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65 🌺4631 🌵119新:
主题:【转发】抗美援朝老兵以亲身经历谈朝鲜战争 -- 夏至欧锦
家园博客 【转发】老兵的青年时代 1947-1959

我在军队共十三年,参加了解放战争、朝鲜战争,在前线纯打仗七年半,别人死了我还活着,感觉到兴味。具体内容请看《春生的新博客》。解放战争地址:外链出处抗美援朝战争地址:外链出处

我回想起战争年代,没有薪饷,不图名不图利,只想让中国人民过上国家独立,没有压迫,没有剥削、安定、富裕的生活。我的思想那么简单、那么纯洁。

解放战争时期,我跟随共产党一心一意想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1949年蒋介石跑到台湾,又一心一意为解放台湾在浙江平湖练兵准备活捉蒋介石,串了日本血吸虫,好了后1950年情况转化,美国帝国侵略朝鲜,我又一心意义跟随共产党想把美帝国主义赶出朝鲜保家卫国。

1953年7月,朝鲜战争停战了,被美国飞机炸的断墙缺壁的村庄,我们开始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我的思想就复杂了;开始想家了。

妈妈我想你啊

53年10月上级通知我们可以免费向家通信,战士们纷纷向家写信报平安。

当晚我正夜没有睡着觉,在想:1947年2月至53年7月我在枪炮弹头底下钻了七年半,天天行军打仗部队一天换个地方,战争年代没有邮局无法通信。15岁的我离开父母八年了没有回家也没有通信,我想,她们才想我哪,但是我也想他们啦。

夜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联想起46年七月的晚上,1 4岁的我,像往年一样在院里用门板搭了个床铺,两个姐出嫁了,我和两个妹妹、母亲在床铺上边凉快、边睡觉。我问妈,天黑两个小时了,我爸给人家打短工怎么还没有回来?妈妈回答:好孩子你睡吧,你爸爸带回的好东西,等到明天早晨再吃。我面向上仰着,看着蓝色的天空密密麻麻的星星,流星一个个的掠过去,我在想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可能等待着趁雇主不防 偷回块玉米面大饼子给我吃。想着想着院门声响了,我知道爸爸回来了立即坐起来,我问:爸爸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回答:雇主今天收工晚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半玉米面大饼子笑着说:囔给你。我吃到嘴里真甜啊,掉个渣都捡起来吃,母亲说,别都吃了,给你妹妹留点(我写到这里流出眼泪)。我童年的生活在脑子里像电影一样一幕幕过着。爸爸、妈妈我八年没有见到你们啦,家中还那么穷吗?我妈还穿着那件破衣服吗?我想你们呀,你们给我寄张相片来吧。第二天我立即写信,半月之后真的把相片寄来了,我拿着照片看半天眼泪止不住了,妈妈、爸爸你们老了。

54年一月全国出现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胜利的高潮。

朝鲜战争停战之后,祖国大批慰问团带着“最可爱的人”水杯,到朝鲜慰问志愿军,并给我们照了相。接着祖国各地青年学生寄来的慰问信,也一批一批的到了战士们手中,战士们看到祖国人民来的信特别高兴,把慰问信一抢而光,纷纷给他们回信,以后交上了朋友。有些战士专给**英**花**兰女性回信也交上朋友,开始来信说亲爱的叔叔,以后改为亲爱的哥哥,成了未见面的情人

54年4月丹东市志愿军家属接待处,给我们连队寄来一份电报,说:你连彭德刚的家属在丹东志愿军家属招待所等他,速回。连队批准后他乘火车回国,在丹东只准住一个星期返回。我听到这个消息后,也给我从来没有出过家门的60多岁的父母去了信,也让他们到丹东看我,她们接着信后,知道我还活着可高兴了,拿着我寄得信老两口立即步行10多里到平里店,坐上汽车三小时到达潍坊火车站,边走边问到了丹东。丹东火车站专设置一个接待志愿军家属的大牌子,火车到达后在车站有人接。服务员像接待客人一样把她们接到招待所,用我寄去的信进行登记、分类,安排住宿,并打电报向军队联系让士兵回国接见。

我接到通知后立即晚八点起身乘坐火车,夜12点到达丹东招待所,接待所介绍,这里有两间50长 10米宽造酒用的大厂房,四边全是新搭建的通铺。看儿子的老太太住在东大厂房,看丈夫的妇女住在西大厂房,老头分散驻在酒厂周围的小房间里。接待处临时搭建的食堂,内有100多张饭桌,吃饭时每桌10个人、八个菜一汤,志愿军及家属每人给个牌,一日三餐管吃管住。

那里已经有30多名士兵等候早晨6点开门。有的看老婆,有的看父母。我们15个人,五点钟在老太太住的东大厂房门外等候。

六点一开门我们15个人就涌进老太太的房间,各寻找自己的母亲。房间里100多位母亲不眨眼的盯着这15位士兵,看那个是我儿子。很短时间都找着了自己的母亲,母子互相抱着感动的大哭一顿。我看到这个情景,心酸流出眼泪。我又一看,墙角处的那个老太太就是我母亲。我想,我15岁离开父母八年了,她们还能认识我吗?一个厂房哭成一团,我想,要去接见她,她一定也会大哭一场。我怎样来避免她哭,我在房内转了三圈寻找对策,上百个老太太的眼睛都盯着我,认为他是不是我的儿子?。最后我终于坐到母亲跟前聊起天来,她问我你姓什么?我姓尹,说成姓李,他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失望了。我问,你见了儿子也哭吗?我指着哭的那些老太太说:你看他们哭得多么伤心,你见到儿子可不要哭。她点点头说我不哭。我承认了,我就是你儿子春生。母亲激动的与我极了,说:你这个鳖羔子,她哇的一声抱着我的脑袋哭起来了,并说,我在家经常去问村长,我儿子还有没有,认为你不在世了。边擦着眼泪便说走,我领你找你父亲去。

