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版发新主题
主题:道德与宽容 -- 成奎花
共:💬15 🌺149 新:
家园博客 道德与宽容

媚如春mm的帖子引发的河内大讨论,正反方的帖子看了几个,忙总的wqnsihs:【原创】关于道德的随想达闻奇的达闻奇:【原创】媚如春事件的七纵八横还有草纹mm的草纹:MM的话与我心有戚戚。,都是好帖子。

忙总和达闻奇虽然看起来各执一词,其实不过是一个问题的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生存和道德生存优先;第二个阶段是,物质基础达到一定水平后要讲道德。

wqnsihs:【原创】关于道德的随想

在哪个山唱那个歌,不同阶段的人要求是不同的。生死线上的穷人,不能指望他们舍生取义,义薄云天;同样富贵圈里的人,不能容忍他们寡廉鲜耻,口是心非。

达闻奇:【原创】媚如春事件的七纵八横

我关注的是,很多人仍是以一种静止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媚如春的过去和现在已经不同。

忙总看不惯的是处于第二阶段的人苛求处以第一阶段的人,达闻奇关心的是对于第一阶段的宽容是否会拉底处于第二阶段人群的道德水准。分清楚这点,两人其实已经把道理讲得都很透了。大家不妨先占个队,看看你处于第一阶段还是第二阶段,如果处于第二阶段,不如先立了自己的牌坊。这里挺一下忙总,从大里说能为了下岗职工和大领导拍桌子,从小里说能够和包二奶的朋友绝交,无论他说,还是不说,他的牌坊就在那里,比绝大多数人都高。

草纹mm的回帖是一定要花的,但是她和媚如春没有太多可比性。草纹mm是一边念大学一边打工,她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明天是有希望的,而媚如春只是初中毕业,设身处地的想想,我从她当时的处境看不到什么希望。从山洞里同一个地方出发,看着洞口透出的光行走和一片漆黑中行走,这里面的不同甚至事关生死。故园mm把媚如春和溺水鱼比也不太合适,打个也许不太贴切的比方,一个是卖血买面包,一个是卖血买LV。

卷入这次争论的人,无论正方反方,大概都是不同意“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那么分歧是在于那个“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划分。在我看来,这个划分与其说是由划分者的道德决定不如说是由划分者的生活经历决定。我自己在这个标准上是宽容的,但我也不是一开始就宽容,我的宽容开始于去年的一个小事件:

富士康十三连跳发生时,我非常愤怒,也非常悲哀。一天我到一个商场上厕所,当时商场里正在举行一个商品推广活动,一群进行商演的小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在厕所里叽叽喳喳:“我的衣服还好吗?”“我的妆花了没有?”以前对这些小孩我都会皱眉头,可这次,我却觉得她们这么生气勃勃的活着,多好!忽然我意识到:那十三 位逝者,如果他们活着,我不见得会喜欢他们,他们不是逆境中的天使,他们就是一般人,会有各种各样的毛病。同情弱势不是因为弱势者可爱,而是因为他们是弱势。这一点,我是这件事情过后才真正意识到的,所以对于弱势群体,我不做道德评价,对于弱势群体的界定,我尺度也比较宽。我只希望,弱势者能活得好一点,至少不要丧失活着的勇气 。

网上的ID不是无中生有出来的,它是现实生活中个体的延伸,一方面每个ID的言论都基于其经历:象风中虎挺媚如春,因为他的家庭有在底层不堪回首的经历,在所有的美德中他会给有志气很大的权重;另一方面一个ID对于其他ID的评价也基于其经历:象忙总,现实中看够了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家伙,所以对于谈道德比较敏感以至于义愤填膺。我一方面支持媚如春的奋斗,一方面对她的一些做法持保留态度,同时也给三观很正的ID送花。在整个事件里,我自觉是很客观公正的,但是,我知道自己客观公正得太便宜了:我没有被老板的女友抢过机会,我没有被道貌岸然的人算计和深刻恶心过,我也没有在社会的底层被损害和被侮辱过。“It is easy to be an angel when you are in heaven”,但凡我经历过上面任何一样,我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中正平和。论坛上大家都在要求宽容,也许我们应该再多要求一点:对于“不宽容”的宽容。

关键词(Tags): #道德(说了就走)通宝推:老爷王,切地雷,笑不拾,涤萝,踢细胞,只是想看看,契毖何力,
主题:339527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