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女真的汉化道路与大金帝国的覆亡 -- 欧麦嘉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2 阅 597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3-05-04 06:57:49
34 复 33
欧麦嘉欧麦嘉`361`/bbsIMG/face/0000.gif`70`0`146`2372`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03-05-04 06:15:28`
女真的汉化道路与大金帝国的覆亡---6 10

五、尾论

  女真人的汉化是金朝历史长河中的主流之一,从这个角度着眼,我们可以将金源一代的历史变迁划分为以下三个时期。

  (一)从金朝初年至世宗大定初年

  这是女真汉化道路中最关键的一个阶段。熙宗和海陵两朝对汉文化无保留的接受,决定了金朝的汉化方向。至世宗大定初,无论是从政治体制的层面来看,还是从文化观念的层面来看,金国与中国传统的王朝国家已经没有什么根本的差异。姑且以大定三年(1163年)十二月丁丑行腊祭一事作为这个阶段下限的标志,这意味着金朝已接受中原王朝的正统观念,基本完成了从北族王朝到汉化王朝的转变。

  (二)从世宗大定初年至章宗泰和末年

  这是女真文化与汉文化的抗争阶段。为了遏止女真人迅速汉化的趋势,金朝统治者发起一场女真文化复兴运动,以挽救女真人的民族传统。但这一人为的努力根本无法扭转女真人的汉化方向,完全没有达到世宗和章宗所预期的目的。泰和六年(1206年)宣布允许猛安谋克户与州县民户自由通婚,以及泰和七年宣布女真进士免试骑射,标志着金朝统治者最终放弃了对汉文化的抵抗。

  (三)从章宗泰和末年至金末

  这是女真族走向全盘汉化的阶段。金朝后期猛安谋克制度的崩溃,打破了女真人与州县汉人之间的藩篱,给女真人的汉化创造了更加有利的条件。在金朝统治者保存民族文化的努力失败之后,女真族的彻底汉化成为不可避免的结果。(原载《国学研究》第7卷,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7月。)

--------------------------------------------------------------------------------

[1]此书英文版于1976年由华盛顿大学出版,中文译本更名为《女真史论》,台北食货出版社,1981年版。

[2]陶晋生先生已经注意到女真汉化与其生活方式之间的关系,见前揭《女真史论》第12~14页。

[3]《宣和乙巳奉使金国行程录》第三十九程,《靖康稗史》本。

[4]《金史》卷一《世纪》。

[5]《高丽史》称高丽东北方的女真人为“东女真”,称高丽西北方的女真人为“西女真”,东、西女真的北界原只限于今图们江和鸭绿江一带,但随着高丽势力的向北拓展,东、西女真的范围越来越大,至辽朝中后期,生女真也被视为东女真的一部分。参见蒋秀松《“东女真”与“西女真”》,《社会科学战线》1994年第4期。

[6]《三朝北盟会编》卷一二宣和四年十二月六日,引马扩《茆斋自叙》。

[7]《三朝北盟会编》卷二四四,引张棣《金虏图经?京邑》。

[8]《三朝北盟会编》卷三。

[9]《宣和乙巳奉使金国行程录》第二十九程。

[10]肇东县博物馆:《黑龙江肇东县八里城清理简报》,《考古》1960年第2期。

[11]王禹浪:《金代黑龙江述略》,哈尔滨出版社1993年版,第83页。

[12]《金史》卷三六《礼志》(九)“国初即位仪”。

[13]《金史》卷七三《阿离合懑传》。

[14]见《大金集礼》卷一《帝号》(上)“太祖皇帝即位仪”。

[15]参见拙文《关于金朝开国史的真实性质疑》,《历史研究》1998年第6期。

[16]姚从吾:《女真汉化的分析──联合国中国同志会第63次座谈会纪要》,《大陆杂志》第6卷第3期,1953年;又见《姚从吾先生全集》第5册,第175页,台北正中书局,1981年。

[17]《建炎以来劳年要录》卷六八,绍兴三年九月。

[18]《建炎以来劳年要录》卷一三八,绍兴十年十二月。参见《三朝北盟会编》卷二四四引张棣《金虏图经》。

[19]《金史》卷八《世宗纪》(下)。

[20]《民族研究》1994年第2期。

[21]《金史》卷二《太祖纪》。

[22]《金史》卷四四《兵志》。

[23]《金史》卷七八“传赞”。

[24]《金史》卷五五《百官志?序》。

[25]李锡厚《金朝实行南、北面官制度说质疑》一文(《社会科学战线》1989年第2期)不同意金初曾实行过南、北面官制的说法,但《金史》无非是借用辽朝北、南面官制的名词来代指金初的二元体制而已,此处不应太拘泥于字面的意思。

