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春秋左传注读后03人人都歌唱的时代 上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4 阅 2706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7-19 02:31:36
3501825 复 3501823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38390`18932`708153`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春秋左传注读后03人人都歌唱的时代 下 40

4、妇女们

春秋时,妇女已经处于从属地位,但还是有很多杰出的妇女,在很多方面有杰出的成就,在诗歌方面也是如此。在《左传》中共提到三次妇女唱歌(赋诗)的事,其中有两次唱的歌词(诗)还是唱歌的妇女自己创作的。

公元前七二二年(鲁隐公元年),郑庄公的母亲姜氏因为支持郑庄公的弟弟共叔段造反,被郑庄公软禁在城颍,当时郑庄公发誓,不到黄泉就不会再见姜氏,意思是说只有死后才会再见姜氏。后来郑庄公后悔了,就接受了颍考叔的建议,先把庄氏放在一个挖出了地下水的地洞里,再把她接出来,算是满足了黄泉相见的誓言。(当时的老百姓大多还住在半地穴式的房子里,当时的贵族也经常挖地下室自用,不过当然都不会挖出水来,就不知这个挖出地下水来的洞和井有多大区别。)当郑庄公进地洞时,先唱了一句(公入而赋):“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而姜氏出来接着唱道(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于是两个人算是和好了。(《隐元年传》(p 0014)(01010406))

这一次唱歌(赋诗)是《左传》中第一次提到赋诗,但这两人赋的诗都是现场创作的,最终也没有收入《诗经》之中,也许是编辑《诗经》的人对此二人的行为不以为然吧。

公元前六六〇年(鲁闵公二年)时候,卫国的国君卫懿公荒淫无道,狄人趁机进攻卫国,打败了卫国军队,灭了卫国。卫国的邻国宋国国君宋桓公的夫人出自卫国,于是宋国派军队收集了剩余的几千卫国人,在曹国的地方重建卫国,立宋桓公夫人的同父同母哥哥,也是卫懿公的一个异父同母弟弟“申”为卫戴公。卫戴公另一个已出嫁的同父同母妹妹许穆夫人也赶到了现场。许国是小国,许国人并不赞成许穆夫人帮卫国复国,许穆夫人于是作了一首诗歌,抒发了她忧伤的情怀。(许穆夫人赋《载驰》。)这首诗歌共有五章,歌词是:“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尔不臧,我思不远。”“既不我嘉,不能旋济?视尔不臧,我思不閟。”“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许人尤之,众稚且狂。”“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大夫君子,无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这首诗歌的首章是说路途的辛苦,二三章是说许国人不支持她的行动,第四章是说我有我的抱负,许国人的指责毫无道理,卒章是说只有大国才能帮助卫国复国,与其在许国空谈,不如我到现场去想办法。许穆夫人本来就喜欢齐国,于是向齐国求救,齐国就派公子无亏率领一支军队来帮忙,其实公子无亏的老婆就是一位卫姬。卫戴公很快就死了,继承他的是在齐国避难的卫文公,这位卫文公和卫戴公、宋桓公夫人、许穆夫人等都是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这样,在齐国的帮助下,卫国终于恢复了。许穆夫人这首歌后来还收入了《诗经》,就是《鄘风载驰》。(《闵二年传》(p 0266)(04020502))

