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讨论】艾未未,洪晃,北京大宅院 -- 一者
共:💬173 🌺1202 🌵25新:
家园博客 内哄的水平还是挺高的,典型的成事不足,但败事有余。

救救民运 这篇文章被下载了

遍 阅读相关的帖子

--------------------------------------------------------------------------------

物以稀为贵。又一对熊猫到了美国,不用护照,不必签证,立刻有了

绿卡。其实中国的熊猫少说还有七、八百只,而散居世界各地的中

国 海外民运人士已不足百人,比熊猫数量还少。可是不行,价钱上

不去。 我就搞不懂,熊猫再珍贵毕竟是动物,海外民运人士再不值

钱,好歹 也是人哪!请不要忘记,熊猫是国宝,我们海外民运人士

是活宝。所 以说,坐在笼子里的客人不应当只是“华华”和“九九

”,还应当加 上海外民运领袖“生生”、“达达”、“青青”和“

凡凡”。

丑话说在前头,今儿个再不树立全民族保护海外民运人士的意识,用

不了多长时间,看熊猫到动物园,要想观赏海外民运,就只有到博

物 馆,排队买票了。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不是吓唬你,这年头,干

什么 都难,干民运更难。

我们所面临的生存问题,比熊猫还恶劣。中共当局的乱捕乱杀,电脑

网友的明枪暗箭,海外华侨的冷嘲热讽,欧美学子的指责谩骂,使

海 外民运人士长期生活在极度的自卑和恐惧之中。在新西兰有人当

着魏 京生的面儿,就喊他孙子,海外民运人士胆子是不大,就有一

条不怕: 那就是当孙子!在民运界当孙子,那是美差,那是肥缺。

孙子和孙子 也不一样,托儿所、幼儿园、小学校那帮孙子,爷爷奶

奶捧在手里怕 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我们海外民运这群孙子,姥

姥不疼,舅舅不 爱,驴不啃,猪不嚼,狗不理,这二年简直成了海

外华人的出气筒, 动不动就血骂一吨。好听的是:卖国贼;难听的

是:王*蛋。难怪有 人说,海外华人都他妈的得了斯德哥尔摩精神病

说起精神病来,巴黎的民运人士就谈虎变色。千波疯了,怀德疯了,

连老木也他妈的疯了。有人说这两天,连我的眼神也不对了,发直

, 发呆,发傻,就是不发财!是不是得了疯牛病了?这个病可传染

。一 时间,巴黎民坛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人心慌慌。心眼儿活

的人一 看不妙,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都他妈的脚踩西瓜

皮--溜 了。经商的经商,回国的回国,投降的投降,招安的招安

。象我这类 实在没什么出息的人,哥几个还挤在一块儿,放屁熏被

窝,图个暖和。 环境恶劣还能凑合,西藏高原气候恶劣,缺氧,人

家一样闹独立。缺 氧行,缺钱可不行!这西方国家里,喝凉水都要

钱。钱不是万能的, 没钱可是万万不能的。

说出来惭愧,我们和熊猫差不多。熊猫只吃一种食物,叫什么“箭竹

”, 海外民运人士也只有一项收入:捐款。捐到了,哥几个就山南

海北地 凑到一块,胡吃海塞地挫顿,云山雾罩的坎几天。捐不着,

就他娘的 饿着,饥一顿,饱一顿。海外民运人士没有一个没有肠胃

病的。不是 我们生存能力差,这全他妈的怪共产党。从小养到大,

从大养到老。 想当年,我们在大陆,也都是端起碗来先吃肉,放下

筷子就骂娘的 主儿,大锅饭,铁饭碗,那也是神仙过的日子。都说

共产党是王X蛋, 可离开王X蛋就挨饿。现如今,海外民运惨不叫惨

,那叫“酷”。洋 人呆胞扔出几根骨头,我们就得拼了命似的抢,

叼着全世界的跑。海 外民运人士混碗饭吃容易吗!

去年王炳章自掏腰包,花了七、八万美金,在国内琢磨出个民主党来

, 几十号人下了大狱。还没等王炳章转过身来,民坛中杀出三十六

个民 主党来。什么“后援会”、“工作会”、“临委会”、“工作

组”、 “办公室”、“联络处”、“发言人”、“市委书记”、“

总代表” 都他妈的跑到华盛顿,端着碗到民主基金会去化缘。开门

进去,先磕 头报丧,后流泪说话,再开口要钱。轮到王炳章拿号进

去,刚一提民 主党三个字,美国人就火了!

