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报纸里的文革1966 -- 天天向上A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20 阅 58090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03-16 14:48:21
3689657 复 3673570
天天向上A
天天向上A`61828`/bbsIMG/face/0000.gif`70`5772`18991`278548`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10-08-30 08:17:44`
外一篇:后35年特别称职的文宣部——从张华说起 561

经常看到有人抨击现在的文化、宣传部门,说其不称职。但比较文革前后的文宣效果,我却吃惊地发现,文革后的文宣部比文革时及文革前的文宣部,要称职得多。

文革后对文革的反动,其实也是一种“文革”,姑且称之为“文革2.0”吧。很多人,包括目前的官方都把“真理标准大讨论”视为“文革2.0”的开端。这么说也不是不对,但对目前思潮影响至深的却不是“真理标准大讨论”,而是2个人的死。

“快救人!有人掉粪坑里了!”突然的一声喊叫,让行人、生意人、购物者停下了忙碌。26年前的西安康复路正在形成一个小商品批发市场,周日的康复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50岁的裁缝赵永茂放下手中的活计,快步跑向几米之外的人群。一个高高的小伙子,把手中的东西扔在一边,扒拉开众人,冲到了最里边。康复路南口这个老旧的厕所后边三米多深、池口两尺见方的化粪池周边已被围得水泄不通。69岁的掏粪老汉魏志德在这里掏粪时,被粪池散发出的沼气熏倒,跌入粪池。那个穿着军裤的英俊小伙子冲到跟前时,魏志德已经俯卧在粪水里,只有头发露在外面。在赵永茂摊位旁边也做裁缝生意的李正学正要下去救人。小伙子一把拉住李正学:“你年龄大,我下去。”沿着竹梯下到粪池。小伙子一手抓紧梯子,一手从一米外的粪水中拽过老汉,抱在腰间,向着粪池上的人群喊:“快放绳子,人还活着!”话音未落,浓烈的沼气把小伙子也熏倒了。“扑通”一声,他同老汉一起跌进粪水之中……

这件事发生在1982年7月11日的陕西省西安市,那个“身着军裤的英俊小伙”就是年仅24岁的第四军医大学空军医学系三年级学生张华。这个英勇救人事件有个非常不幸的结果——救人者张华抢救无效死亡;被救者魏志德,在救上来之前就已经死亡了。

张华勇救掏粪老人的事迹在第二天就上了《西安晚报》,由于“文革遗风”的影响,《西安晚报》热情讴歌了张华舍己救人的精神。近4个月后的11月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长篇通讯《当代大学生的榜样——记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学员张华》和评论员文章《争做新时期的优秀大学生》,号召大家要像张华那样,做一个有“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高尚的社会主义道德,孜孜不倦学习科学文化的钻劲,高度自觉的组织纪律性”的新时代大学生。由于受到更深的“文革遗风”及“文革2.0新风”的影响,在《人民日报》的长篇通讯里,张华被描述成“坚决支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坚决反对‘四人帮’,坚决支持‘工厂奖金制’和‘农村责任制’,坚决反对把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视为‘走回头路’”的、热情向党靠拢的、有追求的大学生。文章是这么说的:

张华始终没有忘记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他离开部队入学时,带着一个小木箱,装着满满的书,其中有《共产党宣言》、《毛泽东选集》、《党的基本知识问答》、《政治经济学基础》及青年思想修养方面的书籍。上学后,他用津贴费又新添了不少政治书籍。他由于长期坚持学习革命理论,坚定了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不论在什么场合,都能自觉抵制各种错误思想。

和现在一样,质疑或者说假装“小心翼翼地质疑”的声音,来自南方的地方报纸。具体哪家报纸现在已不可考了(其实是我懒,有时间再考证吧),只知道可能是浙江的小报。说这个质疑符合“人性”也行,文宣部有意为之也行,反正是在《人民日报》大规模报道并“定调子”的之前和之后,这个质疑的声音就成为了主流,也因此成为真正改变“文革遗风”的第一根稻草。

