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关于道德的随想 -- wqnsihs

2011-04-30 06:50:52自以为是
借忙总的地方,我也来随想一下

草纹说网上容易关公战秦琼,现在河里关于道德的争论,又何尝不是关公战秦琼?

诸位还记得中学学函数的时候讲的函数的三个要素吗?第一位的是什么?函数的形式吗?不是!是定义域!脱离特定的定义域研究一个函数的性质是毫无意义的。同样,谈论道德的时候,也要有一个类似的道德域。离开特定的道德域,关于道德的争论只能是关公战秦琼。

忙总和风中虎坦白地说出了自己的道德标准。他们的标准超出了很多人的容忍程度,这很正常,因为他们的成就也超出了大多数人可以达到的程度。这个世界人很多,聪明的人很多,勤奋的人也很多,如果一个人的起点再低一些,凭什么往上爬?多一条道德要求,就多一条束缚,能干的事就少一些,成就就少一些。还拿函数做类比。条件极值不可能大于无条件极值。约束条件越多,得到的极值就可能越小。象忙总和风中虎,大概是以把事情办成为目的,手段无所谓。而草纹则有很多理所当然不能干的事情。象风中虎所说的那些兵法手段,草纹可能第一不会往那方面想,第二可能想到也不会用。不过求仁得仁,求利得利,求功得功,以我看来,都很好。

一个人有不同的背景,不同的追求,就有不同的道德标准。比如忙总,可以为了无亲无故的下岗职工单挑总经理,至少在这方面道德高尚,超过我们大多数人可以做到的了吧。可是退后一步看看,忙总是干什么的?资产管理。什么是资产管理?可不是只管管工厂里的机器设备,原料成品。这不叫资产管理,而是设备管理、存货管理。所谓资产管理,就是把工厂里的机器设备、原料成品,还有所有的职工放在一起,当作一项可以产生正的或负的,或多或少的现金流的资产去管理。说简单了,就是把人当资产,把人当东西。道德吗?卑鄙吗?都不是,这是他的职业。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把多少人弄下岗?为了建立权威使过多少手段,整过多少人?虽然忙总总是强调要守法,可是掉过头去不又出主意找人去打架吗?让草纹去干这些事,会不会宁可自己下岗?反正我肯定会犹豫拖延的。可问题是,只有忙总的办法才能解决问题,否则会更糟糕。再退一步,看看打击了忙总的总经理。以忙总的道德标准,总经理干的事是很不道德的。但是,谁真的有办法比他干得更好?在总经理看来,忙总恐怕是另一个草纹吧?

南方水解论语,说“无友不如己者”是说不要与跟自己不同同类的人交朋友。在现实生活中,基本上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象草纹和我这样的人,估计很难和忙总或风中虎这样的人有密切交往的,更不会听到他们坦白地讲出自己的道德标准。现在他们来到河里,明白告诉大家自己的经历,自己的内心世界,是极其难得的,极其宝贵的。即使我仍然无法象他们那样做,至少我知道,如果我想达到那个地步,我要那样做。

樊哙对刘邦说:“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

刘备对阿斗说:“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选哪一个,自己掂量。选错了,自己倒霉。

=========刚想起来的,没有道德底线的分割线=====

As God as my witness....as God as my witness they're not going to lick me. I'm going to live through this and when it's all over, I'll never be hungry again. No, nor any of my folk. If I have to lie, steal, cheat, or kill, as God as my witness, I'll never be hungry again.

“上帝为我作证,上帝为我作证,北佬休想将我整垮.等熬过了这一关,我决不再忍饥挨饿,也决不再让我的亲人忍饥挨饿了,哪怕让我去偷,去抢,去杀人.请上帝为我作证,我无论如何都不再忍饥挨饿了!”。

-------不好意思,又想起了西方哲人的道德----------

黑格尔指出: “人们以为,当他们说人本性是善的这句话时,他们就说出了一种很伟大的思想;但是他们忘记了,当人们说人本性是恶的这句话时,是说出了一种更伟大得多的思想。”在黑格尔那里,恶是历史发展的动力借以表现出来的形式。这里有双重的意思,一方面,每一种新的进步都必然表现为对某一神圣事物的亵渎,表现为对陈旧的、日渐衰亡的、但为习惯所崇奉的程序的叛逆,另一方面,自从阶级对立产生以来,正是人的恶劣的情欲——贪欲和权势欲成了历史发展的杠杆,关于这方面,例如封建制度的和资产阶级的历史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持续不断的证明。

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第三章

关键词(Tags): #道德 忙总
帖:3405224 复 339199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