这位洋人在南开学的中文,一口天津话:“嘛,民主党?你拿我们美

国人打镲是不是,今天算你来了三十七波民主党了。跟我们玩儿清

一 色的一条龙是不是。不是跟你老吹,我们美国人要比你们闹民运

的还 傻,我们卫星上不了天,潜艇下不了海,想蒙事儿,你老找错

地方了。” 王博士听后,一口气没上来,就到阴曹地府转了一圈,

一瞧没有稿民 运的,就又回来了。到了家里,酒劲儿才上来,阴天

下雨打老婆-- 闲着也是闲着。现在就是这样:民运人士火了就打

王炳章;王炳章火 了就打老婆;老婆火了就骂民运,从祖师爷王若

望那儿起,王希哲, 王军涛,王有才,王汉万,王策,王丹,一直

骂到王*蛋,这才算一 站。

现在民运是假货一条街。王炳章从大陆捣腾点儿真货回来,洋人不识

货还在其次,海外民运几位老大就不干了。娘了个稀皮,你小子卖

真 货,我们这假货卖给谁去。打狗日的!一声令下,群起而攻之。

现在 的王博士,好比“笑傲江湖”中的令狐冲,黑白两道,国共两

党,都 在追杀。商场如战场,民运是刑场。读书人讲的是头悬梁,

锥刺骨, 民运人玩儿的是上刀山,下油锅。平心而论,不是民运人

士穷疯了, 穷怕了,而是民运界的贫富差距太大了。

北大学子,天安门广场宣传部长,著名诗人刘为国,笔名老木,是中

国第一份要求邓小平释放魏京生倡议书的起草人之一,没有他,没

有 魏京生的今天,也许没有天安门广场的运动。现在他“酷”了,

在巴 黎街头要饭,蹲地铁车站,而老魏的“京生公司”,“民运银

行”, “基金会”,吴宏达的别墅洋房,游泳池,相比之下,那真

是天堂和 地狱的差别!伍凡家养的猫比狗都大,刘青家养的狗比驴

都大。也邪 啦,只要是四条腿儿的,吃民运饭就长得个儿大!要不

说老一辈长教 导我们,马不吃夜草不肥,人不得外财不富。

诸位您老想想,没有我和老木这帮孙子,摇旗呐喊,贴标语,喊口号

, 绝食抗议,游行示威,如丧考妣地折腾,魏京生他们今儿个发得

了财 吗?!现在海外民运主要矛盾是什么?说穿了,就是丐帮和贵

族的矛 盾;就是穷帮子和暴发户的矛盾;就是短衣帮和长衫帮的矛

盾;就是 民运痞子和民运骗子的矛盾;就是没拿着钱的和拿了钱的

矛盾,就是 当上孙子和当不上孙子的矛盾。所以我最近没留神,写

了一部‘孙子 兵法’,主要内容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吃不着也

往他们碗里吐几 口吐沫。两口子打架扯了B,谁也别好受。

根据我这部‘孙子兵法’的记载,过去天津卫要饭的也谱大了。到你

们家门口连喊三声,要是不给一毛,两毛的,拿出绳子就在你们家

门 口上吊。丐帮伙计们和老木商量好了,也喊三声,见不着钱,就

到魏 京生,吴宏达,刘青和伍凡家门口上吊,安乐死,美国法律也

管不着! 死不了,半夜也吓你们一跳。说句心里话,刘青他们要把

喂猫,喂狗 的钱拿出来,老木也不至于神经,也不至于要饭,也不

至于蹲车站。 什么‘民主人权’,‘平等博爱’,‘纪念[**]’少

他妈的来这套 离个楞。

承蒙中国民运海外丐帮众兄弟的抬爱,推举鄙人为丐帮帮主,盛情

难却啊。既然当了帮主,就要替丐帮兄弟们说话出气撑腰。只要老木

没人管,不用说魏京生、吴宏达、刘青、伍凡四个鸟人,凡是没有

打工,就买房子置地,靠民运发财的主儿,本帮主都要一一登门讨教

, 是骡子是马,咱们牵出来遛遛。网上的老少爷们儿,叔叔大爷,

婶子大娘,胆小的往后站,不怕血的你接着看,“话说民运”真刀真

枪地玩儿了命啦。

文人以诗下酒,喝多了也占个“雅”字,“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

月光,剩下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丐帮中这些

吊人,拿民运当开花豆吃,半斤一过,就不知道北啦。酒入愁肠,

七分当场吐光,剩下三分含在嘴里,开口一句就问那是茅房!