在浙江小报发出异议后不久,全国主要报纸特别是地方报纸,和各大大学,开展了“大学生救掏粪老农值不值得”的大讨论。当然,在讨论一番后,报纸也罢,大学也罢,总得给这个讨论安上个“政治正确”的帽子,所以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虽然不值,但在社会主义国家,还是得这么做的”。这么样?很勉强很有趣吧。

“人都是自私的”,这是这场讨论得到的第一个结论。自私乃“最高人性”,所以要求一个人的生命来换取另一个人的生命是不人道的。这个说法在今天广为人知,但在30年前,还是个羞羞答答、不可对外人言的玩意儿,是需要用底裤遮住的“耻处”。一个舍己救人事件,最后竟然发酵并得出“人都是自私的”这样的结论,并将自私的种子深深地种在人心里,是张华事件最大的成果。

这个讨论收获颇丰,可以说是硕果累累。除了“人性是自私的”这个硕果外,还有2个主要的、影响至今的“硕果”——

第一个硕果是:人和人不同,有高低贵贱之分,这也是对前27年最关键的“反动”之一。

“值不值得”大讨论用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即人是不是等价的:

培养一个大学生显然比培养一个农民需要耗费更多的国家资源,而且就社会价值而言,一个大学生一般来说能比一个老农对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一句话,大学生的社会价值比老农社会价值高,一命换一命对于社会来说是亏本投资,所以张华救老农不值得。

那个年代的大学生,是百中取一的“天之骄子”,一个未来军医的价值自然不是一个老农可以比拟的;张华年仅24岁,他可能服务社会的时间,也不是一个69岁、行将就木的老头可以比拟的。所以这场“在既定框架里的讨论”的胜负,并无悬念。

参与讨论的“天子骄子”们,以为这就可以固化大学生的社会地位了。很可惜,“值不值得”大讨论的硕果不可能只被那个年代尚稀缺的大学生们独享,而是社会化了,也最后精英化了。

大学生稀缺,大学生“更有社会价值”,所以死了不值,那么在大学生不稀缺而大款稀缺的时候,大学生为大款牺牲自然也是应该的,是这个理论的自然延展;小民不稀缺,权贵稀缺,权贵“更有社会价值”,那么小民为权贵牺牲也是值得的……甚至,每个人都能找出自己更稀缺的理由(生命只有一次这个理由已很充足了),所以每个人都没必要为别人牺牲。

第二个硕果是第一个硕果结出的硕果——即让人分出细密等级,让“人民”这个概念碎片化。分成碎片后,一点波澜就可以让以前的人民现在的碎片斗得不亦乐乎。

你说你是人民?错!现在根本没有人民这玩意儿,只有人民的碎片。买得起别墅的是大款儿,一次性买得起房的是小款儿,分期付款的是房奴,想买但买不起的是准房奴,不敢想的是屁民。

除了房产外,还可以用职业来碎片,用收入来碎片,用财产数量来碎片,用地域来碎片,用性别来碎片,用转基因来碎片,用毛泽东来碎片,用对任何政策的支持与否来碎片,用薄王来碎片……

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个阶层吗?反正我是不知道的。

200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课题组”告诉我们,中国有:国家与社会管理阶层、经理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专业技术人员阶层、办事人员阶层、个体工商户阶层、商业服务人员阶层、产业工人阶层、农业劳动者阶层、城乡无业失业和半失业人员阶层等10个阶层。

在之前的2000年,中央党校《当前党政干部关注的深层次思想理论问题》课题组告诉我们,中国有:社会管理阶层、知识分子阶层、企业家阶层、国有企业工人阶层、城镇集体企业工人阶层、乡镇企业工人阶层、雇佣工人阶层、个体劳动者阶层、私人企业主阶层(雇工8人以上)、农村村务干部阶层、农业劳动者阶层、农民工阶层(特指涌入城镇的农民工和保姆)、失业半失业阶层、离退休人员阶层、无职业者阶层等15个阶层。

前些年网络告诉我们,中国有:草领阶层、木领阶层、铁领阶层、铅领阶层、锌领阶层、铝领阶层、铜领阶层、锡领阶层、银领阶层、金领阶层、白金阶层、钻石阶层等12个阶层……一句话,不把人民高度碎片化不能罢休,如果15个阶层不够,还可以搞20个,50个,100个沙粒级阶层,甚至14亿个纳米级阶层!

