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伪NPR:淑女性骚扰强盗,一哭二闹三上吊 -- 南寒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36 阅 5636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8-21 10:40:23
主题:3542026
南寒
南寒`4926`/bbsIMG/face/0000.gif`70`3954`11395`97892`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5-01-13 09:44:33`
伪NPR:淑女性骚扰强盗,一哭二闹三上吊 199

伪NPR:淑女性骚扰强盗,一哭二闹三上吊

美国这一段,有个刚消停、但又引起一系列不消停的事,就是提高美国国债上限。这个事儿本来不是个事,小布什当傀儡总统时提高过七次,现在的新拉链国务卿帮着拉拉链那会儿、她男人签过十一回字。咱们天朝先前有个坐家,就写过这种事;我这儿先大段地抄几段。

“改屁!你这辈子改过什么?除了尿炕改了,生来什么模样现在还是什么模样。”少妇哭闹起来,“不过了,坚决不过了,没法过了,结婚前还见得着面儿,结婚后整个成了小寡妇。”

少妇一抬手把桌上的杯子扫到地上,接着把一托盘茶杯挨个摔在地上。马青也抓起烟灰缸摔在地上,接着端起电视机: “不过就不过!”

“别价。”少妇尖叫着扑过来按住他的手,“这个不能摔,你是来让我出气的还是来气我的?”

“你说过你丈夫急了逮什么摔什么。”马青理直气壮地说,“你又要求我必须像他。”

“可我丈夫急了也不摔贵重物品,你这是随意发挥。”

“你没交代清楚。”

“这是不言而喻的。”

“好吧,把电视机放回去。下边该什么词儿了?”

“真差劲,看来你们公司没经过良好的职业训练就把你派来了。下边是我爱……”

“我爱你。”

马青和少妇愣愣地互相看着。

“我爱你。”马青重复了一遍,看到少妇仍没反应,他十分别扭地又说,“别闹了,宝贝儿。”

少妇笑了起来。

马青涨红脸为自己辩解: “我没法再学得更像了,这词儿扎人。”

“好好,我不苛求你。”少妇笑着摆摆手, “意思到了就行。”

这里的核心在于,民主党得先哭天抢地,说国债不增加咱们就过不下去了;共和党然后也砸盘子摔碗,说你看我这日子跟你过的,再借怎么还啊,咱们不过了。但是意思到了就行了,急了也不摔贵重物品,说是要上吊,但绳子掏出来戏也就散了。

这次情况不一样,因为赶上了美国大衰退,海内外找了一圈,还没找到能大块地割上肉的。所以大家借题发挥,实质上想找出个能下刀子的来。但下刀子这事,做得说不得;所以卖票的海报上写的画的都是茶叶晚会。

去年美国中期选举后,共和党里面出了一批茶叶晚会爱好者,他们迎合的这一批选民,是不高兴外加没头脑:他们对现状不高兴,但能想的招都是没头脑的招。当然,这些选民是真的没头脑和不高兴;这些议员们是半真半假,靠跟着装疯卖傻拉选票。这些茶场系统的议员们,把绳子掏出来还不肯完,在房梁上栓上了,条凳也在下面垫上了,人也站到凳子上面,脖子也套进绳套里去:这回咱真地、真地不过了,我立马就踢这凳子。

共和党这边的当权派、走资派们,一心想的就是给熬白馍总统竞选连任多下俩绊,自然乐观其变。而熬白馍总统自己呢,当选以后,蒸气散尽,大伙儿发现这馍也不比别家的大,本是捉襟见肘;所以既不能发狠帮着把这凳子踢了,也不能示弱去把这绳套解了,大家就这么耗着。

但咱们热爱免煮柿油的都知道,免煮柿油那是要对选民负责的,不能在这儿干耗着,得大伙儿一起开晚会,该表演啥节目就表演啥节目。

议员们最擅长的节目就是辩论。这一天,佛捞梨大州一个茶场系统的议员先上了台,无非是说,这政府提供的福利都得砍,这个老人医保也不能例外;表演完了,就觉着有点困,便回茶场招待所歇着了。没曾想,下一个表演的却是佛捞梨大州的另一个女议员,说我们佛捞梨大是美国老人退休后都去猫着的地方,你这个兄弟要砍老人医保,回去怎么有脸和茶场的退休职工们交待啊?

