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略谈文革 -- 史文恭

2011-07-02 15:51:10
kleinenicht
还是邓小平史观,还是缺乏常识,还是不愿意面对现实

还是邓小平史观,还是缺乏常识,还是不愿意面对现实

史文恭的帖子点了我的名,来而不往非礼也,那么我就接着讨论史文恭的想象派历史学。

通篇看下来,史文恭依然是邓小平史观,依然缺乏常识,依然不愿意面对现实

====

史文恭总喜欢摆出我一幅水平搞出你们一大截子,都懒得跟你们辩论的样子,所以总是喜欢来一句“只能是苦笑了”,而且这个苦笑我印象中史文恭用过好多次了。

不过,你史文恭要是真想知道 真正的水平搞出你们一大截子,都懒得跟你辩论的样子,你看看 雪里蕻 你就知道了,而不用再三的告诉大家伙你在“苦笑了”,大家伙有兴趣看你苦笑吗?呵呵。

你看完雪里蕻的帖子有跟他辩论的想法吗?啊,老老实实的跟大家伙说一下,是不是觉得只有看的份,发言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了?呵呵。

而我看完你的帖子我总是有圈起袖子的冲动,砍瓜切菜的买卖,不爽白不爽!

我这么说绝对是好意,老看着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装模作样,我有点腻味,大家想必也有同感。

====

史文恭头一部分就点上我的帖子了,关键句如下:

“周公当然会“全力支持和积极参加文革”的,-----但尘埃落定之后呢?”

颇有点娜娜出走之后怎么办的意思。

史文恭采取的是退一步进两步的办法,先承认你说这部分是对的,但是再往下呢?

史文恭的意思无非是你看,周总理后来在文革中也被整被批判了,那还能算“全力支持和积极参加文革”吗?你没话说了吧。

这就是我说的史文恭没有常识的地方。

你这个说法一看就是那种毫无社会历练,没有在社会上做过什么事情的小知识分子的认识。

你史文恭看来,一个人参加一项事业,自始至终都要顺风顺水,要是一有挫折逆境就不要再全力支持和积极参加了。如果是被这项事业的同事们们排挤整肃,那简直就要拂袖而去,回家抱孩子去了,还理他个鸟人呢。

这要求倒是合情,但是不合理啊,你想的可是一番事业啊,不仅仅是你的那点小小的自以为是啊。

你史文恭不懂得做一件事情,要努力付出隐忍等待,要经过种种的艰难险阻,也许才略有所成。顺风顺水,一蹴而就的事情,很少很少,

而这种艰难险阻可不仅仅是你的对手和敌人,相当多的恰恰是你的同事你的战友啊,你痛苦吗?痛苦!

你怎么办,老子不干了?史文恭选择的肯定是不干了,所以成了史文恭。

稍有社会历练的人,你要告诉他碰到这种事情你要拂袖而去,再也不理那帮鸟人的的话,他肯定笑死了,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简直家常便饭啊。

更 何况周总理是一位无产阶级革命家,是那个伟大时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们那一代人的意志和见识是我们不可想象的,他们遇到的艰难险阻和残酷,也是我们不可 想象的,那更是史文恭不可想象的。你拿你那居家过日子的概念去套伟大人物在伟大时代的胸怀志向和历练,可笑那是必然的。

====

另外,周总理在文革中可不是不整人的,而是大整特整,下面到了再讲。

====

说了这么空对空,史文恭肯定理解不了,我们就结合毛主席周总理谈谈。

我说文革前周总理“全力支持和积极参加”了中国革命,这个你史文恭肯定是赞同的。

可是你史文恭应该知道,周总理在南方局之后到延安也是被猛烈批判的,五十年代底为了大跃进也是被猛烈批判的,照你史文恭的理解,是不是周总理就不再“全力支持和积极参加”了中国革命呢?

说毛主席的一生“全力支持和积极参加”了中国革命,这个你史文恭肯定是赞同的。

可 是你史文恭应该知道,毛主席也有走麦城鬼都不上门的时候,有被陈毅夺权的时候,有被朱德排挤的时候吧,有被周总理讽刺挖苦的时候,也有差点留在苏区性命不 保的时候,即使到了延安也有被冷落的时候,就是到了建国后,也发展到了在会议上刘少奇被抢白的时候,在公开场合被刘少奇点名侮辱的时候,照你史文恭的理 解,是不是毛主席就不再“全力支持和积极参加”了中国革命呢?

