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花剌子模帝国简史 -- 赫克托尔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071 阅 117716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04-05 09:49:05
3704073 复 3674256
赫克托尔
赫克托尔`15018`https://byfiles.storage.live.com/y1pBnZNupm6IQno99tGmLTLLjbuPqsXFg2HiQTn1zvwYc5BLmL0kTPmdUNFoKZUAKwovvkVfoHkho-82ERsBXMy0A/symbol48_khwarezm-03.png`70`1621`35929`450252`正五品下:朝议大夫|宁远将军`2006-12-07 20:54:34`
【原创】第10章 逐鹿伊朗 50

突骑施兄弟和解之后,弟弟算端沙为了扩张地盘,溯木鹿所在的穆尔加布河而上,与老朋友古尔算端该牙思丁打了一仗,没占到便宜。见对外扩张无望, 在1190年反叛,突骑施攻占并摧毁了弟弟的首都萨拉赫斯的城墙,旋即俩人又和解了,我的解读是突骑施并不想为彻底消灭算端沙而过多消耗力量,让其他对手坐收渔翁之利。

1192年,阿塞拜疆之王忽都鲁亦难赤(Qutlugh Inanch)派使者来见突骑施,通告了塞尔柱皇帝突格里勒三世摆脱其控制,并攻略伊朗的消息。通过攻占尼沙普尔而打开了通往伊朗大门的突骑施,意识到现在是干预伊朗的天赐良机,当即率部西进,行至尼沙普尔附近的志费因(Juvayn)地区时,遇到并启用了一个叫伯哈义丁-穆罕默德-志费尼的人,此人是伟大的历史学家阿塔马立克-志费尼(Ata-Malik Juvayni)的高祖父,阿塔马立克-志费尼意为志费因人阿塔马立克,他编纂了一部伟大的历史著作《世界征服者史》,这本书是本文最重要的参考书。与葱岭以西的众多民族一样,穆斯林有在名字中加上家乡的习惯,志费尼意为志费因人。相似的,著名历史学家塔巴里意为塔巴里人,著名数学家花剌子密意为花剌子模人,现代穆斯林依然保留了这个习惯,例如伊拉克最高什叶派领袖阿里-西斯塔尼(Ali al-Sistani),意为锡斯坦(Sistan)人阿里;伊朗最高宗教领袖鲁霍拉-霍梅尼(Ruhollah Khomeini),意为霍梅因人鲁霍拉--霍梅因是伊朗中央省南部小城。同样的习惯在西方也很常见,例如耶稣因为家乡在拿撒勒,被称为拿撒勒人耶稣,或拿撒勒的耶稣,《圣经》中最有神秘色彩的女性—抹大拉的玛利亚或抹大拉人玛利亚(Mary of Magdala, Mary Magdalene),因书中叫玛利亚的人太多,通常被简称为抹大拉。

说到这,还得插播一下这这些年伊朗和伊拉克都发生了什么。先说伊拉克及其首都巴格达,此地虽然是哈里发的京城,但在945年之后,一直在布韦希王朝和塞尔柱帝国的统治下,哈里发只拥有宗教或意识形态上的地位和影响。1152年,最后一位有实际权力的西塞尔柱算端马苏德去世,隐忍200多年的阿拔斯朝终于等到了复兴的机会,哈里发穆罕默德-穆格台菲(Al-Muqtafi, 1135~1160年) 将塞尔柱人在巴格达的少监赶走,实现了独立,巴格达周边的众多异密小国也倒向哈里发,不再承认塞尔柱帝国的宗主权,从这时到1258年旭烈兀攻克巴格达,哈里发实实在在的统治了伊拉克106年,而且随着1171年什叶派的埃及绿衣大食灭亡,逊尼派阿拔斯朝恢复了在伊斯兰世界宗教领域独大的地位,在政治上哈里发因获得了伊拉克统治权,也是伊斯兰世界的重要政治实体,并依靠固有的意识形态影响,获得了远超其国力的影响。

