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不要学!!! -- 南方有嘉木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88 阅 40526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5-09 00:50:49
3415948 复 3414912
天煞穆珏
天煞穆珏`66077`/bbsIMG/face/0000.gif`70`1353`28518`214835`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10-11-10 17:58:23`
行贿真的就能过上好日子? 220

中国人喜欢以点盖面。

原先看到那个行贿的贴子,根本就没在意,因为俺一个草根,没什么需要行贿的地方。但是看到楼主的这个贴子,忽然觉得也有一些话想要说。在这样一个时势变幻得比较激烈的时代,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发生很多令人遗憾的反应。但是我记得河里有一个河友评论过土共的军队和其他军队的不同,他说:堕落下去是顺势,像土共这样才是逆天向上的。

先慢慢说吧。

楼主说出父亲的例子,那我也说一说我父亲的例子好了。我父亲是新中国成立之后成长,学习,工作的一代人,土共党员,西医出身,但是自己治病,调养身体,基本上用的是中医那一套。我父亲在工作中所获得的地位,跟楼主父亲一样属于土共的中层干部层。但是因为是技术人员编制,所以这个干部地位即使是在职时期也只是一个工资待遇,并没有什么行政权力。(我个人觉得普遍来说,中国人眼中的权利,大多指那种可以直接发号施令管人的行政权利)。所以当网上有人在嚷药家鑫的父亲是副师级待遇,他一定是军二代,是高干子弟的时候,我会觉得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认知,其实可能在于我们中国已经有太多的人是在体制之外,所以不了解土共的体制编制造成的误解。要知道土共的职级待遇,同样是师级,都还要分出七,八个档次。以现在所能看到的事实来看,网上说药家鑫的父亲是副师级军队转业人员,对于一个孩子已经上大学的男人来说,这基本上属于正常的职位升迁,工作待遇提高。而且药父很可能是辅线部门的工作人员,如果是重要部门,一线部门,已经做到副师级,一般都不会转业的吧,土共也需要人才充实部队的吧。药父在转业过程中或许是选择了自主择业,因为网上说他父亲还要去找工作的。据说军队转业到地方的人员,要降级使用,所以有些人可能不喜欢,就选择自主择业。这类人员军队会有工资补贴给他,可能各地区补贴还不太一样,俺觉得西安的补贴肯定比不上北上广三个一线城市地区的转业军人。如果不工作,只靠这份工资,也确实就是城市内一个普通的靠工资生活的中层家庭水平。再加上药家鑫的母亲还是下岗工人,那么仅靠药父的工资,他们家可能还是一个中等偏下的生活水准。至于有人猜测药家可能很有钱,这个东西到目前为止只能说是猜测,你拿出证据我才会相信。

我的父亲是个非常老实的人,真的是每天除了知道工作外,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什么第二爱好,可以在单位的集体活动中吹拉弹唱让人赞扬。在同一个城市里,他的同一起参加工作的朋友和同事的生活水平,官职等等都比他更好更高,但是在所有同一起参加工作的朋友和同事当中,我父亲的生活又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每回单位安排转业,名单上从来不会有他,甚至上级愿意提拔他去到行政管理职位,只是他自觉没有行政管理才能,主动放弃了。

父亲去过非洲,去过越南,政治上是绝对过硬的。在单位老老实实工作,从不惹事生非,退休也是到点到候就退,做医生的,退休之后都是有人返聘的,那就可以得两份工资,生活过得相当舒服了。但是父亲也没去。退休之后呢,就帮我哥带小孩,现在孩子上学了,他就去炒股,一年里,单位总会组织几次饭局,旅游,生活过得悠闲自在。而当年总是跟他争,和他不太对路的另一位同事,却于二年前就死掉了。现在父亲随着年岁涨工资,医疗有国家包,日子是越过越好。母亲没退休之前,有时候还埋怨父亲不会搞关系,所以没有得到更大的升迁。我还经常劝母亲:爸爸的性格就是这样,你硬逼着他去搞关系,只会让他更不舒服,不开心。以他的性格,能有这么好的晚景,土共真没有辜负他的。不要总是强求自己不擅长的东西。母亲还经常拿父亲的事教育我们,说要我们学会搞关系。但是我也说,性格有时是天生的,不想搞自己不喜欢的那些东西,不开心。至少父亲的几个孩子,一直走到现在,生活平安。

