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学生时代 -- 断臂残刀疲败兵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0 阅 11736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5-04-06 08:55:35
362889 复 357246
断臂残刀疲败兵
断臂残刀疲败兵`4673`/bbsIMG/face/0019.gif`70`579`27545`204615`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4-12-27 23:49:47`
【原创】(三)职高(4)生死恋(上)(5)生死恋(下) 34

(4)生死恋(上)

我上学头一天,最扎眼的有两个人,一个是作孽,另一个就是帅哥,帅哥一米七左右,虽然有点黑,但实事求是的说,长的比较帅。我们学校没什么美女,我们班的四大美女,就是学校的四大美女,帅哥开始要追援,援在四大美女里按说算不上第一,但这个女孩有个特点,就是不卑不亢,雷打不动,入学没多久,不但年级,连高年级的一些人,都迎着困难上,可三年下来,楞是洁身自好。

说到援我还为之吃过一次冤枉,开学几个月以后,一天蜈蚣叫我,蜈蚣中等个,比较壮,样子有点凶,他以前作过开胸手术,胸前有一道突出的红色长疤,疤两侧支出一些枝干,象一座卧在胸前的粉红色山脉。我和他没太多来往,也不知怎么回事,但还是跟他来到僻静处,他恶狠狠的叫我以后不许和女生说话,我一楞,然后问:“我和女生说过话吗?”这回轮到他楞了,我又问:“我不记得和女生说过什么话,日常一句半句的都是些非说不可的,你倒底想干什么,说清点,不然我实在是不好办。”他说:“那你不许和援说话。”“谁是援?”这回他又傻了,看样子有点不知所措。我并不是在逗他,我是真不知道,事实上我们班女生的名字,我当时只知道两三个,其它人,人虽然都认识,但名字就不知道了。蜈蚣缓了口气答:“就是你们组长。”“那没办法,我每天交作业,或者她指示点什么,不说话实在有点难,而且你什么时候看到或听到,我和她多说话了,这样,我以前没和她多说过话,以后也不多说,你看怎么样。”蜈蚣想了想说:“好。”说实在的,直到毕业,我想破头也没想出,蜈蚣是那根筋搭错了,竟会怀疑到我头上,后来知道援是万人迷,就更想不通了。

别人啃不下援,帅哥也没好到那去,最后不论是讨好还是表白,全被很有分寸的拒绝了,于是在第三年他就修正目标,当时其它美女都有主了,其它的又不大入的了眼,于是就盯上了叶赫,两个人发展飞速,其如潮爱意把整个班都淹了。

这些年越来越开放,在大街上看到中学生成双配对,热吻相拥,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那会尚少,而且我虽多年没进校园,但他们当年那份炽热,我估计,现在就是有,只怕也不多。

这二位每节课都不耽误,一下课就马上跑到一起,老师刚出门,就拥在一起热吻,一班三十多人,都成了透明的,不但节节课如此,还天天如此,爱情是美好的,但有时候太随便了,就可能出问题,叶赫正坐我旁边,有一天二位在一起吃冰淇淋,听到一半,劲又来了,四目相对,情意绵绵,越靠越近,我一看又要来,就把头低下了,过了片刻觉的差不多了一抬头,马上就又低下了,胸口是一个劲的发闷,不是假想吐,我是真想吐。我抬头时二位刚分开,四目还是依然象连着线是的,只是从渐近变成了渐远,两个人的嘴相距二十公分,之间连着一条,不粗但清晰可见,亮晶晶的哈喇子。我估计这和刚吃了冰淇淋,嘴里发粘有关,他们是爽了,我是一阵阵的恶心。

