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正德五年:明武宗的失败之年。 -- 天煞穆珏

2013-03-19 12:45:08龙眼
桃子从49年到现在越摘越大,80%以上被"苏派"家族摘了

说我'真是一点不清楚tg的党史',请问你的党史知识是哪里来的?是从自说自话的御用党史来的呢?还是从<建党伟业>之类的党史电影里来的?先不说这些东西的真实性如何,仅仅就史评而言,自我歌颂的东西只能作为参考,而且必须要仔细甄别的。李闯刚刚夺权就倒台了,所以没有建立自己的御用党史,他的事迹都是来自旁观者,甚至是他的敌对阶级的记载,因此凡是正面记载他事迹的史料一般都是准确的、客观的。而要充分了解中共党史,就很复杂了,必须多方查询,多方对照,我简单总结了一下几个方面:

1 - 前苏联共产国际对于中共建党的历史档案

2 - 北洋时期对中共的"污蔑"

3- 大革命时期国民政府对中共的"污蔑"

4-抗战时期国民政府对中共的"污蔑"

5-港澳出版的前中共领导人的回忆录和其他旁观史料

6-对老革命们的私人采访和私下讨论

7-了解内部情况的人的私下评说(比如<老总小传><井岗风云>

8 - 外加中共自己的史料(注意是外加)

这些东西也不能全信,也不能全不信,要有自己的客观判断,比如说从他的敌人嘴里骂他的一般不能信,但要他的敌人偶尔客观评论了几句,比如说讲李闯"不好酒色,脫粟粗糲,與其下共甘苦",一般就是真的。

下面回到正题,谈谈我对中共历史的简单总结。中共早期是苏联基于地缘政治、国土防卫,外加自己信仰而支持中国搞的一个"子党分部",属于苏联下辖的共产国际的远东分部的一个分枝,其活动经费也是由共产国际提供,在上海接收和分配。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共早期,即便各根据地搞得再大也必须听上海的地下党指挥的原因。也是当年北洋反动政府诬蔑我党为‘卢布党’的原因。而早期中共的所有骨干都是苏联派人一手招收和一手培养的,这里的多数人都有留法和留苏的背景。因为当时离革命胜利还距离很远,因此应该相信当时入党的多数"苏派"革命者是有比较纯洁的革命理想的。但也必须认识到他们从骨子里是对苏联一派的夺权、建政和组织路线都是很盲从的。

而同时,还有一派,或说就是具体一个人:毛领袖,他虽然也很早就介入到了中共建党的历程里面,但一直都不是主脑,也不是主流派的带头大哥。比如一大他是列席会议做记录,但不是正式代表;留法时他是组织者,但没跟着一起去。而同时,他又在国民党里扮演过很重要的角色,一直干到宣传部代理部长的高位,是胡汉民、汪精卫的得力干将。相信如果一直留在国民党内,他也早就是国家领导人了,比起后来和老东家翻脸而白手起家要当官快得多,也安全得多。但因为他对底层劳动人民的同情,对彻底革命的渴望,同时也相信共产主义能救中国,而让他站在了共产党一边。但共产党的"苏派"主流派系对他一般都是若既若离,有用时就利用,没用了就一脚踢开。这个现象在土地革命时期、抗战时期,建国后的5、60年代都反复出现,最后的较量就是文革时毛发动群众的暂时胜利和后来毛死后被变相地彻底抛弃。这里既有个人的恩怨,权力的纠结,但更是路线的比拼。

毛早期有自己的培养干部的体系,就是他的农民运动讲习所,也就是他的黄埔军校。后来跟着他上井岗山的就是这批骨干,再又收伏了王佐、袁文才等地方武装一干人等,这就是毛领袖的早期革命班底。但因为斗争的残酷,命运的蹉跎,内部的倾压和毛用人的严狠,他早期培养的自己的骨干如张子清、何挺颖、伍中豪、宛希先、毛氏二兄弟、王佐、袁文才都拼光、打光和被错杀了。即便是残存下来的几个,后来也只是做了地方官而已,如陈正人、贺敏学等都没有进入到权力的中枢。再后来,毛一路高升,公事繁忙,也就再也没有机会手把手地把一个个思想纯真的小青年给教育、培养、和锻炼成革命理想纯洁,工作和官场能力都很全面的干部力量了,以后基本都是现抓现凑,从"苏派"和其他各山头鼓动人员来临时支持自己,其效果就很打折扣了