我看着我父亲这大半辈子,给他做的总结就是:一、人呢,一定要有真正的一技之长。这个一技之长,确实是要真正的技术,而不是指只会玩嘴皮子的一技之长。现在只会玩嘴皮子的人,到一定年龄段之后,多数就只会利用早年所得名声传谣造谣,或者胡编乱造来混饭吃,偏偏这类人在当今的中国还是十分吃香,一堆粉丝围着叫大师,名人,这其实也是中国传统中只擅清谈,只重清谈,不擅治国做实业的现象,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还是会存在,但是我看世界往往以乐观的眼光看,现在已经有无数人知道这些人属于JY,光环近一步暗淡,总体来说是好事儿。二、这个世界,总要有人做事的,领导也需要做事的人,工作也需要有人做。总不能领导仰望星空,你也在下面仰望星空,我父亲就属于不懂得权术,埋头做事的人。如果人人都只会钻研权术,没有人做实事,那么我们这个国家也不会发展得这么好。总体来说,我认为我们国家一路发展得很好,虽然在细节上有这样那样的不周全。细节有亏,可以慢慢讨论,但不足以推翻国家发展的正面历史评价。大概也是七功三过吧。很有意思的是,太祖对太宗的评价也是七三开。三、我父亲大半生的工作,对得起土共给予他的待遇。土共呢,也没有辜负我父亲对他的忠诚和付出。很多人说自己是忠诚的,但是认真比起来,还能细分出无数个档次来。比起喜欢下海,离开体制的,父亲一直留在体制内认真工作,显然比下海的更忠心耿耿。下海的,有人赚到,过得比父亲好,有人过得比父亲差,都是自己选择的,不能说过得差了,就埋怨土共不好。就比如有人现在天天高喊西路军冤,但细细一比,你西路军就是在政治军事上都吃了这么大一个败仗,忠诚度和成绩单,能和一直紧跟土共步伐的其他方面军相比吗?如果一个领导,只需要一个忠诚卫士,领导会选体制内的,还是体制外的?领导会选一方面军,还是四方面军?有对比,很好选择的。只能这样说,这个国家越来越有实力,那么就可以有更大的宽容度,可以把更多人和事包容在这个体制之内,这是国人之福。但这一切,是需要很多人老老实实工作才能做到的,天天打嘴皮子仗,仰望星空,没用。

那么,其实就可以转到下一个话题,到底中国是不是真的人人都爱谋权术,不行贿,不向上爬就不行?仔细分析起来,也不是这样的。

土共有句话叫:大多数共产党员都是好的。这句话对不对?其实是对的。想一想就知道。土共八千多万党员,真正能做到可以让人行贿位置的党员有多少个?较真的人可能会说,那些党员人数虽然少,但破坏能量巨大。但还是那句话:是不是做在那些位置上的党员,人人都受贿贪腐?

其实这里面有一个关于到底什么是贪污腐败的定义。贪污好说,有法律条文规定吗,腐败这个东西的定义就有点玄乎。体制内的官员包二奶,玩女人,玩男人,应该肯定算是违纪腐败的行为,要开除才对。但是对于一些吃吃喝喝,过年过节送礼这个东西其实就不太好判断。毕竟中国始终是个东方国家,东方国家在人情世故方面是免不了要吃喝迎送的。

就我身边所见,大多数体制内的官员仍然免不了吃吃喝喝,但是基本上都很小心,不收钱,你请吃一餐饭可以,但是绝对不收钱。毕竟对于大多数官员来说,他们现在的生活很不错,四十来岁上处级的干部,家里有部中等车,有一套房改房,有一、二套商品房很正常了。犯不着为了那些不属于自己的钱丢掉这份很不错的工作。有的时候这些人也能看到身边失足后什么都没有的例子,就更加小心了。另外比如有些公有事业单位,都已经没有财政权利,全部都要去结算中心结算,管得也比较严。单位内部的升迁相对来说也比较透明,因为毕竟有硬件指标,也有近距离的监督,哪个人是不是有资格在行政和技术上晋升,同事之间就可以到领导那里去说个清楚明白,体制内的职代会,也有一定的制约作用,最近这两年,工会,妇代会又重新比较活跃。