公元前五八二年(鲁成公九年)夏天,鲁国国君鲁成公的姊妹伯姬嫁给了宋国国君宋共公,伯姬出嫁是由鲁国的执政大臣季文子(季孙行父)送去的。季文子回来以后,鲁成公马上召他来,设宴慰劳他,伯姬的母亲穆姜也在邻房听着。于是季文子就在宴会上唱了《大雅韩奕五章》:“蹶父孔武,靡国不到。为韩姞相攸,莫如韩乐。孔乐韩土,川泽訏訏,鲂鱮甫甫,麀鹿噳噳,有熊有罴,有猫有虎。庆既令居,韩姞燕誉。”《韩奕》这首诗是歌颂韩侯的,在这首诗的第四章里提到,韩侯娶了蹶父的女儿,而这第五章前半部分唱的就是蹶父选婿的过程:当初,蹶父走遍各国,为女儿选了韩国这个好婆家。然后第五章的后半部分就唱的是蹶父女儿的婚后生活:韩国土地广大,物产丰富,蹶父的女儿与韩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季文子实际上是在汇报伯姬出嫁的情况。听了这些,在邻房的伯姬的母亲穆姜才放了心,她忍不住跑了出来,向季文子反复行礼拜谢,说道:“有劳大夫了,感谢您代表我们鲁国的先君和嗣君,周到的完成了这次送伯姬出嫁的使命,我这个未亡人也受到了您的恩惠,我代表我们的先君再次感谢您的辛劳。”(穆姜出于房,再拜,曰:“大夫勤辱,不忘先君,以及嗣(sì)君,施及未亡人,先君犹有望也。敢拜大夫之重(zhòng任)勤。”)然后,穆姜还唱了《邶风绿衣卒章》:“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据高亨先生的解释,《绿衣》是一首悼念亡妻的诗,诗中的“古人(或者是故人?)”是指亡妻,作者面对寒风,衣衫尚单,不禁想起亡妻。(《诗经今注》 高亨 注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9.5 p 36)(让我想起了李商隐的诗:“剑外从军远,无家与寄衣。散关三尺雪,还梦旧鸳机。”)不过穆姜可不是这意思,她是用最后两句“我思古人,实获我心!”来夸奖季文子赋诗赋得好,满足了她急欲了解女儿情况的需求,有古人之风(这里古人是我们今天一般说古人的意思,穆姜篡改了作诗者的原意),穆姜以此来再次表示感谢。唱完了,她就回房了。(又赋《绿衣》之卒章而入。)(《成九年传》(p 0843)(08090501))

由于母亲对女儿的思念,穆姜打破了常规,自己出来在国君招待大臣的宴会上向这位大臣拜谢,还选择了恰当的诗答赋,说明当时贵族妇女也很熟悉那些常用的诗歌,当然穆姜也不是一般人,在当时的贵族妇女中是有名的聪明人。

在《国语鲁语下》中也记述了一个妇女唱歌的故事,也是唱的《绿衣》。当时鲁国的大夫公父文伯长大了,他母亲想为他娶妻,于是设宴招待大管家,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为大管家唱了《绿衣》,不过是唱的《绿衣》的第三章:“绿兮丝兮,女(汝)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原意是说,我绿丝的衣裳,还是你做的那件;当初有了你呀,我才能不犯错误。(主要根据高亨先生的解释,“古人”也是指亡妻。《诗经今注》 高亨 注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9.5 p 36)大管家下来之后马上就开始张罗公父文伯的婚姻之事,因为他听出了老太太的意思,是要找一个好媳妇,能在各方面替自己管好儿子。于是当时鲁国的乐师(往往也是诗歌的教师)师亥就评论说:“好!男女在一起吃饭,本不应该让家里的下人出席,谋划家族的大事,也只能与大管家商议。现在这位老夫人请了大管家来吃饭,虽然并没有与他交谈,但是(用诗歌)明白的表示出了自己的意向。本来诗歌就是用来交流意见的,但是要唱出来别人才能明白。今天这位老夫人用唱歌来实现自己的意图,真是得体呀。”(公父文伯之母欲室文伯,饗其宗老,而為賦《綠衣》之三章。老請守龜卜室之族。師亥聞之曰:“善哉!男女之饗,不及宗臣;宗室之謀,不過宗人。謀而不犯,微而昭矣。詩所以合意,歌所以詠詩也。今詩以合室,歌以詠之,度于法矣。”《鲁语下》15)这个例子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诗歌在当时社会交往中的作用,与《左传》的描述可以互相印证。

5、在享宴中

在《左传》中,赋诗,也就是唱歌的场面一共出现了三十三次,其中在享宴上赋诗的场景就有二十三次,宴席上是《左传》中最常见的赋诗的场合。下面介绍几个在享宴上赋诗的例子。