举了这么大例子,史文恭你能够理解吗?

====

然后史文恭又说了些题外话,一个是他为什么不直接回帖,一个是吹嘘他对史料的占有。

====

史文恭说他是最近才不回帖的,这个我也同意是事实,但是原因就不是他自己所说的他的是根据事实来的符合逻辑的推论,而别人的不是。

事实是他的所谓的根据事实来的符合逻辑的推论经常被人驳得哑口无言,哑口无言到什么地步呢?

史文恭曾经被逼的说他学的语文跟别人学的语文不一样,他就能被驳到到这个地步,急不择言饥不择食到这个地步,这个跟跪地求饶是一样的吧,人家哪好意思接着驳呢。

当然从此史文恭就不再直接回复了,一个人不能总是说他学的语文不一样吧。

史文恭,你看上面这段描述是事实吗?呵呵。

====

至于史文恭一而再再而三吹嘘他的史料的占有,这种吹嘘总是让我震撼。一个人居然敢在西西河吹嘘自己史料的占有,这样的胆量我是没有的。西西河的高手太多了,吹嘘史料不被人拍死是人懒得理你。

到现在为止我没有看到史文恭有什么东西别人不知道的,所以我就很奇怪史文恭吹嘘的资本从何而来?

既然史文恭吹了,我也不能略过不提,我就稍微说两句,我也吹吹。

邱会作、李作鹏的书据说史文恭看了,那么吴法宪的你看了吗?你看的是什么版啊?我看的是原版纸质书,史文恭看的是网上扫描版吧,呵呵。

谈到周总理,你史文恭知道刘武生写的《周恩来晚年岁月》?另外一本你也一定看过,而且如果讨论周总理,是一定会提到,但是你就是不说?是因为你热爱周总理?要么你没看过?不可能吧,你史文恭不是很喜欢吹嘘自己的史料吗。

另 外,关于周总理的,既然你提到赵炜,连她的书你都提出来,为什么不说纪东的呢?纪东是谁你知道吗?纪东的书至少比赵炜的书史料价值高吧,虽然不厚,而且你 史文恭会看书的话,应该从这本书里看到许多不仅仅是和周总理相关的事情。你压根不知道这本书吧?这个不用到境外去买,特正面的一本书。

====

至于史文恭说要多看才能看的全面,这个我也同意。

但我奇怪的是史文恭为什么把这个当成不得了的诀窍呢?

说实话,我是不敢拿这个常识跟人讲的,显得自己多没见识啊,这也值得一说。

下面帖子里史文恭以为别人不知道而实际上关心的人都知道的事情还很多,所以也就很可笑了,我会一一指出。

史文恭说别人的帖子不是事实,是宣泄,问题是别人的帖子都是按照你的制定范围先驳事实,后驳结论的,你怎么只看到结论,不看事实呢?因为别人列举的事实让你无法反驳,只好忽略?所以你说你一般不直接回帖,是因为这个?

====

另外,既然你史文恭看了邱会作的回忆录,你应该知道,在江西苏区,周总理可是拍板杀了不少自己的同志的,你还热爱你最最敬爱的周总理吗?

我依然热爱,因为我知道没有完美的革命,失败永远多于成功,人间正道是沧桑!

====

下面史文恭就开始谈文革了,起句史文恭就亮出了的最拿手的缺乏常识。

关键句是下面这句:

“其次,在讨论文革的得失时,我们要知道,东哥发动文革的理论依据和实践,确实是不能用经济发展来评定的。为什么?因为东哥发动文革的初衷不是为了发展经济,而是为了“整走资派”,对所谓的“官僚阶级”的革命。-----因此,这是一场政治上的“社会革新”。””

这句话一把就把史文恭的无知给暴露了,最应该有常识的地方史文恭一下子没有了常识。

迄今为止,人类社会的发展,经济和政治是可以分开的吗?人们进行政治斗争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政治?