在伊朗,形势更加复杂。伊朗境内小国林立,最有权势的是阿塞拜疆之王伊尔弟吉兹(Ildeniz, Eldigüz),此人原是马苏德算端的钦察古拉姆,因才干突出,深得马苏德信重,马苏德不仅将北方的阿塞拜疆防务交给他管理,还把死去的哥哥、算端突格里勒二世的寡妻穆米娜可敦(Mu’mina Khatun)许配给他,这样突格里勒二世和的穆米娜可敦的儿子阿尔斯兰—狮子王,成了伊尔弟吉兹的继子,穆米娜可敦改嫁之后又为伊尔弟吉兹生了俩儿子,长子贾汉-帕烈文(Jahan Pahlavan),贾汉意为世界(world),帕烈文意为冠军(champion),合起来意为世界冠军;次子克孜勒-阿尔斯兰(Qizil Arslan),克孜勒(qizil)是突厥语中的红色,俄罗斯联邦图瓦共和国首都也叫克孜勒,克孜勒-阿尔斯兰意为红狮子。也就是说,狮子王与世界冠军和红狮子是同母异父兄弟。马苏德没儿子,他死后伊朗各地的异密、阿塔贝格各自拥立塞尔柱宗王,互争雄长,战乱不休,加上东塞尔柱算端桑伽于1157年去世,大塞尔柱帝国事实上灭亡了。

点看全图

===== 本章相关城市分布 =====

伊尔弟吉兹以继子狮子王为傀儡和招牌,以阿塔贝格的身份四处攻城掠地,逐渐成为伊朗最强有力的人物。伊尔弟吉兹第一位强力对手是剌夷异密亦难赤(Inanch Sonqur),双方不打不相识,亦难赤将女儿亦难赤可敦(Inanch Khatun)嫁给伊尔弟吉兹的长子世界冠军为妻,双方媾和。1168年亦难赤被手下的古拉姆杀害,地盘被亲家吞并。从东西方向看,剌夷或德黑兰在伊朗正中央,是东西伊朗的分割点,东方是呼罗珊或东伊朗,西方是西伊朗或伊拉克-阿只迷(Irak Ajam)。阿拉伯人把包括伊拉克在内的西伊朗都叫伊拉克(Iraq, Irak),阿拉伯化的两河流域,或现代伊拉克,叫做阿拉伯的伊拉克(Arabian Iraq, Iraq-I Arab),东面的伊朗西部,叫波斯人的伊拉克或伊拉克-阿只迷,阿只迷(Ajam)是阿拉伯人对所有非阿拉伯人的统称。这样,大伊朗从东到西分为3部分,呼罗珊、波斯的伊拉克、阿拉伯的伊拉克,后2者有时并称为两个伊拉克。

伊尔弟吉兹占领了剌夷,便与呼罗珊之王穆阿亦杜丁成了邻居,不过两大势力相邻,并不总意味着为敌,恰恰相反,双方关系很融洽,除了二人都是古拉姆出身,惺惺相惜之外,更多的是发展方向不同。穆阿亦杜丁的敌人是东边的古尔王朝和北边的花剌子模,伊尔弟吉兹的敌人是西方的另一大敌人艾哈迈迪里王朝。这种背靠背的友好或同盟关系,在世界史上不算多,但也不少,特别是双方的国防压力都很大的时候,更容易形成,例如塞琉古帝国与笈多帝国、柔然与嚈哒、伊利汗国与东罗马帝国都曾经是这种关系。笔者认为现在的中俄,也是这种背靠背的准盟友。

伊尔弟吉兹的第二个对手是艾哈迈迪里王朝(Ahmadilis),该王朝由阿塔贝格阿格-孙忽儿(Aq Sunqur)创建于1122年,阿格意为白色,孙忽儿意为鹰,白鹰治着阿塞拜疆最重要的两个城市大不里士和马腊格,大不里士现为伊朗东阿塞拜疆省省会,伊朗最重要的城市之一,《元史》称为桃里寺或贴必力思;马腊格(Maragheh)在《元史》中做蔑剌哈,这俩城市日后都当过伊利汗国的首都。

伊尔弟吉兹发迹的时候,艾哈迈迪里王朝已经统治阿塞拜疆多年,树大根深,双方一直在明争暗斗,算端马苏德死后,伊尔弟吉兹与艾哈迈迪里王朝的斗争公开化。1172年,伊尔弟吉兹去世,由长子世界冠军继承阿塔贝格的地位,去西塞尔柱帝国首都哈马丹,辅佐同母异父的哥哥狮子王阿尔斯兰,其弟红狮子担任塞尔柱帝国的军队司令,这兄弟3人合作还算愉快。1174年,艾哈迈迪里王朝的统治者白鹰二世(Aq Sunqur II)去世,世界冠军和红狮子兄弟各自统兵,分别去围攻马腊格和大不里士,艾哈迈迪里人抵挡不住,将大不里士交给世界冠军,只保留马腊格,从此大不里士成为伊尔弟吉兹王朝的首都和根据地,随着伊尔弟吉兹王朝的成为伊朗最强国,伊朗西北部的阿塞拜疆成为伊朗的核心区域,伊利汗国、黑羊王朝、白羊王朝、早期沙法维王朝,首都都在阿塞拜疆境内,直到沙法维王朝阿拔斯大王(1571—1587--1629),才由于阿塞拜疆过于靠近宿敌奥斯曼帝国,于1598年把首都由西北迁到中部的伊斯法罕。阿塞拜疆民族的形成,也是从1170年代开始的。

