有晁盖、宋江讲聚义、忠义,实践儒家的伦理。难道在现代环境下民间的文化力量也不可依恃了。

通宝推:西望长安,拿不准,草纹,煮酒正熟,唐家山,wy,阿忆,dengdeng,jiling,千岭,dkeocjdfhj,面朝阳光,自由自在的游泳,思行路人,
帖:3394107 复 339199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