人类任何政治斗争反应的都是背后经济利益上的冲突,声称可以把政治和经济分开的,不是愚蠢就是骗子。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是兼而有之,那么史文恭是前者还是后者呢?

把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初衷仅仅归结为政治原因,而与经济割裂,无非是两个目的。一个是可以讲毛主席不懂经济吗,于是文革对经济发展造成了多大多大的损害,一个是可以把毛主席发动文革的初衷相当程度上归结为为了自己的权力斗争。

====

于是史文恭就意图把文革讨论的范围局限在政治范围:

“所以我们需要用政治的规律和标准来进行衡量。”

综上所述,史文恭这句话自然也就错了,但问题是证明这个错误也包括还有史文恭本人,史文恭在这篇帖子的最后再次不厌其烦的罗列了文革中“糟糕的”的经济数据吗?可见史文恭自己也不仅仅是用“用政治的规律和标准来进行衡量。”

====

史文恭对文革的描述用了二十点,大概是要显得自己要言不繁,但是我看是乱七八糟,要么你按局势发展写,要么你按时间点写,你两者都上,那就是一塌糊涂,要是要不起来,繁那是真繁。

我就取其大端,讲讲史文恭有哪些低级可笑的错误,有哪些为了邓小平史观而故意隐瞒和春秋笔法的地方。

====

史文恭一讲吗,好像文革是毛主席先动的手。

文革的开始是刘邓工作组对学生和老师的残酷镇压开场的,王光美啊贺鹏飞啊刘涛啊,这都是跳到前台镇压学生的。

毛主席支持学生是对这种残酷镇压的反击,没有刘邓对师生的残酷镇压在前,毛主席不可能这么一呼百应,一下子把刘邓拿下。

====

然后学生就分裂了,高干子弟啊组织联动,反对毛主席江青和中央文革。高潮就是直接冲击中南海,要揪斗周总理。那个江青的保卫周总理的讲话就是说这个的。

同时就在北京赤裸裸的杀人,杀了有上千人,比较有名的是邓小平的女儿邓榕领导的师大女附中把校长卞仲耘给打死了。

====

对官僚集团的打倒也进入高潮,但也不是都打倒,真打倒了,吃什么啊!

史文恭搞笑的地方是为了把周总理摘出来,可以把官僚阶级和周总理的行政系统分开,说的好像周总理的行政系统不是“官僚阶级”似的,那么请教史文恭这个周总理的行政系统 和“官僚阶级”怎么区分的?

呵呵,史文恭,真难为你,很有党史二卷的风采吗!

====

然后史文恭为了建立邓小平史观,把文革初期的军队说的跟中央文革亲密无间似的,胡说八道。

毛主席一开始是地方军队一起搞文革,军队并不热心,才有军委八条。但是毛主席并没就此放弃,但是军队不是地方,军队有枪啊,强烈反扑。

720百万雄师的造反派冲击到毛主席的卧室,冲击到毛主席本人面前,这是什么性质的冲击,带刀冲到养心殿,这是满门抄斩诛连九族的大罪。

军队的胆子就有这么大,对你老毛刺刀要见红!

武汉军区说他们不知道毛主席住在里面,你当毛主席是傻子啊,

毛主席对军队的态度至此软化,不再要求军队跟地方一致。

史文恭你在这里是装样!

====

至于说把文革初期的发动力量青年学生们被遣送到边疆和农村,因此说这些人是棋子,也是胡说。文革前,和文革初期之后的到农村去的是什么?他们总不是棋子吧,这举措可都是一样的呢?

到边疆和农村去不过是毛主席教育思想的一贯体现而已。

再说了,很多下乡是有年限的,到时间就回来,跟现在是下厂实践一年是一样的。

这个你史文恭是不知道的。

====

而官僚系统对文革的反弹早在913之前,抓516分子就开始大规模对造反派进行反扑,大整特整,周总理是其中的重要角色。

这个史文恭你是不知道的。

====

庐山会议中“在一时之间,整个中央全会几乎被他们蒙蔽,”,又是蒙蔽,史文恭又是胡说八道。

林彪攻击张春桥,大家伙跟着攻击可不是被蒙蔽,你史文恭怎么总喜欢说被蒙蔽呢,高级干部有几个被蒙蔽的?太邓小平史观了吧。

事实是林彪攻击张春桥是干柴烈火,那个当权派会喜欢中央文革啊,说不定下次被夺权就是自己了,林彪愿意出头,求之不得。

史文恭怎么总喜欢把别人当傻子呢?