1175年,世界冠军兄弟的异父哥哥狮子王去世,狮子王年仅5岁的儿子突格里勒三世(1175--1194)于哈马丹即位,由世界冠军兄弟掌管帝国实权,这哥俩俨然是大塞尔柱帝国的司马师和司马昭。1186年,世界冠军去世,遗孀亦难赤可敦改嫁给弟弟红狮子,红狮子继续做突格里勒三世的阿塔贝格。这时突格里勒三世已经16岁了,他也和曹魏的高贵乡公曹髦一样,有心中兴祖先的光辉帝业。他趁着叔叔红狮子迎娶亦难赤可敦,忙于操办婚事的机会,成功出逃到伊朗东部的塞姆南(Semnan)--《元史》叫西模娘,召集忠于塞尔柱帝国的异密诸侯建立起一个小朝廷。红狮子闻讯去【平叛】,却被突格里勒挫败,退回哈马丹。突格里勒利用祖先的声威、个人的勇武,迅速成为所有反红狮子势力的领袖,势力越来越大,迫使红狮子于1187年离开哈马丹,退保老巢大不里士,突格里勒则当仁不让的开进哈马丹,光复故都。

突格里勒三世的复辟,震动了整个伊朗世界,尤其是西伊朗和伊拉克或者两个伊拉克,最不安的莫过于巴格达的哈里发艾哈迈德-纳绥尔(An-Nasir, 1180--1225),唯恐那个曾让自己祖先做傀儡的伟大帝国复兴。1188年,哈里发纳绥尔与红狮子结成反塞尔柱同盟,策划南北夹击哈马丹,剿灭突格里勒。并不富裕的哈里发,砸锅卖铁凑出1.5万军队北上,突格里勒颇得野猪皮努尔哈赤的【任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用兵之妙,赶在红狮子的北军南下之前,在5月份于哈马丹附近大破哈里发军。

之后反身翻腾半周,与姗姗来迟的红狮子的北军继续作战,双方在哈马丹附近打了一个月,红狮子支撑不住,退到哈马丹西面的阿萨达巴德(Asadabad),凭城拒守。阿萨达巴德是个好地方,扼守着两个伊拉克和阿塞拜疆之间的通道,向北可以退回阿塞拜疆老巢,向南能呼应巴格达哈里发,向东威胁着哈马丹,让突格里勒很难受。突格里勒不想攻坚,选择了围魏救赵,北上进攻阿塞拜疆。红狮子和哈里发的应对是组成联军扑向哈马丹,并成功地攻占此城,拥立一位塞尔柱宗王做算端,从根本上摧毁突格里勒皇位的合法性。

面对危局,突格里勒进退失据,急火攻心还得了病,终于被红狮子击败、擒获,并被押往大不里士附近的一座城堡囚禁。经过这么一番折腾,突格里勒的复国事业失败,哈里发纳绥尔苦心积攒多年的军队也报销、实力大损,红狮子及其家族却渔翁得利,成了两个伊拉克的事实宗主,俨然是另一个塞尔柱帝国。1191年,自我膨胀的一塌糊涂的红狮子准备把头衔从阿塔贝格换成算端,可是在登基盛典举行前夕,于9月份被刺杀,身上被刺50余刀,从行凶方式来看,凶手很可能来自木剌夷国。

