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美国求学执教的见闻和感受(0) -- changshou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75 阅 157179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3-06-18 14:34:27
3888026 复 3887760
phobosphobos`35000`/bbsIMG/face/0000.gif`70`13`2655`34512`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9-05-31 22:14:09`
你观察的样本很典型也很精致,但是多数人可能相对宽泛一些 106

好学生进入大学后的颓废,在美国这里也存在,当然国内更多。我观察的感受是,与题海战术和填鸭教学的关系都是表面化的,实质是学生本人自我管理的意识和意志不强。很多孩子在有序严格的教学和生活管理环境中,能够亦步亦趋地跟随课程和作息时间表,取得很好的成绩和日常表现。然而,大学是个班级、课堂和生活等方面管理都很松散的集体,要求学生自行安排作息、选课、作业和论文,要求学生具备自我克制和井井有条的素养。事实上我相信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这个不适应自我的痛苦。

另外,“聪明”孩子颓废程度确实可能更严重,我的感觉是这类“聪明”是神经敏感程度相对普通人高,往往反应奇快、记忆神速,容易在数学、音乐和美术等相对单纯的技艺方面表现突出,但是往往这类神经类型的稳定性和协调性并不好,在冲动克制、自我激励、规划安排等方面就比较弱,所以往往会在真实复杂的社会环境里挫折消沉下去,长期来看还会更多地出现焦虑和抑郁等问题。这样的孩子在痛苦中如果利用好原有的“聪明”去积极思考自我、探索出路,会在经历一个陧磐后,归于宁静而获得一定的成就;如果陷入自暴自弃的死胡同,常会传出天才折翅的寻常传说,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3千年不间断文明的观测样本实在是足够了。

音乐界是个非常好的样本群,你看小提琴和钢琴最好的大师,Oistrakh和Richt都是体格强健神经稳定的人,Horowitz其实中年有长达10年的神经衰弱,他超群又怪异,以至我们几乎欣赏不到他与其他高手的三重奏,而Lipati,Rabin这样早夭的天才,实际神经是不堪重负的。数学界其实何尝不是另一个精良的样本群呢?这里说的都是个体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废话多多,联储主席,老老狐狸,gschen,易水,猪啊猪,strain2,黄土布衣,铁手,天白,
最后于2013-06-18 14:39:57改,共1次;
2013-06-18 14:34:2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