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中南半岛遗事(更新:决战之前(五)) -- 唯有天使生双翼
共:💬142 🌺1229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决战之前(四)

正如所有制订完美的计划都不可能被完美地执行一样,“卡玛格”行动一开始就出状况了。来自越南北部(东京)地区的机动群步兵部队在海上换乘登陆艇的时候,遇到了意想不到的的困难。3个步兵营里除了法国外籍军团第13半旅第3营的部队有在海滩实施两栖登陆的经历,另外2个营,芒族伪军第1山地步兵营和第26塞内加尔步兵营之前没有任何相关的经验。他们要全副武装地从高大的登陆舰甲板上通过挂在船舷边的绳网慢慢地下到那些等候在登陆舰两旁的摇晃个不停的登陆艇上面,更别说有许多旱鸭子还晕了船。按照原定计划,这些部队部队应该在行动开始后的2小时之内就必须全部登陆,实际上,他们整整用了4个多小时。当那些受尽磨难的步兵步履踉跄地终于踩到坚实的海滩时,已经是接近中午时分了。比他们早一步登陆成功的第3两栖突击群的部队虽然在登陆的时候一帆风顺,不过现在也在为那些已经推进到沙丘地带的两栖车辆大伤脑筋。许多满载物资的“短吻鳄”一开到沙丘上就陷在沙里了,动弹不得。法军不得不先把车上的物资先卸下来,以便让那些抛锚的车辆开出沙丘带。轻便的M29靠着辅助人力的推动,倒是一路最终爬上了沙丘的顶端,然后法军就在沙丘顶上看着那陡峭的另外一侧傻了眼,那坡度太大,车辆根本没法开下去。折腾了好半天,第3两栖突击群的部队总算在美翠(My Thuy)和新安(Tan An)这2个渔村之间找到了一个出口,这才得以让那些两栖车辆迅速通过这里继续向内陆推进。期间没有遭到任何越军的抵抗。不过在美翠村的法军看到有人从附近渔村里向后逃跑,在北面更远处,也能看见有2个排左右的越军正在后撤。

与此同时,B战斗群在du Corail上校的指挥下,也开始行动了。凌晨6时30分,2个来自越南中部地区(安南)机动群的步兵营抵达了文郑运河,到7时45分,法军已全军渡过运河。B战斗群的先头部队可以远远地看见第3两栖突击群的那些M29履带输送车爬过了小山的顶端,正在往自己这个方向开来。这样子,法军完成了对这条“没有欢乐的道路”北面的合围。

位于安南机动群右翼的第6摩洛哥骑兵营的运气不佳,在他们推进的方向上正好是1号公路东面那大片的沼泽地和沙坑。除了M24轻型坦克外,他们的绝大多数车辆都陷在那里了。经过一番努力,他们总算是在8点30分爬到了运河边-----根据计划,运河是从陆地方向发起进攻的部队的出发地。在法军登陆和推进的整个过程中,没有遭遇到越军的任何抵抗,整个地区如同死一般的沉寂。天虽然已经大亮,可是路上,田间根本看不见一个人。所有的当地村民都呆在自己的房子里不敢出门。在这片荒凉的地区,法国的飞行员们无聊地发现地上唯一还在动弹的就是自己的装甲部队和车载步兵,他们正在沙丘,沼泽和泥潭里挣扎着向前开进,往文郑运河边的集结地开去。

只有在B战斗群的最右翼的部队遭到了越军的小规模抵抗,而且只有3次而已。一个阿尔及利亚步兵连在开进过程中,突然遭到了二三十名越军的攻击。第2连一个倒霉的列兵穆罕默德阿布德拉卡德尔被突如其来的火力打了个措手不及,越军的勃朗宁自动步枪一个准确的点射直接击中了他的胸部,他一头栽倒,当时就不行了。其余的阿尔及利亚人立即散开,展开战斗队形。对着那些藏身于茂密的树丛之后和沙坑之中的敌人猛烈开火还击-----事实上他们连越军的影子也没看见------不过这并不妨碍阿尔及利亚人向整个地区漫无目的地射击,而此时越军早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这位穆罕默德兄弟蒙真主的恩宠,有幸成了“卡玛格”行动里法军方面阵亡的第一人。

B战斗群右翼的C战斗群在Gauthier中校的指挥下正在实施这次大扫荡中最复杂的敌前机动以完成对越军的合围。C战斗群的第一批部队将从运河边出发,穿过1号公路,直扑美珍(My Chanh)的北面。第二批部队则沿着1号公路的方向平行前进,随后部队将转向右侧开向文郑村和泻湖之间的那段运河,最后,第9摩洛哥营将搭乘登陆艇于6时30分在莱河(Lai Ha)附近的海岸登陆,控制滩头阵地后即沿着泻湖的岸边向内陆的东南方向推进,以求从陆上彻底完成对“没有欢乐的道路”的合围。到当天早晨8时30分,C战斗群已经抵达西黄(Tay Hoang),从而完成了行动的第一阶段的任务。

