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汉武帝年谱——七十年≈两千年 -- 江南水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38 阅 41515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02-20 07:16:50
3670943 复 3653763
江南水
江南水`29660`/bbsIMG/face/0000.gif`70`1080`21628`159183`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8-11-22 18:30:56`
汉武帝年谱——七十年≈两千年(8) 102

元朔二年【前127年】(29岁)

正月,汉武帝听从主父偃的建议,颁布推恩令。

水评:

广义的推恩令是两道诏书,一道是给诸侯王的:梁王、城阳王亲慈同生,愿以邑分弟,其许之,诸侯王请与子弟邑者,朕将亲览,使有列位焉。一道是给御史大夫的:诸侯王或欲推私恩分子弟邑者,令各条上,朕且临定其号名。

汉武帝给诸侯王下的那道诏书,看上去挺客气:你们要是愿意向梁王、城阳王学习,朕也一样会满足你们的心愿;你们要是不愿意,朕也不勉强。

给御史大夫下的那道诏书,汉武帝也显得很谦虚:那是诸侯王们高风亮节,自愿分土地给兄弟、儿子,朕不过就是个橡皮图章。

说得比唱得好听,俺们诸侯王要是真的不向梁王、城阳王学习,您老人家能放过俺们?俺们的小辫子不比西域美女的少(没有小辫子,那帮酷吏也会体察圣意,依法创造出各种小辫子),哪天您老人家一高兴,随便揪出一个小辫子,俺们就得死无葬身之地。

得,奉诏吧。

诸侯王们只好拿出自己领地的一部分,分给自己的儿子、兄弟,让他们成为可以世袭的列侯。这些列侯的食邑的土地管理权,从此可就不属于诸侯国喽,而是属于就近的郡。(其后更用主父偃谋,令诸侯以私恩自裂地分其子弟,而汉为定制封号,辄别属汉郡。

考诸《史记》、《汉书》,武帝一朝,王子被封侯的达150+,也就是说,一纸推恩令,武帝就从诸侯王手里抢来了100+的县,着实V5。诸侯王们可就苦喽,他们的日子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推恩令,一把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

这把软刀子能管用的前提是,以前曾经有过一把更管用的硬刀子。试想一下,在七国之乱前夕,推恩令这把软刀子会好使吗?

从公元前202年刘邦登基到如今,汉家总算是彻底解决了诸侯王尾大不掉的局面,历时75年,历经五个皇帝外加一个女主,其间还掺杂着大大小小的血与火。

中央集权,不容易啊!

春天,匈奴人攻入上谷郡、渔阳郡,杀掉和掠走一千多人。汉武帝派卫青、李息从云中郡(今呼和浩特市一带)出发,弃上谷、渔阳于不顾,向西杀奔高阙(北方山脉的一个缺口,具体位置,今有争议),从高阙向南,越过黄河,突入河套地区,一举收复河套。

在河套地区设置朔方郡、五原郡。

水评:

河套易手是汉匈争战的一个分水岭,汉朝不仅摘掉了悬在长安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还可以向东威胁单于王庭,向西打击匈奴右贤王。汉朝总算是掌握一点儿战争的主动权,不像先前那样只能被动的应付。

除了军事价值,河套地区还颇有经济价值,这地方是当时为数不多的既适合游牧又适合农耕的地区,游牧民族占领了河套,可以“风吹草低见牛羊”,农耕民族来到这里,也可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这一战,史称“河南之战”,汉方夺得了河套,匈奴占领了上谷郡的一些偏僻地区。(汉亦弃上谷之斗辟县造阳地以予胡

这笔买卖,谁亏谁赚?

夏天,招募十万人迁徙到朔方郡。

水评:招募是要花钱的,十万人的搬迁费、安家费,得要多少钱啊?!

元朔三年【前126年】(30岁)

冬天,匈奴军臣单于去世,其弟左谷蠡王伊稚斜,打跑军臣单于的太子於单,自立为单于。

春天,放弃苍海郡。

夏天,匈奴数万骑兵攻入代郡,杀掉太守恭友,掠走一千多人。

秋天,匈奴又攻入雁门郡,杀掉和掠走一千多人。

水评:伊稚斜这个新官儿的工作积极性,还挺高的哈。话又说回来,他要是不积极一点儿,他本人就得被别人打跑。

秋天,中止西南大开发,令犍为郡守住现有的成果。倾全国之力,修筑朔方郡的城防,修缮当地的秦长城。

水评:

开疆拓土,的确很吸引人,也很光荣,同时,也很费钱。开发大西南,汉朝动用了数万人,后勤补给线长达千里,补给效率还低得吓人(率十余钟致一石);为了笼络当地人,汉朝廷还得在那儿大把的撒银子(散币于邛、僰以辑之)。

为苍海郡而耗费的人力物力,跟大西南差不多。

光荣与梦想的背后是痛苦和代价!

本年,张骞从西域归来。

水评:

十三年前,一百多勇士慷慨西行;今朝归来,故人中却只见张骞和堂邑甘父。

悲哉斯行,壮哉斯行!

这是自盘古以来的又一次开天辟地,让农耕地区的人们知道了,在遥远的西方,还有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太史公的“凿空”二字,述尽了此行的神韵。

张骞此行的原始动机是什么,他是不是完成了既定的使命,还重要吗?

元朔四年【前125年】(31岁)

夏天,匈奴兵分三路,各三万骑兵,攻入代郡、定襄、上郡,杀掉和掠走数千人。匈奴右贤王,也屡次骚扰朔方郡。

元朔五年【前124年】(32岁)

春天,卫青率十余万人(其中有三万骑兵)从朔方郡出发,穿过高阙,向北奔袭六七百里,趁夜包围了匈奴右贤王的大本营。右贤王仅带着数百骑兵,突围而去。

大行李息、岸头侯张次公,从右北平郡出兵,寻找匈奴人作战。

水评:

这是一个非典型斩首战例。

右贤王逃走后,当地的人口、牲畜,全部被卫青带回了汉朝。从匈奴数次从汉境掠夺人口来看,他们缺人缺得厉害;他们倒是不缺牲畜,但是一下子损失上百万头牲畜,也够他们心疼一阵儿的。

至于右贤王本人的死活,重要吗?一个光杆儿司令,谁还会把他当回事儿呢。

此战过后,右贤王的影响力从西部彻底消失,河西地区的游牧势力开始一盘散沙化。

秋天,匈奴一万骑兵攻入代郡,杀死代郡都尉(相当于军分区司令员)朱英,掠走一千多人。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起于青萍之末,李根,铁手,
2012-02-20 07:16:5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