所以你仔细想一想,绝大多数人,还是靠自己清清白白过日子的,根本不存在什么这个社会要靠行贿,要靠歪门邪道才能过上好日子。

在中国这样一个人情世故的国家里,没必要强求国人做清得不能再清的海瑞。用一种最高,最极端,最难以实现的标准来对照。然后说这个也黑,那个也黑,不行贿就没有活路啊等等,最后就放任自己去走一条其实也是突破道德下限,突破为人底线的挺得不偿失的路。

行贿真的能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好吗?这其实也要看你如何定义生活得好这个标准了。

就拿医药销售这一行来说吧。这一行可能在很多人眼中算是灰色行业。因为这一行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给钱。如果用国人的最高标准来看,医药代表个个都是行贿犯人。

提报告要给钱,进药要给钱,采购要给钱,请专家讲课要给钱,然后最普遍的,开了处方要给钱。

然后国人就会说一些话,诸如:医生看钱开药。

其实这话是外行话,是对医生职业水准的不了解。

普遍来说,医生不是看钱开药,医生是看病情开药,然后看到开药有钱拿,自然就拿喽。不要白不要,不要,这些钱反而揣到外资老板的腰包里了,为什么不要呢?大家都是普通人而已。

但是也有不拿钱的医生,比如说二线辅助科室的医生,就拿不到钱。比如说一些功成名就的老教授,也不要钱,犯不着吗。还有一些比较自律的医生也不拿钱的。前几年不是有一个南方医院的教授半夜被人杀了吗?这个教授还真是医药代表中公认的好医生,不收钱,又尽心为病人的。

至于说大处方什么的,人的身体其实是很复杂的,要联合用药不奇怪。要说最大的大处方,莫过于何大一的鸡尾酒疗法,但是因为顶着可以治疗艾滋病的光环,就没有人说了。也好在他是在美国,没有人挑事儿。但要在中国就难讲了。国人看病有个毛病,就是检查完了,没病,就怪医生说你干吗给我做这么多检查。吃了药,吃好了,就怪医生开的药多了,说这药可以不用的,其实是那个药才有效。要是何大一在中国,在早期使用鸡尾酒疗法的时候,说不定早就被病人的家属用板砖砸过好几次了。

这种心态很让人无语。

在医药这一行,大多数国产公司都是靠钱来开路。因为国产药多数都是仿制药,没有什么学术研究和水平。那么大家应该能看到,国产药现在的处境是多么的艰难。再往上高一点的,是既给钱,又做学术,这一点,大多数是有外资背景的公司能做到,少数有原研药的国产公司做得到。但是最高层次呢,是不给钱,靠学术称霸市场。有没有这种公司,有,跨国大公司。这类公司有知名大专家支持,公司请这些专家到全国各地,到世界各地去讲课,参加各类医学年会。

医药行业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做大包的人不少。这些人的杀手锏,就是钱。但是在这样的大包当中,钱也有怎么用的问题。一般的,就只给钱。中等的,给钱,陪打麻将,陪玩。再高级的一点的,甚至有帮医生接送孩子上学放学的。从纯粹的互相利用的关系,发展到狐朋狗友的关系,做得最好的,甚至就发展成可以信任的感情关系。

这算不算是一个行贿的很实际的例子呢?但在我看来,完全靠行贿手段生存的,始终在下层,医生当中几乎也有一个共识,光靠钱开路的医药公司,产品好极有限。

其实人生在世,都是在做选择题。

我的一个朋友,做大区经理,因为公司是一个新进入中国市场的公司,同样的大区经理职位,他们和成熟的外资公司的经理工资有差别。

他的同事有的因为高工资而离开。但他却一直留在公司里。出走的同事都后悔。为什么呢。因为这样一个地方诸候的职位并不好找。有的人离开后到别的公司,看似升去总公司,但是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那些人天天在董事长眼皮底下工作,深觉压抑,动辄得咎,怨言满腹。那像他天高皇帝远,顶多一个月回总公司一趟报告工作而已。而且由于他的业务是公司里最好的,回公司汇报工作,压抑的只会是别区的经理,不是他。

