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锦衣异志录 -- 天煞穆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77 阅 30470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3-07-04 11:33:50
主题:3893638
天煞穆珏
天煞穆珏`66077`/bbsIMG/face/0000.gif`70`1353`28640`215712`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10-11-10 17:58:23`
【原创】锦衣异志录 75

俺发那个关于武侠的贴子的时候就说想写一部武侠小说,但是真正动起笔来才知道千难万难,前两天还一下子删掉五千多字重新再写过,修修改改了差不多一个多月,可还是觉得没抓到写武侠小说的门。想来也就只有这点水平了,想着先贴上来,看看能不能有人看过之后提些建议,也让俺有些灵感继续写下去。好,废话少说,文章上来,有人的捧个人场,有话的捧个话场。另请铁手把这贴放在西河文苑。FFF

第一章节

   京师,大雪满京城。紫禁城乾清宫内,弘治皇帝召见刚刚从山西大同由八名锦衣卫护送,日夜兼程赶到京城的黄惟德。

   大雪过后,桃花,梅花千树万树,满园遍野围绕着锦衣卫校场。

   太子千岁爷驾到。

   校场锦衣肃立,青春勃发的太子从马车上跳将下来,大步流星的来到观礼台上。今天,是他被立为太子以来第一次得以检阅锦衣卫军。而且这一次,他的父亲,当今万岁爷还特意传诏地方,凡手下有异能之士,身家清白者,皆举荐至京师锦衣卫。自小体弱多病的万岁爷自入冬之后,圣体违和,心知来日无多,便着意为独生爱子选取忠勇之士辅佐。

   太子检阅锦衣卫时的表情沉着,肃穆,一点也没有宫内传说的调皮,玩闹,欢脱的模样,这不禁令众锦衣侍卫刮目相看。

   太子回到观礼台上,司礼太监高凤小心扶着他坐下,低首道:“千岁爷,可要看看各地呈报上来的名册?”

   太子点点头,高凤取了名册,清清嗓子,上前三步朗声道:“浙江温州石勇,上前晋见太子千岁爷。”

   “臣石勇来见千岁爷。”一句声若洪钟的回应,便见锦衣卫队伍当中奔出一年青男子,三步并做二步便到近前,倒头就拜。太子仔细端详,端得是身躯伟硕,筋鼓腱张,抬起头来,倒是个浓眉大眼的忠厚模样。

   太子哈哈一笑,道:“你是江南人?”

   “启千岁爷,臣是浙江温州东乡人。”

   太子笑道:“江南人不是素来长得文弱娟秀么?怎生有你这般粗犷如铁塔之辈?”

   “千岁爷此言差矣,臣自小在江南长大,也素以为北国风光,必都是赳赳武夫之相,怎知今日得见千岁爷,竟是如此俊美华丽,让人心生爱慕之意,可见人不可貌相,更不可以地域之分以偏概全。”

   太子点头而笑:“听你说话,倒是有几分江南风雅。你是何人举荐而来?”

   “千岁爷,他是——”高凤待要回答,太子摇手望着石勇道:“由他说来。”

   石勇朗声道:“臣是由浙江锦衣卫千户秦岭推荐而来。臣家祖父曾于锦衣卫当差,后侍母归乡,祖父便一心希望臣能重归锦衣卫。”

   “你祖父是谁?”

   “我祖父唤做石三通。”

   高凤低头补充道:“千岁爷,这石三通臣晓得,当年曾经镇守边关,擒贼有功,宪庙于金殿嘉奖。”

   太子笑道:“你有何异能?”

   “臣空活了二十有六年,别无所长,就是能吃饭。”

   此言一出,众皆愕然而笑。

   太子更是开怀:“吃饭也算异能?”

   “当然,臣一餐能吃十碗米饭,吃饱之后可三日不食。”

   太子举手故意划了个小圈:“这样的碗?”

   石勇摇头划了个大大的圈:“这样的碗。”

   太子细思而笑:“吃一餐后可三日不吃,倒也不算能吃,除此之外,可有其他异能?”

   “臣双眼夜能视物如白昼,双手可举千斤重物。”

   “哦?”太子看石勇一脸诚实,不像是说假话,就指着观礼台旁的石狮道:“你且举给我看。”

   “喏。”石勇大声应着走到石狮面前,双腿屈蹲,伸出双手环抱石狮,大喝一声,应声而起,那石狮竟就这样被他拨离了地面,抱上观礼台放在太子的面前。

   “再搬下去可否?”