而TG权力的高层版块始终是被"苏派"占据大部江山。因为共产党毕竟当年是苏联扶持的,骨干也是苏联培养的,而后来建国也是苏联大力援助才迈向现代化的。所以你看毛领袖的十大元帅里多一半是留法留苏背景,其实留法就是留苏,很多人都是先去法国,然后去苏联,比如朱德。其背后的组织者都是苏联。因为没有从中国到苏联的直通车,必须转道欧洲。而那个周总理就更是"苏派"的带头大哥,十大元帅几乎全是他的门生和故吏。毛本人有大略却少雄才,工作作风又很简单粗暴,所以要具体组织实施他的大略,必须靠"苏派",因此周一直陪伴毛的左右,对周权力主要的威胁是来自其他"苏派"。

这里的彭大将军和林付统帅虽然是土包子,但从上井岗那天起就和毛领袖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否则王佐、袁文才这两个毛领袖左右手也不会被自己人干掉。林也不会在长征时到处散发反毛传单。总之,毛从长征开始几乎就是个光杆司令,能几起几落最后在遵义重新夺权靠的是自己的卓群才智和"苏派"们的无耐认可,就是说是外来户(至少是游离分子)来当中共的CEO,毛入的是干股,没什么自己的资本。因为要没有他这个"乔布斯"的无双才智,中共这家小公司早就倒闭好几次了。是公司董事会在革命年代识货,让毛来领导打江山和夺权,结果毛不辱使命,领着"苏派"夺权成功。而建国以后"苏派"大哥们如刘邓就认为毛过时没用了,有苏联的建国经验还要个土包子干什么?所以开会都不想叫老毛了。

"苏派"们以苏联为师本身没有错,中国那么落后,当然是有强大的国家帮助最好。但苏联对中共的援助是在建党和建国初期,后面就必须要有懂中国国情的人来掌舵才能从胜利走向胜利,否则就是从胜利走向失败。后来国共分裂,各地搞武装斗争,多是遵从苏联的路数,基本是虎头蛇尾,惟有靠毛领袖的路数,才有了仅存的硕果和后来抗战时期的迅猛发展。夺权如此,建国也如此。

但如果说大革命失败后无论是"苏派"还是"毛派"都是经过理想检验的革命骨干的话,后来中共在抗战后壮大了,就很难区分谁是仅仅靠革命理想而投身革命的,而谁是兼有革命理想和个人目标而投身革命的?就好比一个老板说"我当年穷的时候一眼就能分清谁好谁坏,可一旦有点钱了就分不清谁好谁坏了,因为谁都对我是一幅笑脸。"从<血红雪白>你可以隐约看到当年在东北为了扩军,TG是招了很多胡子部队和伪军部队的,类似的鱼龙混杂的情况应该各地都有,只是没有都描写出来罢了。当然毛领袖的改造手段是一绝,但那也是有时效性的,建国以后日子舒服了,就暴露了。人贪图享受本来是本能,无法彻底避免。但一旦形成对权力的垄断和对资本财富的垄断就是对社会发展的反动了,因为这阻碍了体制外多数平民向上发展的路径。

这里的组织和管理也只是表面现象,而更主要的是这套组织和管理是继承苏联的,是"苏派"从苏联老师那里学来的。可如果老师自己都出了问题,那么学生最终能有好结果吗?看历史要由繁入简,不要被层层术语和表面现象迷惑。苏联的那套组织和管理模式其实说简单就是一句话:一级压一级的等级官僚模式。其本质是脱胎于沙皇俄国的农奴体制,只是加了很多"科学发展观"之类的外围修饰而已。具体就是军人要定军衔,文官要定级别,彼此对应:你是县团级,我是省军级,一级优于一级,一级压迫一级,最后都压老百姓。各自的待遇和权力也都比劳动人民越来越高。其痼疾是高高在上,缺乏自下而上的竞争和监督,为贪腐提供制度温床,为压迫提供国家机器。

苏派组织路线对官僚的产生方法主要突出一个"提"字,上级赏识下级,而从上往下用力提拔之,是为"提"。而提拔的最终受惠者,如果不加限制,就往往是那些亲属和随从,这东西本身就制度而言毫无进步性,中国古代春秋战国以前就全是这种制度,世袭加自我提拔。但中国古代的政治精英两千多年前就观察到了世袭和自我提拔官员的弊端,即,认人唯亲,变公器为私产,阻塞体制外广大人才上升的渠道。所以从汉朝开始,就制度化地推行"选举",先是察举制,再完善为推举制,最后完善为科举制,都是突出一个"举"字,反对一味地"提"字,即从上向下地提官和提干。

举个例子,对于领导的亲信秘书从政的限制,过去的封建王朝有很严格的规定,官家的师爷(就是秘书)很长时间,甚至是终生不得当官提干。对亲信秘书的限制如此,对于亲属的限制就更严厉,亲王和多数皇子不得干政,这都是为了限制裙带和连带造成的官僚体制的近亲繁殖和近亲垄断,阻塞其他人才上升的渠道。