====

“但组织者是乳臭未干的林立果”,又是邓小平史观,林彪是什么人,货真价实的元帅啊,这么性命交关的事情交给林立果组织,他有这么傻吗?

“可耻的死在国境线的外面。”,算了吧,咱们讨论历史能不能不要这么煽情,一煽情给人感觉就是非要人鼓掌似的。

再说了,改革开放三十年邓小平们对外可耻的事情还少啊!你史文恭气愤吗?

====

913当然是洋相了,我在前一个相关的帖子也讲了,但是我也讲到,周总理也是这洋相的一部分,这是史文恭竭力回避的地方,否则邓小平史观站不住脚啊。

====

史文恭,你能不能不要打那么多括号,你说的事情大家伙都知道,西西河的人有你想的这么无知吗?

(并摔死。)了,(外罩大衣)了,(老革命)了,毫无意义啊!

照你这么写,(外罩大衣)应该写成(外罩大衣,生着火盆),光穿大衣哪够啊。

====

至于毛主席出席陈毅的追悼会,说他是“醒悟”那简直是天下第一大笑话,说他醒悟,那他一定是给蒙蔽了吗?你史文恭能告诉我们毛主席被谁蒙蔽了?怎么蒙蔽了?

一方面史文恭不厌其烦的把脏活都推给毛主席,毛主席无所不能啊,一方面,史文恭又说毛主席给蒙蔽了,那责任就不是毛主席了吗,啊,史文恭。

史文恭的言下之意,毛主席这回站到我们这边来了,那连毛主席都跟你们混了,那对立面是谁啊?呵呵。

你要说一个中低层干部醒悟了,说的过去,他原来跟着人跑,跑错了,醒悟了。

毛主席自己发动了文化大革命,他从来就是让别人跟着他跑的,他需要醒悟啊?这史文恭用惯了邓小平史观的词汇,最后居然用到毛主席头上了,真是太岁爷上动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

“他和现在那些热情的崇拜者不同。他知道林彪事件对他的政治威望和他的文革意味着什么”

你能告诉我西西河里哪些崇拜者不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吗?

怎么老以为别人无知,自己到处都是括号,破折号。

====

“在东哥旁边,真正有实力的接班人,只有周公一人了。”

周总理有实力,但是说他是接班人,你能给出处吗?

无论是从毛主席的角度还是周总理自己的角度,我不认为周总理跟接班人这个事情挂的上钩。

====

邓小平 (当然,他的孩子受到了残酷的迫害)

至于史文恭要用括号特别提到邓小平的子女被残酷迫害,无非是要博取大家伙的同情,这个做派有点廉价啊。

但是这个廉价的做派也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夸大其词本末倒置,一个是掩盖血债。

最惨的是邓朴方吧,摔瘫痪了。问题是是他自己从关押的房间自己爬水管甩下去的,不是谁把他摔下去的。然后聂元梓立马把他送医院了。

聂元梓还没死呢。

为什么关押他呢?我还真不知道,但是考虑到文革初期高干子弟对学生和老师的迫害,未必不是报复。

史文恭,你能告诉大家伙,为什么把邓朴方关起来吗?他之前做了什么?你的史料呢?

邓榕吗自己讲,红卫兵来抄家,她灵机一动,坐在地上哭,于是红卫兵只好走了,邓榕这么夸红卫兵,我都觉得人红卫兵一定挺不好意思的。

反过来,邓小平家的子女对老百姓那简直灭绝人性,打死校长的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头目就是邓榕,结果到现在邓榕到现在在自己的履历中都不愿意提师大女附中,她也要脸啊。

邓小平家的子女对北京的老百姓是欠有血债的,史文恭可以装样不提,那些被打死的人的家属是不会忘记,他们现在很多还住在北京呢。

至于文革后邓小平家接受香港资本家的贿赂,再接受加拿大政府的隐形贿赂,给邓朴方治病,然后邓朴方再假公济私,给那个给他看病的加拿大医生无数的好处,我都懒得说了,这个史文恭是死活不会说的。改革开放就是好来就是好!

