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不要学!!! -- 南方有嘉木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88 阅 41021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5-08 05:38:40
主题:3414912
南方有嘉木
南方有嘉木`9965`http://yjbn6q.bay.livefilestore.com/y1pxRhjOseHHUnUCSaen2G0TXBCBcg4FkWse4B7AIOsiZdEG56xdQhbWfesMM0ZXT5E09taGtyQSaueRPq1Y04X37orxAICLGfR/%E5%A4%B4%E5%83%8F.jpeg?psid=1`70`10743`66015`518822`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6-02-05 03:43:56`
【原创】不要学!!! 3089

我因为自觉在西河日久,有忘记自己真面目之感,亦因身体缘故接受医生多休息少思考的劝诫,而离开西河。今天登录上来原是为了回复几位关心我的朋友的邮件,却不想看到河友关于行贿的帖子以及引起的讨论。我无意对河友的所做所言有何评论,但是那帖子之下说要学习如何行贿的回复令我痛心,尤其其中还有不少也曾喊我一声姐姐的孩子。思量再三,决定还是在这里发帖对这些孩子们认认真真说一句:

不要学!

当年我给一位11岁的女孩做家教,孩子对我说,小木老师,在这个社会,学习好一点用处也没有,只要会走后门就行了。那时候我太年轻,不知该如何作答。现在的我进入社会已有经年,和中美日三国的政商界人士亦都打过交道,如今的我面对孩子的这句话,会很坚定地告诉她,你错了。

这孩子的父亲在我本科毕业时曾对以为正义而斗争为理想的我问道,如果整个法庭的都在拿,你一个人不拿,别人就要害你,你怎么办?那时候的我,曾老老实实地说不知道。而现在的我会回答,不该拿的就不拿,为人的原则不可以利害衡量,无欲则刚,又有何患?

我高三那年,在单位主管信贷的父亲因为不肯参与某项来钱的事业,而成为其上级发财的阻碍。为除去父亲这个眼中钉,反诬告父亲贪污挪用,以至于父亲被停职调查。我父亲在银行系统工作20余年,一直清白为人,那时已经1997年,我父母为存钱给我读大学,都挤不出余钱买一个彩电。当年检察院审讯各建筑公司对金融单位的行贿情况,有包工头在审讯时直接对检察官道,唯有我父亲令他们真正尊重和服气。

我记得受查期间,我陪父亲小酌,父亲道,爸今天和调查组的同事谈话时,外头正下着雨,爸对他们说,我这个老共产党员,这一辈子就像这雨,从来只知道往下看,却不知道该如何往上走。我当日听得此语的辛酸,现犹在心间。

调查自然只是一场闹剧,但事件之后,父亲也被迁离信贷审批岗位,担任工会主席。那一年春节,我家贴出的对联很简单,上联“安贫乐道“,下联“荣辱不惊”。

那时候姐姐和一个异地的男孩恋爱,一天在家里电话,男孩对姐姐说,你家怎么可能会没有钱?你爸当了这么多年主任行长,2、3百万好有的。父亲听得此语,铁着脸对姐姐说,你即刻和此人分手,他和我们家不是一类人。

父亲生性耿直,他后来虽担着并无话语权的职位,见到不平,到底忍不住要发声。底下的员工凡有了委屈,还总是喜欢找父亲申诉。父亲在本地威望极高,他若开口,其他人不管内心如何,表面上还都要卖他一个面子。他的存在对他人总是一种威胁或令他人心底不安的一个比照。于是几年后的一个夜里,父亲接到一个电话通知说,他已被内退,明天可以不必上班。

父亲的悲哀、愤怒和抑郁到底有多深,以至于他内退后仅三年便患癌症辞世?那时候坐在父亲的病床前,我总是忍不住想,以父亲的能力和才干,只要他肯稍稍妥协,只要他肯稍稍对其他人的贪欲保持沉默,只要他肯稍稍对上级示好走走关系,他都能青云直上的吧?父亲难道不懂么?可是为什么不呢?为什么不呢?

父亲葬礼的时候,我看着排成长队前来祭奠的乡民,看着因父亲推行的低息助学贷款读大学的孩子哭倒在他灵前,看着那些握着我手感叹为什么老天不长眼的叔伯,我懂了。对于父亲来说,不正直的事情就不该做,没什么可想的。这世上有些东西,那些根本性的东西,你一旦选择了忠诚于它,你就不可用它做任何妥协,你就不可将它放置在天平的一端,去和利害做一个衡量。

前阵子我曾做一个梦:梦见乡下人家修屋顶换瓦片。我对一旁人道,其实甚险,一脚踩空,就坠下来了。话音未落,屋顶上便有人一脚踩在屋檐,然后坠入一个无底深渊。我一下子醒来。当日和母亲电话,母亲告诉我当年在父亲退后,出任行长的叔叔因牵涉近期的一桩大案而遭捕入狱,家产尽被查封,不禁一声长叹。回忆他当年家中小楼落成,爱女独占一层,还邀我去住了几天,那时春风得意。这位叔叔原是退伍转业军人,刚返乡进入金融系统的时候也曾在我家和父亲一边喝酒一边痛斥这社会的种种黑暗,但他到底选择了低头和妥协。而妥协一旦开始,慢慢终导向深渊。

