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春秋左传注读后04断章取义 一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3 阅 2017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8-19 07:03:45
3540164 复 3540161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28943`17691`661127`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8-04-16 00:13:57`
春秋左传注读后04断章取义 二 14

当时在政治外交交流、交往中使用诗歌,使得诗歌成了当时“礼”的组成部分,而且是重要的一部分,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论语泰伯第八》)。经过长时间的磨合,人们对于在政治外交场合使用诗的方式也有了一定的共识:一方面是哪些诗代表了哪些意思,另一方面则是在哪些场合使用哪些诗,这也是“礼”的要求,虽然是“断章取义”,但是也有一定的规范,当然没有这种规范就无法互相交流、交往。上面的例子已经反映了这一点,下面再举一个和“礼”有关的例子:

公元前五六九年(晋悼公五年,鲁襄公四年),鲁国的穆叔(叔孙穆子,叔孙豹,叔是行次,也是字的组成部分,是尊称,但不同于今日的叔,没有辈分的含义)出使晋国,晋国国君晋悼公设宴招待他,这样的享宴上是有音乐伴奏的。晋国人一开始用编钟演奏了三首曲子,“《肆夏》之三”,穆叔听过了以后没有反应,没起来拜谢;随后歌者唱“文王在上,於昭于天。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有周不显,帝命不时。文王陟(zhì)降,在帝左右。”(《大雅文王之什文王首章》),再唱:“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难忱斯,不易维王。天位殷適(dí 嫡),使不挟四方。”(《大雅文王之什大明首章》),接着唱:“绵绵瓜瓞(dié)。民之初生,自土沮(jū)漆。古公亶(dǎn)父,陶复陶穴,未有家室。”(《大雅文王之什绵首章》),穆叔也都没反应,不起来拜谢。接着歌者唱:“呦(yōu)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小雅鹿鸣之什鹿鸣首章》)穆叔终于起来拜谢了。歌者再唱:“四牡騑(fēi)騑,周道倭迟(wō chí)。岂不怀归?王事靡盬(mí gǔ),我心伤悲。”(《小雅鹿鸣之什四牡首章》)穆叔又起来拜谢。接着唱:“皇皇者华,于彼原隰(yuán xí)。駪駪(shēn shēn)征夫,每怀靡(mí)及。”(《小雅鹿鸣之什皇皇者华首章》)穆叔第三次起来拜谢。《襄四年传》:金奏《肆夏》之三,不拜。工歌《文王》之三,又不拜。歌《鹿鸣》之三,三拜。(p 0932)(09040301)。

此时同在宴席上的晋国执政韩献子(韩厥)就让人问穆叔:“您受您国君的指派,出使我国,我国国君按照祖宗的礼法在宴席上奏乐唱歌招待您,为什么在演奏前面的重要的乐曲时您不起来拜谢,到了后来不重要的乐曲您倒多次起来拜谢,请问您这是遵循的什么礼法呢?”(韩献子使行人子员问之,曰:“子以君命辱于敝邑,先君之礼,藉(jí)之以乐,以辱吾子。吾子舍其大,而重(chóng)拜其细,敢问何礼也?”)穆叔回答说:“前面编钟奏的三首曲子,‘三《夏》’,那是天子宴请重要的诸侯时用的,我这小小的使臣可不敢听。再唱的《大雅文王之什》里的三首歌(《文王》、《大明》、《绵》),是在两国国君相见时用的,我这小小的使臣也不敢沾边。后面唱的《鹿鸣》,那是您的国君向我的国君致意,赞扬我的国君,我怎敢不拜谢。接着唱的《四牡》,是您的国君慰劳我,我怎能不再次拜谢。最后唱的《皇皇者华》,是您的国君教导我‘必咨于周’(《皇皇者华》后面几章里有多处‘周’和‘咨’,《二章》有‘周爰咨诹(zōu)’(诸葛亮《出师表》‘咨诹善道,察纳雅言’,看来出处在这里),《三章》有‘周爰咨谋’,《四章》有‘周爰咨度’,《卒章》有‘周爰咨询’,但后面几章可能实际没唱),我听人说过:‘访问于善为咨(扣《皇皇者华》全诗),咨亲为询(扣《卒章》),咨礼为度(《四章》),咨事为诹(《二章》),咨难为谋(《三章》)。’这样您的国君就赐给了我五种美德,我怎能不再次拜谢呢。”《襄四年传》:对曰:“《三夏》,天子所以享元侯也,使臣弗敢与闻。《文王》,两君相见之乐也,使臣不敢及。《鹿鸣》,君所以嘉寡君也,敢不拜嘉?《四牡》,君所以劳使臣也,敢不重拜?《皇皇者华》,君教使臣曰:‘必諮于周。’臣闻之:‘访问于善为咨,咨亲为询,咨礼为度,咨事为诹(zōu),咨难为谋。’臣获五善,敢不重拜?”(p 0933)(09040302)。

通过这个故事可以看出,当时的人们确实对每一首诗的含义有共同的理解,即使晋国主事者与穆叔对诗的含义出现了分歧,但对各首诗的重要性的理解还是一致的。不过是鲁国是礼仪之邦,对诗的含义理解的更深罢了。还可能晋国长期做霸主,心态已发生了变化,所以有意无意的僭用天子礼仪。另外,由于人们对诗的熟悉,虽然在唱的时候可能只唱首章,但人们也会联想到后面的章节。

至于说到有些曲子只可以在特定的场合演奏或演唱,这是孔老夫子的一贯主张,有一次,他听说三桓在自家饮宴终了时用了《雍》这首曲子,于是评论说:“‘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周颂臣工之什雝》,即《雍》),这话搁到三家的堂上,像话吗?”《论语八佾第三》:三家者,以《雍》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

《左传》中还有一个这方面的例子:公元前六七五年(周惠王二年,郑厉公二十六年),王子颓作乱,赶走了周惠王,当时郑厉公和虢叔是王室的重臣,就在两边和稀泥。可是有一天,王子颓让乐工演奏了只有天子才配用的乐曲:黄帝之《云门》、《大卷》,尧之《大咸》,舜之《大韶》,禹之《大夏》,汤之《大濩》,周武王之《大武》。终于激怒了郑厉公和虢叔这两位实力派人物,他们于是合谋杀死王子颓,迎回了周惠王。但是,在招待周惠王的宴会上,郑厉公又演奏了那些乐曲,虽然周惠王在座,但作为臣下,仍不能擅用天子的乐曲,于是郑厉公受到了周室大臣原庄公的诅咒:“郑伯效尤,其亦将有咎!”不久,郑厉公就死掉了(《庄十九年传》:(p 0212)(03190201),《庄二十年传》:(p 0214)(03200101)、(p 0214)(03200102),《庄二十一年传》:(p 0216)(03210101)、(p 0216)(03210102))。可见,擅用只有天子才能用的乐曲严重的违“礼”,在当时是犯了大忌的。

孔老夫子的这种不同的身份应该有合乎自己身份的行为的理论,当然有一定道理,但春秋末期时这种理论已经开始走向反面,到了后世愈演愈烈,以至到了可笑的地步。


通宝推:南寒,
2011-08-19 07:03:4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