   石勇二话不说,抱着石狮又搬下观礼台,放回原处,再回到观礼台向太子行礼,面不改色气不喘。

   “好,果然好力气,我喜欢,到时让爹爹封你为锦衣卫百户,做我的贴身侍卫。”

   “谢千岁爷恩。”石勇谢完,起身顺手推开站在太子身后的一个侍卫,当仁不让地站在太子身后,倒把那小侍卫吓了一跳。

   太子倒觉得石勇颇有趣,没有怪罪,只叫小侍卫去唤其他异人前来晋见。

   “臣周昂叩见千岁爷。”面前男子面如冠玉,剑眉星目,玉树临风。

   “周昂?”太子见人心喜,接过高凤递过来的荐书来看:“哦,你是云南来的。”

   “是,千岁爷。”

   太子继续往下看,双眉一挑再次抬头道:“你娘家姓纪?”

   “是,千岁爷。”

   “你可知我那从未享过福的皇奶奶也姓纪?”

   “千岁爷,臣家世居云南,从未去过广西。”周昂低首道。

   太子看了周昂一眼,淡笑道:“你是广东守备太监周伦推荐而来,他是你什么人?”

   “是臣的叔父。”

   “哦,举贤不避亲,双十好年华,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时辰,那你有何异能?”

   “臣愿为千岁爷剑舞。”

   “可。”

   “臣请千岁爷到观礼台左侧一观。”

   “为何要到左侧?”太子笑问着,把头转向左边,周昂一指观礼台左边一株花开繁盛的桃树,抽剑,身若离弦,飞跃桃花树上。挥剑,周旋进退,如彩蝶翩翩起舞于枝头,花叶摇曳却不坠,煞是好看。

   太子禁不住拍掌叫好,大声道:“周昂,我要看那桃花雨纷飞。”

   周昂听到,于那桃花树枝头突然身形一变,剑光煞变夺目照人,疾旋飞刺之中,桃花如急雨纷飞,向观礼台飘来,刹时间便将年少的太子包围在漫天花雨当中。

   “好身法,好剑法,好漂亮的花雨。”太子身后的石勇也不禁欢呼雀跃。

   周昂于花雨当中飞身而落,跪在太子面前,手捧一束粉艳桃花奉上:“千岁爷。”

   太子接过,笑道:“那树怕是要被你削得光秃了。”

   周昂温柔一笑道:“千岁爷可近前细观。”

   “我飞不上去。”

   石勇听到,立刻走上前蹲下道:“千岁爷且跨在臣肩上看。”

   太子见了,便爬到石勇肩上,石勇将他顶起,正正与桃树平齐,靠近观礼台栏边细望,才见那桃花树虽不似先前那般繁盛,却依然摇曳生姿,并无光秃缺损之处,太子暗暗称奇,点头而笑。

   “周昂,你也来做我的侍卫吧。”太子顺势坐在石勇肩头道。

   周昂却低首:“千岁爷,臣想做那侦缉办案的锦衣卫官。”

   “千岁爷,周昂他不愿做您的近身侍卫,就由臣来做吧。”周昂话音刚落,观礼台上便飘上来一个人,向着太子纳头便拜。

   太子居高临下低头瞧:“你又姓甚名谁,由何人举荐而来?”

   “臣唤李龙。”来人并不抬头,答道。

   “李龙?这名字倒有些俗呢。”太子笑道。

   高凤轻笑道:“千岁爷,这世间父母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

   太子听了高凤的话淡笑了一下。周昂为人最是心细,只有他看到太子的那一抹笑意很冷,当时就心下一凛,自我警惕。

   “李龙,你是何人举荐?”太子问。

   “千岁爷,他是黄惟德的儿子。”高凤低首道。

   “德官的儿子?”太子双眉一耸,拍拍石勇的头:“放我下来。”

   石勇伸手把太子抱下来,高凤过来给太子顺顺衣衫,端正冠帽道:“千岁爷,这有荐书。”

   太子点点头,却只是看着李龙道:“李龙,抬起头来。”

   李龙抬头,四目相对。

   太子‘哎哟’一声,那心立时酥了半边。这李龙长得是灼目其华,丰神俊逸,当真是国色无双。太子自长成以来从不曾见此流离殊色,不由呆住。过了好一会才嘻嘻一笑道:“你这模样,可是被女人天天围着吧?”