D战斗群在le Hagre中校的指挥下,任务是封锁从泻湖几乎一直延伸到顺化的半岛地区。该战斗群的部队多数具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在克服了小小的困难后,他们一路推进到预定地点,正对着A战斗群的登陆点。A战斗群的登陆开始于凌晨4时30分,第7两栖突击群打头,后面紧跟着海军突击队和阿尔及利亚第3步兵团第3营。第7两栖突击群和海军突击队在抵达海滩后,没有任何延迟,立即兵分两路,两栖突击群向北直扑泻湖方向,海军突击队则占领了一座叫赤东(The Chi Dong)的小镇,并且将半岛的交通切断。第7两栖突击群于5时30分抵达泻湖的北面,从而完成了自己的预定任务。

虽然法国人在行动里遇到了困难比想象中的大的多(主要是地形方面的),不过还是成功地完成了“卡玛格”行动的第一阶段,从陆地和海岸2个方向完成了对越军第95团的全面合围。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一步,放水捉鱼了。

点看全图

卡玛格行动法军进攻示意图(图上可以看见法军A,B,C,D4个战斗群的位置和进攻方向,越军95团的位置和1号公路)

放水捉鱼就是扫荡,是整个行动成败的关键。不过该怎么样把第95团从这个地区掏出来是个超级大问题。行动总指挥勒布朗将军已经下令正在外海待命的海军军舰往北开4海里,停泊在巴郎(Ba Lang)和安海(An Hoi)这2个渔村附近海面上,以切断越军可能从海上逃跑的路线。在“没有欢乐的道路”最北段,B战斗群已经开始有条不紊地逐个村子地搜索,法军的搜查进行的非常细致和彻底,翻箱倒柜,甚至在可疑的地方还要挖地三尺,试图找出隐藏的越军地道和仓库。每个村子在搜查前会被法军完全包围,然后全副武装都步兵一拥而入,挨家挨户地开始大搜查,带着探雷器的工兵分队和牵着军犬的K9分队则不辞辛劳地在茂密的灌木丛,竹林间和树林里钻进钻出,试图找出地道的秘密入口或者是隐藏的越军。村民们表情忧郁且沉默不语,按照扫荡前制订的计划,所有的年轻人都被逮捕并且暂时拘押,以等待情报部门的甄别和审讯。由于抓的人太多,而情报部门人手不足,这个甄别和审讯的过程很快就成了走过场,最终把所有被拘押的人都过了一遍,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分子也没有抓到。

到了上午11时,B战斗群由北往南,穿过那些迷宫般的小村子,向前推进了7公里。推进过程中没有遭遇抵抗。此时B战斗群的部队已经接近东桂村(Dong Que)了,这里差不多是“没有欢乐的道路”的中央部分,这里有几条路穿过那些沙丘地带通往文郑运河。村里以前还有个海关,现在海关虽然已经不复存在,不过旧楼的砖石结构还在,这里也是该村的制高点和核心地带。

东桂村在正午炎热的阳光下显得非常宁静安逸,紧靠着村边的竹林在海风里摇曳着,这就是一副季风时节海边村子的典型的景象。农民们现在没什么可做的,他们唯一的事情就是对着老天祈祷,希望降下足够的雨水,使他们能够看着自己的水稻田里的嫩绿色的幼苗慢慢成熟,最终结出沉甸甸的稻穗。不过现在,东桂村是摩洛哥第6骑兵营的目标,在M24坦克的掩护下,摩洛哥人慢慢地向村子走去。今天早上B战斗群向北的推进行动简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的摩洛哥人的专场演出,摩洛哥第6骑兵营是和摩洛哥第1步兵营交替掩护,步步推进。他们的推进得到了第69非洲殖民地炮兵团的榴弹炮的支援。这几支部队都是来自摩洛哥北部的费斯(Fez),在法军中一贯享有盛誉。在二战期间,他们曾经在突尼斯和“沙漠之狐”隆美尔元帅指挥的非洲军团进行过殊死的战斗;在意大利,他们强渡过拉普多(Rapido)河,翻越了彼得雷拉山(Petrella);在德国本土他们把德军第19军赶出了黑森林(Black Forest),这些骁勇善战的摩洛哥人在战争结束前还试图和美军赛跑,看谁先抵达希特勒的鹰巢所在地----贝希特斯加登(Berchtesgaden),当然我们知道最终是来自美军101空降师506团的“兄弟连”赢了这场比赛。不过这个小小的失利无损于他们的威名,他们不愧是法国北非殖民地部队里的精英,许多人在战后都获得了提升,有的人甚至被授予将军一级的军衔,摩洛哥人在法军部队里获得提拔的人数是超过其他任何一支殖民地部队的。现在这些摩洛哥人正熟练地搜查他们经过的每个村子。