公元前六三七年(鲁僖公二十三年),晋公子重耳(后来的霸主晋文公)流亡到了秦国,有一天,秦国国君秦穆公要设宴款待他,去之前,他的随从子犯(狐偃)说:“我的文采不如赵衰,这次请让赵衰跟着您。”(子犯曰:“吾不如衰之文也,请使衰从。”)在宴席上,重耳唱了:“沔彼流水,朝宗于海。鴥彼飞隼,载飞载止。嗟我兄弟,邦人诸友。莫肯念乱,谁无父母?”(《小雅沔水首章》)(公子赋《河水》。)以“流水朝宗于海。”表示对秦穆公的仰慕,以“嗟我兄弟,邦人诸友。莫肯念乱,谁无父母?”来唤起秦穆公的同情,希望秦穆公能出兵帮助自己回国掌握政权。接着,秦穆公唱了《小雅六月首章》来回答(公赋《六月》):“六月栖栖,戎车既饬。四牡骙骙,载是常服。玁(xiǎn)狁(yǔn)孔炽,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国。”杨伯峻先生的注里说:“《晋语四》韦《注》云:“《小雅六月》道尹吉甫佐宣王征伐,复文、武之业。其诗云:‘王于出征,以匡王国。’其二章曰,‘以佐天子’。三章曰,‘共武之服,以定王国’。此言重耳为君,必霸诸侯,以匡佐天子。””按杨先生的观点,二章、三章可能没有唱,但当时人心里有数。另外,《左传》还记述了在襄十九年,公元前五五四年,也有人唱这首诗(《襄十九年传》(p 1045)(09190301)),但用意就完全不同,以后会介绍。赵衰听了秦穆公唱的这首诗,马上说:“重耳拜谢国君的赐予。”(赵衰曰:“重耳拜赐!”)重耳就郑重其事的从堂上走到堂口阶下,向秦穆公行大礼拜谢,秦穆公也降一级台阶答拜。(公子降,拜,稽首,公降一级而辞焉。)这时,赵衰代重耳答谢说:“国君您勉励重耳要有辅佐天子的志向,重耳怎能不拜谢您呢?”(衰曰:“君称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重耳敢不拜。”)(《僖二十三年传》(p 0410)(05230609))

就这样,在享宴上,通过歌唱(赋诗),双方交流了看法,而赵衰敏锐的发现了秦穆公流露出的意向,抓住这个机会,把秦穆公的这个意向固定下来。这件事既反映了赋诗可以成为很漂亮的交流工具,也反映了这个工具可能的局限性。

九十六年以后,公元前五四一年(鲁昭公元年)夏天,在参加了由楚国的令尹公子围(后来的楚灵王)主持的盟会之后,晋国主政的赵孟(赵文子,赵武),鲁国的大臣叔孙豹(叔孙穆子,穆叔),以及参加盟会的曹国大夫路过郑国。郑国国君郑简公要设宴招待他们,派执政大臣子皮(罕虎)先去见赵孟,与他约定宴会举行的时间,子皮与赵孟的这个会见也是正式的会见,要举行正式的仪式,在正式的礼仪完毕之后,赵孟就对子皮唱了一首歌:“幡幡瓠叶,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尝之。”(《小雅瓠叶首章》)(子皮戒赵孟,礼终,赵孟赋《瓠(hù)叶》。)子皮随后又到叔孙豹那里通知他宴会举行的时间,当再次行礼如仪之后,子皮把赵孟唱歌的事说给叔孙豹听,叔孙豹告诉他说:“这是赵孟请求在宴会上只行一次主人向客人敬酒的仪式,你们就照此办理就行了!”(穆叔曰:“赵孟欲一献,子其从之。”)。按说对赵孟这样的贵宾,应该举行主人向各人五次敬酒的仪式,但举行起来非常繁琐,耗时较长,这样一来,真正请客人享用的宴会往往会改日举行。而只敬一次酒的话,仪式简单,可以马上转入双方饮宴的环节,更有利于双方的交流。但是当时晋国是北方的霸主,郑国是小国,生怕得罪了晋国,所以子皮说:“这么干能行吗?”叔孙豹回答说:“他自己愿意这样,有什么不行?”(子皮曰:“敢乎?”穆叔曰:“夫人之所欲也,又何不敢?”)到了宴会那天,郑国还是准备了行五次敬酒的仪式所需的食物和器皿,赵孟来参加宴会,在为宴会搭建的帐幕下见到了这些器皿,赶紧找到了郑国主政的大夫子产(公孙侨),私下里对他说:“我已经向你们的执政大臣请求了,还是别这样吧。”(赵孟辞,私于子产曰:“武请于冢宰矣。”)于是还是只举行了敬酒一次的仪式,以赵孟为主客,行完就开始宴会。在宴席上,叔孙豹唱了《召南鹊巢》的第一章(穆叔赋《鹊巢》):“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这是在感谢赵孟在前面的盟会上向楚国的公子围说情救了自己一命(《昭元年传》:(p 1204)(10010201)、(p 1205)(10010202)),把赵孟比“鹊”,自己比“鸠”,说自己占了赵孟的“巢”,给赵孟添了麻烦。赵孟赶紧说:“不敢当。”(赵孟曰:“武不堪也。”)这时叔孙豹又唱道(又赋《采蘩》(fán)):“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召南采蘩首章》)然后解释说:“我们小国就像这‘蘩’啊,虽然菲薄,大国要是能够爱惜的使用我们,不也是能够完成使命吗?”(曰:“小国为蘩,大国省穑(shěng sè)而用之,其何实非命?”)“蘩”是一种白蒿,在嫩的时候可以吃,算是尝鲜,也可用在祭祀上。郑国的子皮接着唱(子皮赋《野有死麇》(jūn)之卒章):“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召南野有死麇卒章》)这本来是姑娘唱给小伙子的歌,是说:“你轻轻的,不要拉我的头巾,别让狗儿叫起来。”子皮是请晋国作为霸主谨慎行事,别给小国惹麻烦。于是赵孟回唱道(赵孟赋《常棣》(cháng dì)):“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小雅常棣首章》)唱完说道:“我们都是兄弟国家,只要亲密合作,就不会惹麻烦,狗就不会叫。”(且曰:“吾兄弟比以安,尨(máng)也可使无吠。”)听了这话,子皮,叔孙豹和曹大夫都从跪坐的状态直起身来,下拜,(关于下拜的礼节,可参见《僖五年传》“稽首”《注》(p 0303)(05050202))然后举杯一起向赵孟敬酒说:“我们小国有了你,就可以免遭灾祸,有了依靠了。”(穆叔、子皮及曹大夫兴,拜,举兕(sì)爵,曰:“小国赖子,知免于戾矣。”)大家一起喝得很高兴。喝完,赵孟出来以后对他的随从说:“以后再不会像这次喝得这么痛快了。”(赵孟出,曰:“吾不复此矣。”)(《昭元年传》(p 1208)(10010401))

