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翻译】普希金《叶甫盖尼·奥涅金》 -- 九霄环珮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9 阅 8036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12-11 07:52:59
3824789 复 3822642
九霄环珮
九霄环珮`17004`/bbsIMG/face/0000.gif`70`7311`20688`183486`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7-04-17 15:15:33`
【原创翻译】《叶甫盖尼·奥涅金》第1章36~43节 8

三十六

在喧嚣的舞会上闹腾了一整夜,

正当午夜转变成黎明之际,

沉浸在厚布窗帘的怜爱之中,

富贵与欢娱之子进入了恬静的梦乡。

他过了中午才会醒过来重整人生,

直到又一个清晨,

单调而又杂乱,

明天总象是昨天。

但我的奥涅金,

在黄金岁月里的花期,

在辉煌的战果之中,

在每天愉快的心情之下,

我的自由自在的奥涅金他幸福吗?

抑或,整日里周旋于莺歌燕舞酒肉池林

对他来说其实没什么意义?

三十七

不,情感在他心里早已经僵冷。

社交上的嗡嗡营营也使他厌倦,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但他可不愿长相厮守。

对于一次次变心他感到疲惫。

朋友和友谊也失去了吸引力,

很简单,谁一旦有个头疼脑热

这些不可能总是牛排

和斯特拉斯堡的馅饼

不可能总是穿肠过的香槟酒

和开胃的趣谈,

另外,尽管他是个不可救药的恶棍,

对于打架斗殴、舞刀弄枪,

他已不再有什么兴趣。

三十八

这是一种病,病因呢,

是该好好调查一下了,

类似于英语所说的“坏脾性”, [1]

总之,是俄国人的“意气消沉” [2]

或多或少侵蚀了他。

给自己一枪,感谢上帝,

他倒还不至于,

但他对人生已变得相当地冷漠。

他就象恰尔德·哈罗尔德那样 [3]

阴沉、懒散地出现在客厅,

不管是上层绯闻还是波士顿牌戏, [4]

不管是美目盼兮,还是怨声叹兮,

没什么能让他动心,

他对什么都不会在意。

[1]坏脾性:相当于中医所称的“肝脾失和”,此义可参照纳博科夫援引的旅英俄罗斯人卡拉姆津的一段通信实录:“烤牛肉和牛排是英国人的主食。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血液粘稠;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变得冷血,忧郁,自己都受不了自己,自杀屡见不鲜。(这就是)他们(坏脾性)的生理原因……”

[2]意气消沉:即忧郁。用今天的话说,奥涅金可谓富二代,实际上是富N代了,是货真价实的高富帅,并且还颇有几分聪明劲儿,这样的人怎么会心情不好呢?恰恰是这样的人心情不好了。假如这样的人没有心灵,也就不会心情不好。奥涅金不幸还存有心灵,还有几分对自身、对社会的认知……也许,没心没肺最幸福?

[3]恰尔德·哈罗尔德:拜伦《恰尔德·哈罗尔德游记》的主人公。19世纪初世界文坛出现了一批文学著作,它们都刻画一种“忧郁型”的人格,包括英国拜伦的哈罗尔德,俄国普希金的奥涅金,法国夏多布里昂《勒内》中的勒内和法国缪塞《一个世纪儿的忏悔》中的沃尔夫,他们的忧郁症又被统称为“世纪病”。世纪病蔓延至俄国,不但产生了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后继还有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屠格涅夫的《多余人日记》、以及刚察洛夫的《奥勃洛摩夫》,这些著作中的主人公在俄国被统称为“多余人”。与前述英法浪漫主义作品不同的是,这些俄国小说都被归为现实主义作品,除了最早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包含少量的浪漫主义成份。普希金流放南方期间一度对拜伦的诗歌神魂颠倒,但后期对拜伦的看法发生了转变。别林斯基参指出两者巨大的不同之处:拜伦是悲观主义、神秘主义、个人主义和逃避现实的混合体,普希金在这些方面是与之对立的。

[4]波士顿牌戏,一种4人玩的纸牌游戏,惠斯特牌戏家族中的一种。

三十九

......

四十

......

四十一

...... [1]

[1]第39、40、41节本无内容,有意留白。如此设置似乎与上下文的气场有关:延续了第38节末而进入“寂然无声”的状态,同时突出了第42节首的“突然发作”的反应。

四十二

变幻莫测的贵妇们,

他最先甩掉的就是你们, [1]

在我们这个时代里,

上流角色确实太乏味。

虽然偶尔也许有一位夫人

能说得通萨伊和边沁, [2]

但总体而言,她们的谈话

全都站不住脚,当然也都人畜无害。

除此之外呢,她们是如此单纯,

如此高贵,如此机智,

如此考虑周详,如此小心翼翼,

如此虔诚地亲近上帝,

如此正派地疏远男人, [3]

以至于看她们一眼你就,萎靡了。

[1]本节写奥涅金甩掉女人,相当于患者意识到患病后的应激反应,并非治病之举。

[2]萨伊:法国大革命时代的政治经济学家。边沁:英国法理学家、功利主义哲学家、经济学家和社会改革者,和萨伊同时代。

[3]普希金原注:讽刺性的这一节只不过是对我们美丽的同胞的微妙的奉承。布瓦洛就是这样以表面的不以为然来赞美路易十四。我们的女士们总是能把教养和亲善,把严格的道德清白和斯塔尔夫人般迷人的东方魅力结合在一起(见Dix ans d' exil[流亡10年,译者注])。

四十三

而你们,年轻的美女们, [1]

每当夜幕降临,

敞篷马车就带着你们呼啸着

在彼得堡的路面上招摇过市,

你们也被我的奥涅金抛弃了。

花天酒地脂粉阵的叛逃者 [2]

奥涅金,大门不出,二门不入,

打着哈欠,拈起一只笔 [3]

想写点什么,但无论如何

也打不起精神,什么也挤不出来,

他不曾加入自我感觉良好的

什么协会,对此我不作置评——

因为我也位列其中。 [4]

[1]这里的美女们指某种高等妓女。

[2]至此奥涅金已有若干绰号。

[3]写作是一味药,但是奥涅金服不下。

[4]诗人在皇村学习期间加入文学团体“阿尔扎玛斯社”,中心人物是茹科夫斯基,反对古典主义,提倡文学的自由发展。在彼得堡供职期间加入与十二月党人组织“幸福同盟”有密切联系的秘密文学小组“绿灯社”。


通宝推:史文恭,
最后于2012-12-11 23:13:33改,共1次;
2012-12-11 07:52: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