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放之四海而皆不准之外交战略三议(一) -- 抱朴仙人

2013-02-23 05:36:21抱朴仙人
【原创】放之四海而皆不准之外交战略三议(三)

(三)未来:今后十年的外交战略预测

本篇的论断部分纯粹是测八字推四柱的算命文字,列位可看但不必信。

前两篇谈了我国外交政策为什么应该要以我为主,与邻为善,不能人云亦云,不能朝秦暮楚,不能唯利是图。

这一篇来谈今后会怎样。

首先要大致定义一下中国与各大国之间的关系。中国和美俄英法日德等大国之间的关系,其本质究竟是什么呢?

本质是新兴力量与既得利益者们重新划分世界地图的关系。

但是具体说来,又各有不同。现分别简述一下。

一、中美关系,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

中美关系是这个星球上最重要的关系之一,其本质是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的关系,是领先者与追赶者的竞争关系,是压制与挑战的关系,也是联手合作,分享和平繁荣的关系。

两国之间既互相牵制,互相阻挠,直接间接斗争,又互相需要,都吃不消彻底翻脸关系破裂的后果。

所以双方之间,都是采取了一种斗而不破的策略。

这场斗争中,在联合国舞台和其他多边舞台上(包括地区组织和论坛、专题会议),是争夺道德制高点,争夺标准制定者的位置的斗争;在亚太地区和中国周边,是包围与反包围,团结与分化,搭台与拆台之争;在亚非拉广大发展中国家地区,是比投入,比贡献,争人气,争资源,争做发展中国家领袖的斗争。

二、中俄关系,互为战略后方。

中俄关系,目前被描述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但是这与中欧之间那个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有着本质不同。

俄国自超级大国宝座跌下深渊之后,正在走复兴之路,主要威胁来自西方,面临着美国及其合伙人自西向东的强大政治经济文化压力。

中国挣扎摆脱了半封建半殖民地苦难,正在走发展之路,主要威胁来自东方,面临美国及其亚太代理人自东向西自南向北的强大压制。

在这两个相向压力的逼迫下,中俄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背对背的战略防御态势,中俄之间求得和平,相互支援,互为稳定战略后方的局面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目前乃至十年内,两国关系会保持这种复兴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密切合作,互为后方的不结盟平等盟友关系。

上世纪中叶,两国也是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但是那是一种结盟但不平等的战略伙伴关系,与今天的两国关系有着本质的不同。

抚今追昔,彼一时此一时,中国终于成长起来了!

然而,必须清醒地看到,在这种外界压力和本国发展愿望双重作用下形成的伙伴关系,有着天然的不稳定性。为了维持这个伙伴关系,有一个稳定的后方,双方都面临着反挑拨,反瓦解,克制自身欲望,准备有所牺牲的难题。

三、中欧关系,经济合作为主。

中欧关系我其实不懂,乱说几句。

中欧关系,主要指中国与欧盟之间的关系,也经常被宣传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但是这种合作,更多的是经济合作、技术合作、文化交流。政治上的合作比较少。

究其内在原因,中欧之间,虽然各有政治雄心,但是欧洲的雄心主要在内部整合,中国的雄心主要在自身发展,对外扩张的欲望都不强,冲突比较少。

其外在原因,美国对欧洲的压力和遏制,主要在分化其力量,破坏团结,主要手段是经济和金融手段。

这种态势如果不发生大的变化,中欧之间,就依然会是以经济金融合作为主线的,各取所需的合作关系。

四、中日关系,合作与斗争。

(由于现在的东亚形势,这一段要被迫多花一点篇幅,请见谅。)

中日关系是极为复杂的关系,关系复杂之处不在中国,而在于日本的角色与定位。

中国对自身的国际政治定位是十分清楚的,正在向全球强国转化的新兴大国。

日本则同时扮演着三个角色:经济不完全独立的全球大国、军事完全不独立的地区强国、政治上的附庸国,以政治附庸国角色为主。

这三个瘸腿角色,导致日本既没有个稳定的政府,也没有个稳定连续的政策。

国家要独立,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民或者有雄心的政治家愿意做别人的附庸,日本也不例外。

现在日本有政客忽悠建立国防军,修改和平宪法,我们高度警惕,痛加批驳,然而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这些说法做法背后,有着相当的民意基础。

那么,我们采取了一个什么样的对日战略呢?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约30年的时间,日本是美国在亚太的反共桥头堡,防苏巡逻兵,政治上的哈巴狗,经济上的纳税大户。对美国而言,这个跟班不可谓不重要。

当时的我国,自身不强,与美国没啥直接关系,经济上与日本合作不多,只能从政治上下手,并加强文化交流和民间交往。

日本跟美国跟得太紧,伙伴关系太铁,对我们是不利的,必须瓦解之;但是如果日本完全摆脱了美国,它会听中国控制吗?一个独立强大的日本,显然也不符合中国的利益甚至亚太地区的利益,所以瓦解的手段不能用的太过。

话说得难听点,一条财主家的狗,太过忠心耿耿,我们看了心里添堵,每天路过就想扔它一块砖头。可要是我们把它的锁链解开,让他变成满村乱窜的野狗,难道会更安全吗?