====

(这解释一点,为什么邓公起复后,不是干他的总书记,而是出掌总参谋长。)

史文恭提到邓小平复出的职位以显示自己的深刻洞察,那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笑话。

邓小平复出是三个职位而不是一个职位,这个史文恭是故意不告诉大家的。

是第一副总理、党的副主席、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我不知道史文恭怎么解释另外两个职位,是不是党政系统也出现权力真空了,那置毛主席周总理于何地,都让给你邓小平接班啊,呵呵。

至于邓小平为什么没有恢复总书记的职位?

史文恭又开始神神秘秘了,觉得其中毛主席必有极其深不可测的打算在里面,但是史文恭不知道的是那时候中央书记处实际上已经被撤销了,当然也就没有总书记这个职位了,毛主席也难为无米之炊啊,是不是啊史文恭!

哈利波特系列的第一字连起来念是什么来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

====

“政治局在东哥的指示下,对周公进行严厉的批判和“斗争”,-----用根本难以成立的理由。”

史文恭,你难道忘记怎么用中文的表达法了吗?

“政治局在东哥的指示下,用根本难以成立的理由对周公进行严厉的批判和“斗争””

你就是不说这个理由是什么!

既然不成立,干嘛不亮出来让大家好批判批判?

就是指责周总理对美谈判右倾。

你是觉得这个让周总理很丢人吗?不符合实际吗?

周总理不是完人,他对西方确实总是抱着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这不是什么新鲜事。

日内瓦协议,我们吃了多大的亏,不就是以为西方人签了协议会遵守的吗?结果人翻脸就不认账。

后来越南人总跟饿鬼似的跟中国要援助不就是因为这个吗!

而且邓小平也是积极参与了对周总理的批判,史文恭是不知道的。

====

四届人大“组阁”事件。

党安排职务本来就是协商考虑的,到今天也是如此,大家伙凑在一起,先提再议。

无非是四人帮要几个位置,问题是四人帮是党员,是政治局委员,为什么他们不能要几个位置,他怎么就疯狂了?

你史文恭讨论历史的时候怎么总是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四人帮怎么就低人一等了?

邓小平后来报复四人帮,审理四人帮的时候,第一遍审理的时候就是拿四届人大“组阁”事件做罪状,结果国际一片哗然,这个不违反党纪国法啊,邓小平只好收回来,用你史文恭的习惯用法,邓小平史观遭到了可耻的失败。

====

“华国锋是...中央政治局会议的主持人和最后决策人,那么,他首倡并组织的抓捕四人帮是否是“军事政变”呢?”

既然华国锋是主持人和最后决策人,那你总得开个政治局会议,先让大家伙讨论抓捕四人帮,大家伙同意了,你再动手吗?

当然,考虑到政治局里也有四人帮,这个难度高了一点点。既然要克服这个难度,就别在乎是否是“军事政变”了吗,甘蔗哪有两头甜。

====

“但这一次,人民还自发去买三公一母的螃蟹”

我都懒得驳你!

====

然后,当然史文恭就端出了他对文革的评价了,史文恭的结论一般都是反问句,他大概觉得这样比较有力。这是他一贯的作风,错误满篇,但是自觉结论正确,我甘拜下风。

====

“而这样一个频繁而残酷的权力斗争,能否带来一个可以带动国家平稳发展的政治局面?”

这个史文恭自以为抓住了要害,其实简直不值一驳。

从大的讲,从鸦片战争到人民共和国的建立,这一百年来权力斗争频繁吗残酷吗?“带来一个可以带动国家平稳发展的政治局面?”了吗?呵呵。

史文恭大概会说,我所说的是国家建立后党内斗争。

那么从邓小平上台到春夏之交的那场风波,也有十年了吧,权力斗争不频繁?连换了两个总书记,搞到88要亡党亡国的地步了,文革权力斗争再频繁也没闹到亡党亡国啊,哪个损害更大?