这场宴会,赵孟用唱歌(赋诗)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愿,可对方并不敢确定,最终还是要经过赵孟进一步的确认才敢取消那些繁文缛节。在宴会上,大家对唱,有问有答,鉴于前面沟通不畅的事,好几次唱完了以后唱的人还追加了解释,这样追加解释是《左传》中仅有的一次,也表现了各方搞好关系,不生误会的愿望。最终宴会圆满结束,主客赵孟竟感叹再也不会喝得这样痛快,大概也是绝无仅有的了。

公元前五六六年(鲁襄公八年),晋国执政的范宣子(士匄gài,此时已任中军将)例行出使鲁国,这也是对鲁国国君鲁襄公这年春天访问晋国的答拜,同时还通知鲁国,晋国要对郑国用兵,晋国是盟主,鲁国也要跟着出兵。当时鲁襄公只有十一岁,实际执掌鲁国政权的是季武子(季孙宿)(错了,此时鲁国叔孙穆子执政,季武子位列第二。季氏长期执掌鲁国政权,但此时季武子之父季文子刚死不久,季武子年幼,这几年主要做一些外交方面的工作以增加历练,为以后执政做准备)。在鲁襄公举行的宴会上,范宣子唱道(宣子赋《摽有梅》):“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召南摽有梅首章》)这首诗是说,树上的梅子只剩七成了,要赶快趁此吉时缔结好姻缘。意思是要求鲁国不要误了出兵的日期。虽然结婚和打仗根本挨不上,但是真正主持宴会的季武子却马上明白了,并且立刻回答说:“我们怎么敢呢!拿草木来打比方,我国的国君只不过是您的国君散发出来的气味,只要您发命令,我们立刻就会踊跃执行,决不会拖延时间。”(季武子曰:“谁敢哉!今譬于草木,寡君在君,君之臭(xiù)味也。欢以承命,何时之有?”)然后唱道(武子赋《角弓》):“骍(xīng)骍角弓,翩其反矣。兄弟婚姻,无胥远矣。”(《小雅角弓首章》)这就是小国,不能像大国那样只用唱来让对方猜,而是在唱之前先表明自己的立场,免生误会。随后唱的“兄弟婚姻,无胥远矣”只是进一步补充自己的意思。宴会快开完了,季武子又唱道(武子赋《彤弓》):“彤弓弨(chāo)兮,受言藏之。我有嘉宾,中心贶之。钟鼓既设,一朝飨之。”(《小雅彤弓首章》)这是标准的宴会主人对客人唱的歌,重点在后四句,恭维客人是嘉宾,要好好招待(另外,《左传》还记述了在文四年,公元前六二三年,五十七年前,也有人唱这首诗,用意与这次大体相同,也是宴会主人唱给客人,但当时客人不敢接受(《文四年传》(p 0535)(06040701)),以后会介绍此事)。范宣子在听到了头一句“彤弓弨兮”以后,想起这一句里唱到的“彤弓”能和他自己拉得上一点关系,于是在季武子唱完之后他就马上机敏地回答说:“当年我们的先君文公(晋文公重耳)打赢了城濮之战以后,在衡雍向天子献捷,天子襄王就曾赐给先君彤弓,让我们子子孙孙永远保藏(衡雍献捷见《僖二十八年传》:(p 0462)(05280310)、(p 0463)(05280312))。那时我的祖先就是替天子辅佐我国国君的守官,我士匄继承了先祖的职务,岂敢不按您的要求(继承传统,保持天子赐予彤弓的荣誉,平定天下,)履行自己的责任呢?”(宣子曰:“城濮之役,我先君文公献功于衡雍,受彤弓于襄王,以为子孙藏。匄也,先君守官之嗣也,敢不承命?”)虽然小国不敢只用唱歌(赋诗)来表达自己的意愿,但范宣子作为大国的使臣也不敢怠慢,硬从对方唱的歌里发挥出人家没打算表达的意愿来,并且借此向小国表达友好之意。所以当时的“君子”都认为范宣子“知礼”,现在看起来这也是成功的外交姿态。(《襄八年传》(p 0959)(09080802))