   李龙老实回答:“臣自长大,家中门槛就被踏破了。”

   “哦?”太子看了李龙好一会,缓声问道:“你娘可好?”

   “谢千岁爷关心,我娘身体康健。”

   太子眼光变得柔和,微微一笑道:“李龙,你有何异能?”

   “千岁爷可会武功?”李龙抬头道。

   “自然是会的。”太子有些得意道。

   李龙微微一笑:“那就请千岁爷与臣比武切磋如何?”

   太子瞧了李龙一眼,见他毫无畏惧之色,心下也起了好战之心,就道:“好,如何比试?”

   李龙一指校场中央:“就在此比试。我画一个圈,谁先被打出圈,谁就输了。”

   “好。”太子说着,取下太子头冠,解了狐裘披风,除了外袍,露出里面一身劲装,率先从观礼台跳下校场中央。

   周昂和石勇看着太子跳下去的姿势,不由相视一眼,跟着跳下,来到圈外,仔细看。

   李龙来到圈中,抱拳道:“千岁爷,请。”

   “你初来乍到,我让你三招。”太子笑道。

   “恭敬不如从命,千岁爷小心啦。”

   李龙伸拳到太子面前,虚晃三招,退后三步道:“千岁爷,请。”

   “我让你,你就在我面前虚晃三招?”太子笑道。

   “臣自小习武,太子让我,臣受恩就是。”

   “你倒是半点不愿服软,既如此,休怪本千岁下手狠。”太子话音一落,嘻笑瞬间以拳变爪,翻手一招‘白虎掏心’,便向李龙上三路袭来。

   周昂与石勇再互望一眼,眼神凝视圈中,神情更是凝重。

   太子这一招‘白虎掏心’若是旁人使来,必是凶猛毒辣,但太子使来却总有一股调戏轻浮味道。李龙看在眼中,心下冷笑,干脆就下狠招,飞起一脚向太子踢去,太子嘻笑两声,不避不躲,反趁机伸手去抓李龙的脚,李龙脚尖一点,旋身飞转落到太子身后,太子待要转身已经太迟,被李龙再起一脚,踢中后背,直扑圈外。

   好个太子,竟硬生生在即将扑出圈外之际,飞身而起,重又落在李龙面前。

   周昂与石勇看得点头,眼中有称许之意。李龙也看出太子武功根基扎实,就是对阵时的轻敌浮夸让他吃亏。

   “李龙,我这姿势是不是好帅,让你都看呆了?”太子笑道。

   李龙点头赞道:“千岁爷武功根基很扎实。”

   太子哈哈笑着想去握李龙的手,却不料自己那手竟有些麻软冰凉,怎么也抬不起来,太子暗惊看了李龙一眼,笑了笑道:“天晚了,我也累了,明日我上奏爹爹,封你们为官。”

   “谢千岁爷隆恩。”石勇,周昂也赶紧跪下来谢恩。

   高凤小跑过来低声道:“千岁爷,还有其他地方推荐过来的异能之士……”

   “不看了,不看了,你去叫锦衣卫指挥使和东厂厂公过来,让他们去挑就是了。”

   “是。”高凤领命去了。

   太子临走之时,还看了李龙一眼,甩甩酸麻冰冷的手臂,在一众锦衣卫,宫人簇拥下回东宫去了。

   周昂,石勇和李龙互相揖礼问侯告辞。准备一起回锦衣卫营。走到校场门口忽接到万岁爷圣旨,宣李龙入宫面圣。李龙接旨辞了周昂和石勇前往乾清宫。

   在宫门口遇到太子,太子从较场回来后没有回东宫,也前来乾清宫给父母请安。

   李龙赶紧上前两步:“千岁爷。”

   太子回头看到李龙,倒没有奇怪:“你也来了?”

   “万岁爷召见。”

   “那就一起进去吧。”太子顺手握住李龙的手,一起跨进乾清宫的大门。

   万岁爷与皇后正在宫内看着他们。

   太子和李龙一起跪倒,李龙听着太子说:“儿臣请爹爹、皇后殿下安。”

   李龙听得心下微怔,跟着太子道:“臣李龙叩见万岁爷,皇后殿下。”


  • 本帖 390 回复
通宝推:ranktend,澹泊敬诚,履虎尾,蓝鸟,wlr,高粱,朱测,野芹,被明月兮佩宝璐,上古神兵,
最后于2013-07-05 08:43:50改,共1次;
2013-07-04 11:33:5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