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永生之泪(上) -- 草木本经 -- 芷蘅

2011-10-24 21:18:40芷蘅
【原创】永生之泪(下) -- 草木本经

日夜交替,春秋流转,时光静静地流走,我虽然需要阳光,却还是喜欢夜晚,夜晚总是那么美好,有闪烁的星,清凉的风,还有笑语盈盈的小萤。

这一晚,她有些焦急地问我:“瑶姬病了,说不出话来了,怎么办?”

“把我的针叶摘下来,煎水给她喝吧。”

“能管用吗?”小萤有些将信将疑,还是摘了我的针叶,煎好了水送去。

“管用吗?”小萤回来了,看着她疲惫的脸,我有些心疼地问她。

“是好了一些,但她还是不开心。”小萤也不开心,她没再说什么,偎在我的身上,睡了过去。

之后的几夜,她夜夜去看瑶姬,突然有一天,她没有再回来。三千年的时间里,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我有些焦急,拦住过往的喜鹊,问她:“小萤怎么了?怎么天这么亮了,还没有回来?”

喜鹊这次没有带来喜讯。她有些艰难地开口:“我也是刚知道的,瑶姬亡了,见了她不该见的人,小萤给那人带的路,所以要受惩罚。”

“是什么惩罚?”我紧张地问。

“我也不知道。”

“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知道。”喜鹊飞走了,留下的是不祥。

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待。我在风中伸长了枝条,想要看到更远,远方却没有一丝光芒;我打开了所有的感官,想从过往生灵中得到小萤的消息,却一无所获。我只能等待。

终于,七天之后,我在如墨的夜色中看到了那微弱的光晕,由远而近,她回来了。我扬动枝条,发出热烈的声音,欢迎她回来。光晕渐渐近了,没错,正是小萤,她的身姿,她的光芒,还有她盈盈的笑容。

她走过来,轻轻在依在我身上,闭上眼睛休息。我端详了她很久,看她还好,没有受罚的样子,于是忍不住问她:

“听说你受了惩罚。”

“还没有,只是在等待判罚。”她睁开了眼睛,看着天际,淡淡地说。

“判罚是什么?”我忍着加剧的心跳,问她

“明日午时,阳光最炽烈的时候,我将化去。”

“化去?什么是化去?”我呆住了,喃喃地问。

“你该知道的。化去,就是什么都没有了,魂飞魄散。”她说的很平静,我也很安静,我想我全身上下,我的每一个枝梢,都已经凝固。

“你在做什么?”小萤觉察出不对,问我。

“我在流泪。”

“流泪?我怎么看不到?”她笑着问我,并伸手摸了摸我的躯干。

“你是看不到。因为泪都流进了心里。” 我回答她。

过了一会儿,我安慰她:“你不用怕。天亮后,你躲在我身上,阳光不会晒到你的身上。”

“傻瓜。”小萤笑着拍拍我:“是时间到了,不是因为阳光。”

沉默,我们一起沉默。周围也是一样的安静,没有了风声,没有了虫鸣,只有小萤淡淡的呼吸,她依偎在我身旁,我们一起看着远方的天际,就象那个夜晚,我们在一起畅想着八千年后。我一直希望夜再长一些,但从没有象今天这样,希望夜能象时间一样长。

远方的天空慢慢地泛红,朝霞漫天,蓦然间,光芒万丈,太阳升了起来。小萤揉了揉眼睛,舒展了一下四肢,问我:

“松,你会记得我吗?”

“我会保护你的。”我郑重地告诉她。

她笑了笑,说:“我再给你跳支舞吧。”

她舞动了起来,用她全部的身心。她曼妙的身姿,舞尽她全部的爱,舞尽前生,舞尽今世,舞尽千年后的岁月,即使在灿烂的阳光下,我也能看到她与生俱来的光芒,清冷而迷人。阳光已经炽热逼人,小萤慢慢显出了原形,她终于在我面前停下舞步,笑盈盈地问我:“我跳的好不好?”那一刻,我的泪倏然涌出。

万年后,我把小萤藏在我的脚下,盖着厚厚的松叶;

十万年后,我的身躯化为碳层,和小萤一起藏在深深的海底;

百万年后, 有人找到了小萤,阳光下,她盈盈地笑着,栩栩如生,包裹她的,是我的泪,晶莹剔透。

琥珀 --- 永生之泪。

-------------------------------------------------------------------------------------

松 – 四季常表,寿享千年。多为高大乔木。叶形大都细长似针,针叶细长成束,树冠篷松不紧凑。岁寒三友之一。

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 ---- 荀子《大略》

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 南朝乐府民歌《冬歌》

关键词(Tags): #草木本经# 永生之泪
帖:3593563 复 359356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