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说音解韵 序言 -- 木雅之岗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 阅 1404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10-27 02:16:05
3595791 复 3595786
木雅之岗木雅之岗`65563`https://sites.google.com/site/zeisschen/_/rsrc/1245137309281/config/app/images/customLogo/customLogo.gif?revision=4`70`1447`3633`57294`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10-10-31 23:09:38`
菩萨蛮 李白 42

----------------------------------------

平林漠漠烟如织

寒山一带伤心碧

瞑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

-

玉阶空伫立

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

长亭更短亭

----------------------------------------

这几乎是千百年来每一本严肃的词书都要放在第一篇的,所谓百代词典之祖。

这也是千百年来每一位词评家,读词者,爱词者,写词者,都花费时间精力脑细胞去反复咀嚼的,一首词。没有人会说这首词不好。但是,这首词好在哪里,却是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各人有各人的品位。

----------------------------------------

毕竟,词在唐宋时代是要拿来唱的。作为百代词典之祖,它的精彩之处何在呢?

其实,这是一曲归心似箭的游子,与翘首以盼的爱人之间,异地相隔时心灵间的二重唱。

谈到归心似箭,最为贴切的,莫过于归途上的马蹄之声,莫过于纵马驰骋时,眼前倏忽远去,却又不断加重归家之情的山光水影。

平林漠漠烟如织

寒山一带伤心碧

两句话中,漠漠,织,一,碧,都是入声。也就是说,都要读的短促,顿挫,而在平林的悠远之中,突如其来的两个短促发音的漠漠,加上随风飘散的炊烟也罢,烽烟也罢,都归结于一个蓦然停顿的织字,而这个织,不也是纠结缠绵在心中的归心吗?于是,寒山的葱翠,也成了伤心的碧。

让这种短促顿挫的急迫之感尤为浓重的是,两个闭口韵字的应用。林(lim),心(xim),分别在平声后闭口,再突如其来地张口发出急促的漠漠与碧,于是平林漠漠起头,而以伤心碧结尾。

此两句的结尾在普通话国语体系里边虽然都是 i 韵母,但在听觉上是不同的。而在本词中,他们的读音事实上应该是读作i(ek)。再后两句的韵脚,立与急,读音应该是i(ep),也就是最后要合上嘴唇的。

如果说,开头两句是归家之人耳听马蹄之声,目过当归之色的内心描述的话,接下来两句,就是在家之人千回百转的委婉之语了。

瞑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

色,入两字过后,读起来全然是平声字为主,高楼,人在楼(上)愁。而有与上字,尽管是仄声,但却是不需顿挫,却有高低婉转之意的上声去声。于是此两句正是以思念,期盼的缠绵来回应前面两句身在旅途心在家的内心激荡。

接下来的两句更是将那种恨不得马蹄声再快一些,再快一些,快的像鸟儿飞翔一样的心情用连续的入声表达了出来:

玉阶空伫立

宿鸟归飞急

其中,每一句的开头都是入声,玉,宿,结尾也是入声,伫立,急,而结尾的入声又都紧跟在音调高平悠远的阴平声之后,空伫立,归飞急,读下来,直有一种想把胸膛撕裂开来,把心放出来,直接飞回家中的急促之感。虽然这种急促,欲说却休的感觉,不得不回到现实当中,

何处是归程

长亭更短亭

这之中没有一个要短促发音的,但却实现了从仄声到平声的转折,也就是从心情激荡,到心思平复之间的转折。

何处是归程,可以读得婉转而缠绵,当把处字以及后面的归程读音拖长之后。而结尾一句完全是平声了,除了那个短字。

这样的两句不正是妇人情切切意绵绵的抚慰话语么?不正是游子激荡内心平静下来后的近乡情怯么?马儿再快,也是要一座长亭,一座短亭这么更替的,不是么。而心中的那个倩影,不也正是在一座短亭,一座长亭这么更替下去的后面么?

----------------------------------------

郑愁予 错误

-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是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

足音不响, 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哒哒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

-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履虎尾,南方有嘉木,leqian,
最后于2011-10-27 16:01:41改,共8次;
2011-10-27 02:16:0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