“话说民运”,识文断字的人不看,捂着鼻子告诉你,这可不是写

出来的文章,那是帮主吐的黄汤,赶快扶帮主上炕,睡一觉就好啦。

醒来才知道坏啦!真他妈的坏啦!抓贼见赃,抓奸见双,抓特上纲

, 这鸡-巴文章也有人送到了国家安全部去鉴定,结论已经传到魏办

: 经化验,该文作者应是本部特工人员,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没 事更好,千万别吵,团结一致,民运好搞,实在没事,去喊口号

。 部长许永祥(签字〕。

说真格的,人家许部长新上台,咱们大伙不能不给面子。可话说回

来,一个李洪志,神不知鬼不觉地比划几年,五、六千万人就参加

了F*L*G,不声不响地带着队伍就把中南海包围了。李大师是不玩

政治,没咱们这么大的野心,若真想过把瘾的话,他一声令下,全

国易帜,江山变色,面南登基啦。海外民运每天就知道咯-咯-咯

地叫,就是他妈的不下蛋。不用说一个人组织五、六千万人的队伍,

就是每个人死拉硬拽稳住五、六个人,全世界就能拉个千来号人马

, 即使招安,也能混个县团级待遇。现在可好,哪个地区不是“十

几 个人来七、八条枪”,这还是不错的。有的地区干脆是八个组织

的 番号,就他妈一个人的领导班子。共产党不用说打倒,就说打架

, 行吗?打麻将也三缺一呀。自[**]以后,只有开小差儿的,没有

新 入伍的,只吐故不纳新,坐吃山空,输光当尽。十年啦,我没见

一 个正经八白的留学生,华侨申请参加我们的海外民运,病在哪里

问题就出在前三排,根子就在主席台。就说吴宏达这个鸟人,什嘛

东西!算吊不长,算蛋不园,把他捧成海外民运领袖,那不是狗带

嚼子--胡勒吗!对于吴宏达的底细,民运界的头面人物无人不知,

无人不晓:踢寡妇门,挖绝户坟,见东西不偷比丢了还难受,流氓

成性,诱奸少女,更令人切齿地是藏在茅房里偷看老太太解手,这

些连牲口都做不出来的条条劣迹,说出来令人作呕。当年王炳章,

万润南,徐邦泰当家的时候,不准这孙子踏入民坛一步。今儿个,

这孙子却成了民运的第二把手。我们丐帮请问民运界的名流大老,

吴宏达还算个人吗,还够个人吗,还是个人吗?!“杀一人如杀我

父,淫一人如淫我母”。魏京生你也有妹,刘青你也有太太,伍凡

你也有母亲,我们闹民运的人都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连美国

人年轻的时候泡个妞,说句假话,长大了要选总统都不行,说吴宏

达是为十二亿中国人争民主,争自由,争人权,上有天,下有地,

拍拍你们自个儿的良心说句真话,你们信吗?!

吴宏达拿着美国护照,依靠着中情局的势力,拿着李登辉情治机构

的钱,打着海外民运的幌子,一手泡制的“王诚勇贩卖人体器官案”

现已真相大白于天下。魏京生,刘青,伍凡你们仨都说是中国十二

亿人的代表,民运的领袖,当代的良心,替国内无辜被关押劳改的

同胞喊冤叫屈的嚎杰,怎么没瞧见你们对吴宏达害人白坐了两年的

大牢放个屁呀?王诚勇好歹也是十二亿分之一呀,你们出来说句公

道话,敢吗?!孙子,现而今只要反对你们几个鸟人,就说是中共

特务,说话也不怕咬了舌头,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我说老魏啊,咱们都多大岁数啦,土埋半截啦,离蹬腿也不远啦。

