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中国的官办经济--世界上最怪异的经济(一) -- 陈经

2012-03-12 21:43:13燃烧的河床
借鉴古今中外得失

国债并不是资源,但国债背后有税收做抵押,所以可以作为抵押物,但这种制度设计表面合理,但最终将让整个国家的权力让渡给银行家。

石油美元是因为美元作为石油结算货币,渐渐成为国际大宗商品和银行结算货币。美元脱离金本位和现在石油美元危机,都是因为通胀泡沫破灭后造成美元价格溢出,扩张过程中大量美元因为大宗商品泡沫破灭而溢出,除非有新的容量池能够接受,所以我们看到世界上很多资源(这些资源还不一定立刻就能投入使用),他都已经被商品化了,甚至是几次商品化。私有资本下是一种债务扩张模式,为了利润最大化,他们会用债券市场来不断扩张自己的资本,在通胀的过程中掠夺财富,但当通胀破灭,那么债务就会恢复原形。这种方式可以扰乱他国的经济稳定,同样也会作用于他自身。挣钱的是少数人,损失的是大多数,社会机体不平衡从而让整个社会运行不能再正常化。私有资本的各自自我发展的私心,最后造成的局面都是一样的,无非是时间长短和烈度区别。资本和封建,是一体两面,本质都是私有。封建下的症状,资本一样拥有,只不过不再显现于土地,而是在股市、债市、大宗商品等金融领域,而且资本所造成的伤害远远大过封建,二次世界大战和几次中东战争就是例证。

一个国家新成立,百废待兴,他要发行自己的纸币,又要让大家普遍接受,假如其是私有制国家,那么他是不可能做到的,除非他背后有抵押物,比如说黄金和世界通货等,因为各种资源并不完全属于国家,不少是私有的,政府资源是有限的;但是一个公有制国家,他就有能力将这些资源以国家的名义作为抵押物,这就在法理上通过了,纸币发行也就有了支撑。当然,他是一个君主制国家,他也能够用自己的资源作为抵押物来发行纸币,他也能做到,但这就回到了历史上的封建帝王时代,这就回到毛泽东所说的人亡政息周期律中。

在这里我们以西汉来简单看看。现在网络上一些观点,普遍认为汉武帝后期财政空虚是因为汉武征伐匈奴好大喜功造成的,但深究其根源,并不是这样简单。汉武利用文景两朝的财政完成征伐匈奴,保护了国家政权免受游牧侵扰,同时在削藩的基础上开始推恩令,解决了地方割据的问题。但此时候国内豪商巨贾已经起来,土地兼并已经开始恶化,藏匿土地和奴婢造成税收减少和流失,在汉武征伐匈奴过程中,这些豪商巨贾并没有急国家之急,反而是与王争利,侵民之有。针对该情况,汉武开始重用法家桑弘羊,采纳了桑弘羊打击豪强兼并,举办官商事业的举措,如盐铁专卖、均输平准和算缗告缗,还有关键的统一币值,同时国家经营公田,推进先进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的“重农措施”。这样,国库空虚问题并不是通过对农民的税收增加来解决,而是通过对豪商巨贾的打击,通过发展官商来实现,而且遏制了土地兼并之势,但终汉武一生,他最终都没有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斗的是整个官僚体制,虽然汉武用内外朝,用尚书台削弱宰相权力,不允许商人从官,不允许官员从商,但这种趋势并没有被避免,最后大官僚,大地主,大豪商往往统一在一起,这个力量是很难靠个人强权力量解决的。最后也就是人亡政息。

汉武一走,外戚新旧势力代表霍光当权,深受儒家“为政者不得罪于巨室”思想[这里补充一下,孔子的儒家思想维系的周天下诸侯共治的局面,从此观之儒家思想不仅强调共主,也强调诸侯存在,要求的是周天子和诸侯在周礼下的彼此承认和谐共处,所以孔子的思想也就可以想象了,虽然孔子思想能够对巨势诸侯和帝王之剑的秩序进行道德约束,但这其实是不现实的,所以孔子一开始就显得有些脱离实际,这也是为什么孔子在其所处时代不能为各诸侯国所接纳的原因,他其实做了一辈子的牌坊]的影响,将改革派桑弘羊打击致死,随后霍氏家族开始追求名利,长于货殖,成为大官僚、大地主和大商人三位一体的代言人,朝廷公卿纷纷开始兼营末业,舍本逐末,农业荒驰,商业资本泛滥。后虽经推崇法家的汉宣帝中兴,但也只能延缓一下整个局势的走向。最后土地兼并,地方割据,中央财政空虚,农民流离失所。王莽托古改制,也就演化成一场闹剧,因为在官僚、大地主和大商人勾结占据政权情况下,其政策是不可能实际推行的,虽然他的一些政策很有借鉴意义的,如果其在汉武时代,那么其财政政策不少是能发挥作用的。

通宝推:重耳,小乌龙,PCB,范进中举,
帖:3685206 复 368467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