[26]《金史》卷五五《百官志?序》称“天会四年,建尚书省,遂有三省之制”;《韩企先传》亦谓“天会四年,始定官制,立尚书省以下诸司府寺”。这一记载与金朝中央官制的改革进程不符。三上次男认为这里说的尚书省是建在燕京或其附近地区,有其名而无其实(见《金史研究》第二卷「金代政治制度の研究」,第270~272页,中央公论美术出版,1971年);李涵进一步推测说,天会四年可能是在汉地枢密院内设置“尚书省以下诸司府寺”(见《金初汉地枢密院试析》,《辽金史论集》第四辑,书目文献出版社,1989年)。

[27]《金史》卷三《太宗纪》。又《松漠记闻》卷下引天眷二年奏请定官制??子亦云:“太宗皇帝嗣位之十二载也,……始下明诏,建官正名。”但迄至天会十三年正月太宗病卒,仍未见朝廷职官制度有何重大变化,不知太宗的这一诏令究竟是什么内容。

[28]《金史》卷四《熙宗纪》。《松漠记闻》卷下载有天眷二年奏请定官制??子及答诏,三上次男谓天眷二年实为天眷元年之误,此当依《金史?熙宗纪》系于天眷元年八月(见前揭《金史研究》第二卷,第293~295页)。

[29]《金史》卷五五《百官志?序》。

[30]《金史》卷四《熙宗纪》。

[31]陶晋生《女真史论》一书将1123至1150年称为二元政治时期,即以海陵王天德二年(1150年)撤销行台尚书省作为二元政治终结的标志(见前揭《女真史论》第34~37页)。我认为这种说法不能成立。所谓“二元”,一元是指女真制度(勃极烈制),一元是指汉制(汉地枢密院)。自熙宗废弃勃极烈制以后就全盘实行了汉制,“二元”已无从说起。海陵撤销行台尚书省,只是准备迁都燕京的一个信号,同时也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这与二元政治的兴废无关。[32]《陈亮集》卷一《上孝宗皇帝第一书》。

[33]《金史》卷九六《梁襄传》。

[34]《金史》卷五四《选举志》(四)“省选”。

[35]《金史》卷五《海陵纪》。

[36]关于海陵王迁都燕京的争议,金朝方面的文献中没有留下明确的记载,仅在元人所作的《大金国志》卷一三《海陵炀王》中提到奚人萧玉反对迁都的意见,其史料来源于宋人记载。

[37]《金史》卷五《海陵纪》。

[38]《三朝北盟会编》卷二四二,引张棣《正隆事迹》。这是出自南宋归正人的记载,不知是否确实。

[39]《三朝北盟会编》卷二二五。

[40]《宋史》卷三二《高宗纪》(九)。

[41]《金史》卷八六《李石传》。

[42]《清太宗实录》卷三五崇德二年四月丁酉、卷三二崇德元年十一月癸丑;《清高宗实录》卷九一九乾隆三十七年十月癸未。

[43]《金史》卷一二五《文艺传?序》。

[44]《廿二史??记》卷二八“金代文物远胜辽元”条。

[45]见郝经《陵川集》卷三○《删注刑统赋序》,又同书卷三二《立政议》亦云:“真德秀谓金源氏典章法度在元魏右。”但我在真德秀《真文忠公文集》中未能查到这句话的出处。

[46]《金史》卷八九《梁肃传》。

[47]《大金国志》卷一二《熙宗孝成皇帝》(四)。关于熙宗的汉化程度,金朝方面文献缺乏详细的记载,《大金国志》的这段史料取资于《三朝北盟会编》卷一六六绍兴五年正月十三日所引《金虏节要》,又佚名《呻吟语》(《靖康稗史》之六)中也有类似的描述。《金虏节要》的作者是南宋归正人张汇,《呻吟语》的作者曾随徽钦二帝北迁,他们的记载应该是值得信赖的。

