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有关几个青铜器的疑问,请诸君释疑,纯请教贴。 -- 无术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2 阅 5424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05-03 09:53:41
3719337 复 3717724
皎然一品皎然一品`85662`http://i45.servimg.com/u/f45/15/55/02/53/11322610.jpg`70`32`445`5404`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12-04-28 11:48:15`
徽识符 94

我通宝为负,所以一直不能回复,既然如此艰难,那就一次说个清楚吧。首先回答你的疑问,为何没看出接口?如果你了解铸造过程,大量看各代青铜器自然就没问题。

商中期有了分铸技术,先铸造一个器身,然后再把它的零件,就是提前铸好的零件,局部再搞一个模子,像这件东西都是这样铸进去,先铸好的小零件最后插在大件主器的范上,最后把它们铸接连起来。如此铸器自然有可循的痕迹。盂鏙是(弓鱼)国墓中出土器物。和你发的图上那个貘十分相似。因此我开始怀疑是弓鱼国的器物。后仔细辨认才知不是。

盂,饮器,盛饮食或其他液体的圆口器皿,在商周时期是水器。而貘;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生于南方山谷中,辟邪。上古传说此兽食铁与铜。因此三代多用它制器辟邪。其实貘就是现在的熊猫,上古名为;猫熊。

商周之际铭文的年代很难把握,需要过硬的基本功,如地层关系、周祭祭名、先王先妣名、时代明确的事件、职官、人物等等。正如谁也不可能凭文字,风格和纹饰在没标明年代的情况下,区分出明未和清初的器物。时代相隔近断代难度就增加。而鉴定一件青铜器,是要将器形、纹饰、铭文三者结合起来看,真器三者之间的关系是统一的。三者之间关系矛盾必是伪器。

目前我国对器物从文体,纹饰和风格等断器都有约定的内涵,也就是说,先约定某些器的年代,再找出约定器的文字和风格等,用这些特点反过来判断这些器物的年代。就这两张图,我不能保证自己的判断一定正确。只能依靠手里的材料和先秦历史知识作推测。

斝是用于盛酒兼作祭神的祼器,也是最早的礼器之一。此器是商代早中期青铜器的铸造特色,器敞口高颈,前有双柱作帽形,下有三锥足,足部与器腹相通。袋足的作用是为了在温酒时扩大受火面积,所以有温酒的作用。商朝资源匮乏,在制造这些青铜器时就把它们造得很薄,一般都控制在二三毫米。把容器壁做得这么薄需要高超的技术。做这个青铜器有两个模,一个内模,一个外模,浇铸时把内模套在外模内,再从空隙中把铜水注入,冷却后就成了青铜器。因为青铜器的壁很薄,内模和外模之间的空隙就很小,古人用二三毫米厚的铜片从底部垫进空隙,保证距离,然后注入铜水,由于铜水温度很高,铜片也随之熔化并混合在一起了。”

由于很多青铜器皿的底部由三个尖足支撑,一般的木桌容易被它们的尖足破坏,所以当时专门用了一种铜镜作为制作这种青铜器的案板。陕西省宝鸡市曾出土过一整套青铜器制造工具。斝和爵都是商早期的主要温酒器,它的三空足和器腹相连,加热迅速,便于温酒。古时,常从一堆火中取一小段燃着的木条来烧爵和斝,为了防止烟熏,古人还会在爵上盖一小块布遮挡烟尘。在爵的流部和腹部之间,两边各有一段小小的突起的短柱,这根小短柱,对于古人控制喝酒时的仪态大有用处。小短柱是商代王侯们用来保持喝酒仪态用的。古人喝酒不像现在人‘感情深,一口闷’。

在商代,使用爵饮酒的都是王侯级别的贵族,非王侯只能使用陶制器皿。王侯们是小口呷酒,这双柱就对他们的仪态有限制作用,使他们不能仰头一饮而尽。但这不是唯一的解释,从它铸造的角度和各种文献以及考古发掘情况考证,爵,斝、鬲和罍的口上虽有类似斝的双柱,但斝的双柱多了些装饰,在顶部加了一个蘑菇状的盖子。这多出来的两段除了是为解决浇铸的问题,还有陶鬹的继承原因。黄河下游史前大汶口和海岱龙山文化中陶鬹,而陶鬹是东夷图腾。它的直系后裔是青铜斝。

青铜斝只在商文化独享最尊贵的地位。因为商继承东夷文化把陶鬹这种鸟形陶器图腾变化为青铜斝。陶鬹与商代青铜斝唯一的差异是,口缘上平口捏流。也就是说青铜斝本身就是商王室氏族的图腾.《礼记.明堂位》记载;“爵;夏后氏以琖,殷以斝,周以黄目。灌爵,夏后氏以鸡彝,殷以斝,周以爵”。作为爵或灌尊,在夏,周有所不同,但在商代却使用了斝。这代表斝在商文化的重要地位。灌祭是三代都施行的,不同的是使用的礼器不一样。同样是鼎,可能就是彝或祭器,并往往自铭为彝。如司母戊大方鼎就是一例,彝,宗庙之常器也。

