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中国人在此 -- 黄河故人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19 阅 109653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3-07-27 11:00:44
3899767 复 2439310
www11www11`49088`/bbsIMG/face/0000.gif`70`71`708`10172`正五品下:朝议大夫|宁远将军`2009-12-09 04:39:26`
萨大在《铁在烧——中国人民志愿军铁原大战纪实》有描写 13

朝鲜战场上打出来的王牌军

志愿军在这种防御作战中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态势呢?在铁原战役也可以

说第五次战役之后,整个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从进攻转为防御。

我们首先回顾一下,在此后阶段的战争中,朝鲜战场3 支特别有特点,

特别有标志性的部队。这3 支部队在入朝之前并不是解放军中的王牌军,但

是他们在朝鲜战场上打出了王牌军的名声,而时间刚好都集中在第五次战役

前后。

铁原的铁血大阻击,打出63 军的名声;坚守上甘岭打出了15军的威名,

而24 军本来是默默无闻的部队,此时却以独特的冷枪作战方式打出了王牌的

气势。这3 支部队的作战方式,都是地道战和麻雀战的结合,与坑道和冷枪

密不可分。

从地理上来讲,我们看到铁原这个地方,是朝鲜北部防御一个联接点,

在第五次战役之后,整个志愿军的作战转入了防御。铁原之战为主力争取了

缓冲时间。此时,我们要做的最主要、最急迫的工作就是把整个朝鲜北部志

愿军和人民军控制的地域建设成密不透风的防御圈,在这个防御圈的正面可

以很清楚地看到,铁原是一个关键的弃子。

防卫铁原,188 师在堑壕中火力稀疏但是非常准确,美国人曾说,只要

枪一响,我们就有人倒霉。显然,188 师除了正规的阵地防御,还采用了类

似麻雀战的打法打正规战。

而针锋相对和敌人的作战,是防守上甘岭一线部队的骄傲,但主要依靠的也是堑壕战。第五次战役之后,克拉克接替了联合国军的指挥,他是登陆

作战的行家,虽然名气不大,但战术高超。在这种情况下,吃过仁川登陆大

亏的中朝部队,把大量的精力放在建立东西海岸反登陆的作战指挥部上,大

量的兵力集中在东西海岸进行反登陆防御的准备,修建了大量以坑道和交通

线为主体的防御纵深。而联接正面上防御体系和东西两岸防御体系的联接点,

就是上甘岭。这时候的部队,保持高度的警惕性,随时准备和敌人作战,也

正在这个时候,另类的24 军在上甘岭创造出了冷枪作战的典型的作战方式。

我们知道,上甘岭是正面防御作战,但是事实上,在上甘岭的前面,还

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战场,那就是板门店的谈判战场,防御作战不仅关系到阵

地防御的状况,而且决定了政治战场是否胜利,也决定后方东西海岸防御体

系是否会变成真正的大规模战斗。因此志愿军不断有效杀伤敌人的同时,还

要稳固现有阵地。于是出现了被称之为“打打,看看”的政治态势,但从战

士的角度上来说,这种态势就变成了“看看,打打”。

看的是什么呢?看敌人在自己视线所及的阵地上大摇大摆来回走动,于是

怎么打,打不打就不仅仅是军事问题,也成了政治的问题。因为你看到了什

么不要紧,但一旦开打,有可能会影响到前后方的军事变化和动态,中国共

产党领导的部队历来非常在乎政治影响,很担心自己打得尺度万一控制得不

好,反而会影响前方的政治谈判或者后方的军事局势。在这种情况下,很多

指挥员就选择一种谨慎地打的方式,有限地打,不主动地打。在这种,隋况

下,政治上虽然稳妥了,却给很多士兵很多战士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憋屈。憋出来的打法

