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站在全局的高度重新认识61年初陈云与柯庆施关于上海粮食工 -- 乾道学派

2011-11-12 21:24:54乾道学派
站在全局的高度重新认识61年初陈云与柯庆施关于上海粮食工

1961年初,陈云来到上海,找宋季文副市长去他的住处汇报上海养猪的情况。宋季文汇报期间,柯庆施也来了。陈云谈到农民希望少种双季稻和小麦的问题时,柯庆施说青浦县委讨论认为“种麦子,农民不能吃,而种蚕豆则收不上来”。陈云不赞成这种意见,他说:“我看,吃到农民肚子里,也是肥水不落外人田。”“这种东西总没有吃到美国的艾森豪威尔、肯尼迪的肚子里。农民吃了这样,就少吃那样,算总账是一样的。”[1]

乍一看去,好像陈云的说法是对的,但如果站到全局的高度,看法就会不一样。上海的农民多吃点,上海的城镇人口所需的粮食就要更多地从外地调拨,其他地区的农民就要少吃点,而当时很多地方的农民是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下面两个材料可以对比着看一下:

在1960年夏天,总书记邓小平到四川传达中央一个文件,传达完了,吃完中午饭就要走。当时,在省委办公大楼下边,临上车的时候,李井泉提出到机场送他。他说:“井泉啊,粮食还得调,死人也只能死我们四川的人,不能死北京的人,也不能死上海的人。如果北京、上海死人国际影响就大了。”[2]

  一九六一年夏,新都县委反映,水稻的二道秧子耨不起走,农民下田耨几行就没力了,躺在田坎休息。当年秋天,绵阳地委第一书记李林枝同志在省委金牛坝招待所养病,到灌县看了一下,回来给我打电话说:“老宋,你今年遭了,成灌公路两旁田里的稗子长的比谷子还高”。我说:“是,二道秧没耨上去,一亩少收一百斤谷子”。[3]

[1]陈小津《我的文革岁月》

[2]周燕《李井泉秘书陈振寰口述》

[3]宋文彬《我对原温江地区农业大跃进中的两个特殊问题的主要情况的交代》

主题:360865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