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关于一些事实,与史教头商榷 -- kmy1810

2011-08-27 05:42:03kmy1810
关于一些事实,与史教头商榷

在史教头” 略谈文革”这个帖子/article/3482017 有以下一句话 :“在邓公起复到位之前的过程里,周公遭到了所谓的“帮助会”,政治局在东哥的指示下,对周公进行严厉的批判和“斗争”,-----用根本难以成立的理由。”他在之前的另一个帖子里“回答以及另一些事实还有其它”/article/3480641 ,还有这样一个判断:“因为俺现在逐渐相信,在周公身患绝症之际,东哥应该蓄意地指使他的老婆和他的那群秀才们等对周公进行了残酷的“斗争”。”

对于史教头的这两个判断,我觉得无法认同,因为我看到的资料不能支持这种观点。

政治局帮助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到底如何,在官版的毛泽东传和周恩来年谱里都只有简单的交代。毛传中说:

“就在这时,毛泽东听取了不正确的汇报,认为周恩来、叶剑英在中美会谈中的态度软弱了,犯了错误。十七日上午,毛泽东召集周恩来和外交部一些成员开会,批评说:“对美国要注意,搞斗争的时候容易‘左’,搞联合的时候容易右。”又说苏联“野心很大,力量不够。” 他提议中央政治局开会,批评此次中美会谈中的错误。在这种情况下,周恩来向毛泽东作了检讨,表示自己在中美会谈中“做得不够”。

  根据毛泽东的意见,中央政治局从当月二十一日起开了几次会批评周恩来和叶剑英。会上,江青、姚文元等乘机向周、叶进行围攻,严厉指斥这次中美会谈是“丧权辱国”、“投降主义”,是“第十一次路线斗争”,污蔑周恩来是“错误路线的头子”,是“迫不及待”地要代替毛泽东,等等。会后,江青还向毛泽东提出要求:增补她和姚文元为中央政治局常委。毛泽东在了解了政治局会议的情况后,先后同周恩来、王洪文等谈话。他一方面肯定了批评周、叶的政治局会议;另一方面又指出:就是有人讲错了两句话。一个是讲“十一次路线斗争”,不应该那么讲,实际上也不是;一个是讲总理“迫不及待”,他不是迫不及待,她(指江青)自己才是迫不及待。对江青所提增补政治局常委的意见,毛泽东明确表示:“不要”。

  在此期间,毛泽东批示将两封批评江青、张春桥的群众来信印发政治局成员,并在批评江青的来信上写道:“有些意见是好的,要容许批评。”

那么到底是谁汇报了什么,让毛泽东提议开会的呢?我看到的文章中,以下面这篇文章讲得比较详细:

“周恩来最艰难的时刻 -1973年“批周”风波考述 作者 社科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第二研究室主任 陈东林”http://www.iccs.cn/contents/301/8168.html

我把其中主要涉及的段落摘抄如下:

“1973年11月10日,基辛格第6次访华…..基辛格走后第二天,王海容、唐闻声拿着周、基最后一次会谈的记录稿,将画有杠杠之处念出来,问周恩来:“您是这样讲的吗?”周回答:“对,这是记录稿嘛,我就是这个意思。”(见周秉德“我的伯父周恩来”)

王、唐从张玉凤那里了解到周恩来这两天既没有见毛泽东也没有来电话。唐说,那就怪了,这么大的事,总理为什么不请示主席,也没和政治局其他人商量,就急忙去见基辛格,答应建议核保护。(见张玉凤回忆资料)

11月17日,听了两位女翻译汇报,毛泽东认为周恩来在同基辛格的谈判中说了错话,屈从于美方。当天周恩来和外交部负责人及其他有关人员到毛泽东处开会。毛泽东谈了对不久前中美会谈的一些看法,批评说:“对美国要注意,搞斗争的时候容易左,搞联合的时候容易右。”他提议中央政治局开会,批评此次中美会谈中的错误。(见毛泽东传)

当晚,周恩来主持政治局会议,传达了毛泽东对中美会谈的意见并介绍同基辛格会谈的情况。会上,江青首先发难,斥责周恩来回避实质,是右倾投降主义,周恩来说:我周恩来一辈子犯过很大错误,可是右倾投降主义的帽子扣不到我头上!江青冷笑说:走着瞧!会后,周恩来两次向毛泽东书面报告政治局会议情况,表示自己在此次中美会谈中“做得不够”。(未注明出处)

……

毛泽东是否同意了周、基13日晚会谈时基辛格提出的建议。据乔冠华回忆,14日早晨会谈前周对他说,毛主席同意了,现在就答复基辛格。但是,据张玉凤的回忆,周确实事前没有报告毛,其他有关著作也都记载是周恩来当夜因毛已睡并未能见到毛,没有来得及报告。这种情况发生在毛泽东已经批评外交部《新情况》的时候,必然引起一些复杂的变化。”

综上所述,可以确认的是总理在13日晚没有来得及报告主席,这样他14日早答复基辛格等于是没有得到授权,越权了,而且他在答复基辛格时,“说了错话”,具体说的什么话错了,目前无从查找和考证。江青抓住的就是这两点,上纲上线,针对他越权,说他迫不及待,针对说的错话,说他是错误路线而不仅仅是偶然失误。但这两个指责随后被毛泽东给否定了。

那时的政治局委员是哪些人呢?正式委员一共22人,毛泽东 、王洪文 、韦国清、叶剑英、刘伯承、江青 、朱德 、许世友、华国锋、纪登奎、吴德、汪东兴、陈永贵、陈锡联、李先念、李德生、张春桥 、周恩来 、姚文元 、康生 、董必武 、邓小平 ,候补委员4人 :吴桂贤、苏振华、倪志福、赛福鼎 。这里面除了毛泽东、刘伯承和康生以外,其他23人应该都参加了会议,如果能看到他们在会议上的发言和表现应当是很有意思的。23人里,后来公认的极左反面人物不超过一半,去掉被帮助的周与叶,剩下的一半人都说了些什么呢?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局势:“他单独坐在大厅的一个角上,前面搁个茶几,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中。其它人围成一个圈,完全是一个批斗的架势”。 “原来主动向周请示问好的一些中央政治局成员,现在见面尽量回避周,即使迎面相遇也表示冷淡。连对周的随从工作人员也不敢理睬。把他们冷落在一边。周的随员互相之间甚至提起了要准备被捕。只有叶剑英暗地里向他们关心问候周恩来的身体状况。”

周恩来自己主动检查“做得不够”和其他政治局委员不为他说话,都证明了一点,就是当时大家都认为他有错,只是错误程度如何判定的问题。史教头认为“用根本难以成立的理由”,那是后来人的想法。而说到毛泽东是“蓄意地指使”,更缺少证据。

此外,我不能认同史教头的还有这句话:“俺不能理解为什么会纵容用莫须有的所谓“伍豪事件”来对周公进行卑劣的攻击。”我觉得史教头的论述太过简略,希望他能更详细地摆出他的资料和论证过程,来证明毛泽东“纵容了”攻击这一论断。

通宝推:南寒,老老狐狸,readerg,ljsqt,
主题:354752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