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参观中世纪博物馆,居然有水龙头 -- 莫无非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05 阅 67798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3-09-19 11:14:52
3921509 复 3914202
说了就走说了就走`30336`/bbsIMG/face/0000.gif`70`265`3769`56476`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8-12-15 22:03:58`
欧洲人不洗澡和罗马陷落没有关系,而是因为对黑死病的误解。 76

参见下面的文章,欧洲人不洗澡和罗马陷落没有关系,而是因为对黑死病的误解。

另,据说曾有数百年间欧洲的公共浴室是不分男女的。以下为引文,出处:中世纪欧洲男女公共浴室混浴

中世纪初中期的沐浴,是一场全民参与的游乐。对于下层平民,沐浴的乐趣莫过于在河流里的游泳比赛和礼拜时的沐浴。无论是查理曼大帝500名士兵的游泳大赛,还是乡间教堂的日常洗礼聚会,都是平民家中津津乐道的话题。此时沐浴早已融入寻常人家生活之中。

那时受洗无论男女都是坦然裸身进行的,所以年轻的神父常有面对不着寸缕的美丽女教徒,尴尬而跑的诙谐记载。

对于中世纪特有的骑士阶层而言,沐浴则是相伴一生的大事,授予骑士称号的神圣仪式首先就包括沐浴,这意味着在成为骑士前必须清除污垢,使自己灵魂无暇。甚至在骑士追求贵妇的传奇中,决心为荣誉决战的英勇骑士首先想到拿澡盆子发誓:剑刃未饮仇人之血,有何颜面沐浴洁身。

按礼俗,骑士们归来,洗去征尘,休息为要,饮食次之,沐浴和休息甚至比飨宴更重要,因此所谓骑士的征程就是从一个城堡洗到另一个城堡。作为骑士家庭的女主人,在款待客人时,沐浴的热水、花瓣香料、侍浴的侍女则是需要比精美的食物更优先考虑。不少地区还有着城堡的女主人要亲自陪同客人沐浴以显示热情的风俗。

对于大贵族阶层,沐浴活动就不仅仅是高雅礼仪的象征,更是财富权势的象征。在14世纪《女子礼仪》一书中谈及贵妇人的沐浴,“如果不经常洗澡,就会有很多人看不起她!”沐浴也因此充当了宴请嘉宾中的重要角色。1467年勃艮第公爵在款待萨瓦王后夏洛特及女伴时,不仅让她们享受了四次美好而奢华的沐浴,还特意多上了五道肉食让她们沐浴时享用。

随着东征骑士带回来的大量东方香料,骑士贵族间的沐浴更是发展到了清洗不同身体部位的沐浴液数十种,连清洗指甲的沐浴液都有专方调配。

13世纪法国巴黎已经遍地是公共浴室,甚至还出台了行业要求:洗浴设施通常包括公共浴池、干蒸汽浴室、湿蒸汽浴室,还有单坐或双坐的木桶,人们可以坐在木桶中尽情享受美食、美酒。

不仅是巴黎,当时欧洲各国城镇都是公共浴室林立,浴室的经营早已经成为繁荣的行当。公共浴室的休闲也早已融入了居民的日常生活。沐浴是如此大众化的活动,以至于主人可以很平常地把一次沐浴作为对仆人、工匠、短工们的赏赐。人们还可以根据价格的不同,选择沐浴时的浴缸、美酒、佳肴甚至床。

随着第一次十字军东征,骑士们把土耳其蒸汽浴带回了欧洲,随即这一沐浴方式风行开来。百年内土耳其浴室在意大利境内达到了600余家。伴随着蒸汽浴的流行,很多中世纪的医生不但自己开起澡堂子,更干脆把理发、放血治疗等也一并在浴室中完成。

值得让人回味的是,那数百年间无论是德国乡下的简陋浴室,还是神圣教堂的浴室都是男女混浴制。尽管人们视其为自然行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男女混浴的“游乐”效果却在城市的公共浴室中越演越烈,以至到15世纪公共浴室已经具有情欲色彩。很多贵族的浪漫猎艳之旅就是各个城市的泡澡沐浴之旅。

宫廷礼仪的推广,人们的体面意识和廉耻观也渐渐发生了转变,男女分浴的原则也在缓慢确立。15世纪,城镇政府已经无法再接受公共浴室中男女混浴的事情。浴室寻欢带来的越来越多城市暴力事件,政府也难以容忍。各种禁令纷至沓来,公共浴室因此而式微。但真正让沐浴渐渐绝迹于欧洲两百年的并非是分浴制度,而是中世纪那场著名的瘟疫——黑死病。

在面对肆虐的瘟疫面前,医生认定水的压力,尤其是热气让皮肤毛孔张开,因此病气得以侵入人体。于是每到鼠疫流行之际,医生就开始抨击公共浴室:“身患传染病的人在一起会聚集有害物质”“我请求你们不要去那些蒸汽浴室和澡堂,你们会送命的!”因此每当传染病传播之际,官方就开始有计划关闭浴室。长期下来,越来越多的城市实行关闭浴室的禁令。

政府的关闭令以及医学界的认定,让当时的人们逐渐接受了这一观点:水会渗入皮肤,热气和水会使皮肤产生裂纹,导致鼠疫病毒乘虚而入。这一观点的演绎,就是沐浴会打破人体本身的平衡,水会侵入人体进行破坏。因此到了十六七世纪,沐浴的危险几乎在人们头脑中已经定格。沐浴不仅会导致鼠疫、梅毒等传染病侵入体内,更因为它让皮肤张开,人体的体液和精气就随着毛孔流失,所以沐浴会有损健康,会让人反应迟钝,体力大量消耗,身体虚弱!一旦沐浴需要不断小憩,浴后需要马上穿衣、卧床休息。

在这些深入人心的观点之下,就不难理解男子沐浴后的水会让女子怀孕等等荒谬的观点,所以除非不得已的医疗手段,人们尽可能避开水的洗礼,哪怕是贵族,与水最大接触也不过每日以水洗手。法王路易十三7岁之前双腿从未洗过。太阳王路易十四重病,在出血八次后,不得已御医采用沐浴润湿一下国王的身体,随即马上停止这种“副作用”太多的治疗。即使如此他的同行还讽刺说:御医用富尔热的洗衣水摧残可怜的病人!


关键词(Tags): #洗澡通宝推:南云北望,五峰,北纬42度,羊年大发,
2013-09-19 11:14:5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