还有一段笑话,另外20多个军人,早晨5点到妇女住的厂房等侯,六点开门涌进10多个军人领着自己的爱人到了办公室登记,住进单间。还有10多个军人,因为是在慰问信上认识的没有见过面,在门外叫名,大喊,什么花,什么兰,什么英,只要女方答应,因为军人只能在丹东住七天时间短来不及交流多谈,领着就到派出所登记,给结婚证,每人发给15尺布票,再回到办公室登记,给一间客房。女人重名重姓太多,有些人结婚结错了。以后怎么办?有的错事错办了,有的各走各的了。哭、笑不得。

我成了姑娘门的追踪目

1955年10月我们24军炮团由朝鲜回国,祖国人民说成是最可爱的人回国,受到祖国热烈的欢迎,给我们唱京剧、放电影。那时谁要与志愿军交友就是她的光荣。23岁的我、一米八四的大个、带着个少尉肩牌,成了姑娘门的追踪目标但是都被我拒绝。因为我家有个60岁的老父母,姊妹都进城了家中没有人照管,公社分的粮草没有人领,所以我确定在老家找。56年在本村找到,57年结婚。

领导把我看成是个可培养的军官,

让我到沈阳唐冠屯炮校学习一年,回部队教新兵。结果归队后,我在教学中不会写教案。党组织又通过审查,让我到张家口军校85速成中学,学习文化,说毕业后再让我到南京军校深造。58年26岁的我在想,说明党相信我没有在军队白干。我高兴极了,很想一步蹦到学校。增加了我对共产党的信任,我暗暗下定决心,相信党的号召,听党的活跟着党走,党指到哪里我不惜一切牺牲打到哪里。决心下到了,以后怎样。

天有不测飞云。1958年春我到军校报到后, 校领导让我们先回家看看。半月后回来再开学。

我去年才结婚,高高兴兴的回家了。进门老婆不在家,58年大跃进,到‘罗泰’挖水库去了,村里砸锅炼铁、我家把老婆娘家配送的箱子上面四个角的铜活及铜鼻子、铜锁全拆掉,成了个破箱子。先让农民集体吃大锅饭,而后又挨饿。我母亲说:让农民卖余粮,实际是逼迫百姓买口粮,造成‘小刘家’个别人自杀。我在家看到的,听到的关于农村大跃进的事很多,心里不满。我认为我们党是为人民服务得,我不惜生命打天下也是让人民吃饱穿暖的,为什么农村搞得这样遭?

我返校后班里开会,班长先说:我们都是共产党员,军队干部,说班务会好,党小组会也好,上级领导要求我们给党整风。同学们,你回家里看到的,听到的,都可以说说。要知无不言,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我听党的话,第一个发言,把我听到的看到的全说了,并做了记录,而后又给我念一遍,让我签字。我想,这些都是实话,不信你们去调查,我怕什么?聪明的人,看到要签字都紧张起来了,要么不说,要么只说好听的。半月之后校园院里拉上绳索,沾满了上万张大字报,其中给我写了20多张,被打成右派,经过调查落实,最后定案,因为我的家庭成分好,处理轻,被划成右倾分子,写进了个人档案,政治上判处死刑。把我九死一生的功绩毁于一旦。学没有上好学,深造的梦破灭了。哪些家庭成分不好的人,都发到北大荒劳改去了。还好,没有让我去,把我退回本单位教育改造。

经验教训,我把真事当成真理了,倒霉一辈子。

1959年我带着档案回到部队,部队领导看到我的档案就说:你对大跃进表现不好啊,我的右倾思想立即被领导歧视,受到冷淡。我感觉到在军队没有前途了,这时我脚踏两只船昼夜在想,我在军队好,还是到地方好。当时我要顺从不对抗、承认错误、积极工作可能也就没事了,会继续留在军队;结果我想不通,我认为共产党是为民造福的,我死不承认错误,认为共产党在出尔反尔,我的思想钻到牛角尖里去了。对共产党产生了对立情绪,所以工作消极。我又不会口是心非,又不会拍马屁,使领导对我更加不满,成了领导的烫手的山芋,想哄走我。同时也给我增加了思想的压力。再加上军队又不准带老婆,家里的老婆又在老家婆媳闹意见,我想干脆转业到地方工作,把老婆从家调出来,又能解决婆媳矛盾,我的思想也能减少压力。我征求老婆的意见,老婆怕事后受埋怨,让我自己做主。只好我自己做主,要求转业到地方,上级同意了,于59年5月20日把我转到地方,到北京邮局押运邮政火车,运送邮件。

以后反省,我为什么甩了这么一跤。我把真事当成真理,把农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把国家的安定放到第二位了;(以后才知道时机不对,正是民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向共产党进攻,中央民革罗隆基等人让共产党下台之际,我给他们补充了内容,替他们说了话)不打你打谁!。

帖:3918851 复 391884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