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65 🌺4631 🌵119新:
主题:【转发】抗美援朝老兵以亲身经历谈朝鲜战争 -- 夏至欧锦
家园博客 【转发】五次战役第三阶段后撤

五个残酷的昼夜。

我们一夜冲进敌人内部约10多公里,向后撤时,由37线到38线,撤了五个昼夜,才摆脱了敌人炮火的追击。当时,阴天我们在山沟里也不知道那是东西南北,也不知道是向回撤,只知道前面的人怎么领,我们后面怎么走。出了这个山沟,进了那个山沟,翻过这个山坡,上了那个山坡。战士累了休息10分钟也得挖掩体,挖得慢了炮弹打过来,伤亡的危险性就增大,我也遇险过几次。

1,我的棉大衣领子被敌人的炮弹打去三分之一。

我们连没有多少人哪,和兄弟单位在一起走了几个钟头后,看到前面停下挖掩体,我们立即也挖,一位新兵宋学勤,这里挖几下看看天,想,炮弹要落到这里怎么办,那里挖几下看看地,地硬又抛不动,始终找不着合适的地方,慢慢腾腾这里挖一下,那里挖一下耽误了时间。等我挖好了掩体在掩体傍边蹲着休息时,他才开始挖。顿时连着多发炮弹打过来了,炮弹爆炸后产生的冲击波,将炮弹皮从我扒掉棉花的大衣领子上削过去了,又把我推倒掩体里,5-6分钟后听到像远处有人喊,小尹、小尹,我从掩体里爬起来,被炮弹震的两只耳朵嗡嗡的,别人说话都听不清啦,原来是卫生员崔克登在我的掩体傍边喊我。站起来一看,我的大衣领,被炮弹皮削掉三分之一,那位叫宋学勤的新战士牺牲了。

2,我捡了一个钢盔,救了我的命。

第三天,我们顺着山沟继续走,前面是一条没有水的河套交叉处,我军的几十具烈士七横八竖的躺在那里,有的没腿、有的没头、有的肠子流到外面,盖着一层被炮弹爆炸后濺起来的土。我知道这里又是个封锁区,其中一个肚子流出肠子的烈士,睁着眼身上、脸面一层土仰在土坎上。他的钢盔脱落在脑袋后面。八斤重的钢盔很笨重,我从来不愿戴,看到现场太悲惨,太危险,我拣起他的钢盔扣在我的头上就往前跑,跑出十多米,敌人几十发炮弹又打过来了,我感觉,像大锤一样的东西,砸在我戴钢盔的头上把我砸倒。接着敌人的炮弹在我前后左右响起来了,炮弹翻起的土把我的大腿压住,我拔出腿滚到一个炮弹坑里隐蔽,敌人的炮火一停,我拿起钢盔扣在头上就跑。跑出100多米去,我趴下喘喘气,爬起来又继续向前跑离开了封锁区。这时,周围除了与我同时入朝的,车喜言、崔克登之外,再没有认识的人了,多部分是兄弟单位的士兵。我的衣服被炮弹皮打破多处;全身是土。我右脚穿的鞋,感觉里面有水,低头一看黄色的解放鞋变成红的,这才意识到,我负伤了,立即腿发软走不动了。我想,走不动也要走,爬也要爬回去,坚决不当俘虏。卫生员崔克登拿出战前带的救急包,给我把腿上的伤口包好。我又看看,八斤重灰色的钢盔,被炮弹皮打得凹进去一块,漏出白色钢铁。当时想,因为笨重我从来不愿戴,今天我戴了10分钟,它救了我的命,我对这个钢盔说要没有你这个钢盔,我也就完了。

3,为了找回伤员的胳膊丢掉两个士兵。

我们继续后撤,上级传达注意政治影响一个伤员不准丢。傍晚,兄弟单位一位重伤员胳膊、腿都断了,失血过多用担架抬着,抬担架的人夜间在山沟里走路,只顾看脚底下的路面,伤员的胳膊只有一块皮连在身上,不小心胳膊丢了,一位战士说刚才我看到还没有丢。排长着急了,对抬担架的战士说,回去找!结果派两个战士回去找,听说去找的人没有回来,被敌人俘虏了。