了解了器物的功能,在先秦史基础上参考器物质本身去分析,按照古礼,“非是祖先,不在祀典”“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也就是说彝器是祭祀自己祖先用的礼器。至于功能是器物的用途,国外的青铜器大多是兵器,工具,我国的多属礼乐器,这和文化的核心礼乐制分不开,因为礼乐制非常繁复,器物具体是如何使用就成了难点。如,最多见的鼎,都知道是烹煮的器具,但同时又并存的种种形状各异的鼎,方,圆,有盖,附盘等等,这些器形不一的鼎用途就不一样。而且功能和器物的组合也有很大关系,鼎内有匕是用来取肉的,尊内有勺是用来盛酒的,礼乐器的形成组合是按礼乐行为的要求规定的。

青铜时代“商人重酒器,周人重食器”所以西周把青铜食器推到了一个鼎盛阶段。新的青铜食器种类替代了商代酒器,这也是西周还出土不少酒器,到东周就大量出土食器的原因.统治集团利用青铜器“明贵贱,别上下”.夏,商,周三代文化,夏是鸡彝,商是斝,周是爵。每个时期的文化都有重器。分别代表他们的文化特征。鸡彝这种灌尊就是夏文化中的封口盉。这种重器就是夏灌祭的器物。考古挖掘,夏的青铜礼器中只见爵一种酒器。在陶器中却发现了觚,爵,盉比较常见,特别是盉。而鬹很少见,就是偶尔有,其形质也差距很大。属于鬲。此器上的符号我们称其为徽识符号,或祭祀符。这种符号是借助文字作为图腾的标识,组合成整体就不是文字,形体上与甲骨文有别,因此族徽与铭文是要分开释读的。

这个符号,可能是鸟、吴、天、非四个字的合文。古代吴、虞字相通,和鸟合在一起,就是“鸆”字。甲骨文中有人名倒合书的例子。上“鸆”下“天”,可以倒过来念“天鸆”。这是一个以“鸆”为族徽的氏族。至于那个“非”字,金文中习见,但是什么意思不明。一般释为“非”。我认为是祖祖辈辈之“辈”的专字。幼子、大人加非,就是“辈”。一个族徽加一个“辈”,就是族类之义。所以,这个徽识符号,可能是“天鸆辈”,辈表示族类,意思就是天鸆之族的意思。

出现这种徽识文的时期是商中后期了,那时大量出现合族祭祀的情况,往往是一个徽识符号上两个族的复合体现。甲骨文习见国族名,地名,人名三位一体。商代祭祀一般是;干支+赏赐者+赏赐动词+被赏赐者+赏赐物+“用作”+祭祀对象+器名+族氏的格式。就是说族徽是把受祀父祖的称谓连在族徽之下,和族徽合为一个“区域”。目前出土的商铜器铭4317件,金文中族徽的探讨一直是古文字学的难点,这些族徽整理后发现铸刻有接近八十个不同的氏族族徽,可见商朝氏族的众多。他们都能独立的铸制彝器,以纪念其先辈,显见诸氏族均拥有一定的权力范围。

族徽是短铭金文,祭名加先祖 这样的形式行文常常变化很多,目前收集的这四千多个族徽还尚无一例是完全一样的。族徽是个庄严与神圣的标志,是绝不容许千变万化的。所以,变的只是文字等,族徽完全没变过。另外这类带族徽的器多出土地点不详,作为商王族有主支之分,而族徽中若是复合氏名,通常由两个族氏铭构成,其中一个是另一个族氏的分族。

此器中族徽应是;点看全图族。他们是殷商的大族。是商代已存在的族氏铭,该族的复合氏名为点看全图。是商末因征伐人方立战功兴起的一支族氏,西周时是是己国,这个己即纪。拥有自己族氏名号的分族,产生原因和周代一样。贵族被授于采邑,官职后,从原来所在的族属中分离另立族氏。此族出土的器物不少,他们与王族有上下统属关联,与多子族称谓有别,与一般受商王节制,调遣的族氏的族氏相比并没特殊之处。

在金文中可看出,举族是在商代末年才兴起于殷墟的大族。与他们组合作器祭祖的族有;灷,叡,登,徾,点看全图点看全图。甲骨卜辞记载了点看全图族在武丁时期参加对方的作战情况,点看全图方与人方都是商王朝北部的重要敌对方国。

商代晚期点看全图族还参加了对人方的战争,人方大概位置在商的东南部,江淮之间。{Y10。5417}小子记载点看全图族受命监视人方的事。正是小子率领族人在对人方的征伐过程中表现很好,才受到封赏,而山东出土的点看全图族期,属殷墟四期,与商王征伐人方的时间一致。费县接近江苏,或者就是受命监视的人方之地。