红狮子没有儿子,他的王位转回老兄世界冠军的子孙手中。世界冠军有4个儿子,正妻亦难赤可敦生了2个,1号忽都鲁-亦难赤(Qutlugh Inanch)、2号异密-阿米兰(Amir Amiran);一个女奴各生下2个儿子,3号阿布-伯克尔(Abu Bakr)、4号月即别或乌兹别克(Uzbek)。早在红狮子去世前,兄弟4人就已经有了各自的地盘,阿塞拜疆归3号阿布伯克尔,西伊朗或波斯的伊拉克属于1号忽都鲁-亦难赤。看到这里,相信大部分读者都能预见到世界冠军的儿子们之间将发生内讧,事实也确实如此,红狮子一死,伊尔弟吉兹王朝就分裂了。趁着红狮子之死造成的混乱,被囚的突格里勒三世在忠于自己的异密的帮助下成功出逃,回到属于1号的故都哈马丹,重登算端宝座。对于突格里勒跑到自己地盘上复辟,1号很愤慨,后果却很悲剧,他的讨伐军于1192年6月被突格里勒打败,还丢掉了其他大部分地盘,被迫向东退往剌夷,向正在东方春风得意的、刚刚自称算端的花剌子模沙突骑施求助。

就伊斯兰世界而言,中心城市是巴格达,对伊朗世界而言,与萨珊波斯帝国故都泰西封近在咫尺的巴格达同样是中心。位于西伊朗的塞尔柱帝国首都哈马丹,在阿拉伯征服之前叫埃克巴坦纳(Ecbatana),是第一波斯帝国4大都城之一,现在伊朗世界的行政中心。花剌子模算端国在伊斯兰世界的边缘,作为一个穆斯林,无论突骑施在图兰和呼罗珊如何风光,依然只是个土财主,只有拿下或控制巴格达、哈马丹等名城,才意味着他成为具有世界性影响的伟大君主,同理,200年后风光无限的瘸狼帖木儿也把眼光放在西方,对东方不屑一顾。

真是刚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忽都鲁-亦难赤来求援,正好给了自己进京上洛的机会,所以突骑施马上给予热烈响应,于1192年夏季出兵西进。花军刚刚入境就凶相毕露,一举从忽都鲁-亦难赤手中拿下剌夷和剌夷城外的一座坚固堡垒,忽都鲁-亦难赤后悔了,眼下的局势分明是前门驱狼,后门进虎,自己成了三明治的馅。突格里勒也怕突骑施吞并了忽都鲁-亦难赤,而让自己唇亡齿寒,便在亦难赤和突骑施之间当起了何事佬,希望三方罢兵媾和。此时已是盛夏,突骑施的士卒因水土不服而造成大量非战斗减员,更要命的是背后的弟弟算端沙又造反了,需要回去平定,于是三方签订和平友好条约,各自退兵。突骑施此行占了很大便宜,拿到了重镇剌夷,留下突厥异密桃花石(Tamghach)镇守此地。

原来在突骑施西进的过程中,算端沙趁机举事叛乱。其实算端沙的位置很好,首都萨拉赫斯在老兄驻军的剌夷和玉龙杰赤之间,整体格局很像613年在黎阳造反的杨玄感,当时隋炀帝正在幽州(北京)前线指挥对高句丽的战争,黎阳在河南省北部、幽州前线与首都洛阳之间。杨玄感的谋主李密为他出了上中下三策,上策是北上幽州直接讨伐隋炀帝;中策是西入长安,凭借潼关天险割据一方;下策是南下洛阳,夺取首都。回头再看算端沙,上策应该是直接向西进攻正在剌夷的突骑施;下策是北上夺取首都玉龙杰赤。算端沙对首都玉龙杰赤似乎有着根深蒂固或莫名其妙的执着,总想据为己有,他选择了李密中亚版的下策,包围了玉龙杰赤。这次玉龙杰赤的军民依然对他说不,算端沙顿兵城下,又说听说老兄正在往回赶,被迫撤军。

算端沙在萨拉赫斯的守将,早就受到算端沙的猜忌,而且此君可能觉得跟着算端沙混实在混不出头,便向突骑施投诚,交出萨拉赫斯城,这样突骑施兵不血刃的拿下萨拉赫斯,将算端沙彻底孤立。1193年9月22日(《史集》做29日),走投无路的算端沙去世,突骑施得知消息乐的眼睫毛都开花了,兴高采烈的接收了老弟的全部家当,两个花剌子模国家彻底统一。由于镇守尼沙普尔的长子马立克沙热衷打猎,请求去鹰、豹众多的木鹿,突骑施将马立克沙调去做木鹿留守,任命次子摩诃末做尼沙普尔留守。

纵观突骑施兄弟的23年冲突和纠纷,不难发现这哥俩都不是等闲之辈,才干智谋比塞尔柱的宗王们强得多。另一方面,哥俩的争斗并没有伤及花剌子模的国家发展,反而让花剌子模进一步做大做强。算端沙利用西辽势力,在呼罗珊开辟了新天地,可以视为呼罗珊穆阿亦杜丁王朝的继承者,兄弟之争很大程度上不是内战,而是花剌子模与呼罗珊之间的斗争,斗争结果是花国兼并半个呼罗珊,即北郡木鹿和西郡尼沙普尔。