这十年权力党内斗争不残酷?残酷到了出动了十个野战军在人民共和国的首都杀人,这种残酷在我党我军的历史上是空前的,对我党我军的名誉的打击是摧毁性的,人民解放军再说人民子弟兵总要打个折扣的,这个折扣就是邓小平造成的。

这么频繁的这么残酷的权力斗争之后呢?然后就是东风吹来满眼春,这之后的二十年史文恭一定会认为是“国家平稳发展的政治局面”的,呵呵。

【题外:

同样是天安门,同样是对当权者的示威,马小六的民兵用棍棒就解决了的事情,邓小平要十个野战军在人民共和国的首都杀人来解决,这水平差的不一般啊,这就是邓小平的丰功伟绩。

但我始终认为,人民解放军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人民解放军仍然是人民子弟兵,责任在邓小平自己。

邓 小平为了便于自己垂帘听政,放任自己的小团伙胡赵万在前台胡作非为十年,最后酿成大难,不得不借助人民解放军的崇高威望依靠流血来避免国家和党的崩溃,是 玷污了解放军的一世英名,用极大的代价换取了极小的利益,而邓小平到死斗不承认自己的责任,总是把责推给别人,这也是他一贯的作风。

不过我得承认,这次的残酷落在党内官老爷的身上的不多,赵紫阳不过是软禁,待遇不会差,万里还有李锐那些人都过的依然活蹦乱跳。这次的残酷落在了老百姓的身上,所以在史文恭看来不那么残酷。

在我看来恰恰相反,党内斗的死去活来没关系,这样你们这些官老爷在老百姓面前就不会这么飞扬跋扈了,一想到文革时可以吧省委书记挂牌游行我就高兴,史文恭不是问文革时老百姓意气风发吗?那是肯定的,仅仅这么想象一下就意气风发了。

====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初衷是没有用的。显然...当初挑选着两位的初衷同样是好的。”

这话也可以用在邓小平身上啊,呵呵,而且邓小平自己挑选的接班人差点搞得亡党亡国,这个毛主席比不了。

====

“只有幼稚的人们才会相信,所谓的质朴的劳动人民是不爱权力的”

共产党忙了这么年,付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就是为了让老百姓掌权,老百姓觉醒了,要掌权,在你史文恭眼里就这么恨啊!

现在走资派掌权,老百姓被压的屁都放不出来,你史文恭就很爽是吧。

====

“邓公从大政治家的眼光出发,坚决要求在这个《历史决议》里保护...的威望。”

史文恭,这里你要搞搞清楚,是谁保护谁啊!

好,史文恭,你邓小平不保护毛主席,把毛主席批倒批臭,我看你邓小平的共产党能混几天!立马垮台!

你邓小平能坐稳中军帐靠的是毛主席的旗帜啊!

你史文恭把谁吃谁的饭都能搞反了,还洋洋得意了!

就是到今天,共产党的法统也是来自毛泽东!

偏房做了正房也就算了,居然还有脸说正房靠的偏房!搞笑死了!

====

虽然前面史文恭自己说的要用政治的标准来衡量文革,不过写到后来,大约史文恭自己都觉得自己政治方面的论述力度不够,所以只好出尔反尔,自己违背自己提出的标准,又开始谈经济了。

“经过所谓“辉煌的文革十年”后,不得温饱的人口还占总人口的20%以上。”

“顺便提一下,到1984年,李先念国家主席就宣布,中国已经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

“无论你用什么名词,我都不会认为一个国家30年建设后还让20%的人口不得温饱的制度是令人羡慕的。”

一方面,史文恭要拿材料砸人,另一方面又要 无论你用什么名词,这个跟邓小平的不争论是一个意思,只能听他的。

物质的生产社会的发展是有客观规律的,怎么能 无论你用什么名词呢?

史文恭用无论你用什么名词的时候,我就看到一个小孩躺在地上打滚,就要吃就要吃,管你这个当爹的怎么赚钱。

理由当然正当,说来也是辛酸,可是这赚钱的客观规律没办法跨越啊。

史文恭要说是顺便提,那肯定不是顺便提,不给改革开放唱赞歌,那算完吗。

史文恭言下之意是改革开放解决了温饱问题,联产承包吗,这个是邓小平史观的典型结论了。

还有那个小岗村吗,呵呵!又是一个骗子吧。

====

温饱当然好,但是温要布匹,饱要粮食,你史文恭是不是觉得这两样东西是可以从天上掉下来的?

