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整理】俺码的书《水煮金瓶梅》已经准备跟纵横中文签约买断 -- 宝贝小猪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1 阅 4360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10-12 18:18:49
3584564 复 3584562
宝贝小猪
宝贝小猪`8797`http://picture.cchere.net/0,0602/8797_18123321.jpg`70`3110`8150`136624`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5-11-06 12:25:38`
第七章 西门吹雪 7

西门庆当晚在月娘房中睡下,一夜温存自不必说。第二天一早起床,西门庆遣了个机灵的马仔去超市买了些香烛纸钱,便出了家门,往花家吊唁去了。一路上思绪万千,盘算着如何勾引李瓶儿。

到得花家门外,却见李瓶儿的贴身丫环早候在那里,说少奶奶算定庆总今天会来的,随后将一连惊愕的西门庆请进内室。还未进屋,就听得一阵悠扬的琴声,却是李瓶儿在抚琴。西门庆也是略晓音律之人,听得那琴声中断无一点忧愁之意,不觉心中暗自为花子虚叹息。

西门庆在房门处站定,只等李瓶儿一曲奏罢,才抚掌喝彩,赞道:久闻花家嫂子琴技无双,今日得闻,果然不虚。

李瓶儿嫣然一笑,道:庆总见笑了。

一旁丫环迎春引着西门庆落座,又奉上香茗,然后就退下了。

西门庆这才仔细端详起李瓶儿来,心道:俗话说,要想俏,一身孝,端的士有些道理。不禁心旌摇动起来。

那边李瓶儿从琴案后缓缓起身,道: 素闻庆总文思精巧,不知可否赐教一二。

西门庆连称不敢。

却见李瓶儿朱唇轻启道: 众里寻它千百度。

西门庆闻言,条件反射般的接口道: 红杏却在古狗翻墙处。

言吧诚惶诚恐的起身正色道: 报告统领,新进人员西门庆向您报到!

李瓶儿淡然道 :坐吧。

“小的不敢。”

“坐!”

“……”

西门庆坐回椅子,心中暗自叫苦,暗想: 当日俺百般无奈,答应范纯仁那老匹夫,加入了安全部反特小组-惊蜇,不成想,统领居然是李瓶儿,这世界真的是一下子全乱了。

“庆总此次从京师回来,范大人可是有什么指示?”

“庆总二字万望统领不要再提,俺此次回来,范大人嘱咐,一切听从统领安排!”

“奴家正好有点事情要请庆总帮忙。”

“但听统领安排。”

“今晚去杀个人可好?”

“杀谁?”

“太医蒋竹山。”

“Why?”

“据查证,他是棒子国派驻我大宋的特工。”

“日! 俺一直纳闷丫上次作空棒子参期货的时候如有神助,原来丫自己就是一棒子! TMD, 害俺损失了几百两银子,统领你到时候一定别拦着俺,俺一定活剥了丫的皮!”

蒋竹山的别墅地处郊区,院落占地约有五六千平方米,三米高的院墙由青砖砌就,上面遍布铁棘蓠,院门由铁木制成,包以铜皮,门板上遍布镀金铆钉,看上去很有 乡镇企业家的气质。跟其它公司一样,蒋氏药业同样豢养了一批私人武装,二十几个武装流氓白天在公司值勤,晚上轮流给别墅守夜。

碍于身份,李瓶儿不能公然行事,除去西门庆,她只带了4个手下,看着平日里花家府上那几个端茶扫地的丫环仆人换上夜行衣,各持机弩利刃,西门庆莫名其妙的 感到很嗨,他轻抚乾坤破,觉得体内每一根血管都在澎湃。

一行六人潜行到别墅附近,正要架软梯翻墙,不料墙角阴影处传来一声问话: 什么人?口令!

西门庆胡乱的回答道: 思密达!

黑影中那人回应道: 正确,通过。

话音刚落,就被欺身而近的迎春一刀割断了喉咙。李瓶儿压低声音问道: 你怎么知道口令的? 西门庆答曰: 棒子大多脑残,太复杂的他们自己都记不住,所以俺猜丫的口令不是”倒垃圾”就是”思密达”。

不一会儿,软梯架好,两个健硕的手下提了重弩抢先攀上墙头戒备。随后两个丫环翻墙而过,仔细搜索了院内方圆十几米的范围,确保没有埋伏,李瓶儿才纵身而 过,西门庆的轻功太弱,只好老老实实的爬软梯。

两名重弩手迂回到大门处,先行解决了院内门卫,然后原地戒备,准备接应。李瓶儿四人在院子中搜索着推进,不动声色的清除了三五处暗哨。然后才由二楼阳台潜 入别墅。蒋竹山的别墅地上两层,地下一层,四个人逐一搜索了二层的每个房间,居然没遇到一个人,不过隐约间听得楼下书房的位置似乎有人在说话。

四个人在书房外破门而入的时候,房间内除去蒋竹山本人之外,只有一个保镖。两个丫环不由分说抬弩就射,保镖未及叫喊就萎顿的贴墙趟下了。蒋竹山见无路可 逃,却也不再慌张,他歇斯底里的笑道: 你们来晚了,情报昨天就已送出!

李瓶儿一声冷笑,随手掷出个物件,那物件滴溜溜的在桌子上转了许久才停下来,却是个小铁环。蒋竹山一把将铁环抢在手里,悲愤道: 你们居然杀害了如花!

西门庆问道: 如花是谁,丫的老婆么?那个铁环是戒指?

李瓶儿答道:是只鸽子!

西门庆直指蒋竹山愤然道: “前朝房玄龄有名言: 彼高丽者,边夷贱类,不足待以仁义,不可责以常礼。你丫果然变态,对一只鸽子都可以作出这种禽兽之事!”

蒋竹山悲怒交加,一口鲜血吐将出来,随即昏死过去。

仔细搜查过后,再无有价值的情报,李瓶儿命人将搜得的银票,证券等物充公作为活动资金,一些金银古玩之类也都打包带走,然后将别墅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西门 庆看着肉疼不已,一个耳光过去把蒋竹山扇得醒转过来,骂道: 刚才你丫为什么不把房产保险受益人改成俺?!

众人收队,西门庆野回家歇息去了。接下来的几天清河县因为蒋竹山家中失火之事闹得沸沸扬扬,更有多事者推断是西门庆眼红蒋氏药业的生意才买凶纵火。西门庆 听说之后却也毫不在乎,反而觉得这样可以威摄一下商场上的对手,是件好事。

又过了三五天,迎春忽然传话说李瓶儿召见。

再见李瓶儿,她却是男装,一身白衣胜雪,如玉树临风。寒喧过后,李瓶儿道: 过几天出任务,我想借用一下庆总的姓氏可使得?

“统领芳名?”

“西门吹雪!”

“名如其人,好名字!”

“你也跟我去。”

“俺叫什么?”

“我本是姓花的,闺名弄影,这次借用庆总的姓,颇有些过意不去,不如庆总改姓花,就叫花满楼如何?” 言罢,花弄影微转身形,藏起脸上一丝恶作剧般的笑容。

“花满楼?挺好的!”

“我们二人明日启程去西夏,这是范大人伪造的你我身份资料。”

西门庆接过资料,读道: 西门吹雪,职业:赏金杀手,喜白衣,擅剑术,每杀人前必沐浴焚香,其它不详。

花满楼,西门吹雪之经济人,七岁时双目失明,擅暗器,好色,其它不详。

“日,好拉风的简历! 统领,俺们去西夏作甚?”

“去见几个人,再杀几个人!”


  • 本帖 1 回复
2011-10-12 18:18:4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