就在突骑施回师解决算端沙期间,伊朗又出了故事。突格里勒为了安抚亦难赤,迎娶了其母、相继嫁给世界冠军和红狮子的亦难赤可敦,然而双方各怀鬼胎的蜜月期很快就戛然而止,亦难赤可敦在酒中投毒,企图毒死突格里勒,被后者发现,强迫亦难赤可敦饮下自己设下的苦酒,此事让突格里勒和亦难赤再度反目,间接导致此前的三方合约作废。

花国的剌夷驻屯军的存在,让塞尔柱算端突格里勒如鲠在喉,要彻底解决伊尔弟吉兹王朝,必须先解除剌夷这个后顾之忧,于是他进攻花国剌夷驻屯军司令桃花石,并夺取了剌夷城外的那座堡垒。若不是算端沙及时、恰好死了,夹在剌夷和萨拉赫斯之间的剌夷驻屯军必然成为悬军而覆灭,从这个角度讲,算端沙有可能是被突骑施害死的。既然突格里勒主动翻脸,就休怪我不义了,突骑施果断的二次西征,亦难赤也把突骑施看做救苦救难的大救星,带领忠于自己的异密们远至塞姆南迎接突骑施,并对后者称臣。

点看全图

===== 伊朗细密画上的亚历山大,手持牛头大锤,剌夷战役中的突格里勒,大概就是这身打扮 =====

已经两起两落的突格里勒是个乐天派,更是一个无所畏惧的勇士,他不等诸军汇集,便在1194年4月4日,率领嫡系部队向突骑施和亦难赤的联军发起攻击。经过在伊朗的150年浸淫,塞尔柱人已经不再是目不识丁的野蛮民族,突格里勒有很高的波斯文化修养,能背诵卷帙浩繁的波斯文第一名著《王书》,他抡起引以为傲的牛头大锤,吟诵着《王书》中的名句,向敌军杀去:

尘土飞扬,(敌人的)这位将军将临近,

我们光荣的骑士的脸就变黄了!

我举起这柄锤,

一挥之下将把这支(敌人的)军队当场收拾掉,

我从马上嘶吼,

大地就像磨子,将他们一个一个磨碎。

突格里勒不愧是勇武的塞尔柱的子孙,马蹄所至,敌军无不披靡,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他的大锤不小心砸到自己的战马膝盖,马蹶落地,亦难赤拍马赶到,突格里勒掀起自己的面具,让对方认出自己,也许他希望能被俘并得到与身份相符的待遇,亦难赤却不管那么多,用重锤将年仅25岁的突格里勒砸死,报了杀母之仇。从血统上论,他们俩都是穆米娜可敦的孙子,可以算作堂兄弟,但亲情在这种环境中总是微不足道。突骑施下令将突格里勒的头颅送给巴格达哈里发纳绥尔,这可以理解为对哈里发的尊重,也可视为对哈里发示威,暗示自己是新时代的主人。突格里勒的尸体则被挂在剌夷市场中示众,让广大人民群众见识反抗自己的下场。

从1037年突格里勒一世在尼沙普尔称算端,到1194年突格里勒三世战死,2个突格里勒一首一尾,历时157年,开始和结束了这个版图曾涵盖喀什到安条克的大帝国的历史,我们不难联想到,罗慕路斯开创的罗马王国,在476年结束于另一个罗慕路斯;君士坦丁大帝建立的东罗马帝国,于1453年在另一个君士坦丁手中灭亡,历史的轮回,总是那么炫目和不可捉摸。

随着盛极一时的塞尔柱帝国的灭亡和伟大的萨拉丁于前一年去世,花剌子模算端突骑施成为伊斯兰世界最强大的统治者,没有之一,声威所及,令阿富汗的古尔王朝、巴格达的哈里发,乃至以刺客闻名的木剌夷国都不寒而栗,他们似乎看到一个新版塞尔柱帝国在图兰出现,已经席卷东伊朗,而且即将席卷西伊朗和伊拉克。欲知突骑施将如何扫灭各路对手,请看下一章《两伊拉克》。


通宝推:胡乱三刀,
最后于2012-04-06 01:32:56改,共5次;
2012-04-05 09:4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