布匹也好粮食也好,一说就是水利化肥种子土地,这四样的建立不要时间啊?不要投入啊?

种子化肥都是七十年代末建立完成的,水利土地文革十年就没停过。

穿衣的解决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大化工厂的引进和建立,这也是在文革中完成的。

水利,文革修的比改开三十年修的多的多,90年代以后年年都有的百年不遇的大洪水那也是改革开放的伟大奇迹啊。

这些都需要劳动力,技术人员,要材料,还要时间。技术人员要建立大学中专,材料要建工厂,工厂本身还需要建工业母机的工厂。

烦不烦啊?烦!但是你躲得过去吗?这不需要时间啊!

而培育一种种子要多长时间,史文恭你知道吗?是不是你史文恭一亮 无论你用什么名词 这个法宝,它就变出来了?

育种这些需要条件的,文革中,到海南,到东北,需要就去,全国大协作育种,你现在改开三十年了农业科技你投入了多少?还不如文革呢。

这文革十年是在闲着吗,就是在做这些事情啊,当然,史文恭一定会按照邓小平史观说这都是邓小平们顶着文革的错误路线干出来的,还是责任归别人,功劳归自己那一套。

袁隆平得到华国锋的大力支持,而且也就是在文革中才能够打破学术霸权的垄断,他一个中专老师才能有出头之地啊。

现在改革开放了,这么多年,袁隆平都不被所谓科学界承认,一个破院士还要朱镕基干预,朱镕基大概觉得这么拖下去实在是丢改革开放的人了吧。

当然史文恭肯定又以为别人不知道袁隆平问题挨整了,一定会煽情的拿出无数的材料证明袁隆平被整的多惨。

问题是袁隆平在文革的大部分时间是在专心致志做科研,现在改革开放三十年有这个条件吗?还不天天在那里拉帮结派写报告开会要钱,而且还得有这个资格,他袁隆平一个中专老师哪有这个资格啊,无非是穷的要死,出去想办法赚钱糊口罢了。

再说了,改开前二十年要钱都要不到,饿死去!

这些事实一向以史料自诩的史文恭怎么就不知道了呢?

至于中间两弹一星,抗美抗苏打印度我都懒的提,吃饭穿衣跟史文恭都要解释半天,跟你解释这些高级货还不不把铁手的服务器给撑爆了。

====

然后史文恭又问了:

“为什么80%人口的年平均收入是另外20%的人口的十分之一呢?”

史文恭对史料的处理一个是根据需要来,不需要的看不见,二个对史料的理解不懂得去寻找来龙去脉,就是罗列,罗列完了,两手一摊,你看你看,这就是他对史料的解释。

之所以出现工人农民收入的巨大差异是有两个原因的,一个是工农业生产的性质,一个是国家的政策。

工农业的性质决定了农业的生产效率跟工业压根没法比,自然农业人口的收入跟工业人口没法比。

所以国家要大力工业化。解决农业人口收入低的办法发展农业本身固然重要,但解决根本问题还是工业化。文革结束,工业化满打满算三十年吧,中国已经拥有几千万产业工人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你还要怎样,你史文恭总是用神的标准要求毛主席,虽然你总是严禁别人把毛主席看成神。

而改开三十年了,这农业人口的收入仍然比工业人口低得多,这还得把农业人口搞工业赚的钱算里面,那么史文恭为什么不问问改开三十年怎么依然如此呢?

第 二个就是国家政策了,因为国家的原始积累就是从农民身上来的,中国没办法去侵略和掠夺别人,只好剥削自己,就是农民,工农剪刀差吗。毛主席和梁漱溟的关于 农民的大仁政和小仁政的争论你史文恭知道吗?你不是史料很充分的吗?毛主席讲的清清楚楚,我们施行的是大仁政,就是用农业积累发展工业,工业反过来回馈农 业。

你史文恭不是一向以史料自诩的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怎么在作出这样的加了粗体字的反问的时候,不知道对这些问题稍微考虑一下为什么呢?全部推给文革?这文革也得承载的起啊!