上面例子中季武子所用的草木与其气味的比喻,在鲁襄公二十二年(公元前五五二年)也有人用过:这年夏天,晋国派人要求郑国国君前往朝见,郑国派出了少正公孙侨(子产)回答说:“当年,敝国的国君刚即位,就带着执政大臣子驷去朝见贵国的办事人员,这些办事人员对敝国国君无礼,敝国国君很害怕,所以第二年改去楚国朝见。于是晋国来讨伐我们,楚国也来问罪。当时楚国强大,晋国又不喜欢我们,我们只好倒向楚国,敝国国君带着大臣子蟜再次去楚国朝见,结果晋国又讨伐了我们。晋国认为自己是草木,我们只不过是草木散发出的气味而已,只能跟着晋国走。等到楚国不再强大,我们就又倒向晋国,清除了亲楚的人。从此以后,敝国国君多次去贵国朝见,晋国每次出征,敝国都派兵支援,贵国对我们的要求实在太多,我们已经应付不了了。大国要考虑小国的承受能力,小国本不敢有二心,但是大国要一味压迫小国,小国总有一天会被逼急了。”(在晋先君悼公九年,我寡君于是即位。即位八月,而我先大夫子驷从寡君以朝于执事,执事不礼于寡君,寡君惧。因是行也,我二年六月朝于楚,晋是以有戏之役。楚人犹竞,而申礼于敝邑。敝邑欲从执事,而惧为大尤,曰,“晋其谓我不共有礼”,是以不敢携贰于楚。我四年三月,先大夫子蟜又从寡君以观衅于楚,晋于是乎有萧鱼之役。谓我敝邑,迩在晋国,譬诸草木,吾臭味也,而何敢差池?楚亦不竞,寡君尽其土实,重之以宗器,以受齊盟。遂帅群臣随于执事,以会岁终。贰于楚者,子侯、石盂,归而讨之。湨梁之明年,子蟜老矣,公孙夏从寡君以朝于君,见于尝酎,与执燔焉。间二年,闻君将靖东夏,四月,又朝以听事期。不朝之间,无岁不聘,无役不从。以大国政令之无常,国家罢病,不虞荐至,无日不惕,岂敢忘职?大国若安定之,其朝夕在庭,何辱命焉?若不恤其患,而以为口实,其无乃不堪任命,而翦为仇雠?敝邑是惧,其敢忘君命?委诸执事,执事实重图之。)(《襄二十二年传》:(p 1065)(09220201)、(p 1065)(09220202)、(p 1067)(09220203))

这样经常用草木与其气味的比喻,也反映了当时人们更加亲近自然,对于各种草木散发出的不同气味十分熟悉。

如前面所说,《左传》反映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其中最有特点的就是诗歌的歌唱在这个社会中占据了一个显要的地位。当时古风犹存,人人都会唱一嗓子,人人都得唱一嗓子。无论是揖让于庙堂之上,还是周旋于田野之中,或者折冲于尊俎之间,品评人物,阐述道理,提出请求,表达意向,都要用到诗歌。春秋时代的诗歌是我们中华民族诗歌传统的上游。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李根,水过云飞,南方有嘉木,
最后于2011-07-22 18:43:09改,共1次;
2011-07-19 02:31:3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