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伪NPR:老调乱弹(1) -- 南寒

2012-10-26 13:34:12南寒
伪NPR:老调乱弹(1)

美国总统选举提前投票已经开始了,我跚跚来迟地编一些地摊文字。

我们大家都知道,免煮柿油一个巨大的优越性就是老百姓能选举。我们以前打过比方,"新拉链国务卿她男人当总统的时候,瓦墙街的东家们和卖电脑的、让电表变着花样走字的发了大财,但我们打酱油的没发财,就把她男人那拨选下去;把小布什选上了,皇姑、国舅、大师们带着奶瓶、尿布也都一起来了,这回呢,瓦墙街的东家们和挖石油、卖大炮的发了大财,但我们打酱油的还是没发财;就把小布什选下去,把熬白馍参议员选上来,过两年我们打酱油的虽然还是没发财,但一旦瓦墙街的东家们和造电池、修学校的发了财, 我们又可以把熬白馍也选下去。"

这种情况下,大家参加选举的境界是不同的。一般的老百姓们要不干脆两眼一摸黑,完全信任免煮柿油:总统选举的投票率一般在50~55%左右(上一届超过了60%:这也是民主党放弃新拉链的一个重要原因);要不就倒腾过来、倒腾过去,优柔寡断地就想拣出个跟自己贴心多一点的人来。但瓦墙街的东家们和其它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们,就不一样了:不管你们把谁选出来,我们都让他跟咱贴心;要不说天朝的许多各式代表们也盼着免煮柿油呢。

当然,这台后的虽然横竖都是稳拿,但也希望选出一个扮相好的,省得台下的观众呱噪起来,即使不出乱子却也是烦心。最费劲的当然就是参选的这些演员们,有的是打小就想得个金鸡、百花奖的,从此便锦衣玉食了;有的虽然早已金山银海了、但总琢磨着还要进中学历史课本。台后的各位自然要侍奉好了,从台前的各位也得博出个采头,不敢说没有半点马虎,怎么也是起早贪黑了。

这次大选最主要的背景是经济方面,这眼看着十来年了,美国经济一直好的时候少、坏的时候多,萎靡不振。这对在任的民主党的熬白馍总统自然是最大的不利:说啥气都粗不起来。但到现在为止,还不是全部的老百姓把这笔帐都算在熬白馍头上,所以总统还能够好死不如赖活着。熬白馍还捡到了另外一个便宜,就是2011年上半年,共和党这边各位大爷大娘、花季中年决定要不要参选的时候,经济好了一阵,所以若干演技实力派的都没有上阵。

这个较长期的经济问题还引起了另一个这几年比较独特的因素,就是出现了一批不高兴加没头脑的茶叶党人,在国会里自成一景,也给这次共和党初选平添了很多乐趣。

所以,共和党初选揭幕之时,参选各位一字排开,大家看到的却是李鬼多过李逵。

来自面里苏打州就有两位,前州长,踢门跑断腿;女众议员,没歇白瞎忙。这两位你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命苦之人。再有一位是原来卖pizza的老板,现在电台上说评书的,名字听起来倒是象个开马戏团的:猴满坑。

另外还有两位当任、前任的州长,特渴晒死的州长里搁白肉,油塌州的前州长、辞了中国大使的酱红菜满。

更有两个前朝的老少。老的是原来国会的发言人,现在靠写书卖书发财,牛炖筋来吃;这名字听着别扭,我猜想是上户口的时候户籍警搞错了,应该是牛筋炖来吃。少的叫里搁三头蒜,原来当过参议员。这一位参议员没当多久就做了炮灰,所以别人吃荤,他光有蒜;但大家没曾想到的是,这三头蒜里有一头却是在冰箱里放过;这是后话,咱们先放下不表。

下首的一个老汉却是一个奇人,来自于特渴晒死的参议员:乱炮;号称不食人间烟火,整天介领着一群童男童女满山遍野地玩过家家。

这以上高矮长短以外,就是现在和熬白馍耗着的米塌肉埋里。肉埋里这六、七年除了选总统,别的啥也没干。所以

咱们上次的盔甲赞不用改就能接着用:"一三五可以人流、二四六不能打胎、星期天休息,原来麻州的道台,米塌肉埋里。"

为什么说肉埋里和别人都不一样呢?其他这几位里,有一类或者是茶场系统的、或者是极右的,没歇白瞎忙、猴满坑、里搁三头蒜,都算是本色派的演员,找个正好和自己本色相配的配角问题不大,一旦要上大场面,装人象人,扮鬼象鬼,就不灵了。里搁白肉算是个本色和演技派之间的;牛筋炖来吃倒是由本色而发展为演技派,只是政坛如歌坛,一旦过了气,任你天大的本事也是枉然。踢门跑断腿和酱红菜满算是演技派的,但在演技派里却只是三流角色。

肉埋里这边却不是按这个路子分的,他算是一个过分有钱的票友,本色演技都谈不上,但是行头、化妆、舞台、布景全是超一流,制片、导演、特技助理、剧组党支部书记都得给面子。所以初选就象是二流的军阀遇到了四流的军阀、再加上些还乡团、保安队,整个过程如同一个十来岁的娃去玩给五岁小朋友设计的砸鼹鼠游戏,虽然啰嗦,但基本不影响身心愉快。

关键词(Tags): #伪NPR通宝推:李根,
主题:380869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