一个人这一辈子过得好与不好,有的时候也要有客观理性的头脑,不能总是觉得地球应该围着自己转。总是觉得提拔上去的那个人浑身都是缺点,自己样样都比他强却没有被提拔,所以就心怀怨意,叫嚷着要走行贿的道路,大道走不通了,要剑走偏锋,让自己人生过得更好。特别是有些人事后诸葛亮。

比如说现在天天为之叫屈的西路军,那领导人的光辉形象已经被描绘得圣光环绕,对的是他,委曲求全的是他,反正错的就是太祖。

俺就想问一句:既然你是如此的有能力,怎么当初没有勇敢的站上太祖站的那个位置,那个悬赏十万银圆买太祖人头的位置呢?跟日本军国主义,跟委员长拼到底呢?事后,革命成功了,再说自己如何如何的伟大正确,有什么用?

这只能说两件事:一,你有能力,可你在红军已陷入绝境之时当了缩头乌龟。二,你并没有力挽乾坤的能力,那你嚷嚷什么呢。总之,不管一个人有多少本领,能力,在命运需要时,能勇敢站出来承担命运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强者。其实建国后,喜欢嚷嚷的那些右派们,大抵脱不出这两条规律。现在的JY亦是如此。

你真的比提拔上去的那个人更有能力吗?要想一想。

你真的能靠行贿过上更好的生活吗?更要想一想啊。

别看人天天叫嚷着要走偏门,走黑道,但是你真的走了这一步,有多少人真的可以做到做坏事之后还能堂堂正正生活的?忧国忧民者可能早逝,但你能保证做坏事者就一定能长命百岁?就保证你不会白夜见鬼,心慌意乱?精神恍惚,走路倒退?

如果你说有啊,像严嵩就高寿啊。那好吧,你要有严嵩的本事,那你就做吧,反正除了嘉靖也没人治得住你了。但是我也有个假设:如果严嵩做个好人,也许还能活到一百岁呢。谁能说好人就没有活过一百岁的?

最后还是说一下那位南区经理的朋友吧。

曾经他们总公司有过动荡期,有人还推荐他做中国区经理,虽然是新公司,但这个名字叫出来还是蛮有吸引力的,工资的差距也还是比较吸引。可惜他们公司在上海,如果他接任这个位置,必须孤身上任。曾经一起探讨过这个问题。

问:你愿意过那种在董事长眼皮底下工作的日子?

答案否定了。还是一方诸侯自由。

问:你家人愿意你抛妻弃子往外跑?你老爹老妈从外地过来定居,就是为了团聚,结果你又走了,这不和两地分居一样?还有啊,你去上海,最多只有周六,日可以回来,如果飞机误点,可能一天都在回家的路途中,你不烦?时间长了,谁都烦,你可能干脆不回家了。到时,你家人怨不怨?你现在在这里,钱是少一些,但也足够你每周出去踢踢球,爬爬山,看看花,泡泡温泉,做做爱。到了上海,做什么?

答:做什么,可能要累得连睡两天大觉吧,我也知道以前那位老顶很辛苦的。

最后,还是决定安守南区。

朋友说:其实有个最重要的原因你没说。

什么原因?

你还记得吧,有一次我喝高了,问过你们的。

草,你还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大笑而散。

当初这位喝高了之后问过一句话:中国还有多少男人像他这样,结婚十年了,还天天想跟老婆做爱的?

这位的一大理想,就是带老婆走遍全国各地,再走遍世界各地,做爱做的事儿。如果两边分居,非但理想不能达成,说不定就要接到通知书了。

人这一辈子,过问心无愧的生活最重要了。

人这一辈子,过舒适安康的生活最幸福了。

生活的内容很丰富的,钱不过是其中之一项而已。


  • 本帖 6 回复
通宝推:strain2,特里托格内亚,hnlhl,灰灵,赵沐浴,北溟客,自由自在的游泳,大问号,千岭,红茶,我来也,duanjian,善良的恶霸地主,西行的风,
最后于2011-05-09 01:51:58改,共1次;
2011-05-09 00:50:4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