====

史文恭说文革时收入不公平,改革开放就笑了。

现在最有钱的几百亿吧,穷的身无分文,现在更不公平了吧。你史文恭气愤吗?

====

“他们是否像现在拿着概念叫嚷的孩子们所想象的那么幸福呢?”

史文恭说别人拿着概念叫唤,大家伙是不是都在忍住不笑?

你史文恭自己回头看看,自己对文革的描述,简直就是从哪个中学课本里抄下来的,什么蒙蔽啊,可耻啊,疯狂啊!诸如此类!

你这样子描述历史,还有人信吗?!

====

史文恭找不到答案的时候,文革毛主席就是答案!什么叫邓小平史观,这就是邓小平史观!

写这些东西是相当的繁琐,但是为了帮助史文恭这样的邓小平史观受害者,我是不厌其烦的。也算是为人民服务吧。

关键词(Tags): #文革(说了就走)通宝推:大胖子,p47109,左右采荇菜,衣香楚楚,ccceee,庄汀2,挑刀代,鹦鹉螺,TKwang,farrish,Rusher,逍遥清风V5,小肉包,pendagun,一页书,newrool,于是,流水寒,otto,脚歪不怕鞋正,strain2,明心灵竹,zen,hattie,盲人摸象,红松塔,叶入林,会飞的人,惟望汉威远,乡下大西瓜,shyukyo,caoban,bluestarry,隹子火,笑柄,anniwo,风潇潇007,洛水清,高粱,乌贼捕鱼,回归,安居,小楼春雨,扯学会,西门飘飘,脚比脸白,潇湘夜语,霍去病,acton,山药糕,楚庄王,坐言起行,呆头呆脑,喝点红茶上会网,可梦之,侧翼,梓童,一鸿,王不留行,天涯无,avalon,清风居士,田雨,twlk,穷贱忙人,寒冷未必在冬天,老沛,麦高爱麻球,白浪滔天,aaa313,日月光,云中飞,喵咪呜,醉中逃禅,大司农,aiyoho,冰冻三尺,联储主席,沧海笑一声,李寒秋,mailsina,东方青木,蜜饯,hljfzy,王铁墩,李夏禾,bldc,cnburns,岳阳,独立寒秋HK,ctrlz,石头布,pads,富柜,发了胖的罗密欧,天涯睡客,大汉铁骑,看山,pattern,立金洪海亮,wlwl12,葡萄干,南山梦,白玉老虎,紫色月亮,深圳呆子,注册之后,sasakio,不懂怪怪,大伊万,扬子鳄,红金龙,bigwolf,龙骑兵,大高个子,何恤之,星光,黄金狮子,宁静致远,双虎,十里铺,梦涛,云河山,踢细胞,邻居大哥,小乌龙,fhqiolj,价值为零,清徽,偶卖糕的,再闻鸡起舞,漠北以北,韦红雪,stpaladin,少说几句,Bmlf,fisherx,破鱼,成长中的小象,心在流浪,fighterbruno,海纳,清风咋地,黑山老妖,西安笨老虎,box,星河,xyzoem,向前向前,纳米小洞儿,南方老鱼,ifuleu,隔路山贼,88BaBa,阴霾信仰,河中石兽,人在旅途,黑夜眼,肖羽,米爹,不锈钢剃刀,zuxia,天湖,李根,heweilx,盼盼到家,柳色青青,铸剑,ivy1209,知行合一,陶陶,迷途笨狼,大厨,起于青萍之末,程不悔,乡谊,别来无样,戴口罩的画眉,左手拈花,从林法则,无聊中,飞影,分瓜,老老狐狸,南泉,西瓜子,游·鱼之乐,胡乱三刀,jxl,高野谪客,非闲人,搁浅的船,eikomh,春天的小鱼,gb0088,爱吃吐司,东土如来,昆仑山上一棵草,ddt6060,hyxu200,ljsqt,回旋镖,比翼鸟,威武,本因坊幻庵,年青是福,sirsun,达雅,物格修齐,readerg,水立方,横断山,金台夕照,马哥,大井故事,换了人间,行者无疆,特里托格内亚,hwd99,cococal,莲塘花溪,子玉,
帖:3483120 复 348201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