因此上个世纪中叶开始,我们对日本的表态,总是两句话一块说。一句是:“支持日本人民的反美正义斗争”;另一句是:“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前一句是挑唆它咬主人,后一句是说链子还得栓牢。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田中角荣和大平正芳等日本政治家,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中国,与周恩来等中国政治家联手克服种种困难,奠定了两国合作发展的基础,居功至伟。他们宣扬中日友好并付出种种重大代价直至生命,是因为爱中国吗?不,他们首先是有见识有勇气的日本人,是为了日本人民的根本利益而来。

1970年代两国交往之始,政治经济上无法大规模合作,只能加强民间往来,从文化交流入手,从青少年互访交流入手,这是立足长远,不得已而为之的几十年眼光的良苦用心。

从政治上看,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至今的中日经济大合作,既符合日本人民要求独立发展的愿望,又符合我国把对手的附庸国拉做自己的合作者的愿望。在削弱美国对日控制,加强中国实力,扩大对亚太地区影响力方面,非常成功。

进入二十一世纪,苏联垮台,中国崛起,世界政治地图发生了重大变化,中日关系自然也就随之而变。

当前,遏制中国是美国的重要课题。在亚太,日本作为美国的附庸国,必然承担起牵制任务,担当桥头堡,急先锋乃至炮灰的角色。狗不咬人还有什么用?这是美日亚太战略的基石之一。

然而,与四十年前美苏之争时期不同,中日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化:

首先,四十年前,中国自身贫弱,既影响不了日本也影响不了美国,甚至没有通畅的沟通渠道。随着国力增强,今日中国在世界国际政治舞台上,发言权和影响力远远大于日本,已经有能力有渠道直接与日本的宗主国美国商讨安排亚太地区重大政治问题,包括日本问题。这是从政治上无计可施到政治上居高临下的根本性地位变化。

其次,当今,中日之间已经存在着长期、紧密、规模巨大的经济合作关系,已经接近形成不结盟的经济共同体。经济发展让两国受益匪浅,合作深化让两国互相依存,共同利益如此庞大,这不是美国人搞点小伎俩就可以瓦解的。

当然,在两国经济发展合作中,相互的角色也在发生变化。中国从一个单纯受援的穷邻居,一个虚心的好学生,逐渐成长,变成了一个政治上需要仰望的强大邻邦,一个经济上平等交流,互通有无的经济伙伴。这让某些日本人心里酸溜溜的很不自在。

我觉得这不要紧。我们会继续发展下去,而他们会习惯的。

基于上述这两大不同点,我们现在的对日战略,在继承了上个世纪中叶基本做法的同时,加强了经济合作和金融合作。鉴于日本的政治不独立,政治上仍然不能用对待普通国家的正常做法,只能缓缓推进。

中日之间的关系,我预计今后将会继续以合作与发展为主基调,与韩国联手逐渐形成亚太地区的经济合作共同体。鉴于这三国之间唯有中国具备广大的内陆腹地和洲际陆上联系,存在着无可更易的地理优势,中国在合作中必将具有越来越大的发展空间,成为合作的最大得益者。

相形之下,钓鱼岛问题只不过是相邻国家之间的小小划界争端,它会像当年的珍宝岛一样,吵得天昏地暗,也有可能打得头破血流,最终解决的无声无息,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个岛一样。

还是由于日本的附庸国地位,中日关系的处理,除了中日政府之间谈,中日民间推动的传统方式之外,中美之间的盘外商议也非常重要,甚至是关键。美国认真谈并有可能出卖附庸国利益的前提,是对手足够强。

小结之,中日关系的变化,是中国的发展造成的,中日关系的未来,也将主要取决于中国国家实力的发展,其次取决于中美博弈的结果,最后才取决于中日政府间的谈判。

五、两岸关系,交流、合作、共同发展。

日本问题谈得太多,台湾问题就偷点懒,不多说了,基本观点仍在谈连战访大陆和论国际法新准则的那两篇旧文中。虽然八年过去,那些观点我认为仍然可以有指导意义。

两岸合作,已经走向大交流,大合作,大发展。这是民间推动,经济一体化的威力,是中国人民渴望和平,渴望发展的合意所致。两岸政府谁都不敢违背这个民意,即使美国挑唆也不行。

台湾虽然不是一个国家,但是处理台湾问题的思路与处理日本问题有点像。

大陆与台湾关系的未来,也将主要取决于中国国家实力的发展,其次取决于中美博弈的结果,最后才取决于两岸间的谈判。

六、NGO

时代在进步,格局在变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促进中国的发展,就要求我们特别关注新兴的政治力量。

我在谈联合国改革的旧文里,谈到过国家形态之外的新兴政治组织,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NGO。