为什么要把人民碎片化?因为这才是对文革最大的清算,才是真正的“拨乱反正”——文革是什么?不就是一帮自以为团结的小民以群众运动方式斗权贵么?碎片化甚至散沙化后,还有人民这个概念吗?还有群众运动的基础吗?没有了,自然就可以分而治之。

碎片是虚弱的,因此碎片后的统治非常容易,给个清官让他们念想就可以了。这时,最有用的是广电总局。

你不是恨腐败吗?我给你拍《省委书记》、《纪委在行动》、《反腐雄心》、《《跨国追逃》、人间正道》、《苍天在上》!别去管现实如何,光看这些片名,多给力啊,一句句一声声都告诉你,甭费力操心腐败的事,自有苍天大老爷做主。

还不过瘾?想看贪官被杀头?很好,我继续给你拍杀贪官的。。。古装片。海瑞不够上康熙,康熙不够上雍正,一个个清正严明,正是吾等小民的倚靠。

碎片化政策是如此地成功,以至于写到这里我都绝望了,因为碎片化的基础太坚实,碎片化的成果太明显!而所谓人性的自私,就是碎片化最大的基础。

文革后的35年,其宣传主流是人性的自私一面;文革10年及前17年,其宣传主流是大公无私。看上去似乎后35年的宣传更符合人性,左派在谈到人性时也常常哑口,却忘了人性是有两面的。

大多数人希望自己不比别人过得差,但在别人过得不好时,也不会落井下石;大多数人更关心自己的所失所得,但在有余力时,也不介意给以援手;大多数人认同别人的自私,但在别人的自私伤害公众时,即便以自私的理由,也必须起来自救;大多数人更关心自己而非别人,但在同类纷纷堕入深渊时,也难免会兔死狐悲……

是的,兔死狐悲就是目前可以抵御“自私论”的人性。而对抗“自私论”导致的人民碎片化,最好的办法依然是91年前甚至150年前就给出的办法,即强调阶级。权贵欲分而治之,因此将人们切得很碎;人们反抗权贵,就必须反其道而行之,靠阶级本能亦即人性本能组织起来,团结起来。

在他们没有忘记阶级斗争的今天,我们有什么资格忘记?在他们举着全民党的大旗为自己捞私利时,我们有什么理由鼓掌?在他们粉碎我们的时候,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组织起来?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真理也!


  • 本帖 11 回复
通宝推:葡萄干,疯雨后,ING,梓童,金盟庄主,老老狐狸,敬畏生命,潮水的诺言,diorited,凯尔勒,白玉老虎,baumchen,天涯无,花大熊,阴霾信仰,金台夕照,林风清逸,笑任平生,钩河木,小白兔albert,icedshining,baresi,老虎五,scanning,李根,戴口罩的画眉,多大EE,gzdcl,船长阿道克,发了胖的罗密欧,胡乱三刀,秦汉唐,土拨鼠yuanap,乡下秋叶,foursea,再闻鸡起舞,田雨,龙战于野,博扬,真理,联储主席,watomi,范进中举,xhUserI,小乌龙,唐家山,xlu,西电鲁丁,四条,muilho,端履门,踢细胞,ifuleu,fighterbruno,邹隹,sukan,lionloin,达雅,扬子鳄,box,换了人间,kmy1810,重耳,zhikantie,呼呼噜噜,白浪滔天,也要崛起,马哥,
2012-03-16 14:48:2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