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汉武帝年谱——七十年≈两千年 -- 江南水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38 阅 42738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01-26 07:49:14
3654206 复 3653763
江南水
江南水`29660`/bbsIMG/face/0000.gif`70`1080`21631`159206`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8-11-22 18:30:56`
汉武帝年谱——七十年≈两千年(2) 145

孝景前三年【前154年】(2岁)

十月,梁王刘武来朝,景帝对他说:我死后,你接班。(千秋万岁后传于王

水评:

汉景帝的这番话,既揭了盖子,又捅了娄子。当时景帝已经着手削藩,同姓王们为这事儿都急得上蹿下跳。只要中央政府的情报机关,还有点儿基本的功能,景帝就应该知道同姓王们的反应。从这番话来看,景帝也觉得自己有点儿hold不住了,不得不乱开支票,以拉拢刘武这个同父同母的弟弟。问题是,此言一出,后果严重。

正月,七国之乱爆发。

二月,太尉周亚夫和梁王刘武,联手击败叛乱的主力吴、楚。楚王刘戊兵败自杀,一个月后,吴王刘濞被杀。

水注:七国之乱始于吴、楚起兵,止于赵王刘遂自杀,前后闹腾了大半年。七国之乱,听起来挺吓人,其实,真正有实力搞乱天下的,也就是吴、楚两国,其他五国是雷声大雨点小。吴、楚垮了,其他五国也就掀不起多大浪了。

水评:

景帝干净利落脆的摆平七国,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如果七国之乱像靖难之役那样,又臭又长的闹个三四年,不光是汉朝的历史要改写,就是整个中国历史怕是也要改写。

秦末,趁着中原大乱那八年,冒顿单于统一了整个北方草原,并且还顺手收复了被蒙恬侵夺的匈奴故地(包括河套地区),然后又趁机向南扩张。最嚣张的时候,匈奴人占据了朝那(今宁夏固原市)、肤施(今陕西延安市),这俩地方距离首都长安(今陕西西安市)的直线距离也就是300公里左右。(南并楼烦、白羊河南王,悉复收秦所使蒙恬所夺匈奴地者,与汉关胡河南塞,至朝那、肤施,遂侵燕、代。

要是中原再乱个三四年,匈奴人会在一旁打酱油吗?

我觉得应该不会,更何况,人家赵王刘遂还做了带路党,热情邀请匈奴人前来干涉汉朝的内政呢。

匈奴人会怎么做呢?不负责任的假设一下,主力从北方越过长城,加入到中原战场,河套地区的楼烦王、白羊王,南下关中,直取长安。

这样一来,结果会咋样呢,很难说。前771年,犬戎人攻入镐京(今陕西西安市),从此西周变为东周,开启了春秋战国的序幕。此一时彼一时,此时的匈奴人可比当年的犬戎人牛B多了,他们会消消停停的眼瞅着农耕地区再次出现一个秦国吗?

当然啦,长远来看,农耕地区走向一体化是历史的必然,但是,时间呢,从犬戎人攻入镐京,到秦始皇统一农耕地区,历时500多年。其时,游牧地区还是一盘散沙。

历史又有几个500年呢?

在一个相对统一的游牧势力干扰下,农耕地区再次走进一体化,又得需要几个500年呢?

怨念一下,有记载的中国历史实在是太长了,长得以至于让人没有了时间概念。拿我本人来说吧,随便翻开《史记》的一页,就像是看昨天的新闻报道,再一算时间,才吓自己一跳,原来每件事、每个人都已经是离自己两千年以上了。不过,俺骄傲,你也骄傲吗?

孝景前四年【前153年】(3岁)

四月己巳(二十三),长子刘荣被立为皇太子。

同日,刘彻被封为胶东王。

水评:刚刚平定七国之乱,汉景帝就着急忙慌的立太子,可见,先前的那番话,纯粹就是忽悠自个儿的亲弟弟。

孝景前五年【前152年】(4岁)

汉景帝继续和亲,并且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匈奴的军臣单于。

水注:在西汉,和亲不是啥稀罕事儿,但是在《汉书》中的措辞,却有微妙的不同,如孝惠三年(前192年)的那次和亲,班固写道“以宗室女为公主,嫁匈奴单于”。这次,他却写道“遣公主嫁匈奴单于”。由此推断,汉景帝这次派出的和亲公主,很可能是他自己的亲生女儿。

孝景前六年【前151年】(5岁)

九月,皇后薄氏因为没有生儿子被废黜。

水注:一个女人走了,三个女人来了。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个女人演的戏,影响了汉家江山,也影响了中国历史。

孝景前七年【前150年】(6岁)

十一月,皇太子刘荣被废,同时被封为临江王。

水注:刘荣被废,全怪他有个醋坛子老妈。

二月乙巳(十六),太尉周亚夫升任丞相。同时,取消太尉这一职位。

四月乙巳(十七),刘彻的母亲王氏被立为皇后。

四月丁巳(二十九),刘彻被立为皇太子。

孝景中二年【前148年】(8岁)

二月,匈奴攻入燕国(今北京一带),汉单方面中止和亲。(匈奴入燕,遂不和亲

三月,前太子、现任临江王刘荣自杀。

水评:

实事求是的说,刘荣的死,跟他自己做了什么,没半毛钱的关系,而是他爹汉景帝一定要弄死他。

话说当年汉景帝废刘荣的时候,太尉周亚夫、太子太傅窦婴,都旗帜鲜明的表达了自己的反对意见,并且还表达了不止一次。反对无效后,窦婴竟然还请了不定期的病假。

这俩人,一个是平定七国之乱的大功臣兼红二代,一个是女强人窦太后的侄子兼外戚的领头人,各自的背后都有一股强大的势力。要是这两股势力合流,会干出啥事儿呢?

想当年,周亚夫他爹周勃,联合自己的老冤家陈平,愣是把正宗的高皇帝嫡脉给弄断了,拥立庶出的代王刘恒,也就是汉文帝。

老子做过的事儿,儿子会不会依样画葫芦,再来一次呢?景帝百年之后,周亚夫和窦婴要是联手废掉新皇帝,迎立前太子,谁能挡得住他们?至于借口,就像是海绵里的水,只要找,总是能找得到的。

这种被皇帝的日子是很难过的,就拿汉文帝来说吧,在周勃等人的掣肘下,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憋屈。汉文帝想重用自己看上的贾谊,周勃们说贾谊不行,文帝也只好跟着说贾谊不行。

景帝时期,联系功臣和外戚这两大势力的唯一纽带,就是前太子刘荣,弄死了刘荣,这两股势力合流的可能性,将大幅度下降。这两股势力不合流,新皇帝的位子就稳当多啦,日子也会好过得多。

也就是说,刘荣是非死不可,不是因为这个事儿死,就是因为那个事儿死,不是今天死,就是明天死,反正他得死在老爸的前头。除非刘荣被复立为太子,继而荣登大位。那样的话,刘彻和他娘怕是要遭“人彘”之祸喽。

从后来的历史进程看,汉景帝的选择没错;就当时来说,周亚夫和窦婴坚持长子继承制,应该也没啥错。谁都没错,结果却是刘荣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唉……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吃土的蚯蚓,李根,铁手,浣花岛主,
2012-01-26 07:49:1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