在接近东桂村的时候,M24轻型坦克放慢了速度,以便使得步兵可以跟上来,他们小心翼翼地继续向前推进。这些摩洛哥人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对地雷和陷阱的敏感,这种直觉使他们在之前的行动中没有损失1辆坦克,甚至是1个人,不过现在这种第六感告诉他们,东桂村有什么情况不对劲,虽然现在还没有任何情况,不过摩洛哥士兵已经默默地在坦克两侧展开了战斗队形,坦克部队的指挥官坐在炮塔上打开的舱盖里,探出半个身子,一边看着附近的情况,一边呼吸着海边清凉的海风(题外话:法国外籍军团第1骑兵团的一个装甲车乘员组里有一名来自前纳粹德国军队的电气/机械师,这人给自己的装甲车上私下安装了空调。这件事本来神不知鬼不觉,不过在一次战斗中,他所在的装甲车遭到了伏击,乘员们不得不紧闭所有舱盖,进行了长时间的战斗,靠着空调,他们才没有在湿热的环境里中暑,一直坚持到援军抵达。装甲车因为在战斗中被打坏而不得不进行维修时,空调被人发现了,这件事于是就这么穿帮了。这些人因为他们的勇敢被授予了勋章和奖章,不过随后就是按照外籍军团的老规矩来办,他们因为“私自动用政府的资产”(薅资本主义的羊毛?)而被处以禁闭。)。

Derrieu少校是坦克中队的指挥官,他从望远镜里看着前面这个宁静的小村镇,村里的路上看起来干干净净,看不见任何障碍物,路面也没有埋设地雷时可能留下的痕迹。不过小心无大错,坦克还是在进村前停下来,让后面的拿着探雷器的工兵上来探路。不久,拿着长柄探雷器,戴着耳机的工兵就一路小跑从后面赶上来,那些皮肤被晒得黑红的工兵小心翼翼地一寸寸慢慢向前走去。东桂村,在热带正午强烈的阳光下,仍然显得那么的安静。。。

一名走在最前面的摩洛哥工兵军士长低着头在村前的道路扫雷时突然眼睛被一道亮光晃了一下,他本能地抬头一看,分明看见了一把雪亮的刺刀正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那显然是一名过于紧张的越军士兵因为摩洛哥人走到了靠他太近的地方,在他想挪个地方继续埋伏的时候不慎暴露了自己。激烈的战斗就这么突如其来的爆发了。谁也说不清到底是哪方先开的火,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残酷的战斗在近距离打响,摩洛哥工兵们不愧是久经战阵,反应速度很快,他们立即丢下沉重的探雷器,卧倒在地,然后拼命向路边的泥坑和稻田方向,或爬或滚,很快就和越军脱离了接触,所幸没人受重伤。

配属给摩洛哥第6骑兵营的坦克部队也是福星高照。越军一开始只是忙着对付那些抱头鼠窜,四散奔逃的工兵,使得坦克有时间立即启动,发动机怒吼着,嘎吱嘎吱地向后退去,开到离村子比较远的安全地带,直到这时,越军的2具火箭筒这才对着领头的坦克射击,火箭弹没有命中。坦克手关闭舱盖,立即开始还击。炮塔摇摇晃晃地开始旋转,指向那些可疑的目标,这些坦克手比较精明,没有使用穿透力强的炮弹去对付茅草房,而是使用了更为有效的机枪火力压制越军。摩洛哥步兵在坦克火力的支援下,很快就对东桂村构成了扇形的包围,不过因为不知道越军的实力,他们不敢太过接近村子。

在一座远东地区常见的半球形的坟包后面,摩洛哥营的指挥官蹲在泥地里,在他的膝盖下面是地图,手里抓着无线电的耳机和麦克风。和他蹲在一起的是一个越南当地的PIM(Prisonnier Interne Militaire的缩写,就是法军抓获的战俘或者当地触犯了法律的平民,他们同意为法国人服务以换取“宽大”,通常会和法军部队参加一些非战斗行动,用他们知道的帮助法军,极受越盟的痛恨。),他苦着脸,手里抓着战斗帽,和摩洛哥指挥官一起想办法要怎样才能压制东桂村的越军。

未完待续。。。。

通宝推:潮起潮落,五藤高庆,李根,北纬42度,
帖:3701496 复 365741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