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读《六十种曲》(十)刘知远与《白兔记》 -- 履虎尾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3 阅 3688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5-02 18:58:47
主题:3408265
履虎尾
履虎尾`3025`/bbsIMG/face/0036.gif`70`18263`21241`243386`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4-05-21 22:16:10`
读《六十种曲》(十)刘知远与《白兔记》 38

《六十种曲》第十一册的第一部传奇,是无名氏的《白兔记》。演绎的是刘知远与李三娘的爱情故事。

记得刚进大学的时候,一个晚上,颇有背景的老猪同学躺在床上给同宿舍的我们出了一道填空题,并说这是当年台湾省的高考题,问曰:“后汉高祖是谁?”

我们一听是“后汉”,于是有的回答“刘秀”,有的回答“刘备”。老猪呵呵冷笑,给出正确答案:“刘暠。”

俺突然想起了俺的《六十种曲》中的《白兔记》,于是曰:“哈,原来是五代十国的后汉高祖,那,他的名字应该是刘知远啊!”

除非专攻五代史,刘知远的事迹其实不必深究,正史上也没有留下多少值得一提的材料。不过,刘知远在民间传说中的知名度却颇为不低,他很早就出现在民间说唱艺术中了。刘知远以一个流浪汉的身份进而登上皇帝宝座,这种传奇经历自然为民间故老所喜闻乐道。在宋代讲史平话、金代诸宫调以及元代杂剧中,都有关于刘知远的作品。

明代无名氏根据以前的各种材料,著传奇《白兔记》三十三出,大致内容是:

刘知远本为沛县沙陀村人,幼年丧父,流落荒庙。村里马鸣王庙祭赛时,刘知远偷食福鸡,被人捉住,幸亏同村大户李文奎李太公为其解围,并收留刘知远,命其牧牛放马。一日,李太公望见村外荒坡上火光冲天,急忙来看,原来是刘知远在此酣睡。李太公窥见睡梦中的刘知远有“蛇穿七窍”,此乃帝王之相也,于是自作主张招赘刘知远为婿,将女儿李三娘嫁给刘知远。而李三娘的哥哥李洪一却嫌贫爱富,在李太公夫妻相继去世后,便百般虐待刘知远及妹妹李三娘。李家的瓜园中有妖怪出没,李洪一便指派刘知远夜里去看守瓜园。谁知那瓜精却是上苍的安排,刘知远打败了瓜精,并得到了头盔衣甲,兵书宝剑。家中已经无法呆下去了,为了求活路,刘知远告别三娘,前往太原并州投军。太原节度使岳勋留下刘知远,命其日间打草,夜间提铃喝号,当了一名更夫。有一晚三更时分,刘知远在岳节度使后衙巡更,被岳节度使女儿在绣楼上看见,岳小姐怜其衣衫单薄,便将岳节度使的一件旧战袍抛了下去,给刘知远遮寒。此事被岳节度使发现后,大怒,欲打死刘知远,但棍棒打来时,却被五色龙爪抓住,打不下去。岳节度使明白了刘知远绝非寻常之人,于是顺水推舟,将女儿嫁给刘知远。以后,刘知远得岳父提携,屡立战功,被封为九州安抚使。而家中的李三娘呢,却一直在被兄嫂折磨着,白天汲水,晚上挨磨。李三娘在磨房产下一子,没有剪刀,只好用牙咬断脐带,因此取名叫做“咬脐郎”。李洪一夫妻欲害死咬脐郎,将咬脐郎抛入荷花池中,幸被家人窦公救起。李三娘为了逃避哥嫂的迫害,便托窦公将咬脐郎送到并州刘知远处抚养。十五年后,咬脐郎长大成人了,有一天咬脐郎出外打猎,因追赶一只白兔,便似腾云驾雾一般,不大工夫居然跑到徐州沛县沙陀村。恰巧李三娘正在井边汲水,那白兔逃至李三娘身边,不见了。呵呵,接着的内容俺不说你也明白,此传奇因此叫做《白兔记》……咬脐郎拜别生母李三娘,返回并州报知父亲刘知远。咬脐郎的养母岳夫人深明大义,同意丈夫去徐州迎回发妻。刘知远于是率人马回到沛县沙陀村,由于李三娘求情,饶过了李洪一,李洪一老婆则被点了天灯。最后,刘知远一家返回并州,幸福永享。

俺一篇读罢,有几个感想,这第一就是,古代的小说戏剧传奇,故事情节雷同者何其多也。你看,这刘知远荒坡熟睡,李太公望见火光冲天,怎么好似《水浒》中的赤发鬼刘唐啊?刘知远打败瓜精,得到头盔铠甲,怎么好似《薛刚反唐》中的薛皎啊?岳节度使小姐赠战袍一段,怎么与《薛仁贵征东》中的柳小姐如出一辙啊?咬脐郎打猎一段,怎么同《西游记》乌鸡国太子追赶白兔遇唐僧几乎无差别呀?还有还有,整出《白兔记》怎么跟《红鬃烈马》内容相近,到底是薛平贵学了刘知远,还是刘知远学了薛平贵呀?

其二则是,此传奇对封建迷信丝毫不加掩饰,像“蛇穿七窍”、“五色金龙”等等,直笔书出。很让学了一点儿唯物主义的俺,寒了一阵。譬如,岳小姐赠袍后,岳节度使拷打刘知远的情节,传奇中是这样描写的:

(外扮岳节度使)贼情事不打不招。(净打生,打不下介。外)张兴有弊,王旺打。(丑打生,打不下介。净)王旺也有弊。(外)取板子过来自打,怎么盗了锦袍?(贴。旦上)休将屈棒打平人。(外)把刘健儿吊在马房里。……………………

(外)左右,你两人方才打刘健儿,见甚么来?

(净)小人打下,只见空中五色蛇抓住板子,不容打下。

(外)不要做声!你曾见甚么来?

(丑)小人打下,见空中五爪金龙。

(外)不要则声!

(净)老爷可曾见甚么?

(外)我不信,自家取板子打下去,果见金甲天神爪住板子。

(净、丑介)老爷也不要开口!人人如此,个个一般。羊屎不搓,个个团圆。

(外)唗!退下去。此人明日爵位大似我的,我如今将二小姐招他做个东床。

(净)怎么为东床?

(外)女婿为东床。

(净)禀老爷,战袍有几件?

(外)只有一领。

(净)再有二领,他是东床,我每两个南床、北床。

(外)休得胡说,明日吩咐管家,安排酒席,权且冠带成亲。后来有功,奏过圣上,加他官职。姻缘本是前生定,曾向蟠桃会里来。(下)

(净、丑)如今世俗,手脚零碎的到好!有木有!!!有木有!!!

  


关键词(Tags): #刘知远#李三娘#白兔记#六十种曲
2011-05-02 18:5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