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有关几个青铜器的疑问,请诸君释疑,纯请教贴。 -- 无术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2 阅 5417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04-29 11:35:26
3717227 复 3128156
皎然一品皎然一品`85662`http://i45.servimg.com/u/f45/15/55/02/53/11322610.jpg`70`32`445`5404`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12-04-28 11:48:15`
器物断代 68

第一件类羊的器物与盂鏙相比更类貘,因盂鏙形似貘。盂鏙一般体态肥硕、丰满,腹身微垂。貘是昂首,吻部较长,向前伸出,看器物形态特征更接近貘。

这类器物是墓主右侧棺椁之间空当处与盘叠放在一起,应是水器,功能类似盉、匜等器。此器有商代特征,商代铜器的特点之一,如方圆、卣、簋、壶等等,足内多是平底,且有凸形网纹,网纹为菱形组合。而此器的足是平底。另外商铜器铸造后,用铜水补孔形成的。商代铜器也有用分铸法的,但较少。如器物上的耳、兽头,可先分别铸好,再放在铸器模上,在浇铸器体时铜水便会将其与器体联结成一个整体。在商代还没有大、小焊接技术,以铜焊铜(即大焊)是战国以后才有的。我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到此器的耳朵好象是焊接,另外器物的花纹道深而底平,纹路非常规矩有力,这都是商代的风格。商人尚质,周人尚文,西周器物花纹繁杂,却不符合事实,而商代是到后期至西周才开始流行繁密富丽的纹饰,所谓周人尚文就是铭文很多,还长。但商代的铭文少,没有那么长篇大论的。

第二件虎器,近似汉代,因汉代是错金银,战国是金银涂,这种“金银涂”方法制成的的器物,饰脱落处,没有任何凹痕,一眼就可看出,其金银错纹饰不是嵌上去的,而是涂上去的。

可这件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使用的是镶嵌法,也叫镂金装饰法。先是作母范预刻凹槽,器铸成后在凹槽内嵌金银。接着錾槽,铜器铸成后,凹槽还需要加工錾凿,精细纹饰,需在器表用墨笔绘成纹样,然后根据纹样,錾刻浅槽,这在古代叫刻镂,也叫镂金。第三步是镶嵌。第四步是磨错。“金丝或金片镶嵌完毕,铜器的表面并不平整,必须用错(厝)石磨错,使金丝或金片与铜器表面自然平滑,达到严丝合缝的地步”。也就是说此虎器是汉代镶嵌法。战国前还达不到这个工艺。而且此器的花纹使用金泊装饰,黑衬底,这和汉代风格接近,汉代往往喜欢黑底衬云叶金泊显出耀眼的光。

最后一件很有名,确实是双羊尊,此器物属于大英博物馆藏品。它在大英博物馆的中国厅里是一件特别引人注目的商代青铜器。

铸造于公元前13世纪到12世纪,同“妇好”(商王武丁之妻)墓出土器皿造型相似,属于南方青铜器风格。

顾名思义,这件青铜器的形状为两只背对背联结为一体的公羊,四只羊腿被巧妙地用作支撑,羊背上驮着的圆柱体则是器皿的口。西周时期的康侯簋与它类似,最后也去了大英博物馆。

现在说剑器的铭文,青铜剑第一个图文字是玆 。玄的繁体字。出自《吴越文字汇编》第五十九页编号127双玄字,这个字在寥鋁玆用戈上出现过。

第二个字是王,出自《吴越文字汇编》第七页编号009。吴王子于戈一可查。

第三个字是;膚,肤的繁体,出自《吴越文字汇编》第五十八页编号第130号,膚戈一可查。

这种字体属青铜器铭文{越王勾践剑铭}一类,常出现在吴、越、楚,蔡,徐,宋等南方诸国。在历史遗迹中这种书体常以错金形式出现。

鸟虫篆,篆体之一,又称“鸟虫书”,其笔画屈曲如虫,画首或饰以鸟状而得名,是春秋战国时期流行于吴越的一种文字变体。变体的目的是为了显出高贵与华丽,就是达到一种装饰效果。

因字体与吴越鸟虫篆一样,汉代虽也有鸟篆却极少,写法与此铭文差距很大,此器铭文是典型的吴越鸟篆体。而且剑的形质与吴越出土剑也极为相似,因此断为战国时期。当然,我看不到实物,仍然有可能断的不对,权当作捧场吧。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醉寺,年青是福,汉水东流,一介书生,bayerno,铁手,无术,
铁手 接纳。
2012-04-29 11:35:2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