发展到现代社会的制度,就是进一步把中国古代对官员的察举、推举和科举扩大到选举最高领导人,把被选举的对象提升到最高层。而选举人也由负责察举的地方官,负责推举的乡绅,和负责科举的考官,扩大为整个公民阶层。连最后的总统候选人答辩都很象古代选状元的'庭对',只是对象颠倒了而已,但以民为本,用人为贤的精神是从古至今一脉相承的。

总之,中国古代好歹有察举制、推举制和科举制给底层的体制外的人才带来向上攀登的公平机会,西方社会好歹有形式上的民主给体制外的人才带来机会。而"苏派"体制唯一的进阶高层的机会就是获得领导的所谓"赏识",从体制内一直干起。而这个"赏识"是很没有具体标准的,往往会落到自己人身上,甚至就是自己家族身上,谁不看自己人顺眼呢?

比如那个"苏派"大哥周总理的干儿子,要是在古代中国去考科举,估计一辈子也就是个老童生;要是西方社会搞竞选,一句话都憋不出来就让人给轰下台了。但在'苏派'体制下却子成父业,做了一朝宰相,奇怪吧?你说当时那个"苏派"大哥早就不在世了,管不了的,但其影响力还在呀?起码那个大哥夫人当时还在,而且很支持这个御儿干殿下当宰相,奇怪吗?更奇怪的是那个御儿宰相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又是何德何能?却不是高官就是高管,这又是哪门子的革命路线和组织原则呢?这种现象现在遍地都是,这不是摘桃子有是什么呢?只不过49年摘的是权力,改开后是连权力带资本一起摘罢了。

49年只是开始而已,现在放眼中国,80%以上的国家权力和国家资本都掌握在当年"苏派"革命家们的子女家属手里,放眼中国两千年封建历史这都是不多见的。中国唐朝以前起码要举孝廉,论品行才能当官,那些口俾不好,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人,或一味溜须拍马让人不耻的人往往很难当官,而中国当时的门阀大族也和欧洲贵族一样很注意体面。而从唐朝开始要当官就必须经过考试了,是骡子是马到考场骝去,就更加公平合理了。而无论哪种方法都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

中国"苏派"的祖师-苏联帝国经历了70年的历程,瓜熟蒂落,突然轰然倒地了,其问题就是出在组织路线上'一级压一级的等级官僚模式'而缺乏自下而上的竞争上岗。所以如果最上一级的首脑出问题了,底下也烂透了,就全完了。但别忘了人家当年也曾辉煌过,也曾是世界老二,而且几乎就是世界老大了,而且很多科技、军工和建设的成就都是举世瞩目、不让第一的了。现在的中国,还远远没有辉煌到当年苏联老师的地步,所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我不担心现在,而担心'很久的'将来。70年对人来说很长,但在历史上却是转瞬的一刹那。

我给你举个小例子证明什么叫"旁观信史",当年毛领袖的死对头张国焘叛逃到香港后,有人询问他对毛发动文革的看法,以为他一定会破口大骂毛是丧心病狂,可你看他怎么以毛的对手视角评价毛领袖:张国焘认为毛泽东发起“文革”有两个方面的考虑,既带有哲学的思考,也出于权力的考虑,但主要是前者。张国焘认为毛泽东有着超凡的魅力和政治能力、、、有着一种对于“平等”的渴望,一旦他发现自己建立的政权没有提供这些,甚至反而有走向反面的趋势时,随着时间流逝所带来的迫切感,毛泽东便想采取剧烈的非常规的行为来达到目的。

一段话,两个伟人,早期革命家们的纯洁理想跃然纸上。

通宝推:诸法空相,张了刀,如果我能晚安,高中三年,浣花岛主,年青是福,人云亦云,keynes,猪啊猪,我爱美人姚晓曼,夜炎火,zirun99,rentg,深圳呆子,唵啊吽,连续杀人,任逍遥97,五峰,东方青木,泥忆云,李寒秋,汉服骑射,hullo,烟动午夜,威武,iamzlx,老沛,97年的鱼,风的笑容,隹子火,海纳百川,喝点红茶上会网,盼盼到家,大漠老兔,大鹏翔宇,西行的风,飞过星空的流星,Sandman,Rusher,破鱼,哼哼哈哈,河中石兽,鹦鹉螺,飞影,十亿星阵,联储主席,看山,xm,springisok,老虎五,河里的螃蟹,acton,卢比扬卡,海峰,海豹形态,平面几何,拿不准,路远无轻,水过云飞,SenatorZhao,石狼,文青,jboyin,打铁的,ququ,朝雨,迷途笨狼,燕人,方恨少,
帖:3857417 复 3857312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