这话本来在免煮柿油的表演艺术中不算什么太过分的,但茶场系统的同志们吃的是装疯卖傻这碗饭,再加上有时候弄假成真;所以先前这个议员起了床,听说了这事,当时就不干了。打开电脑,就给这个女议员发了个邮件,还抄送议会正副、常务、候补诸会长,说:你这是懦夫两面派啊,当面不说,我走了才碎嘴,完全没有一点淑女的样子;我以后也不会象对待淑女一样对待你这种的了。

这邮件大屏幕现场一打,晚会立刻进入一个小高潮。民主党的几个女议员们马上要求加一个即兴节目,豫剧清唱,戏词大意是:现在都是什么年代,还让我们做淑女,不让你遇着母老虎就是你的运气。

这个高潮过去,大家还是接着表演。议会里一档重要的节目就是谈判劝说:两党比较中间的那些人假装劝各自党内作势装疯卖傻的人,然后这些装疯卖傻的就坚持自己是真疯真傻。

这次晚会开得轰动了,两党的头头脑脑们自然都得来劝,三山五岳、高矮长短,让人眼花瞭乱:

首先自然是现在民主党的总统:不拉课熬白馍,虽然大家现在都见过馍的大小了,但这蒸气该熏还是得熏。

然后还有民主党的副总统,嚼不动;就是说这馍虽然个头不显,但瓷实。

民主党还有国会的两个副会长级别的,众院的大娘:难撕别老撕,就是说,这馍瓷实了,就不容易撕,所以你别老去撕;参院的大爷:瞎累累的,就是说,你要是老撕,累也是瞎累,还不干点别的。

民主党这边成龙配套,共和党那边也不甘示弱,各显神通。参员的大爷:米吃了卖糠;也是副会长级的,自个儿把米吃了,还能把糠卖给花季中年们:买了我的糠你一定能成功。

众院的会长:酱不辣;本来就与众不同,不管说点啥,没说两句就落泪,一般热爱免煮柿油的大伙儿就感动了、就觉得是自己的荣耀、也就跟着热泪盈眶了。但也有没见过免煮柿油里才有的真情实义的,就瞎问:是不是这酱太辣了;会长要不就总得解释,好在他爹给起了个好名字:酱不辣。

酱不辣会长这次更是标新立异,把共和党的大伙们都找来了,让大伙儿看好梨捂的一个电影,扮主角的是早年在珍珠巷那部戏里去摔锅的,这里演个剪劫的好汉,戏里跟一个兄弟说:你看,咱今天做的这笔生意,十有八九要见红,但我现在不能跟你说怎么回事、以后也不能跟你说为什么,你去不去?戏里那个兄弟眼也不眨:咱们是走前山的大路、还是抄后山的小道?

大伙儿正在兴头上,没想到酱不辣会长却摁了暂停,说大伙儿看看:这才是义气;咱们跟着瓦墙街的东家们做事,也从来都不问为什么的;这次您那几位小爷们听我一句,也别问为什么,我替您把那绳套的扣松了,你们该踢凳子还是踢。不知究里的人不知道说的是谁:原来,茶场系统的这一干人,虽然年岁起码是花季中年还得往上数,但一大批都自称小爷。

前台精彩纷呈,后台也有条不紊。民主党这时出了个小问题,饿了赶州有个议员,名字叫得煨得捂,就是说虽然饿了、赶着吃,但是馒头也好、白肉也好,该煨的得煨、煨完了该捂还得捂。这个得煨得捂议员这儿,有一个帮着募捐的兄弟,这个帮着募捐的兄弟又有个女儿;得煨得捂议员未经同意就想发展亲密关系,结果被控性骚扰。要说这也不是个大问题,到得煨得捂议员这儿,因为性丑闻辞了职的议员,2011年就已经是第四个了。大家无非就是先不认帐,然后再强辩些免煮柿油的道理,最后辞职、但肉烂嘴不烂。

可是得煨得捂议员正赶上这次重要演出,演员一个也不能少。最后,难撕别老撕大娘和其他大小头领们一商量,说:这样吧,你这会儿,该煨的煨着、该捂的捂着,一旦这几场唱完了,你马上辞职。这么一安排,直到演出胜利结束,就没有几个观众知道后台还有这么些个无名英雄。

大家欣赏了这么多精彩的节目以后,免煮柿油的国债问题也得到了解决:把持刀的角度从和地面成75度换到74.983度,继续寻找能下手的肥羊。


  • 本帖 10 回复
关键词(Tags): #伪NPR通宝推:mezhan,西安笨老虎,苦药汤子在美国,行路人pacers,希宝,李根,bayerno,桃子甜,路边,kmy1810,
2011-08-21 10:40:2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