其实不妥协,又能失去什么呢?不过一些机会、权利和金钱。我们的良心是不能用来做交易的,你一旦把它卖给了魔鬼,你就会永远失去它,并最终被魔鬼反噬。这世间,人心自有公道,万事亦有因果,最后我们都逃不掉死亡的审批,能留清白在人间,我为父亲骄傲。

我自17岁离家,求学、工作、出国,孤身一人在社会上打拼,面临的难关和诱惑也不少,为了生存或上进,也咽下过不少委屈。但是,这些年,除了父亲生病给他的主治大夫送了红包外,我从未背弃过父亲给我植下的信仰和理念,而我看我身边的朋友,也大都如此,我们赤手空拳,筚路蓝缕,靠自己的辛勤一点点打出一方天地,并建立起自己的信誉,获得客户的尊重。

是的,我们生活在一个重利轻义,一切向钱看的时代;是的,我们的社会在经历一些急剧的变迁,物质成功几乎成为了衡量一个人能力的唯一标准;是的,以利益为导向的社会体系和分配制度的转型导致我们父辈曾经尊崇的道德理念显得有点陈旧或不合时宜,但我要说,越是如此,我们就越需要在这些纷繁杂乱中找到本心的中轴,找准我们安身立命的支点

我知道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坚守本心是需要勇气和付出代价的,我知道我没有任何权利来要求河友们过安贫乐道的生活,但是不要放大社会的黑暗和功利性,更不要把自己想走捷径的懒惰心和取巧心也归罪于社会和他人,行贿不过是社会竞争的最低级手法,在此之外,通向成功的路径依然有很多,只是也许需要更多的耐心,更艰苦的奋斗,或更长的时间来成就。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其实我们自己是可以喊停的,喊停,也并不见得就会真正带来什么不可承受的后果,也并不见得就会令我们在社会竞争中失败。之所以不喊,到底是社会风气所迫,还是自己内心的贪欲做怪,或许骗得过别人,但骗不过自己。

我人微言轻,虽坚守着自己心中的一点道义不肯放弃,但在沉重的社会现实面前,有时也只好选择了沉默或逃离,而不是呐喊或战斗。但是,在西河,看到有孩子如此热忱地想要学习行贿术,我还是忍不住要大喊一声,不要学!我并不期盼我的声音真能改变什么,但是我想如果有谁看了我的帖子,心里存着了这样一个声音,那在妥协的时候或许就会存在一个反思,或许在有余地喊停的时候就能为社会风气的转好尽一点微薄的力量,而那些在现实中孤独地坚守着的人就会知道他们其实并不孤独。

那些将要步入社会或刚步入社会的孩子,请你们一定要记得:仅仅利益是不足以做人精神的砥柱的,我们永不能失去对一些基本道义的尊崇和敬畏,Don’t be tamed by the society!

孩子,Don’t be tamed by the society!

---------------------

附一个补记:

南方有嘉木:马上要外出,想了想,还是在这里统一回复一下

-----------------------

附参考文章:

《廉政瞭望:行贿者幸运在于得到社会心理宽容》

外链出处

《关于商业贿赂犯罪心理分析》

外链出处

《治理商业贿赂社会心理背景与法治措施选择的实证分析》

外链出处


  • 本帖 146 回复
关键词(Tags): #南方有嘉木(林风清逸)#不要学(林风清逸)#利益(林风清逸)#喊停(林风清逸)#我写故我在资深推荐:禅人, 通宝推:niuph,途人,四维立交,南京老萝卜,雄阔天,chestnut,笠僧,花大熊,一介书生,脚歪不怕鞋正,朴石,桥东棒棒,来路,审度,五谷不分,红十月,打铁的,stam69,雨人,盲人摸象,邻居大哥,明心灵竹,empire2007,向前向前,高中三年,林风清逸,何故悲秋扇,重无尽,青木堂主,yiwensilan,jhjdylj,奥运光芒,崇山彩云,97年的鱼,rafale,Leono1,横断山,来骗骗你,流浪汉,上善若水,shyukyo,烤糊的卷子,haaghhs,星海潮生,里海虎,airman,霹雳焦蛙,五峰,mezhan,河区分,盐城闲人,天白,敲门,兰州人,岑子,大司农,阿笨,平平淡谈,竹西佳处,Utne,子系走神,伊通河畔,icedshining,随性自在,有道理,发了胖的罗密欧,三笑,灰灵,此情可待成追忆,旧时月色,安步当车,半江瑟瑟半江红,随机微分算子,一日千里,钱尘往事,河北曲阳人,fleep,维护正义,菲戈陈,板砖黄,暗香疏影月黄昏,minttea,诸葛神候,朝雨,梓童,老光,游识猷,东海后学,moudy,飞天羽瞳,muiaao,科大胡不归,frost,秦桑,rzyzcl,千叶树,代码ABC,埃尔文,霜迹板桥,爱上鱼的猫,流川,艾义,香山居士,懒龙,大鹏翔宇,一片风,行者孙,子承父业汪文轼,黑暗的骑士,贫僧八戒,adrupal,宏寺,cobalt,我心安处是故乡,统帅,kkilo,Wjwu,南山梦,yxwsjh,wage,酸菜刚,价值为零,青颍路,橄榄枝,中关村88楼,嘉英,醉寺,千里烟波,玄米茶,夜月空山,常棣之华,玄铁重剑,漠北以北,阔叶树,大问号,jboyin,工大流浪者,海水,erne,越青,苍狼大地,容易,脚踏单车,默默,梦回唐朝,屈均,唵啊吽,jcdh836,红军迷,编程浪子叶开,神仙驴,照山白,夏商,妥协,maxer0,森林鹿,听松,Lioncat,烟雨一蓑,mandman,镭射,南七,风无踪,aryang,atene,Soen,小红炉,C狂飙行者,能饮一杯乎,西望长安,老坏,huky,江淮客,巅峰背影,lucase,杀猪杀屁股,老山羊,天狼星,帅云霓,双石,田雨,无明火,阴霾信仰,不爱吱声,老财迷,tsubasa,虎王2006,并非马甲,imres,兰凯,燕轻笑,胖鱼,maomao,perjon,逍遥蜀客,beyourself,bigwolf,北极星光,Javacai,eraser,笑不拾,lilly,同文,鹄釉扉,不懂中,天堂,丁一叮,zen,奥森,hnlhl,江清月近,多余的鱼,roy7255,桥上,洗心,重重无尽,影零乱,西南闲人,大散人,老马丁,znxf,青石崖下,树袋熊毛毛,心在流浪,鹰蓝,MARS,企鹅,夏日走过山间,春天春潮,小肉包,飞过星空的流星,路过幸福,婆娑罗,彬格莱,fighterbruno,franky9,北溟客,中间代码,水分,xshxsh9999,烟动午夜,我爱莫扎特,新洲勇士,天涯浪子,hopeful,小数点,善良的恶霸地主,旷野风,日落日出,培生,myDday,今晚打老虎,隔路山贼,史老柒,静思轩主人,时空,曲道自然,hittit,Ruadong,钝刀,葡萄,米爹,天湖,zczxyz,ssun1cn,面朝阳光,妖猫drake,我不是海洋,柯镇恶,扑满猪,雨僧,大黄,flux,karmin,菜菜丛,acxp,只是想看看,织网渔夫,抱朴仙人,若天无云,唐舆,乐山乐水,我们的田野,r52097,kmy1810,繁华事散,青袂,楠楠,woshimajia,辣椒炒牛肉,转专业,满纸荒唐言,建丰,肚子,dragan,北府刘牢之,靠山王,38楼208,突突,自以为是,alchemi,苏鲁锭长枪,蓝沙狐,坐言起行,农民家的狗,mingong,善斌,逐水而行,landy,胡丹青,老虎尾巴,金银木,为什么不可以,好了,box,江湖夜雨,青山依旧,驿路梨花,一直在看,陈杰,老拉米,五香花生,天天天向上,一沙一世界,紫色月亮,杂役头儿,GWA,松阿察,夜观天象,长少年,holycow,山青青,流沙河,pipilu,老引北京,cococal,澹泊敬诚,海外俗人,真狼,集庆彪,建筑师,四方城,德州星期四,大黑蚊子,知行合一,第二基地,切地雷,问天,俺老陈,豹子头,chaos,王雄,听枫,宁静致远,温雅颂,AleaJactaEst,punishment,乡间小径,查查,GraceUSA,李根,渔樵山人,加东,真理,踢细胞,西电鲁丁,大地窝铺,之宇,知之后哀,zhuhit,RR若林,胡嘻嘻,二至,响水滩,慢就是快,北宸,芷蘅,光年,搁浅的船,Chaoshk,易水,鳕鱼邪恶,李禾平,史文恭,双鱼双鱼,平面几何,大龙猫,Mtknr20,tom,仲明,芦荻秋,晴空一鹤,iwgl,吾言,再闻鸡起舞,小飞鱼,vivrenfr,strain2,篷舟,倒海翻江卷巨澜,拈花虎,晨枫,abadcafe,小糊,特里托格内亚,滕诺,柠檬籽儿,不感冒,江南水,frnkl,月光下的尘,辽东半岛号,破奴冠军,细雨梦回,杜鲁门,一的W一,大厨,龙驹坝,左手拈花,常识主义者,dashanji,jellobean,草纹,老驴,三叶虫,胡一刀,花狼,青色水,东土如来,夏至欧锦,stpearl,晨池,千岭,
最后于2011-05-11 13:35:05改,共1次;
2011-05-08 05:38:4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