因为叶赫坐在我旁边,帅哥常和我换位子,但口气很不客气,我一向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久了,就有些恼,最后引发了冲突,有一天他又要到我位子上,我不想换,他很意外,上来就打,对了几下,都没吃什么亏,他很生气跑出去,同外班叫了个大个男生,不过那人搞不清状况,并没差手,帅哥还是亲自上阵,我俩动了椅子,但还是没分出胜负,这时上课了,两个人才算分开。下课后小许找我,说大家都看帅哥不顺眼,要借这个由子打他一顿,我一问,人还不少,全是扎眼货,我一想,实在是不值得,而且这些人一起上手打他一个,要是打出点事来,也是麻烦,就推了。

(5)生死恋(下)

两个人热情如火,但不知怎么突然就冷了下来,热吻少了,还发生了口角,记得有一次两个人不知怎么在班里争了起来,帅哥抬腿就往外走,叶赫忙追,边追边哭着说:“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什么都给你了,你别走。”这可是在班里课间,当着一班人说的。但这只是很短的时间,此后就又热了起来,但不是当众热吻,而是当众对扇嘴巴,那架式有点象大日本皇军体罚,两个人你一下,我一下,都不躲,每次少说也要两三对。开头是在校门外,被几个好事者看到了,接这就是在班里,虽不象热吻那样密,但一周总会有几次。听说叶赫到帅哥家,搜出许多其初中女同学的信,边哭边撕。这事想来是有,但我想这肯定不是两个人发展成这样的原因,这件事是帅哥传出来的,大概是想给自己的行为找点支撑。我从一开头就认为这两人长不了,帅哥是个很浮躁的人,找上叶赫纯粹就是为了填空,叶赫决不会是他最终的选择,但我没想到事态的变化会那么剧烈。

帅哥是很想断的,但问题是叶赫死咬住他不放,两个人只好这样半死不活,三天两头的闹,随着临近毕业,帅哥缓和了些,但这恐怕不是因为感情上有所回归,因为他并不打算去工厂,所以我想他是想等离开学校,叫这件事无疾而终。

火山最终在临毕业时达到了高峰,那是毕业考试前的一次自习,两个人坐在我旁边,课上了一半,叶赫不知怎么了,开始哭,边哭边把两个人的复习笔记,全撕了。帅哥看着他,把其面前的杯子移的离她略远些,但叶赫一把抓过杯子丢在地上,摔碎了。这下惊动了老师,叶赫对老师说了声:“对不起。”就哭着跑出去了,她一出门帅哥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可不一会,叶赫回来了,直奔自己的座位,拾起一块碎杯子,大叶着帅哥的名子冲向了帅哥,谁也没想到会这样,所以虽然隔着几行人,但帅哥明白过来时,她已到了眼前,并打算用碎杯子划帅哥,帅哥抓住了她的又腕,旁边的人也帮着拉,叶赫没能划到帅哥,但因抓的太紧,自己的手反被划出了血。

这时有好事的跑到外面,通知旁边班的人,结果那班人全不上课了,全堵到我们班门前来了,连老师都跑来了,叶赫和帅哥被拉开后,外班的人也被其老师赶走了,但刚走后门的小窗上就又有又眼睛往里窥测,一看原来是那班的老师,把学生赶回去后,自个跑来看热闹。这件事最后是不了了之了,叶赫好一阵没来学校,学校也没作什么处理,就好象没这事似的,但在学生中却谈了好久,碎杯子也,被传成了瓶子,刀子,等更有杀伤力和视觉冲击的武器。

帅哥平时自以为是,但其实除了长的还可以,本事不大,不说别的,光说女人的事,同级一个班里也有个花花大少,便宜不少占,但也没听说吃过什么亏。而叶赫后来的状态也实在是不正常,虽然她就是正常以我看,也只能是吃亏,事实上她吃亏是因为她一开头就错了。现成的例子在,援追的人很多,可就是雷打不动,另几个女生也谈朋友,有的还换了好几个,可就没一个这么闹的,她事前太轻信,事后又迷在里面无法自拔。不过还好,到工厂后她找到了新的爱情,希望她能幸福。


  • 本帖 1 回复
2005-04-06 08:55:3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