4,我军通信失去联系。我看到兄弟单位的指挥官,向他上一级领导用报话机联系,呼叫,黄河、黄河,我是长江,我是长江,请回答,请回答。报话机里,嘎啦、嘎啦的敌人电子干扰声震耳朵,根本听不着对方的声音失去指挥。兄弟单位那个被抬的伤员不见了,另一位战士在后面喊着,连长,我负伤走不动了,连长说,你在后面慢慢走吧;看样子谁都顾不得谁了。敌人的炮弹总是跟着我们,我们走到那里炮弹跟到那里。

5,在关键时刻,上级号召步兵打坦克。我们向后腿的第四天,上级号召步兵,打阻拦我军后退的敌人坦克,立即宣布,打坏一辆坦克一等战功,打坏两辆坦克特等战功。有无后座力炮的单位用无后座力炮打,没有无后座力炮的单位,用‘莫洛托夫式’手雷打,或者把几个手留弹绑在一起,偷偷的接近敌人坦克,塞在坦克的旅带里,炸断坦克的旅带。敌人不追了。最后终于打开个突破口,我们想方设法的突出敌人的包围圈,回到38线以北。因为敌人不是一辆坦克,(我想到这里鼻子酸流出眼泪)那些打坦克的英雄都死了,最后连知道他们名字的人都死了,战后只能报个失踪,太冤了。我的教训,以后班里来的新战士我都把他们的家庭通信地址记在本上,作证明人用。

说明:中国人民志愿军所有的被敌人俘虏的人员90%都是五次战役第三阶段后撤造成的。在38线以南打仗的士兵,死、伤人员,投敌人员,没有人证明全属于失踪。

6,最后我的毛毯被敌机打了32个洞。

向后撤的第五天,我的伤口化脓,腿肿得很粗,实在走不动了。敌人的炮弹不打我们啦,敌人的飞机又开始啦。上午8点左右,有很多轻伤员,有的用布带吊着胳膊,有的一瘸一拐,向包扎所方向走去,治疗、换药。我是其中的一个。我走到路边的两棵大树底下,有三个伤员坐在那里休息。我也到那里卸装休息。我在二次战役缴获的美国大兵薄驼绒毛毯,一叠二,二叠四,四叠八,八叠16折挂在肩上,到了树底下往那里一放,我坐在那里休息了。不足5分钟,两架敌机在我们上空转了一圈,在离我30度的角度上飞机对向我,机头向上一台,我知道飞机在减低速度要向我们射击。我对他们三个人大声喊,不好躲开!!!。7-8秒钟的时间,他们还没有反映过来,我连滚带爬出去几十米,第一架飞机向树底下打了两发火箭炮,第二架飞机扫了两梭子机枪。转一圈,照个相飞走了。我回去一看,树底下三个人,两死一个重伤,把我在树底下坐的那个毛毯,打了一个抢眼。以后我俩一起到了包扎所;包扎好后,又把我们转到阳德医院。我到了阳德医院,看到毛毯上面一颗子弹眼,打开以后,毛毯有30多个眼。我这个战利品彻底报废了。我军约 6月6日左右全部撤回,五次战役结束。有人问,你们这五天吃喝拉撒睡怎么办?一切都顾不得了,没有亲身经历得人很难体验出来。我只记得,一块饼干放到嘴里,嘴里没有口水把它爵烂,不但咽不进去,用嘴呼气,还向器官里跑。嘴皮干的一层皮一层皮的脱,只能早晨用大叶树上有露水,用舌头舔一舔,擦擦嘴;根本没有尿、没有屎。

原因,五次战役是在38线以南,接近37线的华川、春川、源泉一带打的。最后我们撤了五天五夜才撤到38线。这是我第一次遇到的失败战役。原因:我军过分的估计了我军的近战威力,忽略了美军的科技本事,打到最后我军的士兵还不知道,美军在我军万米的上空,有一架能指挥炮的矫正机。使我军士兵靠不到敌人前,发挥不到近战的威力而失败。

帖:3922109 复 3922107
帖内引用