[48]《大金国志》卷九《熙宗孝成皇帝》(一)。

[49]《大金国志》卷一三《海陵炀王》(上)。

[50] 见《归潜志》卷一、《?H史》卷八《逆亮乱怪》、《夷坚支景志》卷四《完颜亮词》、《三朝北盟会编》卷二三一引《金人叛盟记》等。

[51]《金史》卷一二九《佞幸传?李通传》。

[52]《金史》卷一九《世纪补?显宗纪》。

[53]《归潜志》卷一二“辩亡”。

[54]《归潜志》卷一。

[55]《梧溪集》卷五《金世宗太子允恭〈百骏图〉为舒德源题》,《知不足斋丛书》本。

[56]《金史》卷七《世宗纪》(中)。

[57]《金史》卷一九《世纪补?显宗纪》。

[58]《金史》卷九八《完颜匡传》。

[59]《金史》卷七《世宗纪》(中)。

[60]《归潜志》卷一。

[61]《归潜志》卷一二“辩亡”。

[62]外山军治:《章宗书女史箴──传顾恺之女史箴图卷》,见《金朝史研究》附录六,第670页,同朋舍(京都),1979年。

[63]《辍耕录》卷二七“燕南芝让先生唱论”。

[64]见前揭外山军治:《章宗书女史箴──传顾恺之女史箴图卷》,《金朝史研究》附录六,第670~675页。

[65]《癸辛杂识》续集下“章宗效徽宗”条。

[66]《金史》卷九三《宗浩传》。

[67]《归潜志》卷六。

[68]《金史》卷一○二《完颜弼传》。

[69]《遗山集》卷二七《赠镇南军节度使良佐死节碑》。

[70]《归潜志》卷三。

[71]同上。

[72]《金史》卷八五《完颜?q传》。

[73]《中州集》卷五《完颜?q小传》。

[74]《遗山集》卷三六《〈如庵诗文〉序》。

[75]《中州集》卷五《完颜?q小传》。

[76]《遗山集》卷三六《陆氏〈通鉴详节〉序》。

[77]《金史》卷七《世宗纪》(中)。

[78]《金史》卷八《世宗纪》(下)。

[79]《金史》卷九《章宗纪》(一)。

[80]《金史》卷一二《章宗纪》(四)。

[81]陈述:《女真汉姓考》,见《金史拾补五种》第155~178页,科学出版社,1960年。

[82]《太平御览》卷三三引《魏台访议》,谓金德“以酉祖丑腊”,即酉日举行祖祭,丑日举行腊祭。王应麟《小学绀珠》卷一《律?牙唷贰拔逶恕币嗤?。

[83]《大金集礼》卷三五“长白山封册礼”。

[84]《中州集》卷八《吕子羽小传》。

[85]见《大金德运图说》卷首,台北商务印书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第648册,309页。

[86]《金史》卷八九《孟浩传》。

[87]《金史》卷八九《移剌子敬传》。

[88]《金史》卷八《世宗纪》(下)。

[89]参见三上次男:「金代中期にぉける女真文化の作兴运动」,原载《史学杂志》49卷第9号,1938年9月;又载《金史研究》第三卷「金代政治?社会の研究」,中央公论美术出版,1973年。

[90]《金史》卷七《世宗纪》(中)。

[91]同上。

[92]同上。

[93]《金史》卷七三《完颜宗尹传》。

[94]《金史》卷八《世宗纪》(下)。

[95]《金史》卷七○《完颜思敬传》。

[96]《金史》卷七《世宗纪》(中)。

[97]同上。

[98]《金史》卷九《章宗纪》(一)。

[99]《金史》卷八《世宗纪》(下)。

[100]《金史》卷九三《显宗诸子传》。

[101]《金史》卷五一《选举志》(一)“女直学”。

[102]楼钥:《北行日录》(上),《攻??集》卷一一一。

[103]《金史》卷五一《选举志》(一)“女直学”。

[104]《金史》卷五一《选举志?序》

[105]《金史》卷五一《选举志》(一)“策论进士”。

[106]《金史》卷七《世宗纪》(中)。

[107]《金史》卷八《世宗纪》(下)。

[108]《金史》卷六《世宗纪》(上)。

[109]《三朝北盟会编》卷二三○,引梁淮夫、梁叟《上两府??子》。

[110]《金史》卷一三一《方伎传?马贵中传》。

[111]《金史》卷九六《梁襄传》。

[112]《金史》卷八《世宗纪》(下)。

[113]《归潜志》卷一二“辩亡”。

[114]《金史》卷一○《章宗纪》(二)。参见《金史》卷三五《礼志》(八)“贞献郡王庙”。

[115]《金史》卷三五《礼志》(八)“本国拜仪”。

[116]《金史》卷一二《章宗纪》(四)