NGO作为公民社会的产物,作为公民意志和公民力量的表达者,主要活动在人权、金融、国际贸易、环境保护这四大领域,天生就具有反政府、反强权、甚至反对市场调节的倾向。它不是政府或者国家,现有国际法体系约束不了它,但是它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却是任何政府都不敢忽视的。

在最近十年的未来,世界上最大的强权和垄断力量不会是我们,而我们也期望着成为规则制定者和监督者。因此,联合天生就反强权反垄断反市场规则的NGO,在国际贸易,环境保护等领域的多边关系舞台上共同反对强权,参与制定规则,保护我国乃至所有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将成为必然选择。

反过来说,中国也已经很大很强了,已经成为NGO反对和制约的对象。接受规劝,接受监督,化敌为友,也需要极其重视、深入研究对手和很圆熟的斡旋手腕。

再者说了,NGO号称代表公民意志,讲究志愿精神,可它的经费到底是哪里来的?主要骨干是什么出身?它的真实身份是谁的代言人?这都被有意无意地隐藏在重重迷雾中,需要提高警惕切实防范,千万不要因为人家带了个小红帽就以为他是奥运志愿者。

我猜啊,由于我国对NGO研究不够,大概会吃一段时间的亏,然后就会涌现一批以中国为基地,维护发展中国家人民利益的NGO组织。

国际斗争有他特别复杂的一面,不可不慎。

七、总结与一些细节估计

本篇论述的每一个关系,都会涉及到美国,可见中美关系之重要微妙。中美关系处理不好,就是虎狼环伺的局面,处理得好,就有驱虎吞狼的可能。所以中美关系的斗而不破原则,实践中如何准确做到位,十分关键。

中国与周边国家的贸易往来会继续加强,口岸建设和边境自由贸易区建设会是主要亮点。云南和新疆喀什会是地理上的主要突破口。

中国会加强对外援助,特别是对周边穷国和亚非发展中国家提供大量援助,以稳定发展中国家这个政治基础。援助将以援建基础设施,援建工业设施,联合建设国际贸易区,联合开发该国资源等形式为主。

对于主动参加这些建设的中国企业,可能会有可观的财政补贴和优惠政策。

对周边发展中国家,我们会以稳定其政治,发展其经济为着力点,政治经济双管齐下;对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会以经济合作为主,从全球规则性高端为其争取权利为辅。

发展中国家是中国的传统国际政治基础,也是与美国讨价还价的重要本钱。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就是维护自己,绝不可以轻易出卖自己的基础力量换取美国的一点残羹剩饭。

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利益,首先就要在国际社会运行规则的制定上代表发展中国家发出声音,包括金融规则,贸易规则,环保要求乃至普遍的国际法准则修订。不允许发达国家继续利用规则限制歧视发展中国家。

前面我说过“中国愿意成为一个强大的,和平的,友善的,愿意帮助邻居发展,保护邻居安全并付出代价,直至为了地区稳定做出重大牺牲的负责任大国。”这意味着什么呢?

索性说明白了,我认为友好协作是主旋律,周边环境大乱乱不起来,但还是有可能局部恶化的。除了坚决反击对中国本土的骚扰侵略行为以外,中国要做好在周边动乱时,受邻国政府邀请直接出兵协助平息动乱,并为此付出重大牺牲的准备。从逻辑上讲,中国对周边稳定负有义务,如果动乱国家政府无所作为,即使没有受到邀请,中国仍然有义务承担主要责任,联合其他邻国主动介入,平息事态。

这也是一件做的漂亮会加很多分,做不好会减分甚至被拖死的事,需要慎重果断从事。如果中国在未来十年做这件事,估计是延续对越和对印战争模式,快进快出。宁可事后有反复,绝不像美国在越南,苏联在阿富汗那样烂屁股坐着不走,最后被拖个半死。

中国会十分重视联合国、各类地区组织、各种专题会议和论坛,这些是制定规则和监督规则的多边关系舞台,规模不大层次高,中国在其中表达意见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有自己的主见。

总而言之,在未来十年里,中国的外交战略可以归纳为四句话:

大国是关键

周边是首要

发展中国家是基础

多边关系是舞台

全力发展,不受干扰,提高中国自身实力是支撑这四句话的核心支柱。

还是那句话,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自己发展了,什么都好办。自己不发展,什么宏图伟略,统统都是扯淡,镜花水月而已。

关键词(Tags): #放之四海而皆不准通宝推:白羊尖,秦波仁者,格瑞斯华尔德,xlin,廖石,神仙驴,未子,hnlhl,看世界,不限,土八路,四四方方,Leono1,七天,sitan,老沛,铁手,好了,无无名,发了胖的罗密欧,子承父业汪文轼,李根,夜郎国主,不知道叫啥好,醉中逃禅,黄土布衣,znxf,空格,天涯睡客,老调重弹,光年,Davi,滴滴涕,随机微分算子,天涯行者,xiaobailong,行路人pacers,种植园土,青颍路,唵啊吽,鳄鱼眼泪,桥上,jent,小书童,
帖:3849216 复 384916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