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的毕业季:和忘情兄(上) -- 梦秋
共:💬23 🌺195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我的毕业季:和忘情兄(下)

我自己的最后求职经历。也算是有些坎坷。人与人不同,社会状态也不一致。所以并不是说要跟忘情兄做比较,但是当年找工作,确实没有像今天这样有那么多人发愁的——如果你要的仅仅是一份工作的话。

我对于工作的态度也还算现实,有理想但是会让步。当初是不太想当老师,倒是一直想当记者。考中国新闻学院双学位失败,却对我影响并不大。不当记者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我还想当兵想参军呢。有军校来要人,虽然进去里面也是当教员,我还是兴高采烈跑过去面试,可是最后军校的两个名额,一个给了军校副校长的儿子,一个给了跟军区司令部高级军官有战友关系的转业军人的女儿。这大概是少有的两例依靠关系求职的情况。现在这两位早就转业,仍旧在自己所在教育局当中任职,跟当年没进军校的同学差不多。说到我自己,自然就绝了穿军装的念头。两个理想暂时没法实现,我也就接受现实。接下来就是毕业,发了派遣证,指定我去本市教育局报道。

在找工作的时候,父母的意见是很重要的。我的父亲想让我到保险公司去。因托人不当,没有去成,为此还专门和我一起跑了一趟省城找他的学生,被一句话打发回来了,弄得父亲十分失望和难受。其实以我的这个性格,去保险公司大概也不会好到哪儿去。父母非常希望我能够保留国家干部身份,像阿赖那样辞职跑去珠三角的可能性又不大了。他们天天着急,最后甚至干起了行贿的事情。那是得知拿到派遣证要去本市教育局报道后,父母知道我不想从教,又托人一起到教育局局长家里拜访,送了礼物。然后在礼物当中夹了一笔现金,希望教育局长出来说话,把我的人事关系转移到旅游局。天可怜见,父母一片苦心,唯一一次行贿,第二天就让人把钱给退回来了。十余年来在我心里成了一个心结,每每感到心酸。对于我的父亲来说,这个经历也是刻骨难忘。每次提起此人,父亲都对其破口大骂,但是出于他大学教师和父亲的身份,在我面前不敢用粗口。那个教育局局长据称有个爱吃狗鞭的习惯,于是父亲便骂他是个“啃狗屁股的王八蛋”,惹得我和母亲在一旁哭笑不得。

说到旅游局,我自己的家乡搞旅游是有千年历史,收入普遍不错。这是我父母当时想把我的人事关系转到旅游局的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当时已经通过面试在本市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找到了一份前台的工作。有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也面试了我,但是拒掉了。我一边叹气,一边就在那家四星级酒店里当上了前台服务员。酒店的职位和收入其实相当令人满意,特别是安排散客旅游,前台服务员有提成。我第一个月的工资当中,基本工资只有两百多,但是加上介绍旅游提成,足足拿了八百元提成费。酒店的前厅部经理也对我很满意,认为我在酒店干上半年,只要通过培训考试就可以成为大堂副理。那时候周围全部都是职业高中的毕业生,几乎没人竞争得过我。如果好好干,又有国家干部身份,之后进入酒店中层管理、甚至是全市的旅游管理部门完全没有问题。这就是我父母拼命想把我的人事关系转到旅游局的原因。

结果,这个尝试当然是失败了。

我在酒店干了三个月,马上要升领班,但派遣却证眼看就要到期了。如果还不去教育局报道,就会失去国家干部身份。可我的人事关系始终没法从教育局转出来。最后在父母的期待之下,我决定放弃在酒店的工作,去教育局报道。不得不说,酒店前台服务员的工作对人增长阅历有极大的帮助。三个月里,从吸毒分子到前来嫖娼的台湾团,从著名导演到政府官员好人坏人都看了个遍,这个可以以后细说。虽然只干了很短一段时间,但是对我的影响确实很大很大。我放弃这份工作,走到讲台上去看着天真的学生,心理转变要求相当大。幸而那时候年轻,转变也很快,后来就不去惦记这些了。

在去教育局报道之前,我留了个心眼。因为当时当年毕业的大学生已经分配完毕。可能空缺的岗位都是一些极烂不会有人去的部门,至少不会有好岗位。出于这样的担心,我想自己找一个可以接收的学校,于是找到了在本市一所师专任教的师兄,向他打听那所师专的情况。那所师专正好缺老师,而工作又不像中学那样繁重,工资当然不如在酒店前台高,不过我又不打算一直呆下去,此岗位正合我意。便想着在里面混上一阵再说。因为有那位师兄在,对方也对我比较有兴趣。

虽然对方要人,也不是说自己想进来就进来。我在师兄引荐下,直接找上师专校长,由他和几个学校高层搞了一个面试,很顺利就通过了。然后师专校长便立刻向市教育局要人。我马上到教育局报到,这样就衔接上了。找那位师专校长的时候,我夸口说教育局某处处长某某某是我的亲戚。此人其实跟我父亲很熟,是同一个大村子里出来的,姓氏和我一样。我父亲找了此人,由他出面帮我说了几句话,这样把师专校长唬住了,向教育局要我的时候态度很坚决,教育局也懒得多问,直接把我给派过去。

1996年国庆过后,我正式走上讲台。学校的党支部书记还以为我真和教育局要员有亲戚关系,又见我抄抄写写有点水平,就把我弄来给他当了不记名的秘书。我这个性格跟当官儿的不太合得来,加上后来他们发现我也不是没事就往教育局跑,干了两个月之后就放我当老师去了。说起干活,我冲在第一线表现还可以,领导还是挺喜欢的,所谓教育局亲戚这么回事以后就免提,我就这么在教育系统扎根下来了。首月工资208大洋。因为来得晚了,第一年年终奖只拿了一半,似乎是有一千大洋?可是现在回想1996年的夏季,那漫长的半年真的是给我上了人生最重要的一课。

关键词(Tags): #毕业#人事关系#旅游局#调动通宝推:子系走神,汉水东流,忘情,兰凯,
帖:3894222 复 3894219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