一向仇恨的敌军放在我面前,我居然要有节制对待他,他可以在阵地上

大摇大摆走动,随意向我开枪。而我一定要等到指挥员下命令我才能抠动我

的扳机,这对于任何一个战士来讲都是一个非常窝囊的事情。这样的情绪持

续一段时间之后,总有人会憋不住的,首先憋不住的人,首先憋不住的部队

一定都是有性格的,这样的人和部队永远会导致一些精彩的故事发生的。这

一次,憋不住的人和憋不住的部队不仅导致新的战法出现在朝鲜战场上,也

造就了一支新的王牌军的产生。

首先憋不住的这支部队来自24 军72 9 币215 团。这个团是诞生于抗日战争战场上,是新四军的一支部队。这是一支非常有特点的军队,曾立下赫

赫战功,他在孟良崮战役中,首先拿下垛庄,堵住了整编74 师的退路,事后

被命名为垛庄大功团。

但是这支部队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缺点,那就是状态非常不稳定。这个

团厉害起来时神仙也挡不住,状态失常的时候,连小鬼打不过的情况也经常

出现。24 军老首长王必成对此有一个很独特的办法,就是把他的老大哥团,

214 团放在他的身边,在他的身边盯着他、帮着他。214 团是由南方游击队组

成老红军团,而且这个团的建团元老中有一位非常善于总结、善于思考总结

和教育人,而且善于观察学习问题的团政委——彭冲。有了彭冲在旁边盯着,

215 团基本上不会干出太出格的事情。

但此时彭冲早已担任更重要的职务,回到了地方上,离开了远见卓识的

老大哥团政委,神经刀团又能干出什么样神经的事情呢?

窝囊了很多天后,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有一个战士那几天正在拉肚子,

他每次要方便,都要穿过一段40 多米的战壕,到坑道卫生间里去。倒霉的是,

这一段战壕正对面的山坡上,刚好有一群正在晒太阳的美国兵。可怜的小战

士每次跑去的时候,不是遭到美军的嘲笑,就是美国兵假装拿枪威胁他。更

倒霉的是,那群美国兵似乎知道他拉肚子,还算出他要上厕所的规律,每当

他往厕所里跑的路上就笑他,当他蹲到茅坑里头的时候,美国兵就用枪打茅

坑周围的土和木板门。终于有一天,这个战士忍耐度达到了极点,他最后一

次拎着裤子跑回自己坑道的时候,不是找纸,而是拎出一杆枪,当场打掉两

个嘲笑他的两个人。开枪之后,他觉得惹祸了,但一不做二不休,打2 个是

犯错误,打20 个也是犯错误。但是这时候对方美军士兵都已经跑回去躲起来

了,于是他候索性就追到美军阵地上打,运动到两个阵地之间的一个有利位

置。在这个位置上,那一天就打掉了8 个人。

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跟着连长到指挥部承认错误,接受处分。令

他没想到的是,团长也已经被憋闷得没有办法,所以他干脆对这件事采取了

一个放羊的政策:“我不太清楚你具体怎么打的,原因是什么,你回去好好总

结”。这样的做法直接产生的效果,就是整个团都觉得这样打不会遭到严厉处

罚,而直接的效果是让自己非常愉快的。因此,从这一天起,215 团就进入

了无组织的冷枪运动状态。要知道,这个团基本上中级指挥员对冷枪运动都

是有先天基础的,为什么这么说?新四军在南方的水网作战中,对地道战是不

太熟悉的,但对麻雀战却非常熟悉。这使得24 军这支由新四军改编过的部队,在上甘岭作战时,不可能像冀中老八路那样对坑道非常适应。他们很不愿意

待在洞里头,而愿意拎着枪跑到洞外面打人。

于是,此前还老老实实在洞里坚持的部队,忽然变成了一群欢天喜地到

处乱跑的羊。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214 团的人不仅在自己的地盘上打,

还跑到两军交界的地方打,跑到当面敌人背后去打,更严重的,居然跑到兄

弟部队防御正面去打。这样一来,虽然214 团战果非常大,但也使得没有参

加冷枪运动的友邻部队同样遭到美军的报复。这样使得友邻部队都在思考:

我到底应不应该也跟着打冷枪?于是,冷枪运动的大讨论就此展开。

讨论的结果出乎意料地一致,大家都认为应该打,应该针锋相对地打。

这时候,215 团的老大哥214 团,体现出既有的传统——特别会总结,总结

以后就产生了比214 团更为先进的方式:第一,用机枪小组参与冷枪运动;

第二,改变了214 团单个冷枪的模式,变成狙击小组,每个狙击小组至少是

3 人,1 人担任主狙击手,另有1 个观察员,还有1 人掩护,这样的3 人狙击

小组效率明显就高于215 团的单个游击。这也说明了这两个团的特点,215

团之所以是神经刀,就是因为比较强调个人英雄主义,而214 团政治素质高,

也就体现在他都是集体行动的。事实也证明,214 团的方式是更有效的。因

为打出了全军闻名,到现在我们依然琅琅上口的解放军头号狙击手张桃芳,

就是214 团的成员。而真正创造冷枪运动的215 团像以往一样,除了很开心

的回忆之外,并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荣誉。


通宝推:桥上,
2013-07-27 11: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