除参战之外,点看全图族还参加与国家的祭祀活动,点看全图族因功受王赏赐積地五年的贡奉,故此为大子乙作祭祀用的尊,而受封之地在河北省的沙河,地近刑台,就是商王畿的范围内。商王乙辛的卜辞中王很关心此族长的身体状况。而侯王庄王陵墓中亦见有点看全图族器,可见殷王室与他们关系十分亲密。点看全图族中不少受到“子”,“卿”等的封赏。商灭亡后,点看全图族做为名门望族仍然存在,至少到西周中期仍可见其家族作器,出土范围也在扩大,周口,洛阳,北京,陕西,甘肃等地均有发现。

周口鹿邑太清宫长子墓中出土两件点看全图父口鼎,1973年北京房山琉璃河中出土复尊和复鼎各一件,铭文末均铸有点看全图复是此族人,乃私名。传世的员方鼎{西周中期,Y05,2695}中记载周王狩猎于此,令点看全图族的员执犬。可见此族和周王关系还很密切。{员}亦是此族宗长之私名。但这些地方都不是他们的领地,无论是陕西扶风还是甘肃灵台,乃至于殷墟以及洛阳都不足以列为氏族领地的可能选择。

唯一的可能就在山东费城与长清县,这两个地方的点看全图族器出土告诉我们,这个支族位山东半岛中部。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整个族氏在山东半岛地区应该是一个极大的方国,拥有众多的分支族氏,并且在乙,辛王朝成为势力最庞大的集团。

从主干族氏中分离的分族,因受封拥有自己的土地财产后,是可以另立族氏名号以区别原氏名的。如小子省卣,有点看全图族铭的铜器有“子”赐“小子”物品的记载。铭文中这些点看全图族小子受子的赏赐,因而作器,“子”是指点看全图族中地位最高的族长,就是大宗的宗子。

而“小子”是从属于他的小宗之长。从以往掌握的族徽材料看,这些点看全图族的小宗即使作为分族存在,却并没新立自己的族氏名号,族铭显示作为该族的分族只有上引各族的几个族氏,直接与其族铭有关系的铭文并不多见。而单铭的铜器数量却很多。

这说明一个族氏从母族分离后,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另立自己新的族氏名号,原因可能是商代的父权家族制,族长的权利很大,操纵着家族的全部财产权有关。这个复合族徽是铸上大宗的族氏名号,标明自己的出身和大宗的联系。从族徽的形质考察,点看全图族是从属商王室族的一个分支。

点看全图鸟形是部分子姓氏族的图腾,但器物中徽符代表的这个族不能这样理解,因为他们是直接受商王帝辛的封赐的新族。而上面说过,青铜斝是商王族的图腾,器物本身就是图腾标识,点看全图族作为商王室的支族,有资格以这样的器物祭祀,那么只能有一种解释。就是这个鸟形应释为“隹”字,隹这个字是短尾鸟的总称。后来成为汉字中一个部首,但这个字的初文“隹”与禽类有关。甲骨文字形“隹”是鸟形。目前发现的器物铭文中,这个字往往往往用于句首,代表发端,古同惟字。金文通“唯”。

隹字还写作獲。鸟下面的形状不是文字,而是代表宗庙盛主之器,甲骨卜辞中这样的例子不少,往往在文字后一个空白的口,其实不是文字,是祭祀中把父亲和母亲或者先祖之神主盛于器。代表祭台。

现将以前发现的此族徽符发几张,你参照看看就明白为什么我确定是这个族的徽符,尽管发现的族徽全不一样,但变化仅是文字和族徽组合不同,族徽是不可能变的。点看全图点看全图点看全图点看全图点看全图点看全图点看全图,我们一般使用“举”字代替徽符说明这个族氏,以上是这个族在其他器物中出现的例证,现发《金文编》中收的这个族徽符的图和说明。点看全图点看全图点看全图,这一条图是部分代表祭品的图符,点看全图,这个族的部分族徽组合图例;点看全图,再看看其他的族徽对比下就清楚了为什么确定是点看全图族。册族点看全图点看全图,亚族;点看全图点看全图,同在殷墟发现的图符,也就是曾经和点看全图族共同祭祀作器的族氏图例;点看全图点看全图点看全图,关于“隹”是否鸟形这里有例证,出自《金文氏族研究》第三章,铭文概说第四页,点看全图

暂时就这些吧,今天发现把图发错了,点看全图族的图我居然发成了点看全图族,但这些图不发上来我看不到,若再有错误只好等下次修正了,毕竟我通宝有限,希望没发错吧。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醉寺,蘭亭敍,zen,牛栏山二锅头,年青是福,迷途笨狼,飒勒青,飞行鱼,Lioncat,兴宣大院君,花大熊,ljsqt,无术,bayerno,铁手,
铁手 接纳。 最后于2012-05-04 12:26:42改,共2次;
2012-05-03 09:53:4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