[117]《金史》卷五七《百官志》(三)。

[118]《金史》卷一一《章宗纪》(三)。

[119]《金史》卷一一五《赤盏尉忻传》。

[120]《金史》卷一一九《完颜仲德传》。

[121]《金史》卷五一《选举志》(一)。

[122]同上。案《金史》卷一一《章宗纪》(三)承安五年五月丁巳有“定策论进士及承荫人试弓箭格”的记载,与此应为同一件事,但不知当以何年为是。

[123]《金史》卷九《章宗纪》(一)。

[124]《金史》卷一二《章宗纪》(四)。

[125]同上。

[126]金启?Q《女真的文字和语言》一文(《社会科学战线》1986年第1期)认为,由于女真字比较机械地借鉴汉字和契丹大字,使它不适合于表达音节字,造成了文字体制与民族语言之间的矛盾。这大概也是女真字始终不太普及的一个原因。

[127]《清太宗实录》卷三二,崇德元年十一月癸丑。

[128]《清高宗实录》卷四一一,乾隆十七年三月辛巳。

[129]见台北商务印书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第656册,第2页。

[130]《清高宗实录》卷九一九,乾隆三十七年十月癸未。

[131]《清仁宗实录》卷三二四,嘉庆二十一年十一月甲寅。

[132]《清宣宗实录》卷一二七,道光七年十月己卯。

[133]见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满汉文对照本。此?S转引自傅乐焕《关于清代满族的几个问题》一文,载《辽史丛考》,中华书局,1984年版。

[134]《元朝名臣事略》卷一○《宣慰张公德辉》,引《张德辉行状》。又见《元史》卷一六三《张德辉传》。

[135]《归潜志》卷一二“辩亡”。

[136]《陵川集》卷一一,台北商务印书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37]《小亨集》卷一《送张县令赴任符离》,台北商务印书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38]《金史》卷五四《选举志》(四)。参见王鹗《汝南遗事》卷四“总论”。

[139]《金史》卷四七《食货志》(二)“田制”。

[140]同上。

[141]《金史》卷一○九《陈规传》。

[142]《金史》卷七三《完颜宗尹传》。

[143]《金史》卷八《世宗纪》(下)。

[144]臧懋循:《元曲选》第2册,中华书局,1958年版。

[145]《陈亮集》卷二,《中兴五论》之一“中兴论”。此文作于宋孝宗隆兴年间,即金世宗大定初年。

[146]《三朝北盟会编》卷二三○,引归正人梁淮夫、梁叟《上两府??子》。

[147]《金史》卷八○《完颜阿离补传》。

[148]《金史》卷八八《纥石烈良弼传》。

[149]《金史》卷六《世宗纪》(上)。

[150]程卓:《使金录》,《碧琳琅馆丛书》本。

[151]《三朝北盟会编》卷二三三,引张棣《正隆事迹》。

[152]楼钥:《北行日录》(下),《攻??集》卷一一二。

[153]李健才:《金代女真墓葬的演变》,载《辽金史论集》第四辑,书目文献出版社,1989年版。

[154]《金史》卷九四《夹谷清臣传》。

[155]参见贾敬颜:《东北古代民族古代地理丛考》之二七“胡里改”,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新西兰霍兰德出版有限公司,1993年版,第90~91页。

[156]《三朝北盟会编》卷二三○,引归正人梁淮夫、梁叟《上两府??子》。

[157]楼钥:《北行日录》(下),《攻??集》卷一一二。

[158]《大金国志》卷一七《世宗圣明皇帝》(中)。

[159]史旭:《早发竺??堋》,《中州集》卷二。

[160]此言见于《金史》卷一一七《传赞》,原意是指金宣宗轻率地对宋用兵而招致了严重的后果。

[161]见《归潜志》卷一二。

[162]《陵川集》卷三二。

[163]《元史》卷一五八《许衡传》。又《元文类》卷一三和《鲁斋遗书》卷七所载此文,字句稍有出入,《元史》虽晚出,但文意较为简洁明晰。

[164]《清太宗实录》卷三二,崇德元年十一月癸丑。


  • 本帖 1 回复
2003-05-04 06:57:4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