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假如火鸡扑向你 -- 淮夷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1 阅 4953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04-10 07:47:33
主题:3706613
淮夷
淮夷`17767`http://static4.wikia.nocookie.net/__cb20120817205107/pixar/images/thumb/2/26/Finding-nemo-dory-marlin.jpg/320px-Finding-nemo-dory-marlin.jpg`70`1394`18918`242146`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07-05-25 19:56:19`
【原创】假如火鸡扑向你 300

点看全图

前两天去厦门见一家企业,酒店对面是鼓浪屿,晚上在码头跑步,红灯笼,绿荫路,惊起情侣无数。

在厦门这地方读一本关于科学与性的书,也算应景了。我看的这本很搞笑的书叫《Bonk》,纽约时报畅销书,出版于2009年。bonk是一个不太常用的单词,字面意思是“敲击”,引申的意思是“性行为”。

本书作者Mary Roach是一个思路诡异的美国科普作者,她此前写的两部书也大受欢迎,一本书叫《Stiff》是研究僵尸的,还有一本书《Spook》是研究灵魂的。《Bonk》这本书的主题是性与科学的交织。

这两样东西交织最好的,首推一代宗师,印第安纳大学的金赛博士。Mary的这本书介绍了金赛经典的阁楼自拍实验,算是向前辈致敬。

此外,Mary也很有诚心,她花了两年时间走访世界各地稀奇古怪的研究人员,例如台湾的阴茎改造专家、埃及的妇科大师、荷兰的母猪配种技师、中国卧龙保护区的熊猫伟哥研发者、华盛顿大学的性机器研制小组,等等。

譬如书中这幅插图就是华盛顿大学设计的性机器。不过,作者并未说明该机器的操作步骤,所以你也许很难弄清楚图中那几个老美到底在忙乎什么。

点看全图

说实话,真正吸引我好奇心的,不是什么sex machine,而是动物。

譬如,假如一只火鸡扑向你,你该怎么办?

美国宾州大学的动物研究学家 Schein和Hale发表过一篇论文。他们研究的对象是火鸡,确切说,是雄火鸡。

最初他们发现,如果在房间里放一个与雌火鸡类似身材的假木偶,雄火鸡似乎对该木偶颇有“性趣”。雄火鸡发出兴奋的叫声,绕着这个木偶大跳华尔兹,竖起羽毛,最后骑上木偶,进行交配。

雄火鸡竟然连木偶都不放过?

这个现象引起了Schein和Hale的好奇。他们打算做个实验,瞧瞧到底是木偶的哪些部件激起了雄火鸡的欲望。

研究者把木偶的尾巴、脚、羽毛,逐一卸下来。可是,雄火鸡仍对一具残破不全的木偶“性趣盎然”。

研究者彻底被这位火鸡弄晕了,于是他们来了一招狠的。在房间里,他们放了两个物体:其一,是一个没有鸡脑袋的木偶身体;其二,是一个15英寸的棍子,棍子顶端放置一个鸡脑袋。

然后,他们把雄火鸡放进房间了。

接着,他们观察到这样的景象:“一个没有身体的鸡脑袋,似乎更能吸引雄火鸡的注意。雄火鸡对那根顶着脑袋的棍子大献殷勤,最后奋力的扑了上去。”

雄火鸡为何对母鸡的身体没兴趣,而单单对母鸡的脑袋感兴趣?Schein和Hale在论文中给予的解释是这样,雌雄火鸡配对之时,因为雄鸡的体型远大于雌性,所以雄鸡骑到雌鸡上面,根本看不到雌鸡的身体,只能看到雌鸡扬起的脑袋。因此,动物学家猜测,雌鸡的脑袋或许是唯一能刺激雄火鸡的部位。

点看全图

(一对野生火鸡)

发现雄火鸡对脑袋的迷恋之后,Schein和Hale继续把他们的实验精神发挥到变态的地步。他们开始对鸡脑袋下手了。

这两位仁兄把棍子轮流插上各种脑袋,测试雄火鸡的反应,包括:新鲜的雌鸡脑袋、新鲜的雄鸡脑袋、两岁雌鸡的风干脑袋、两岁雄鸡的风干脑袋、石膏制作的各式鸡脑袋(眼睛和鸡喙造型各异)。

雄火鸡最感兴趣的,是新鲜割下来的雌鸡脑袋 --- 看来火鸡还不算太变态。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雄火鸡相对而言不太喜欢石膏脑袋,石膏脑袋仍然足以引诱雄火鸡进行性行为。不得不说,雄火鸡还是很彪悍的。

话说Schein和Hale玩够了火鸡,又把这套实验搬到家养白公鸡身上。他们发现,家鸡跟火鸡的品位很不一样。他们必须把母鸡的脑袋和身体结合完整,家养公鸡才能获得足够的刺激。也许家鸡和人类生活的太久了,学会与时俱进了?