每天还前边挺着小鸡儿,后边露着屁/眼儿,满大街地玩儿抓特务,

知道的,咱们是正儿八经地在闹民运,不知道的,以为是一群弱智

低能的傻/B 在放屁崩坑儿,撒尿和泥玩呢。现在都什么年头啦,中

国说话就要加入世贸了。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我告诉你,二百年来

在中国现代史上只有两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是鸦片战争,二是加

入世贸。说深了,你小子们也不懂。1840年鸦片战争,那是洋人告

诉中国人说:狼来了!1999年参加世贸,那是中国人告诉洋人说:

睡醒了。法国有位大政治家,你们肯定不知道,叫希拉克,最近说

过这么一句话:中国不仅是世界级的大国,也是世界级的强国。世

界级的强国一定是民主。懂什么意思吗?那就是说,回去练的时候

快到了!敢回去吗?敢上场吗?敢登台吗?

告诉你们几位,包括民运界的各位老大,本帮主在这儿抱拳啦。从

今天起,谁再和吴宏达飞眼吊膀子,狗扯连环,再说吴宏达是什么

鸡-巴民运领袖,丐帮就跟谁玩命,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不把

你们家祖坟刨出来,就算丐帮栽了。本帮的帮规只有两条:一不 投

靠官府,二不靠民运发财。靠的就是洪七公传下来的一条三十六 路

打狗棒,一套降龙十八掌,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清理门户。有搅 局

的,有不服气的,站出来,本帮主棒下不死无名之鬼。(待续〕

ZT岳武:民运败类王希哲

送交者: 余大郎 于 2004/02/27 20:17:12 [矛盾江湖]

回应 ZT王希哲:一个卖友求荣的岳武已经死亡! by 余大郎 于 2004/02/27 20:6:48

民运败类王希哲

[博讯论坛] 王希哲的大作;《谁出卖了王炳章?岳武!》写的很好,有理有据,标题醒目,我想持此观点的民运人士应占百分之八十。剩下百分之二十的人,虽然没有作出这样肯定的结论,但心里也认为;岳武当属第一嫌疑人。

别说是局外之人就是严庆新、张琪对岳武有没有怀疑?有!只是这姐俩目前所处环境险恶,不敢放胆直言罢了。

我对别人有没有怀疑?有,当然有!为什么不说,“车占肋,马卧槽”死棋一步!所以我非常希望海外民运能围绕“王炳章事件”进行一场大讨论,把《谁出卖王炳章?岳武!》这一命题再引深几步,这不仅有助于澄清事件真相,也是营救王炳章工作的一部分。

如果知道炳章越南之行的朋友,把你们掌握的情况再一次向大家做以介绍,如果王希哲、石磊、方圆把你们在网上发表过的消息、线索、谈话、小说、文告再细水长流,慢慢地重新公布一回,让人们细细地回味、咀嚼一番,这本身就是对炳章先生最大的支持和真诚的怀念!

王希哲,石磊,方圆各自都掌控一家网站,旧贴重上,对三位来说是举手之劳。但是这样做会产生一个负面效果,它必将又唤起了人们对王炳章先生的思念!王炳章的“幽灵”又会在欧美的天空上盘旋,又会在神州的大地上飘荡!这是共产党绝所不允许的!

集我十五年民运之经验,凡是共产党反对的事,民运们一件也不办,一件也办不成!“揭露王炳章事件真相是今年海外民运的中心任务”,那也只是张宏堡大师的一厢情愿。

别人我不清楚,“两会”一过,我就不奉陪了。至于王希哲,周勇军,石磊,方圆能否坚持下去,请君拭目以待。

有人会问;既然你愿意开展一场“王炳章事件”的大讨论,为什么歇斯底里的反对《王炳章事件的阶段调查报告》?因为这篇《报告》的重点是以“营救王炳章委员会”的名义,向美国政府证明;王炳章确实有一个“十六大前的武装起义计划”,共产党是迫不得已先发制人,这无疑为美国政府营救王炳章设置了巨大障碍!

其二《报告》编造了伯虎庙是“总参机关”,王炳章用“手机”与严庆新联络的谎

通宝推:富柜,
帖:3604582 复 360444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