男人在这方面的肤浅,其实和雄火鸡是差不多的。你看下面这个实验就揭露无遗。

1978年,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社会学家Russell Clark做了一个校园艳遇实验。他把自己班里的9个学生(5个女生,4个男生)撒了出去,在佛州大学的校园里守株待兔。

当女学生看到陌生男性出现,她就主动上前打招呼,说:Hi,我注意你半天了。我觉得你好帅啊。今晚愿意来我的公寓吗?

男学生看到陌生女孩出现,也走上去如法炮制。

艳遇实验的结果表明,没有任何被测女性接受这种主动offer的性接触。而75%的被测男性都高兴的说:今天我运气不错哈。

与这个艳遇实验有关的一个话题,就是男性到底喜欢的是哪一种类型的女性?传统智慧说,女性要故意矜持,太容易得到,男的就没兴趣了。罗马诗人Ovid也写过类似的话:Easy things nobody wants, but what is forbidden is tempting.

传统智慧是对的吗?1973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社会学家Walster做了一个实验,测试女性应采取何种策略以提高对异性的吸引力。

最理想的实验对象是同一个女人和不同男人打交道。显然这种实验找良家妇女是不成的,于是教授雇了一个妓女。

根据实验设置,妓女把她的客户随机分入两个控制组。第一组,她扮演冷艳型,对客户说,“虽然这次接待了你,可你甭以为能要到我的电话或能再见到我。我时间很紧,只见那些我真正喜欢的客人。”第二组,她扮演热烈型,不讲废话,直奔主题,

实验者分别记录每一组客人付给她的价钱多少、以及下个月回头找她的次数。这些统计数字显示,在妓女-客人的关系结构里,客人普遍喜欢的不是冷若冰霜,而是热情似火。

随后,Walster又做了一个约会实验,这次的实验对象是同一女孩扮演冷热两种类型。在约会这样的浪漫场合,男性同样展示出他们的浅薄:火热型的约会对象胜出。

事实上,有时候男性对一个女性产生兴趣,并非因为爱情迸发,而是因为恐惧使然。

关于恐惧的问题,我在《Sway》这本书读过一个绝妙的吊桥实验,是1974年加拿大心理学家Dutton和Aron合作设计的。

该实验的场所,在温哥华的一座吊桥上。此桥亦是风景胜地,叫Capilano吊桥,长130米,下临河水,非常险峻。

点看全图

在桥的尽头,一个女孩和刚过桥的男生搭讪。她声称在做一个科学调查,请男生填写一份问卷。随后,女孩在纸片上写下她的名字和电话,告诉男生,如果感兴趣调查结果,以后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她。

她随机接触了20个过桥的陌生男性,其中13个男性没过多久就急火火的打电话了。显然,这些男性感兴趣的并不是调查结果,而是女调查员。

同样还是这个女孩,当换到平坦坚固的木桥上,随机接触的23个男性中,只有7个随后打给她电话。

女孩是心理学家雇来的,目的是测试男性走过险峻的吊桥之后,是否更易激发出浪漫情怀。与平坦木桥相比,走完危险吊桥的男生似乎都变得超级浪漫了,这座Capilano吊桥因之也得了一个绰号,“爱之桥”。

Dutton和Aron给这种很不合理的现象找到一个也许很合理的解释:吊桥有70米高,摇晃厉害,任何人走完吊桥都难免肾上腺素飙升、呼吸加速、双腿发软,这是一种什么感觉?这其实就是恐惧的感觉。

不过,这种恐惧感带来的身体反应,和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也是非常类似的。

所以,一个女孩这时来搭讪,男人很可能把他的呼吸加速和腿软归因为对那女孩的喜欢。吊桥实验揭示的道理很有趣,一个人的浪漫举止有时并非因为喜欢,而是因为恐惧。你以为你坠入了爱河,而真相也许只是你害怕坠入桥下河水。

这种因恐惧而衍生的“浪漫”只是一种不真实的幻觉。所以,假如一只火鸡扑向你,请不要把它推开,因为,它对你的“性趣”也许比人类还来得真诚一些。


  • 本帖 13 回复
通宝推:喜欢就捧捧场,三笑,雨的节奏,一介书生,威尔谭,每周虎,阿辉1,五藤高庆,履虎尾,SleepingBeauty,文化体制,
2012-04-10 07:47:3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